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八百零六章 陈兵列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听到苏展超说带来了五仙观的佳酿,江小白立时便朝着若离看去,她的表情果然有了变化。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若离对于五仙观的思念一时一刻都没有断过,如果能让她喝到五仙观的美酒,也算是一种慰藉。

    江小白走到门后,打开了门。

    “二位师兄,你们实在是太客气了。”

    苏展超和韩晨进了屋内,才发现若离也在这里,他们没有认出若离来。

    苏展超的手上拎着一坛美酒,若离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酒坛上面,她认识这是五仙观的五百年佳酿。

    “小兄弟,昨夜若不是你在暗中相助,怕是我就要败在陈太吉的手上了。我个人荣辱事小,若是丢了五仙观的颜面,可真没脸回去面对诸位师长和诸多师兄弟。”

    江小白笑道:“苏师兄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

    韩晨问道:“小兄弟,你那晚是如何伤了陈太吉的?你的手法太高明了,我和苏师兄根本就没瞧见。”

    江小白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说这些了,咱们喝酒吧。”

    韩晨立即拍开泥封,找来四个茶杯,斟满之后分给其他几人。江小白端起茶碗,一口就给干了。

    若离端起茶杯,却没有那么做,而是先把那碗酒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韩晨和苏展超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这坛酒的喝法是有讲究的,像江小白方才那样牛饮,实际上是糟蹋了这陈年佳酿,真正地道的喝法应该像若离那样,先用鼻子来闻酒之醇香,然后小口小口地饮用,方能品尝出这五百年佳酿的多种口感层次。

    韩晨和苏展超都是五仙观的人,他们自然如何品用这五百年的佳酿,他们奇怪的是若离如何懂得饮此酒之道呢?

    “这位兄弟是懂酒之人啊!”

    苏展超看着若离笑道。

    若离这才心知自己无意之中露出了一点蛛丝马迹,还好苏展超和韩晨似乎并没有怀疑什么。

    “客气了苏师兄,我哪是什么懂酒之人啊,只是我不胜酒力,所以没办法像我这位好友这般豪饮罢了。”

    韩晨笑道:“小兄弟,咱们这酒是五百年的佳酿,醇香浓郁,口感天下无双,就得像品茶那样,一小口一小口地饮用。”

    江小白笑道:“韩师兄,听你这么一说,我刚才可是贻笑大方啦。”

    韩晨连忙摆了摆手,道:“小兄弟,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若离不再说话,她担心被苏展超和韩晨瞧出什么来。

    苏展超和韩晨发现二人似乎并不太待见他们,二人也都不是厚脸皮的人,便告辞了。

    送走苏展超和韩晨,江小白回到房间里,发现若离一个人正对着酒坛子发呆。

    “怎么了?”

    走到若离身后,江小白抬手在她肩上拍了拍。

    “我很好,没怎么。”

    若离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梅某之中打转的泪珠。

    江小白知道她是想家了,便道:“要不明天我们离开这里之后去青城山一带逛逛?”

    若离摇了摇头,她虽然很想去,但是却不能犯这个险。

    到了夜里,江小白便与若离离开了客房。他们打算明天一早便离开静慈观,所以今晚要去向方静雯请辞。

    来到方静雯的房间所在之处,却发现房门上上了锁,方静雯并不在这里。

    二人恰好瞧见了凌飞,江小白便问道:“凌飞,方姑娘人呢?”

    凌飞道:“七师叔在前院,铁剑门来了几个长老,他们正在和我们静慈观交涉。”

    凌飞面色凝重,看来来者不善。

    江小白道:“我们打算明天一早离开,所以想去跟方姑娘告辞,凌飞,你能带我们过去吗?”

    “……好吧,二位跟我来。”

    凌飞带着江小白二人去了前院,还没到那里,便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吉太元赶回铁剑门之后,向铁剑门禀明了武潇霆之时,铁剑门上下个个义愤填膺。掌门人正在闭关,便由两大长老带着门下一千弟子来到了静慈观。

    那一千弟子就在灵素山附近,两大长老只是带了几名弟子上了山。这里毕竟是静慈观,他们要真是把一千多弟子全都带上山来,就等同于是和静慈观决裂。

    铁剑门来的这两个长老一人身穿白色长袍,另外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穿白袍的那个叫白军,穿黑袍的叫玄明。静慈观的苏绾正与他们在交涉。

    “苏师侄,还请你把宋士杰交出来!我铁剑门的弟子是他所杀,你理应交出他来,让我们带他回铁剑门处置!”

    苏绾道:“敢问白长老,你们带宋士杰回去会如何处置?”

    白军道:“当然是杀了他!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苏绾道:“若是如此,我便不能把人交给你们。今日这事,我已经了解清楚了。宋士杰杀人固然不对,但贵门弟子武潇霆也有不对之处。若不是他百般挑衅辱骂宋士杰,断然不会发生此等惨事!”

    静慈观向来中立,不会偏袒哪个门派。今天的事情,宋士杰固然有罪,但不应由他一人承担所有罪过。

    “那一剑山的鼠辈居然偷袭杀人,此等鼠辈,难道不当杀吗?”玄明冷声问道。

    苏绾道:“玄长老,你只看结果,却忽略了过程。宋士杰杀了人,他有罪,这谁也难以为他开拓,但是他罪不至死。你们要杀他,所以我不能把他交给你们处置!”

    “我不与你这小丫头废话了,把你师父圆镜师太给我叫出来!”玄明大声吼道:“我要与她评评理!”

    苏绾道:“玄长老,我师父正在闭关,不便见客。小女年纪虽小,但今日之事,也是请示过师尊的。”

    “好啊!你们静慈观是铁了心要护着那小王八羔子了是吧!”

    白军和玄明对视一眼,互相交换了眼神。

    “铁剑门向来有仇必报!如果静慈观一意孤行,那么我等便也只好不顾两派过往的情谊了。”

    玄明道:“山下一千多铁剑门弟子正在候命!苏师侄,你想要我铁剑门踏平这灵素山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