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墓园祭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江小白很自然地移动了一下他自己所在的位置,背对着衣橱,挡住了衣橱,这样可以降低蓝紫萱发现陈美嘉的几率。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江小白,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对我有没有感觉?”

    蓝紫萱今晚喝了不少酒,借着酒劲,她把隐藏在心里很久的话给说了出来。

    “这个事明天再说吧,我今天累死了,我要睡觉。”

    “你不说我就不走了。”

    蓝紫萱索性往江小白的床上一躺,赖着不走了。

    这可够江小白烦得了,蓝紫萱赖在他的床上不走,他总不能动手把她抱出去吧。

    “小蓝,你别这样啊,你这样我怎么睡觉啊?”

    “你是不是喜欢美嘉姐?”蓝紫萱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江小白一愣,正想着怎么回答她呢,蓝紫萱已经从他的床上下来了,笑道:“江小白,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啊?我只是实在是太无聊了,来找你解解闷的。好了,不早了,我回去睡觉了,你休息吧。”

    语罢,蓝紫萱便离开了江小白的房间,还把门给关了起来。

    江小白被她搞得一头雾水,完全理不清头绪,蓝紫萱的反应未免太过反常了。

    陈美嘉从衣橱里出来之后赶紧把衣服给穿好,江小白看着她,道:“你刚才都听到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美嘉道:“那丫头一定是发现什么了!”

    江小白道:“不可能啊!衣橱关的严严实实的,除非她有透视眼。再说了,这房间里也没有你的东西啊。”

    陈美嘉道:“我也想不通,但是我知道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了。我得回去了,我们微信联系。”

    “我想帮你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江小白打开了房门,探头探脑看了看两边,然后招了招手。陈美嘉从他的房间里快步走了出来,然后立即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江小白松了口气,回到床上躺着,整个人都被一股淡淡的幽香所萦绕着。江小白猛地坐了起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蓝紫萱会有那种异常的反应了。

    江小白立马拿起手机给陈美嘉发了微信,把他的发现告诉了陈美嘉。

    “美嘉,我知道为什么刚才小蓝会有那么奇怪的表现了,她肯定是躺在我的床上的时候闻到了你身上的味道。”

    陈美嘉有使用香水的习惯,她用的香水都是最顶级的那种。久而久之,就算是不用香水,她的身上也会有一种淡淡的香味,非常迷人。

    蓝紫萱和陈美嘉非常熟悉,对陈美嘉身上的味道熟悉极了,肯定能闻出来江小白床上的香味是陈美嘉留下来的。

    看到微信之后,陈美嘉顿时就惊呆了,她知道江小白的判断没有错,蓝紫萱肯定是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

    陈美嘉的心里十分酸楚,蓝紫萱刚才对江小白说的那些分明就是在表达一种态度,表明她不会和陈美嘉抢男人。

    “好妹妹,你让姐姐以后如何面对你啊?”

    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陈美嘉一个人独自流泪。

    江小白也感觉到了麻烦,不知道明天如何面对蓝紫萱,但他知道这个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最好能够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当然,要谈也是陈美嘉和蓝紫萱谈,江小白知道自己并不适合出面。

    一夜都没有睡,第二天一早,江小白便和陈美嘉离开了枫景山庄。陈美嘉要去墓园拜祭陈广盛,江小白陪着她过去。

    他们那么早出来,就是为了想要避开蓝紫萱,以免见面之后尴尬。

    “江小白,我恨死你了!”

    车子出了枫景山庄别墅区之后,陈美嘉埋怨起了江小白。

    “我怎么了啊?”江小白郁闷地道。

    陈美嘉道:“要不是你昨晚非要干嘛干嘛,我至于能被美嘉发现嘛。”

    “她发现什么了啊,不过就是闻到了一点味道而已。”江小白道:“我说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不累吗这样?”

    陈美嘉道:“这根抓jian在床能有多大的区别?她就差看到我们两个chi身lu体的搞在一起啦!”

    江小白道:“谁会知道她深更半夜地会来敲门啊。对了,昨晚后来她找你了没?”

    陈美嘉道:“没有。”

    “微信也没和你发?”江小白问道。

    “也没有。”陈美嘉看着窗外流泪,“我能感觉得到,那丫头现在肯定非常难过。”

    江小白道:“先收拾收拾一下你自己的心情吧,咱们是去祭拜你爷爷,其他的不要多想了。等从墓园出来,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聊聊,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做。”

    江小白把车开去了鲜花店,买了一捧白菊,然后又去烟酒店买了一瓶好酒。

    墓园在郊区,位于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他们来得早,到那里的时候墓园里几乎没有人。

    陈广盛的墓地是他死之前就已经买好的,在他七十岁的那年,陈广盛就把自己的墓地给选好了。

    陈美嘉知道在哪里,所以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陈广盛的墓地。

    站在墓碑前面,陈美嘉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她弯腰把手中的白菊放在了墓碑前面,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看到墓碑上陈广盛的遗像,陈美嘉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之中尽是关于爷爷的回忆。她学会写的第一个字是爷爷教的,学会骑马也是爷爷交的。陈广盛很忙很忙,但是总能挤出时间来陪着她玩耍,教她一些什么东西。

    “爷爷,不孝的孙女来看您来了。”

    陈美嘉泣不成声。

    江小白拧开酒瓶盖,把一瓶酒全都倒在了陈广盛的墓碑前。

    “陈老爷子,虽然你一辈子做错过一些事情,但你也做了不少好事。我知道云滇山区的许多小学都是你带头出资建造的。你这个人呢,毁誉参半吧。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老爷子,知道你好酒,给你带了瓶好酒。”

    江小白蹲在墓碑旁边,看着陈广盛的遗像,心中有无限的感慨。人终归要死的,凡人的一生不过百年,活着的时候算计那么多干什么,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