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弃子

第四百七十章 徐州有变 北海城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北海城的守军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反击,那么肯定就会被敌军攻破城池,到时候他们就会任人宰割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曹洪冒着箭雨,挺身而出将搭在自己附近城墙的云梯推出去。

    曹军士兵跟随着他们的主将把城墙上的云梯云梯都推出去。

    守军开始反击,他们将滚烫的金汁向着敌军泼了出去。擂木滚滚而下,砸死了不少关羽的士兵。

    守军弓箭手开始发威,不断向敌军射击羽箭。

    守军的顽强挡住了这第一波攻城部队,让关羽的部队停滞不前。

    关羽的第一波攻击没有奏效。

    郭图看了一下情势后,建议地说道:“看来,北海城的军队数量真的没多少了。关将军,以在下之见,我军现在就可以全部攻上去,尽快攻陷北海。要不然等徐州那边的援军到了,我们就危险了。”

    “派出多队斥候,查探徐州那边是否有敌军前来救援!”关羽即刻命令道。

    “末将早已经派出多队斥候,斥候回报并没有敌军前来救援。”这派出斥候的事情哪里需要关羽吩咐,侯成早就去安排好了。

    “小心为上,扩大搜索范围!”关羽不相信徐州方面没有派出援军。

    郭图侯成也是这么想的。曹操肯定会下达救援命令的,徐州刺史陈登也不是简单人物,现在没有援军,那么肯定会有阴谋的。

    那么事实是不是跟关羽他们想的那样呢。

    其实不然。

    徐州刺史陈登现在已经躺在床上了,面如蜡黄,一副将死之人的样子。年迈的陈正一脸绝望地坐在一旁。

    陈登快死了。

    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的陈登有一个怪癖,那就是他喜欢吃生肉,生鱼肉更是他的最爱。古代的环境还没有受到太大的污染,鱼肉比较鲜美,沿海地区吃生鱼肉的习惯古来有之。生肉中有很多寄生虫,古代有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偶尔吃一点,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陈登是天天吃,顿顿吃,体内的寄生虫越来越多。

    曾几何时,陈登就因为这个病倒了,好在遇到一个神医救治,吐出了大量的虫子。那位神医叮嘱陈登不能在吃生肉,而且要经常服药,排出体内的虫卵。否则的话,再次病发就神仙都难救了。

    可是陈登感觉自己没啥问题了,又管不住自己的那张嘴,把神医的嘱咐之脑后。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登体内的寄生虫越来越多,身体已经崩溃了,开始吐出寄生虫了。从兵发到卧床不起,就只是一天时间。

    陈登这才想起当年那位神医的嘱咐了,暗自悔恨自己不听良言。陈一看陈登这样,就知道和当年病情是一样的。陈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发疯似的寻找名医,可是没有一个医者能够治疗。所有的医者都委婉地让陈准备后事。

    陈一下子老了十岁,仿佛随时都能倒下去。他就这么一个宝贵儿子,居然要白发人送黑发人。看着之前意气风发的陈登如今躺在床上等死,陈不由得老泪纵横,他真希望躺在床上等死的是自己。

    “苍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啊!”陈仰天痛哭。

    徐州世家听说陈登得了绝症,个个欣喜万分。陈登的才华是整个徐州无出其右,深得曹操的信任,任命为徐州刺史。陈家更是靠着陈登巩固了自己徐州第一家族的地位。原本以为有陈登的存在,其他家族在徐州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没想到老天爷开眼,要把陈登收回去,那么其他家族又有希望了。他们开始伸出了自己隐藏已久的贪婪之手,准备谋夺利益。

    其中最厉害抢夺权利最凶的就是曹家的家主曹豹了,他可是眼巴巴看着徐州刺史这个位置好久了。现在陈登病倒,陈伤心不能理事,这么好的机会,曹豹怎么可能放过呢!整个徐州的大权慢慢地被曹豹篡夺。其他世家看到曹豹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个个开始收敛起来,他们可敌不过曹豹的强横。

    可是曹操的救援北海命令一到,曹豹就停止了行动,甚至还把之前得到的实权全部交出去。

    曹豹对自己有多少斤两是清楚的。现在关羽大军杀入北海,曹操命令徐州出兵救援,若是他在这个时候夺取徐州的控制权,那么他就要带兵出征关羽的。

    对于关羽的勇猛,曹豹是很清楚的。与关羽交战,曹豹知道自己肯定是输的。同时曹豹在刘备当刺史的时候就多方为难刘关张三兄弟,心里有鬼的曹豹知道自己若是在战场上被关羽看到,那么只有死路一条了。就算侥幸逃出生天,这兵败的黑锅也只能他去背了。

    所以曹豹开始闭门谢客,让陈登这个将死之人背黑锅,自己等事情有个结果的时候再出来摘桃子。

    得知消息的陈一脸冷笑,想要好处却不敢承担责任,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好处。

    陈知道自己已经老了,陈登就要逝去,陈家没落是已成定局了。

    本着我陈家完了,你们也别想好过的心思。陈利用自己徐州别驾的身份和权利,把各世家家主和徐州文武都召集了过来。

    包括曹豹在内的家主和徐州文武都汇集到了徐州刺史府。

    陈冷冷地看着所有人,最后拿出曹操的命令,说道:“诸位,关羽率领五万贼兵入侵北海,北海守备将军抵挡不住。丞相命令我徐州派出援军。军令不可违,何人愿意领兵救援北海?”

    众人沉默不语,愿意领兵出征的就是傻瓜了。他们干脆就不发言,看你陈有什么办法。

    陈早就知道这帮人是这个样子,脸色一板,说道:“诸位难道就不知道为国出力?需知丞相要是发怒了,这个后果就严重了!”

    可是这帮人还是沉默不语。

    既然这些人不说话,那么陈就只能点名了,点的就是最近夺权很厉害的曹豹,说道:“曹将军,你身为徐州武将之首。这个领兵出征救援北海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曹豹不满地说道:“陈别驾此言差矣。丞相军令中是要求刺史大人领兵出征。末将怎敢越俎代庖啊。”

    不敢?那你之前怎么争得那么踊跃啊。

    陈自然不会让曹豹这么敷衍过去,说道:“丞相军令是这么说,可是诸位都知道。我儿已经病入膏肓,无法领军与处理政务。徐州不可一日无主。故而老夫觉得曹将军乃是英雄豪杰,可代领徐州刺史一职。只要将军得胜归来,老夫自然上表朝廷给曹将军扶正!”

    “陈大人缪赞了。末将哪里是什么英雄人物,在场诸位都是一方人杰,陈大人可以让他人暂领徐州刺史一职。甚至是陈大人。您来坐这个位置也不错。”曹豹可不是草包,自然不会傻的被陈给骗了。

    “老夫年纪老迈,恐怕时日不多了。既然诸位都是推辞。那么老夫就上表朝廷,将此事交给丞相决定了。曹将军放心,老夫一定把曹将军的所有态度都一一汇报上去。”陈老眼盯着曹豹不放。

    “陈!你是什么意思!”曹豹怒了,陈这是背后捅刀子啊。要是让曹操知道自己不肯领兵,那以后就没有什么好处了。至少徐州刺史的位置就没希望了。

    “老夫做事向来有一说一,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只不过老夫觉得有些人的手不要伸得太长了。”陈意有所指的说道。

    在场所有人心中一跳,他们都忘记了陈可还没死,这家伙可比他儿子还要牛逼的存在啊。众人心里想着自己回去后还是老实点吧,免得被陈捉住把柄,做成杀鸡儆猴的鸡就不好了。

    曹豹拂袖而去,他知道陈一定会在曹操面前说他的坏话,他现在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

    其他家主和文武都陆续找了借口离开。

    而出兵救援北海的事情却没有任何的下文,陈就把这个责任全部扣在了曹豹的头上。

    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也是为什么曹操命令陈登救援北海,而徐州并没有出兵的原因了。

    徐州没有出兵,那么北海的曹洪就哭了。曹洪派出了大量的求援使者,都是一去不回。

    关羽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北海城的守军人数不断减少,都已经摇摇欲坠了。

    攻城战是多么的惨烈,临时征召的壮丁根本就不敢冒头,躲在城墙边抱头发抖。

    曹洪都不知道自己击败了多少回登上城墙的敌军了。

    “将军,援军怎么还没有来!弟兄们快顶不住了!”副将着急地说道。

    “让弟兄再坚持一会。本将已经派出求援使者了。徐州的兵马很快就到了。”曹洪安慰军心地说道。

    副将估计援军不可能到了,可是这话他不敢说,一说出来动摇军心,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关羽看着摇摇欲坠的北海城,把青龙偃月刀一亮出来,大喝道:“全军压上,攻破北海!”

    关羽亲自加入攻城战,士兵的士气被提高了一截。

    “擂鼓,助威!”郭图是个文士,沙场厮杀他不在行,可是做些其他的,他还是可以的。

    关羽全军全部展开了攻击,准备把整个北海攻下。

    关羽如同天神一般,挡开所有的羽箭,快速来到了城墙之下。关羽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踩踏在云梯之上,如在平地之上一样,快速奔向城墙。

    “那是关羽!快放箭!推开云梯!”曹洪发现了关羽的行踪。为什么曹洪能在人群中发现关羽?除了关羽那张大红脸外,还有那顶绿帽子。那顶绿帽子是人群之中就如同漆黑中的萤火虫,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曹军都听说关羽的厉害,哪里肯让关羽登上城墙,弓箭手对着关羽不断发射羽箭,步兵齐心协力把云梯要推出去。

    只见关羽大喝一声,双腿一屈,把云梯压了下去,借着弹力在云梯上弹射而起,一个飞跃来到了城墙之上。

    曹军傻了,这还是人么,简直就是神将啊。

    关羽趁曹军错愕之机,青龙偃月刀一个横扫千军,城墙上的曹军应声倒地一大片。

    有了关羽的勇猛,云梯中的刘军士兵不断登上城墙,并迅速斩杀其他云梯附近的曹军,占据了一大片阵地。紧接着,侯成率领所部也登上了城墙。

    曹军的城墙在此一刻,已经失守了。

    “将军,快撤吧。北海守不住了!”副将一身是血的来到曹洪面前说道。

    曹洪看了城墙上的局势,深知已经无法挽回了,自己就算拼死也夺不回北海,这简直就是赔本的买卖。

    “撤退!”曹洪当然懂的选择,还是留着有用之身以图后效。精于生意的曹洪知道赔本的买卖是不能做的。至于曹操会不会怪罪,那就是两说了。

    曹军想全部都走是不可能的,曹洪也是对着自己亲兵和副将说而已。他还需要曹军帮他抵抗关羽,以便争取时间。

    曹洪很聪明,他早就准备好了普通的士兵衣服,把自己将军盔甲一脱,然后带着一大堆心腹亲兵悄悄离开了城墙,向着没有堵死的城门奔去,那里已经准备好了马匹干粮,足够他们逃走的需求了。

    北海城墙失守了,曹军士兵急忙寻找他们的主将,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曹洪,连副将都不见身影。

    待看到曹洪的盔甲散落在地上的时候,曹军终于明白他们的主将已经抛弃他们离去了。

    主将都跑了,他们还打什么,纷纷放下武器投降了。

    而关羽杀气腾腾来到城门楼的时候,就看到一大堆曹军沮丧地蹲在地上。一名士兵跪拜说道:“将军,我们投降!”

    “为何?”关羽眯着眼睛说道。

    那名士兵说道:“曹洪已经抛弃我等而去,我等不想再打了。”

    关羽靠近过去,他可不怕这些曹军耍阴谋诡计。

    一看到地上的将军盔甲,关羽就明白这些士兵说的话是真的。于是关羽命令士兵把曹洪逃跑的消息扩散出去。

    整个北海的曹军听到这个消息都沉默了。主将走了,那么他们这些当兵吃粮的小虾米就不用在拼命了。

    除了一些顽抗之徒,整个北海曹军都选择了投降。

    关羽对这些顽抗之徒是不会手软的,自己亲自上前将他们全部斩杀。

    整个北海终于被关羽攻下了,关羽的部队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庆祝他们的胜利。

    已经跑远的曹洪听到了身后的欢呼声,愤愤地说道:“关羽你不要得意,本将一定会夺回北海的,你给我等着。”

    曹洪一行人向着徐州方向奔驰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