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弃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左丰索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巨鹿。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黄巾大营。

    张角正在盯着地图。最近官军的镇压,黄巾无法继续打开路面。官军的主力,一路被围在了长社,一路与张角对峙在冀州。虽然官军无法奈何黄巾,但张角发现局势已经慢慢不利于黄巾党。最近有点身体不舒服的张角,硬撑着身体指挥战事。

    这时,门徒张牛角十分着急地走了进来,说道:“贤师,人公将军被官军打败,现在身受重伤。”

    “什么?!速带我去。”张角震惊了。张角从小跟两个兄弟相依为命,兄弟感情很不错,就算张角成为至高无上的教主,也没有改变他们的兄弟之情。

    张角在张牛角的指引下,来到了张宝的住处,张梁已经到了。医者正在给张宝包扎。

    张梁见到张角,急忙行礼。张角制止了他,关心地问道:“三弟怎么样了?严重吗?”

    “大哥放心,三弟只是肩膀中箭,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了。郎中已经把箭头取了出来,已无大碍。”张梁回答道。

    听到张宝无碍,张角松了一口气。

    张宝悠悠醒来,一睁开眼就看到张角与张梁,挣扎起来,张口说道:“大哥,二哥……”

    “三弟,你受了伤,不要多说话。”张角柔声安慰道。

    张宝躺了下去,突然想到一些事情,说道:“大哥,今日小弟与官军大战,官军多了好几千的骑兵,个个凶猛。还有好几个绝世武将,我手下大将吴志,被其中一个汉将轻松斩杀,我一时不察,遭了官军的道。”

    张角闻言心中一沉。

    张梁安慰道:“三弟,你好好养伤,战事有我和大哥在,你就放心吧。”

    张宝点了点头,由于失血过多,又昏睡过去了。

    张角出了张宝的住处,对着张牛角说道:“召集各路渠帅商议战事。”

    张牛角立刻领命而去。

    各路渠帅云集张角的会议大厅。

    张角在战事会议上,提出了张宝发现的事情,决定改变战术,各路渠帅全部同意。

    接下来的几天,官军与黄巾之间又进行了几场小规模的战争。

    张角见自己弟弟张宝受伤,不敢再贸然出击,采取不断骚扰和切断官军粮草的战术,弄得卢植忙于应对,派出军队护卫粮道,疲弊不堪。

    官军由于粮道被扰,不得不分出兵力保护,导致没有足够的兵力,开展更大的攻击。

    双方互有攻守,战事僵持了起来。但卢植还是很乐观,局势越来越有利于官军。

    灵帝对平叛的情况十分上心,准备派出小黄门到前线察看。察看前线可是一份美差,那些办事不利的将领肯定会大大地贿赂。众多小黄门竞争十分激烈,最后由最近伺候灵帝有功的左丰,得到了这份美差。

    左丰深受十常侍的影响,对灵帝交代的事情不怎么上心,反倒是很在意他人送的礼物多寡。一路上的奉承与贿赂,好酒好菜的招待,左丰感觉一切都那么美好。将领们送的礼物,都装满了好几车了。特别是最近有败绩的董卓,更是花了血本求左丰在灵帝面前美言几句。等左丰到达卢植大营的时候,士兵们还以为朝廷派人来慰问的呢。

    有皇帝使者来察看,卢植带领所有的将领,出来迎接,其他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左丰宣读了灵帝的旨意,然后卢植就把他请入的大帐。

    左丰大摇大摆地走近了大帐,然后坐在了帐中主位上,作为皇帝的使者,他还是有这个资格的。

    “卢将军,最近平叛情况如何了啊?陛下那边可是很关心战况啊?”左丰坐在主位上微笑地说道。

    “回天使(天子使者)的话,最近黄巾党已被我军挡在了冀州无法寸进,稍以时日必能破之。”卢植恭敬地说道。

    “稍以时日?那究竟是多少啊?卢将军你久在军中,应该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句话吧。平叛兵马耗资巨大,朝廷已经入不输出了。陛下心急如焚啊。”左丰悲天悯人地说道。索贿的前奏开始了。

    “还望天使在陛下面前说明情况,卢某定会破灭黄巾,不让陛下失望啊。”卢植着急了。

    左丰一看卢植着急的样子,只要自己再加一把火,那么好处就来了。只见左丰为难地说道:“咱家也是深知卢将军的难处,可是陛下那里难以交代啊。咱家也是为难啊。”

    左丰是聪明人,卢植也不笨。卢植知道了左丰的言外之意,心中怒火中烧,自己在外出生入死,这个阉竖居然敢索要贿赂。

    “请天使禀明陛下实情。我等三军用命,定会保大汉安宁。”卢植强忍着怒火。

    左丰奇怪卢植怎么不懂得自己的意思呢,不上路啊。“卢将军领兵在外,难保有无知小人造谣中伤。咱家心善,定会为卢将军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的。”左丰给了个甜枣。

    “多谢天使。”卢植的脸色变得柔和了许多。

    “只不过咱家虽然有心,但还需其他门路需要打点一二。多日大战,想必卢将军缴获颇丰。不如拿出一二,让咱家为卢将军疏通一下。”左丰的狐狸尾巴终于漏了出来。

    “下官向来清廉如水,哪里需要你疏通关系。”卢植暴怒。

    “卢将军三思啊。咱家也是为了您好啊。”左丰说道。

    “清者自清。天使请自便,某军务繁忙,恕不远送。”卢植当场送客。

    “不可理喻!”左丰也是怒了,拂袖而去。

    左丰走后,卢植拍案而起,大骂道:“无耻的阉竖,竟敢索要贿赂。”

    正好刘备来向卢植请安。看到卢植暴怒的样子,刘备急忙问道:“老师何事如此恼怒啊?”

    “是玄德啊,没什么事情,就是被一个无耻小人给气到了。”卢植见是刘备后,火气少了许多。

    刘备连忙过来请安,询问何人把卢植气成这样。

    卢植叹了口气,把左丰索要贿赂的事情告知了刘备。

    刘备也是沉默许久。心中大感大汉江山就是被这帮阉竖搅弄才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安抚了卢植的怒气后,刘备也回到了自己帐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