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弃子

第五百三十章 王越荐史阿 沉冤昭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主公召唤在下不知有何吩咐?”程昱脸色疲惫地来到曹操面前。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由于郭嘉被曹操强制软禁在家养病,郭嘉的工作很多都交接到了程昱手上,程昱的工作量变得很大。迁都寿春后,很多工作都要重新开始,特别是对大臣们的监控与各种情报。听到曹操召唤后,程昱即刻放下手头的工作,马上前来报到。

    程昱的付出,曹操是看在眼里的,柔声说道:“仲啊,你最近要多注意休息啊。”

    休息?那个病秧子郭嘉休息后,程昱就没怎么休息过。

    程昱希望郭嘉可以早点出来,自己才能够休息一会,只不过眼下的情况还是需要他能者多劳的。程昱也去探望过郭嘉,看着郭嘉一直埋怨曹操的狠心,把自己软禁在这里。程昱心中那个气啊,你在这里逍遥自在,那老子算什么?活该自己受罪!?

    对于曹操的关心,程昱很感动,说道:“多谢主公挂怀,在下知道了。”

    “仲,黑冰台在许昌的渗透进行得怎么样了?”曹操问道。

    “回禀主公,我军撤离许昌的时候,曾在许昌留下了一些钉子,准备给刘玉来个突然袭击。可是刘玉十分谨慎,麾下暗部更是精锐,把咱们的钉子都拔除了。眼下黑冰台只能在许昌外围活动。”程昱苦恼地说道。

    黑冰台的进度,曹操每时每刻都在掌控,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并不意外。

    “需要加快进度了。孤迟早要夺回许昌的,黑冰台渗透不进去,对孤的大计不利!”曹操希望黑冰台继续努力。

    “是!”这件事情是必须的,程昱也没有任何犹豫。

    曹操淡淡地说道:“刘玉那边最近有个从司马家的子弟加入进入,也就是司马伯达的二弟司马仲达,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做了他。而且不能让人知道是咱们做的,要伪装成刘玉或者其心腹动的手!”

    程昱一惊,让曹操想要必杀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啊。只不过程昱现在却无法答应下来,因为他现在没有精锐可以突破进许昌做这些事情。

    “主公,黑冰台的精锐都派出去刺杀于禁了,没有一个回来的。在下实在找不出精锐再行动了。”程昱苦着脸说道。

    曹操大吃一惊,说道:“于禁还没有处理掉?!”

    “是的,派出去的精锐都没有消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估计都是失败了。”程昱对于黑冰台的损失也是心痛啊。

    曹操的心在滴血啊,看程昱的样子,黑冰台这是应该损失了大量的精锐,这些都是曹操培养多年的精锐啊。

    “没想到一个于禁居然让孤损失如此惨重!”曹操悲痛不已。

    程昱突然想到了一点,说道:“主公,依在下看,不如请一个人出马,把于禁和司马懿都给做了。”

    “何人?”曹操有点不清楚程昱的意思。

    “御前侍卫总管王越!有他出马,并能万无一失!”程昱说道。

    “好!”曹操肯定了这个建议,动手写了一份命令交给程昱,说道:“拿着这份手令去找王越!”

    “在下遵命!”程昱接过了曹操的手令,起身离开了丞相府。

    程昱来到皇宫侍卫总管,向王越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将曹操的手令交到王越面前。

    王越却是拒绝了。

    王越现在是御前侍卫总管,身份已经不同了,他肩上担负着保卫刘协安全与整个皇宫的重任。再说了,王越的官职是刘协封的,又不是曹丞相提拔的,曹操的手令在王越面前已经没有作用了。

    “王总管,丞相的手令在此!难道你敢抗令?!”程昱对王越的态度很不满。

    王越不以为意,平淡地说道:“程大人,本官也想去帮助丞相大人,可惜公务繁忙,脱不开身啊。”

    程昱头上的青筋都快冒出来了。王越得到刘协的信任后,已经不把曹操放在眼里了。加上王越手上有真本事,曹操想要动他也考虑一二,造成了王越对曹操开始不理睬了。

    程昱知道这一点,话锋一转,讽刺道:“公务繁忙?王总管好大的官威啊!看来只能让丞相向陛下请示一下才能指挥得动王总管了!”

    王越平静地看了一下程昱,若是此事惊动了刘协,他这个总管也难免太没用了些。曹操要是找到了刘协,刘协十有**会同意的,自己还是照样要去。可是他知道自己在皇宫之中才能震慑宵小之辈,轻易不得离开寿春。

    王越提出了一个折中办法,说道:“程大人,本官确实脱不开身。寿春的局势很微妙,刘玉奸贼每天都在谋算陛下,本官万不得已不得离开陛下。可丞相的事情也很重要,本官想了一同,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让本官的大弟子史阿前去,定能完成任务。”

    王越的服软让程昱的脸色好了很多,但他对史阿并不是那么了解,问道:“史阿?可靠得住么?”

    “史阿学了本官七成本事,沙场征战或许不足,可解决那两人那是妥妥的。本官的面貌早在上次刺杀刘玉的时候就曝光了,许昌城一定贴满了本官的画像,而史阿并未在世人面前显露真容,如此一来,这成功率更高!”王越说道。

    程昱考虑了一会后,觉得要是史阿真如王越说的那样,那么也不是不行的。

    “王总管可否让史阿过来一见?”程昱想看一下史阿再说。

    “当然!”王越命人将史阿呼唤过来。

    史阿来到王越面前,问道:“师傅呼唤弟子有什么吩咐?”

    王越笑道:“丞相大人有两个必杀之人要处理,可惜手头上没有可用之人。想让为师走一趟,可为师走不开,让你代为师去一趟!”

    史阿恭敬地说道:“师父有令,弟子必定完成任务!”

    王越对着程昱说道:“程大人,这就是我的大弟子史阿了。”

    程昱一直在观察史阿,看其身形乃是雄壮之人,可程昱看过的壮士太多了,史阿有没有真本事还两说。

    “是一个壮士,就是不知道这手上的本事如何了?”程昱想看一下史阿的实力。

    王越轻轻地对着史阿点了一下头,史阿会意,快速拔出钢刀在程昱面前比划了一下,然后收刀去鞘,整个动作几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程昱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

    程昱面前的案桌突然分为两半,切割面光滑无比。

    程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要是史阿刚才对着自己的脖子砍下去,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这还只有王越七成本事的存在。程昱斜眼看了一下王越,心想要是王越出手,那该多么恐怖啊。

    “程大人以为在下的武艺如何?能否入得了大人的法眼?”史阿出声打断了程昱的思绪。

    程昱回过神来,笑道:“史将军武艺高强,本官刚才失言了。有史将军相助,大事颗成!”

    王越说道:“史阿,你就跟随程大人前去。记住一点,刘玉手底下能人无数,必须速战速决!”

    “弟子明白!”史阿恭敬地说道。

    就这样,程昱领着史阿出了皇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地点。

    程昱把黑冰台收集到关于于禁和司马懿的信息与画像都交到了史阿手上。

    史阿看完之后,将其全部销毁,表示自己已经记在脑海里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程昱是相信史阿的能力,也就放心让史阿前去许昌。

    史阿简单收拾一番后,就开始动身前往许昌。程昱也下发命令,要求许昌外围的黑冰台探子给史阿提供帮助。

    经过一天一夜的连续赶路,史阿进入了许昌的地界。

    史阿没有立刻进入许昌,而是选择了观察附近的状况,同时与黑冰台的探子进行了汇合。

    史阿乔装成一个小商贩进入了许昌城。一开始守城的士兵对史阿这个陌生人进行了搜查,史阿也是按照守军的规矩办事。

    没有携带任何违禁物品的史阿成功进入了许昌城。

    史阿出身贫寒,也曾做过小商贩这样的工作来养活自己,如今为了完成任务,史阿都重操旧业了。

    刘玉的守军不仅仅是搜查一下而已,他们还派出专人监视着史阿。

    史阿就如同一个真实的小商贩,找了一个人流多的地方做起了生意,期间还不断吆喝自己的生意,还跟顾客讨价还价,卖完了东西就出城。各种细节做得滴水不漏,让监视他的守军无法看出什么端倪。

    连续几日后,监视史阿的守军已经认为史阿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商贩,没必要浪费太多的精力了。

    史阿更是发挥自己的口才能力,一来二去的和城门守军都混熟了。从最开始的进城税到免于搜查。

    同时作为一个小商贩,那么在许昌城内转悠做生意是正常的,史阿靠着这个掩饰,把整个许昌的形势都摸透了。连于禁和司马懿的住所与相关习惯都熟悉下来。

    史阿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了黑冰台的探子。

    这些探子一阵脸红。瞧瞧人家最近是怎么做潜伏工作的,不动声色地就把许昌城的情况都打探清楚了,还没有一个人怀疑。哪里像他们那样一进入许昌就被别人发现了。他们相对来说,实在是太失败了。

    所以这些探子对史阿十分推崇。

    史阿却没有太在意,他也只是利用了自己以前的经历来掩人耳目。

    在潜伏了十来日后,史阿开始行动了。他的兵器已经在前段时间偷偷地带了进入。

    现在就是解决于禁和司马懿的时候了。

    原本史阿准备先把司马懿干掉,可是观察了几日发现司马懿深居简出,而且刘玉对于司马懿的保护很是用心。其住所又在皇宫附近,司马懿每天都是办公地点与住所两点一线,根本就没有给史阿任何的机会。就算史阿袭击成功,其住所靠近皇宫,附近的巡逻队伍众多,自己恐怕无法脱身。

    于是史阿放弃了干掉司马懿的想法。

    而于禁就不同了。

    虽然于禁被刘玉任命为颖川太守,可是却一直被刘玉留在了许昌。刘玉每天都会宴请于禁,看起来很重视,其实确实一点实权都不给于禁。不让于禁去颖川就任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刘玉担心于禁被曹操派来的刺客给杀了。“暗部”可是杀掉了不少前来刺杀的刺客,万一于禁是真心投向刘玉的,一旦被杀了,刘玉就有点舍不得这个人才了。

    于禁也没有什么怨言,每天都乖巧地呆在许昌。他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也没有留下什么与黑冰台联系的记号,免得被刘玉发现端倪,那么他曲线救国的大计就失败了。

    于禁的住所也在偏僻之地,虽然把守深严,可以史阿的本事,想要进入刺杀于禁也不是一件难事。而黑冰台的刺客屡次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摸清楚于禁的所在,经常遭受到“暗部”的反击,最后全军覆没。

    史阿盘算之后,决定干掉于禁。而司马懿就交给其他人去做了,他史阿没有必要为了曹操献出自己的生命。

    史阿先行做好了准备,他装作赚了一大钱的架势,来到青楼进行消费,还点了一个姑娘一起过夜。当然,花了钱,史阿还是把该办的事情都给办了,毕竟也是一种掩饰。

    深夜时分,史阿给身边的女子喷了一口迷烟,保证其直到天亮都不会醒。然后悄悄地从青楼离开,拿回了自己的兵器,最终摸进了于禁的住所,兜兜转转来到了于禁的房间之外。

    透过窗户,史阿发现床上的于禁已经入睡了,他拔出了钢刀,轻轻推开了窗户,一跃而进,几个轻巧的步伐之后来到窗边,一刀对着床上刺了过去。

    史阿感觉到了不对,因为刀上没有传来利刃刺入**的感觉。

    史阿掀开被子一看,哪里有于禁的身影,里面只是一个大枕头。

    于禁作为一个黑冰台的首领之一,又是在刘玉潜伏的卧底,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防范。

    每天睡觉的时候,于禁都用一个枕头放在床上,免得被曹操派过来的人给杀了。其实于禁更加希望自己能够和曹操派来的人接触得到,可惜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来到这里。

    看到史阿的到来,于禁兴奋了,他终于看到自己人了。

    只见于禁从黑暗处走出来,轻声说道:“你是谁?是不是主公派过来的?”

    “我是杀你的!”史阿一甩钢刀,就要对着于禁杀去。

    于禁急忙制止,闪身来到一个桌子旁边说道:“莫要动手!你是主公派来的么?快说清楚!”

    如果来人不是曹操派来的,那么就是刘玉派来试探的,于禁有着手段可以立刻击杀对方,只不过于禁更希望对方是曹操派来的人。

    史阿看了一下于禁,发现于禁的手是放在桌子下面,恐怕有所图谋。

    “某乃是御前侍卫史阿,特奉丞相之命杀你。”史阿决定让于禁死个明白。

    “真的,太好了。”于禁顿时热泪盈眶,终于遇到曹操那边的人。于禁在黑冰台的时候就知道王越的大弟子就是叫做史阿。史阿绝对是曹操那边派过来的。

    史阿愣住了,第一次看到有人听到自己要被杀死而感动的。

    “史将军,在下不是背叛主公的!”于禁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史阿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钢刀,提高了警惕,对方是沙场宿将,很有可能是再采用缓兵之计。

    “史将军,在下在长葛的时候收到主公的命令,要在下在刘玉境内潜伏起来。可刘玉对领地内的百姓掌握十分紧密。几番谋划以后,在下决定假意投靠刘玉,潜伏在刘玉的核心,为主公的未来大事出力,争取在某个机会给刘玉来一次致命一击。”于禁知道史阿现在不会轻易相信自己,于是他把自己的谋划说了出来。

    史阿听完以后,内心直跳,若是真的如此,那么刚才自己很有可能错杀忠良了。

    可是他还有疑问,问道:“既然你是诈降,那么为什么不告诉丞相?”

    于禁苦笑道:“史将军。你不知道这做卧底的艰难。卧底要想成就最大的成绩,那么就要连自己人都完骗过。只有不让主公知道,让主公也以为在下是叛变了,刘玉才会相信在下,在下才能更好地为主公效力。”

    “那你现在告诉我,就不怕我是刘玉的人?就不怕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史阿问道。

    于禁笑道:“史将军有所不知,在下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主公黑冰台的一个首领,手里头有着史将军与令师王越的相关信息,能请到史将军过来的,也只有主公了。况且主公为了除掉在下这个叛逆已经损失了大量的精锐,主公不能这样损失下去了。今夜遇到史将军,还请史将军将在下的事情告诉主公,让主公相信在下并没有叛变。”

    史阿终于相信了,说道:“于将军放心,我一定将这事情告诉丞相,现在告辞了。”

    史阿准备离开了,于禁不是背叛者,那么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过多的停留,导致被刘玉察觉就更加不妙了。

    “史将军且慢!”于禁拦住了史阿,然后从衣服上撕开一块白布,咬破手指在白布上写了起来,写好以后交给史阿。

    “将军,请将此物交到丞相手中。”于禁诚恳地说道。

    史阿将其守在怀中,默默地点了一下头,然后飞身离开了房间,几个跳跃后从于禁的住所消失不见。

    于禁仿佛放下心头大石,眼中流出热泪,自言自语道:“主公啊,末将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啊。”

    史阿离开于禁住所后,就回到了青楼,脱下衣服继续睡觉。到了第二天城门打开的时候,史阿从青楼离开,临走的时候,还大大地吃了陪睡女子的豆腐,一副花场老手的架势。

    城门的守军已经对史阿熟络了,有一两个昨晚也在青楼喝花酒的士兵还打趣史阿昨晚是不是给女人榨干了。

    史阿一边与其应付,轻松自然地走出了许昌。

    史阿离开许昌后,马不停蹄地向着寿春而去。

    回到寿春后,就向王越禀报。

    刚好程昱也在王越的身边,史阿就把自己最后的结果都说了出来。

    王越震惊了,于禁居然有如此大义。

    程昱坐不住了,直接把史阿手上的血书夺了过去,向着丞相府奔去,他要将这个事情告诉曹操,

    而曹操看到于禁的血书之后,感慨万千道:“孤错怪公则了!”

    真相大白了,于禁的冤屈也结束了。

    程昱对于禁的所作所为很是感动,想到了一些事情,问道:“主公,咱们要怎么做?”

    曹操说道:“公则的事情,孤已经明白了。既然公则有这样的谋划,咱们就支持他。先把公则的家人从苦役的地方调回来吧,只不过不能出现在寿春,安排好另一个地方。千万不能让忠臣寒心啊。”

    “在下明白了。”程昱说道。

    曹操对于忠于自己的人是不会轻待的,于禁牺牲那么大,曹操是不会让他寒心的。

    “孤的眼光没有错,公则是一个忠臣!”曹操心里默默地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