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弃子

第一百二十七章 威胁左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刘备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后,不断地唉声叹气。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关羽和张飞看自己大哥这个样子,连忙过来询问。刘备把左丰索贿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去宰了那个阉竖!”张飞当场就发作了。刘备被吓到了,杀天使可是大罪啊,张飞肯定死定,自己作为大哥也脱不了干系,急忙拖住了张飞。关羽也知道不能让张飞这样做,也是拉住了他,要不然凭刘备那小身板还拦不住他。两人好说歹说才把张飞给安抚了。

    刘备累得气喘吁吁,心中暗自发誓以后类似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张飞,劝个人都要花这么大力气。

    左丰这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还在营地里转悠,不断地向各将领索要贿赂,大多数将领都屈服在他的淫威下。不过有两个地方左丰是不去的,一个是刘备,另一个是刘玉。前者是义勇军,不在朝廷编制内,而且看起来何苗黄巾内啥区别,肯定没油水。后者对左丰来说,恐怕碰都不敢碰。刘玉出了名凶恶,左丰久在深宫,还是听说过洛阳第一恶人的凶名。加上刘玉皇子的身份,给左丰十个胆子也不敢去索贿啊。

    刘玉知道了左丰的所作所为,同时也想起了左丰索贿不成,中伤卢植,导致卢植被灵帝收押,换成董卓领军,最后局势严峻后,又启用了卢植。这期间由于董卓的无能,导致官军损失了不少精锐。

    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刘玉准备好好地找左丰谈话。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左丰来此。

    刘玉有点生气了。虽说左丰作为视察前线的使者,是钦差,但是他同样是皇室的家奴。刘玉是皇子,是左丰这个家奴的主子。奴才居然没来拜见主子,大大失了规矩。

    刘玉带上典韦,出去寻找左丰,让他知道什么是规矩!一打听,才知道左丰又到卢植那边去了。

    刘玉暗骂:狗改不了吃屎!加快步伐朝卢植大帐走去。待快到大帐的时候,就看到刘关张三人走了进去。刘玉停住了脚步,打算在大帐外面听一下再说。

    左丰把整个大营的武将几乎都见了一遍,收获颇丰。除了左丰看不上眼的刘备和惹不起的刘玉,就剩下卢植这个大头了。上次的失败,没有让左丰受挫,反而心里想着卢植经过冷静后肯定会有所表示的。这次又来索贿了,谁知卢植怒火中烧,大骂左丰阉竖误国。

    “卢植,你可考虑清楚了。”被人骂了,左丰十分不爽。愤怒的左丰连刘关张进入大帐都不知道。

    “左黄门,别白费心机了。”卢植冷冷地说道。

    “哼,很好。卢植你带兵在外,并无寸功,徒耗粮草,居心否测。咱家会如实禀报陛下的。”卢植不给脸,左丰也是翻脸了,拂袖而去。

    可是刚迈出没几步的左丰,就被张飞给提了起来。刘备关羽都震惊了,没想到张飞动作这么快。

    “阉竖,你这么大胆,敢污蔑我大哥的老师,活的不耐烦了啊。”张飞举起了硕大的拳头,对着左丰骂道。

    “卢植,这就是你教的学生啊。胆大包天,居然敢殴打天使。”左丰傻了,自己居然被人提起来。

    卢植慌了,左丰在军中大帐被打了,自己就算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啊,连忙对着刘备说道:“玄德,快让你的兄弟把左大人放下。”

    “三弟,快……快放下天使。”刘备被张飞吓得说话都结巴了。

    关羽直接按住了张飞举起的手臂,说到:“三弟,不可如此。”

    张飞冷哼一声,把左丰扔在地上。

    左丰不顾疼痛,直接跳起来骂道:“你敢打我!反了你。”

    然后左丰冷冷地对着卢植说:“卢植,这就是你带的兵!军纪败坏,你给我等着!”转身欲走。

    这时候刘玉和典韦进来了。刘玉笑呵呵地说道:“等着什么呢?能不能说给本侯听听!”

    卢植、左丰还有刘备三人都没想到刘玉会出现。

    “侯爷,你来得正好,这个阉竖居然索要贿赂。”张飞这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可有此事?!!”刘玉装傻道。

    卢植见此沉默不语。

    左丰头脑转得快,献媚地说道:“侯爷,咱家奉皇命巡视前线,向来奉公守法,根本就没这事。”

    “呵呵,好一个奉公守法啊。别的咱们先不说了。你好像是不是忘了点什么。”刘玉玩味地对着左丰说道。

    “侯爷,可否明言。咱家愚钝,不知侯爷深意啊。”这可让左丰摸不着头脑了。

    刘玉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翘着二郎腿,说道:“左丰啊,你虽然是天使,但是本侯更是皇子。你说到底呢只是我皇室的一个家奴,家奴见到主人,怎么连本份都忘记了?张让和赵忠是怎么教你的?”

    刘备瞪大了眼睛,刘玉居然这么无耻。不过好像说得很有道理。

    左丰尴尬了,刘玉虽然说的很牵强,但也是板上钉钉的道理。宦官不过是皇室的家奴。

    规矩是不能乱的,左丰很识相的跪下施礼,说道:“奴婢左丰,拜见殿下。”

    “嗯,起来吧。”刘玉点了点头。

    左丰连忙站了起来。

    “左丰啊,刚才的事情,本侯可是都听到了。而且你的所作所为,我也都知道了。伪报军情,索要贿赂,你说该怎么办啊?若是让父皇知道了,你知道是什么下场么?”刘玉悠悠地说道。

    “侯爷,说笑了。奴婢怎么会知法犯法啊。”左丰满脸地无所谓,自己上头有张让顶着,能有什么事啊。

    “左黄门,是不是想着有张让在上面顶着,你再怎么乱来都会没事,是吧?”刘玉看穿了左丰的小心眼。

    左丰顿时一愣。

    刘玉看着左丰的表情,站起来围着左丰转圈,说道:“左丰啊,你真傻!眼下军情吃紧,陛下心急如焚。你奉皇命巡视前线,若是如实禀报,是你应得的,一分都会都不会少。可你一路上不思肩上重任,只顾个人私欲,巧取豪夺,索要贿赂,引起公愤,若是因此导致军心不稳,遭遇败绩,汉室江山因此而动摇。到时候人人皆认为你是罪魁祸首,清流官员又喊出宦官乱政的口号,人人喊杀,你说十常侍们会不会保住你?陛下会不会念旧情留你一条狗命呢?”

    左丰听得冷汗直流,还是硬撑着。

    “你如此祸国乱军,就算本侯现在杀了你,谁也不敢乱说半句。陛下也不会为了你这个宦官跟自己的儿子过不去。”刘玉拔出斩蛇剑,剑锋搭在了左丰的脖子上。

    “侯爷饶命啊。”左丰哭了。这视察前线一直以来不就是美差来的么,怎么到了自己就变味了。

    “你要我如何绕你啊?”刘玉为难道。

    “侯爷,你说怎么办吧。”刀都架在脖子上,左丰只能任人鱼肉。

    见左丰认命,刘玉也收了斩蛇剑,吩咐典韦拿来笔墨,然后笑呵呵地对着左丰说道:“你只要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写下来,本侯就放你一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左丰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洋洋洒洒把自己的行为写了出来。

    左丰写好后,整个人如同没有力气一样,瘫坐在地上。刘玉拿过来看了一眼,说道:“左大人可以回去了。该干嘛干嘛去,以后记住要以国事为重。我不想听到任何关于今日的事情,要不然你懂的。”

    左丰点了点头,如同被阉割的公鸡一样出了大帐。嗯,他本来就是被阉割的。

    卢植与刘备等人在刘玉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插嘴。直到刘玉软硬兼施地威胁左丰,并让他写下罪证后,不由得暗自称赞。

    “好了,碍事的人都走了。我们可以谈正事了。卢将军,这份东西你留着,以后可能会有用。”刘玉把左丰写的罪证交给了卢植。

    卢植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份东西以后对士人和宦官的斗争有帮助,也是接了过来。

    “侯爷真是高。”张飞对刘玉的做法太赞成了。

    “对付这样的小人,直接拒绝的话,难保他会寻机报复。一定要狠,让他害怕,就会省很多事情了。”刘玉对付这类人还是很有心得的。

    不过也只有刘玉敢这么做,其他人也没这个胆子。

    接下来刘玉和卢植开始商议接下来的战事进展。

    刘玉心想经过自己这么一威胁,左丰应该不敢在灵帝面前中伤卢植了。卢植也避免了被收押的劫难。

    左丰离开卢植大帐,慌忙回到自己的帐篷。回想起刚才被刘玉用剑架在脖子上的感觉,左丰就感到冷气冲顶。手脚发抖地喝了一口茶,平复了一些心情后,左丰当天就收拾好,离开大营返回洛阳。

    左丰发誓以后见到刘玉一定绕路走,这人不愧洛阳第一恶人的称号,太狠毒了。咱家惹不起,还躲不起?

    不过左丰一想到自己再怎么风光也只是皇室的家奴,这次差点被刘玉给杀了。就算自己真的被刘玉杀了,别人也会说杀的好,都怪命不好,早早就做了宦官。灵帝和十常侍也不会为自己喊冤做主。脑海里一直回想着刘玉所说的话,左丰渐渐心灰意冷起来。

    由于受惊过度,左丰在路上就病了。三天后,病愈的左丰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脸色比以往坚定了不少。

    左丰快马加鞭的回到了洛阳,向灵帝汇报了前线战况十分稳定,官军很快就能覆灭黄巾。

    灵帝大感欣慰,嘱咐左丰前往颖川察看战况。

    大出十常侍和灵帝意料之外的是,左丰称自己身体不适,需要好好休息,婉拒了灵帝的任命。

    既然左丰坚持,灵帝也不勉强。其他小黄门也是对这件美差开始了竞争。虽然其他人十分奇怪左丰为什么不要这个财源滚滚的美差,但是有利可图,其他小黄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左丰回到自己家中后,从此闭门谢客,不再干涉朝政。伺候灵帝也是十分上心,直到灵帝驾崩,左丰才消失无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