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旁门左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人你们认识吗?”

    主治医师看着褚玉龙和姚琴芳。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褚玉龙道:“大夫,这是我老板。”

    主治医师看着江小白,问道:“你手里拎的是什么东西?”

    “药。”江小白道。

    主治医师道:“又是从哪儿搞来的偏方吧。我说你们这些人啊,为什么不相信科学,非要相信这种旁门左道呢。”

    姚琴芳道:“医生,江老板是我们非常信任的人。”

    主治医师道:“你丈夫的情况你是清楚的,现在已经到了药石无灵的地步了,不要再给他搞这些偏方来了,那样只会增加他的痛苦。我言尽于此,你们看着办吧。”

    语罢,主治医师便摇着头走了。

    江小白把手里的保温壶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道:“秀才,你趁热喝了吧,全都喝下去。”

    秀才点了点头,江小白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躺下,让我来给你做个检查。”

    秀才对江小白是百分之百完全信任的,他立马就躺了下来。江小白坐在床边,右手放在秀才的身上,隔着衣服在他的身上按了一会儿。

    秀才一开始觉得有些疼,后来觉得似乎有一股暖流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也没用太在意。

    大约一刻钟之后,江小白收了手,站了起来,道:“好了,我大概清楚情况了,我带来的药喝掉吧。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了,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

    “琴芳,替我送送江总。”秀才道,他重病在身,不便下床。

    江小白道:“跟我还客气什么,嫂子,你留下来照顾秀才,我走了。”

    离开了医院,江小白便去了超市,买了一些菜回家。他知道下午白惠儿下班之后会回来的,所以打算给白惠儿一个惊喜。江小白决定给白惠儿做一顿饭,他记得白惠儿是最喜欢吃他的做的菜的。

    下午六点,白惠儿开着车回到了家里。一进门便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还以为家里进了贼了,便从包里取出一根电击棍,这是她随身携带用来保护自己的。

    这个时候,江小白正在厨房忙活着。白惠儿听到厨房有动静,便小心翼翼地朝着厨房走去,并且按了一下入门处的报警按钮。这是高档住宅小区,每户家里都有报警装置,只要按一下,小区保安会在两分钟内赶到。

    当她走近厨房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背影。

    “这个贼好大胆啊!”

    太久没有见面了,白惠儿已经认不出江小白的背影了,现在的江小白要比她上次见到的那时候要高要壮。

    白惠儿悄悄地打开了电击棍的开关,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靠近,准备给这个“毛贼”来个突袭。

    “真是胆大包天!居然还敢在我家里烧饭!”

    就在白惠儿就快走进厨房的时候,江小白一道菜炒好了,扭身去找盘子来装菜,他这一扭身,就把自己的侧脸露了出来。

    “咣当”一声,白惠儿手中的电击棍掉落在地,江小白循声望去,二人四目相对。

    “回来啦。”

    就好像从来没有分别过那样,江小白说出了一句简单的问候。

    白惠儿却是泪如雨下,她突然捡起地上的电击棍,朝着江小白冲了过去。江小白一走就是这么多年,毫无音讯,谁能想到她这么些年经历了多少煎熬。

    白惠儿把电击棍顶在江小白的肚子上,狠狠地电了他一把。她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江小白假装被电得不行的样子,全身剧烈颤抖,两眼直翻白眼。这把白惠儿吓得不轻,猛然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这是她心爱的男人,她心心念念朝夕盼着他回来的啊。

    “小白,小白,你没事吧?”

    “你……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江小白其实一点事都没有,但不能让白惠儿看出来,否则还得被电。

    这个时候,保安也来了,在门外按门铃。

    “谁啊?”

    白惠儿道:“遭了!我刚才按了那个报警按钮,一定是小区的保安来了。”

    江小白道:“你去打发了他们,我还有菜没做好。”

    白惠儿去跟保安解释了一番,人家再三询问她是否安全,得到了她的肯定回答之后,这才离开。

    江小白已经差不多把晚餐给准备好了。白惠儿开始把一道道菜端上餐桌。

    一切准备好之后,江小白把醒好的红酒拿了过来。

    “能喝点吗?”江小白记得以前的白惠儿是滴酒不沾的,喝一口啤酒都会脸红。

    白惠儿点了点头,“可以的。”

    江小白道:“看来酒量见长啊。”

    白惠儿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有一段时间入睡特别困难,后来有个朋友建议我可以在睡前喝点红酒。后来,我几乎每晚都会喝红酒,而且越喝越多,不然睡不着觉。”

    江小白叹了口气,“对不起,是我的过错。”

    白惠儿道:“都回来了,就不要说那些了。你现在回来就好办了,我爸妈再也不会催着我相亲了。”

    江小白不在的这些年,白惠儿研究生毕业了,年纪也不小了。她的父母见江小白音讯全无,都以为江小白在外发生了什么不测,所以就劝女儿忘掉江小白,不停地张罗着给她相亲。

    白惠儿一直坚信江小白还会回来,她的心里除了能容纳江小白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走进她的内心,所以拒绝和一切相亲对象见面,即便是对方拥有多好多好的条件。

    就这样,白惠儿和家里的关系闹的也比较僵。得不到的父母的理解,江小白又总是毫无音讯,白惠儿在这种情况下,受到的精神压力特别大,好在强大的信念支撑着她,她撑过来了,等到了浪子的归来。

    “你再不回来,我真的成老姑娘了。”

    白惠儿流着泪,“我一会儿就给我爸妈打电话,告诉他们你回来了。”

    江小白能感受到白惠儿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如今他虽然回来了,但却不知如何补偿这些年对白惠儿的亏欠。

    “明天我带着你回你家,好不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