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六百零四章 逍遥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逍遥行是一门很深奥的神通,绝非是那种靠苦练蛮干就能修炼成的神通。若是聪明的人,不消半日工夫便可掌握这门神通,而若是那种天资愚钝之辈,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够修炼成功。

    两仪四象、阴阳八卦和星宿运行之理其实有相通之处,都暗合阴阳五行之数。

    江小白一身修为的理论基础便是阴阳之道,所以即便他对两仪四象、阴阳八卦和二十四星宿之前一点都不懂,也不妨碍他对新知识的理解和吸收。

    九尾妖狐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将这些知识传授给了他,江小白也算是厉害,触类旁通,还没等九尾妖狐把这些知识传授完毕,他已经完全学会了。

    “逍遥行暗合星宿之道,行动之间便如斗转星移,神秘莫测,令人捉摸不透。你已经掌握了两仪四象、阴阳八卦和二十四星宿的运行之理,现在就让我来将逍遥行施展一下,展示给你观看。”

    九尾妖狐微微一笑,就见她莲步轻移,右脚向前迈出一小步,于此同时,左腿也随即跟进。看上去平常无奇,等到她走出几步之后,江小白便发现了这其中的门道之深。

    他聚精会神地看着九尾妖狐脚上的步伐,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牢牢地记在脑海之中。

    “瞧好了!这是最后一式‘飞雨流星’!”

    九尾妖狐的速度突然间快了起来,快得便如那一闪即逝的流星一般。她的步伐令人眼花缭乱,江小白光是看着已经觉得有些脑仁生疼,心中惊骇,这一招“飞雨流星”实在是太厉害了,便是面对强上一两个大境界的对手,也应该足以自保。

    九尾妖狐把逍遥行的所有招式都给演示了一遍,笑道:“郎君,你记住了多少?先按照你的记忆来做一遍吧,我在一旁纠正。”

    “我试试看。”

    江小白早已经发现,如果光是死记那些招式的话,的确是非常难记,但如果把之前九尾妖狐教他的阴阳五行之道与招式结合起来的话,一切都会变得有迹可循。

    江小白按照记忆之中记住的那些动作,开始一一将记忆之中的招式还原。起初他的动作显得僵硬生涩,很不流畅,等到招数施展到了一半,陡然之间,他的动作变得流畅自然起来,越往后面就越是流畅,到了后面,简直可以说是行云流水。

    九尾妖狐在一旁看着,脸上的神情渐渐地由一开始的欣喜变成了讶异,就是她当初修炼逍遥行的时候也没有江小白这样进展神速。她想不通为何江小白可以将逍遥行在短短的时间内修炼到如此地步,这在她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等到一整套逍遥行展示完毕,江小白仍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道:“雪柔,这逍遥行的最后一式是它的最后一式吗?我怎么感觉逍遥行像是还有潜力没有发挥出来呢。”

    听了这话,胡雪柔更是惊讶到目瞪口呆,她传授给江小白的逍遥行的确不是完整的,因为她自己也不会完整的逍遥行。

    “逍遥行一共十三式,奴家传授给郎君的是十二式。至于奴家为什么没有把十三式全都传授给郎君的原因,那是因为奴家也不会那第十三式。”

    “为什么?”江小白问道:“难道说是你奶奶没有完全传授给你?”

    胡雪柔道:“奶奶她也没有学完全。逍遥行是我们狐仙当中的一位了不起的先祖创造出来的。在他之后,所有子孙都无法学会那深奥的十三式,渐渐地,那第十三式也就失传了。我祖母曾经说过,逍遥行前面十二式都是逃命自保的功夫,到了第十三式,便如那回马枪一样,可以在撤退逃跑之时给出惊天一击,但是谁也没有见过,至于威力如何,更是无从说起。”

    江小白道:“难怪我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胡雪柔道:“郎君,你真是天才!你才刚修炼逍遥行,就已经非常像模像样了,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修炼这套神通的规律。”

    江小白道:“规律很简单,就是离不开你教我的那些两仪四象、阴阳八卦和二十四星宿那些。只要牢记这一点,修炼起来就不会太难。”

    胡雪柔赞同地点了点头,江小白的领悟能力远在她之上。

    “郎君,逍遥行你已经掌握了要领,奴家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你如今需要做的便是多加练习,再把逍遥行练得熟练一些。”

    ……

    唐九龄连夜赶到家中,看到了他那死不瞑目的儿子唐绍阳,还有那一直在抽抽嗒嗒哭泣不已的妻子朱彩桦。

    两个儿子现在一个也不剩了,唐九龄顿时便差点倒了下去。

    “老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绍阳他强bao了我!”朱彩桦抱在唐九龄的腿嚎啕大哭。

    朱彩桦到现在还没有把衣服穿好,唐九龄看到了那落在床单上的乳白色液体,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唐九龄捶胸顿足,嚎啕大哭,几次哭死过去。

    直到天亮时分,唐九龄方才稍稍平静了一些,安排人来收拾了唐绍阳的尸体。

    房间里就只剩下他和朱彩桦两个,唐九龄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手上的力气非常大,把唐九龄的胳膊都给抓红了。

    “老唐,你弄疼我了!”朱彩桦想要挣脱却挣脱不开。

    唐九龄怒视着她,“说!这倒是怎么回事!”

    在他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妻子朱彩桦不过是个弱质女流,怎么可能杀得了他在青城山学艺二十多年的儿子呢?

    “你儿子强bao了我,被我用玉簪子给扎死了!就这么简单!”朱彩桦吼道,泪珠子滚滚落下。

    “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他?”唐九龄问道。

    朱彩桦道:“若是平时,一万个我,也杀不了你儿子,但是在他在我身体里爆发的那一刻,我奋力抓起玉簪子刺进了他的太阳穴里,他自然就死了。”

    朱彩桦说的这种情况在理论上是存在的。

    “你还不信是吧?好啊!我有一段录音,你要不要听听?”(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