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弃子

第六十九章 求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刘玉婚后的生活,可以说甜甜蜜蜜,羡煞旁人。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两人夫唱妇随,你侬我侬。经过婚姻的洗礼,刘玉也成熟了不少。怪不得古人常说成家立业,这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刘玉陷入温柔乡中,不可自拔,几乎整天都跟黄蝶腻一起,李管家几次来求见都搭理,温柔乡果然是英雄的坟墓。所幸黄蝶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理的人,长此下去,自己会被他人说是红颜祸水了,连忙提醒刘玉以大事为重。多次提醒后,刘玉见此才开始处理侯府的一切事物。

    刘玉好长一段时间不理事了,李管家、黄崇、李贵都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刘玉决定。李管家几人每日都暗自叫苦,感叹虎父无犬子,同时十分害怕刘玉何苗他父亲灵帝一样沉迷女色。好在侯爷夫人不比一般的女子,懂得劝谏侯爷,侯爷终于开始理事了,李管家几人也松了一口气。一下子看到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刘玉也是很自责。不过幸亏有黄蝶提醒,自己还没铸成大错。李管家、黄崇也就是一些收支账目、人员招募、酒楼与封地的收入之类的事务要刘玉过目批准的。

    而李贵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李贵知道自己的事情是需要保密的,所以要等到最后才向刘玉汇报。

    李贵见父亲和黄崇都出去后,对着刘玉说道:“侯爷,暗部经过这段时间的发展,几乎已经遍布整个洛阳周边了,成员发展出现了瓶颈,为了接下来的发展,小人不知道还怎么做,需要侯爷的指示。”顺手将“暗部”发展至今的相关情况和名单拿给了刘玉。

    刘玉仔细看了一下,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李贵的确是个可造之才,“暗部”有现在的规模,李贵的功劳不可磨灭。于是刘玉点头说道:“不错,本侯爷没有看错你,你很用心。”

    “一切都是托侯爷的洪福。”李贵连忙谦虚道。

    刘玉整理了一下思维,说道:“既然现在洛阳周边都已有暗部的人手,现在已经到了外部各州发展的时候了。”

    “侯爷,现在暗部的一切资金来源都是侯府供应,若是发展到各州,经费跟人手的缺口太大了,侯府的收入也支持不了啊。”李贵说道。

    刘玉沙然一笑,说道:“这事侯爷也有解决的办法。一时间把暗部全部铺开道各州,肯定不现实。我的想法是现在只要先在重点的几个州设立分舵就好,一开始重点发展一两个州,侯爷我的意思是现在并州跟兖州设立分舵,这两个州离洛阳最近,人手、资金、信息流转也快些。主要的办法就是以酒楼为掩护。以咱们洛阳楼的名号在这两个州开设一两个分店,是没有人怀疑的。而且酒楼也可以自己盈利,这样又解决了资金的问题。按照这样的模式,慢慢发展,最后遍及整个大汉。”

    “还有就是大力培养一些杀手和死士,还有所有成员的忠心度一定要把握好,如果出现可能叛变的人,不要手软,该杀的还是要杀的。你也要多学一下刑讯方面的知识了。”刘玉满脸阴沉地说道。

    “小的记住了,李贵现在的一切都是侯爷给的,侯爷就是我的天。”李贵听完后,受益良多。两人之间又在细节方面进行了讨论。

    “大概的意思,就是这样,若是没有什么问题,你去做个计划出来,再给我看看,没问题的话,就去实施吧。”刘玉说道。

    李贵领命而去。

    刘玉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李管家前来汇报说:“侯爷,薄县高兴的妻子带着孩子来求见侯爷,说是求侯爷救命。”

    刘玉一听此言,满脸惊愕,终于想起之前在薄县自己想过要招揽过却被拒绝的那个铁匠。这个铁匠好像跟李管家还是世交呢。刘玉觉得应该见一下,说道:“让她在客厅等候。”

    刘玉跟着李管家不一会就到了客厅,就看到高兴的妻子跟儿子。两人也见到了刘玉,两人二话不说,就是直接跪下哭泣道:“侯爷,求侯爷救救夫君。”

    “侯爷,救救我爹爹吧。”

    “起来说话,有什么事慢慢说。告诉发生了什么事。”刘玉差点就被吓到了。

    听到刘玉的话,两人才止住了哭泣。然后高兴的妻子将事情的前后说给了刘玉听。

    原来洛阳楼的招牌美酒洛冰泉大受欢迎,深受众多酒鬼的喜爱,喝过洛冰泉后都觉得其他的酒跟水一样没味道,刘玉又刻意控制销量,导致供不应求,价格不断高涨,让刘玉日进斗金,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贪念,想要知道这洛冰泉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由于刘玉在保密工作上做得功夫十分不错,旁人无法知道其中真正的秘密,只是知道洛冰泉是由一种物件做出来的。某个人经过打探得知刘玉曾经在高铁匠处打造过物件,而后并没有再见过刘玉他们打造过其他的物件,所以这个高铁匠一定知道是什么物件。为了得到洛冰泉的制作方法,这个人先是带上金银财宝前来购买,苦苦相求,但是被高铁匠拒绝了。多次的软磨硬泡,都被高铁匠拒绝。这个人也是发了狠心,直接把高铁匠给绑走,要不是高铁匠的妻子和儿子见势较快,先一步逃走的话,也会被抓走。

    “知道是什么人抓了高兴吗?”刘玉问道。

    “只知道是一个公子领的头。”高铁匠的妻子说道。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那你们报官了没有?薄县县令本侯也是认识的,为官清正,怎么他没有受理么?”刘玉问道。

    “我们报官了,县令大人也是受理了。但没多久,县令大人就让我们先躲起来,我们母子没地方去,县令大人就让我们母子在他那里躲了两天。之后县令大人说让我们来找侯爷,他说只有侯爷才有办法搭救夫君。他稍晚会过来找侯爷。”高铁匠的妻子说道。

    听到此言,刘玉就觉得这事情不那么简单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