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六百零五章 寻死觅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唐绍阳进入她的房间的那一刻起,朱彩桦就在暗中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所以才会有了她和唐绍阳的那番对话。唐绍阳当时并没有多想,还以为是朱彩桦故作矫情,其实朱彩桦是故意那么说的,为的就是给他下套。

    听完这段录音,唐九龄满面怒容,气得双拳紧握,连连跺脚,骂了几句“畜生”。

    “老唐,我不是故意要杀他!可绍阳他就像是发了疯似的,如今他死了,我的身子也被他污了,没脸活在这世上了。老唐,就让你我来世在做夫妻吧!”

    话音未落,朱彩桦便奋力迈步狂奔,朝着墙壁撞了过去,却被唐九龄给死死抱住。

    “还嫌家里不够乱吗!”

    唐九龄一把把朱彩桦摔在地上,大吼一声,叫来家丁,让家丁把朱彩桦带出去软禁了起来。

    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一连抽了几包香烟,抽的嗓子都哑了,仍是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最令他心痛的是两个儿子的死,唐季钟只生了一儿一女,而他只生了这两个儿子,如今全都死了,也就等于唐家这一门绝了种了。

    天亮之后,唐九龄接到了唐季钟打来的电话。昨天夜里他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唐季钟,唐季钟一早醒来才知道他回来了,便打了电话过来。

    “九龄,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

    唐九龄强颜笑道:“爸,没有什么事,今年我可能没办法陪您一起祭奠母亲了。不是家里的事,是公司有点急事,必须得我回来处理一下。”

    “是嘛。”唐季钟是个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唐九龄越是轻描淡写,说明事情越是严重。

    他没有在电话里说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等他祭拜完亡妻再说,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重要。

    ……

    中午时分,红木书案上的电话响起了一串急促的铃声。双眼不满血丝的唐九龄无力地拎起电话,“喂”了一声。

    “唐先生,已经坚定过了,从夫人体内取出的jing液,的确是属于二少爷的。”

    打来电话的人向他汇报完这个情况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得到了证实,唐九龄对于朱彩桦的话更加相信了几分。她一个弱女子,面对的是比她强有力不知道多少倍的唐绍阳,便如羊羔子遇到了虎狼,只有任其宰割的份儿。

    对于这个儿子,唐九龄虽然痛恨不已,但死了继承人,仍是令他心痛不已。

    “如果彩桦能给我怀上一个孙子,那我唐家不久后继有人了吗?”

    不知为何,唐九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即逝,却令他再也坐不住了。

    越是庞大的家族,对继承人的问题就看得越重视。如今唐家第三代已经死绝了,他只有期望朱彩桦能怀上他那孽子的孽种。若是朱彩桦能怀上一个男丁,那么唐家便会再度后继有人。

    想到此处,唐九龄坐不住了,一拍桌子,大喊一声:“来人啊!”

    一名家丁推开门跑了进来。如今唐家上下,人人都紧绷着一根弦,尤其是这些家丁,更是人人自危,生怕唐九龄承受不住丧子之痛的打击而拿他们出气。

    唐九龄已经下了禁令,禁制任何家丁私底下谈论昨夜发生的事情,更是严禁他们对外透露,若是消息泄露出去,泄密之人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夫人被关在何处?”唐九龄问道。

    家丁答道:“先生,夫人被关在小竹楼。”

    “知道了。”

    唐九龄立即离开了书房,朝着小竹楼赶了过去。小竹楼位于后院偏僻的一角,那地方平时是关一些犯了错的家丁用的。昨夜愤怒至极的唐九龄下令要把朱彩桦软禁起来,让她吃点苦头,家丁便把朱彩桦关到了小竹楼里。

    “开门,快开门!”

    来到小竹楼外,唐九龄急忙忙催促家丁开门。守在门外的家丁立即打开了门。

    唐九龄刚步入小竹楼内,就见朱彩桦已经挂好了布带,正准备上吊自杀。

    “快拦住她!”

    家丁们赶紧一拥而上,把朱彩桦给救了下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朱彩桦奋力地挣扎着,直到她彻底没了力气。

    “彩桦,你这是干什么!”

    唐九龄的语气明显温柔了许多,这让朱彩桦吃惊不已,她上吊原本就是演戏给唐九龄看的,心想难道这老家伙发了慈悲,心软了?

    “你们都出去吧。”

    唐九龄喝退了左右,小竹楼内只剩下他和朱彩桦两个人。

    “老唐,你的头发……”

    家中突逢变故,唐九龄原本已经花白的头发竟在一夜之间全都白了,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十岁似的。

    朱彩桦的演技也真是了得,眼泪说来就来,外人看来还以为她是因为唐九龄一夜白头而伤心难过呢,其实这不过是她虚伪的面具而已。

    “白了就白了吧。我老了。”

    唐九龄生平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来,以前他可是从来不认老不服老的一个人。

    “彩桦,绍阳那畜生死得活该!我真后悔当年送他去青城山五仙观学艺,若是留他在身边,他何至于成为这样品行败坏的孽畜啊!”

    “老唐,你不要伤心了。”朱彩桦伸出手想要去抓唐九龄的手,却又缩了回来,摇了摇头。

    “我已经是不洁之身,我是个肮脏的女人,没资格再碰你。”

    朱彩桦连连后退,但唐九龄主动捉住了她的手。

    “彩桦!这不是你的错!千错万错,都是我那孽子的错!”

    唐九龄咬牙切齿,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大度到让别的男人触碰他的女人,而侵犯他的女人的男人偏偏是他的儿子,这更让他又羞又怒。

    “有时候我真后悔自己生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如果我没有这么漂亮的脸蛋的话,会少了很多麻烦。”朱彩桦泪语道。

    “彩桦!我要跟你商量一个事情!”唐九龄道。

    “什么?”朱彩桦看着他。

    唐九龄沉默良久,这话实在是不知如何启齿。(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