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谁是真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封锁太子宫,任何人不得进出!”

    老皇帝的吼声回荡在太子宫的每一个角落,太子宫内所有太监宫女人人自危,都吓得噤若寒蝉。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先查清楚太子的死因再说。”

    江小白翻看了一下太子的体表,他从外表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伤痕,可见下手之人并不是从外部下手的。

    “老皇帝,请把朗太医传来,我有话要问他。”

    皇帝立即派马公公去叫朗太医,马公公刚出太子宫,便看到了姗姗来迟的朗太医。朗太医在江小白和鬼皇赶来太子宫的时候就也赶来了,只不过他没有鬼皇和江小白的速度。

    “陛下,微臣来了。”

    朗太医自知自己难逃罪责,立即便跪了下来,以头抢地。

    江小白道:“朗太医,我问你几个问题。我临走之前是不是吩咐过你不让其他人接近太子?”

    “是。”朗太医道。

    江小白道:“那太子如何出的意外?难道是你杀了太子?”

    朗太医吓得差点失禁,连忙磕头。

    “不是我,不是我,我怎么敢杀太子啊,那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啊!”

    江小白道:“你既然时时刻刻都守在太子的身旁,你又说太子不是你杀的,那你告诉我是谁杀了太子?你别告诉我太子是自杀哦!”

    朗太医道:“江公子,你离开的时候,药正在伙房里煎着。我估摸着要快要煎好的时候去看了一下,前前后后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啊。”

    江小白看了鬼皇一眼,他们心里清楚,肯定是这两三分钟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情况。

    “你离开之后,这里有谁?”鬼皇问道。

    朗太医想了想,摇了摇头,“陛下,这里没有人啊。”

    江小白道:“没有人太子是怎么死的?”

    朗太医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从伙房回来,就发现太子有些异常,一眨眼的功夫,太子就死了,我连施救都来不及。”

    “太子的身上没有外伤,到底是如何死的?”江小白问道。

    朗太医看着鬼皇,“要想弄清楚太子的死因,需要检验太子的尸体。陛下,可能要损坏一下太子的尸身。”

    “不必了。”

    江小白已经找出了太子的死因,“太子是中毒而死的。”

    “江公子,你如何知道的?”朗太医问道。

    江小白道:“我从太子的眼睛里看出来的。”

    朗太医爬上前来,看了看太子的眼睛,仍是没有察觉出什么。鬼洞空间里的医术发展水平实在是太低了,远远比不上人间。江小白知道的,朗太医不知道也是正常。

    “到底是谁给太子下的毒?”鬼皇怒吼道。

    江小白道:“老皇帝,进来的时候,你可曾闻到了什么?一种淡淡的香气,但又和普通的香气不同。”

    鬼皇道:“我的确是闻到了,只能说明什么?”

    江小白道:“太子的死,或许就是这香味造成的。”

    朗太医闻言便猛地嗅了嗅鼻子,他也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香气,不过这香气和太子宫中香炉里传出来的香气并不同。

    “我明白了!”

    朗太医道:“是这香味杀死了太子!太子体内蛇信草的毒还没有清除,这种香气是用蛇信草提炼加工的。蛇信草原本就有一股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我们身体健康的人闻了不会有事,但太子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而且体内还有蛇信草的毒素。太子闻到了这香气,就等于是吞下了要命的毒药。”

    终于弄清楚了太子的死因。

    朗太医道:“陛下,我有办法查出是谁杀了太子!”

    鬼皇道:“你若能查出真凶,朕便饶你一命,你若是查不出来,朕定灭你九族!”

    朗太医道:“陛下,我需要把太子宫内的所有人都集中到这里来。”

    “马公公,你去办吧。”鬼皇吩咐马公公。

    很快,太子宫内的所有太监宫女便全都集中到了这里。

    朗太医问道:“谁是太子宫内的管事太监?”

    一个老太监站了出来。

    “回禀太医,是小人。”

    朗太医道:“你看看你身后的这些人,是不是太子宫内的所有人都在。”

    管事太监检查了一下,挨个点了点名,的确是所有人都在。

    朗太医道:“好了,你们一个个到我跟前来,摊开你们的双手。”

    太子宫内的太监宫女排成了一队,依次上前来。朗太医只是在他们的手上闻了闻。最后一个,轮到的是排在最后面的注视太监。

    老太监佝偻着腰走到朗太医的跟前,摊开着双手。朗太医在他的手上一闻,立马抓住了管事太监的手腕,冷笑道:“可让我找到你了!”

    “朗太医,你……你干什么?你别血口喷人啊!老奴我服侍太子一百多年了。老奴怎么可能加害太子!”管事太监看向鬼皇,“陛下,朗太医为了逃脱责罚,硬生生要把老奴做那替罪羔羊,求陛下明鉴,还老奴一个清白啊!”

    “朗太医,你是不是搞错了?从太子出生之后,便是张公公一直在服侍他。他服侍太子那么多年,多少有些感情吧。”

    朗太医道:“陛下,微臣岂敢犯那欺君之罪。蛇信草有股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一旦碰过,很难在短时间内洗掉。张公公的手上有蛇信草的味道,陛下若是不信,可以来闻闻。陛下一闻便知。”

    鬼皇走了过去,闻了闻张公公的手。

    “张公公,你如何解释?”

    “陛下,是有人栽赃陷害老奴啊!老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蛇信草!”

    江小白道:“派人去张公公的房间里搜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罪证。”

    “马公公,这事你亲自去办。”

    若问谁是鬼皇可以完全信任的人,这个世上仅有马公公一人。

    马公公去了张公公的卧房,从里面找到了蛇信草,他把罪证带了回来。

    “张公公,你还如何辩解啊?”朗太医厉声问道。

    张太监突然间从身上拔出了短刀,朝着朗太医的腹部刺了过去。江小白眼疾手快,弹手射出一道电光,将那短刀震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