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弃子

第五百三十四章 骨气是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贵为什么会在这里?

    原本李贵是被刘玉留在了洛阳城镇守后方的,以李贵的能力,保持洛阳稳定下是没有问题的。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只不过皇后黄蝶有点想念刘玉,但是她不敢干涉刘玉的大事,只能召来李贵询问一下刘玉的消息。

    刚好王当的失误导致许昌城内潜伏了大量的曹军探子,李贵觉得有必要亲自前往许昌一趟,把王当调回了洛阳,接替李贵在洛阳的工作。

    李贵来到许昌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王当,对他破口大骂:“王当,之前我是怎么吩咐你的?要你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居然让曹军的探子潜伏进了许昌,万一这帮吃狗胆的家伙来一个冒犯天威,你万死难辞其罪。索性老天庇佑,没出什么不敢言之事。陛下也没有对你太多责难。可是你已经丢了暗部的脸了,现在就给滚回洛阳去,回去看着总部!”

    王当没有任何意见,他也知道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丢了“暗部”的脸,回去洛阳也算是对他的一种保护,免得他在这里尴尬万分。

    在毛阶被押进许昌的时候,李贵已经在皇宫觐见刘玉了,同时带来了黄蝶对刘玉的思念。

    刘玉知道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回去洛阳了,黄蝶对自己有所思念也是情有可原。眼下许昌大局已定,刘玉这个皇帝继续留在许昌也没有太多的必要了。

    刘玉在考虑什么时候回去洛阳的时候,毛阶已经被典韦带到了监牢。

    说来也巧,现在许昌的王牢头还是典韦和刘玉的老熟人,他就是以前雁门郡的牢头。刘林前来许昌就任太守,原本雁门郡监牢的王牢头看准了机会,死皮赖脸地跟着过来了。刘林看在他兢兢业业的份上,就把他带了过来,仍然任命他为牢头,专门看管许昌监牢。

    王牢头可是人精,在雁门这个鸟地方一年能有几个犯人?油水都没有多少。可是许昌就不同了,监牢的规模肯定比雁门郡的监牢大好几倍,犯人肯定也多。犯人一多,那么这里里外外的油水,王牢头想想就兴奋。

    作为少数几个能够和刘玉见上几面的低层官吏,王牢头感觉自己上辈子肯定做了什么好事,才会有这么大的福气。你想想啊,当今陛下龙潜之时,他王牢头就是陛下的直属下属。这样的身份让他在并州可以说是横着走。不过王牢头是个实在人,也知道刘玉最讨厌那种飞扬跋扈的人,所以日常生活都是很低调的。平时也就在自己婆娘和手下面前摆摆威风。

    “典大人!好久不见啊。来人啊,快给典大人搬来椅子!”牢头像看到亲人一般前来巴结。

    典韦想了一通,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是老王你啊,你也来许昌了啊。看来这几年过得不错啊。”

    监牢的狱卒搬来了一张椅子。

    王牢指着椅子,头点头哈腰地说道:“都是托陛下的福与典大人的关照。小人这几年吃得饱睡得香。来,典大人快上座。”

    “不用了!俺现在身上还有公务,先安排一间上好的牢房给后面这人!”典韦指了指毛阶说道。

    牢头终于看到脸色铁青的毛阶了,问道:“典大人,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吩咐?”

    “陛下说了要好生照顾。”典韦说道。

    好生照顾?这个用词似乎很熟悉啊。王牢头在记忆当中想起了刘玉对付王允之子王旦的手段,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把毛阶全身上下都看了一遍,把毛阶看得毛骨悚然。

    毛阶可以感受到这牢头看自己的眼神是不对的,仿佛是在幸灾乐祸。毛阶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见此情况,王牢头微微一笑,转头对着典韦问道:“典大人,要不要找几个人好好地陪伴一下这人?”

    典韦当然知道王牢头说的是什么,可刘玉有没有表示要如何,他心里也没有底,说道:“暂时就不要了。就一间上好的牢房,让他一个人呆着。等待陛下的指示。”

    “小人知道怎么做了!”王牢头明白了,既然陛下还没有其他安排,他就多心了。

    王牢头马上安排了一件最好的牢房给了典韦,并向哈巴狗一样领着典韦和毛阶来到牢房。

    典韦打开牢门,对着毛阶说道:“毛先生,请吧!”

    毛阶冷哼一声,径直走进了牢房,找了一个地方闭目养神起来。

    王牢头心中一怒,他还看过有这么嚣张的犯人。

    典韦对毛阶这样的表现没有太多的表态,把牢门一关,就离开了。

    “大人,这人太嚣张了。要不要小人给他点厉害看看。”王牢头有点看不下去。

    典韦摇头说道:“算了,有人会来教他做人的。好了,俺也要走了。你们好生看着就是了。”

    “小人知道了。典大人慢走!”王牢头恭敬地将典韦送出了监牢。

    典韦没走出多远,就看到李贵和陈宫和几个大汉。

    “仲允、公台先生,你们怎么来了啊?”典韦诧异地说道。

    李贵原本是想自己来的,可是调查了毛阶的背景,发现是兖州毛家的。为了说服毛阶,李贵把陈宫给叫了过来。

    陈宫对这种事情当然愿意了。要是把毛阶收拢过来,那么对陈宫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李贵笑道:“我等二人特意来这里见一下那个毛孝先。恶来,你都安排好了么?”

    “那家伙已经关进牢房里了。你们先忙啊,俺先走了。”典韦知道李贵这人做事很恶心,他可不想听到和看到这种事情,应付了下就快速离开了。

    李贵微笑地对着陈宫说道:“公台先生,咱们进去吧。”

    “仲允啊,这毛孝先可是出了名的有骨气,恐怕这次你我可能要徒劳无功了!”陈宫没有那么大的信心能够说服毛阶。

    “骨气是什么东西?只要不服从陛下的意思,再说多的骨气,在下都能让他化为乌有。”李贵冷冷地说道。

    陈宫摇头苦笑,李贵对刘玉最忠心,为了刘玉可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陈宫心中想道:希望毛阶能够识时务,要不然只能落得凄惨的下场了。

    陈宫和李贵走进了监牢,王牢头急忙出来迎接,看到又是两个熟人,大喜道,:“今天真是喜鹊在枝头鸣叫啊。今天居然又让小人遇到两位大人了。”

    陈宫、李贵身居高位多年,虽然知道这个牢头是曾经的熟人,但他们并不是那么平易近人。小人物的奉承,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引不起内心的波浪。

    李贵淡淡地说道:“毛孝先在哪里啊?速带我等过去。”

    王牢头讨了个无趣,看来自己是上不了台面了,两位大人都没有正眼看自己。还没有刚才典将军热情。怪不得有人说这帮读书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别看长得油头粉面的,内心都是黑的。

    王牢头没有读过书,不知道这帮读书人是怎么想的。小人物是进不了大人物法眼的。

    “两位大人,这边请!”王牢头没有时间暗自神伤,带着陈宫和李贵往着毛阶的牢房而去。

    到了毛阶的牢房后,王牢头打开了牢门,立刻选择了离开,他不愿意掺和太多这样的事情。

    毛阶也被牢房外的动静给惊动了,只不过他没有任何的动作,还是一副闭目养神的神态。

    “孝先先生,你好自在啊。”李贵踏进监牢,笑嘻嘻地说道。

    毛阶睁开了眼睛,看到两个不认识的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在下叫做李贵,这位是陈宫陈公台,后面那几个都是些小的,根本不用一提。”李贵向着毛阶介绍着。

    毛阶看着李贵和陈宫,他知道这两人可是刘玉麾下最重要的两个心腹,看来是来劝降自己的。

    “孝先公,久仰大名。”作为毛阶的同乡,陈宫微笑地说道。

    毛阶冷冷地说道:“不敢!你陈大军师可是刘玉的心腹,天下闻名。在下一个小虾米哪里敢得到足下的久仰啊。”

    陈宫笑道:“孝先公过谦了,兖州谁人不知您的大名啊。”

    “废话就别说了。在下知道尔等时间宝贵,还是有话直说吧。”毛阶打断陈宫话。

    陈宫的笑容僵住了,这毛阶简直太不配合了。

    李贵则是笑道:“毛先生果然爽快!在下就是喜欢毛先生这么爽快的人。在下希望先生能够加入我军,为陛下及天下谋福。”

    “你们就死了这份心吧。我毛阶是不会加入伪帝鹰犬行列的。我毛阶堂堂正正,可不会和你们这些畜牲为伍!”毛阶直接回绝了李贵的劝降。

    被毛阶讽刺为畜牲,李贵怒了,喝道:“毛阶,你知道抗旨不遵的下场么?”

    毛阶回了一句:“不就是一个死么?”

    “孝先公,你可能对陛下有所误会。”陈宫说道。

    “陈公台,你还是闭嘴吧!”毛阶大喝道。

    对于毛阶的强硬,李贵笑了,说道:“看来毛先生是视死如归了。就是不知道毛家上下。老小是不是和毛先生也一样有骨气呢?”

    李贵这是拿毛阶的家人威胁了,毛阶怒目圆瞪,骂道:“你敢!!”

    人存在这个世上都是要有家人的,失去了家人,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活着都不知道为什么。

    “在下当然敢了!你都说在下是畜牲了。那么畜牲还用得着顾忌什么吗?告诉你,在下可是暗部的首领,对你毛家上下几百口的情况都一清二楚。顷刻间就能将你毛家全部斩尽杀绝!”李贵嗜血地说道。

    关系到自己的家人,毛阶再也坐不住了,向着李贵扑了过去,喝道:“我跟你拼了!”

    李贵身为“暗部”首领,每天都要训练着自己的武艺,手上可是有真本事的,显然不是毛阶可以应对的,毛阶再强也只是个文人。只见李贵一个侧身躲过毛阶,然后一把捉住毛阶的衣领,大力一按,把毛阶按到了地上。

    李贵带过来的大汉,连忙过去把毛阶捉住。

    “不自量力!”李贵轻蔑地说道。

    “李贵,所谓祸不及家人!你不能太无耻了,有本事冲我来!”毛阶挣扎地说道。

    李贵轻笑一声,说道:“给脸不要脸!在下想要做什么,你现在能够阻止么?待会我就让你看看在下的手段。只不过你放心,我会把毛家所有人都杀了,再把人头都拿来给你的。”

    “畜牲!畜牲!”毛阶歇斯底里地怒吼。

    陈宫有点看不下去了,来到李贵身边说道:“仲允,算了。咱们还是不要刺激孝先了。”

    李贵说是说得很残忍,可是你叫他真的去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起码刘玉也没有下令。

    “孝先公莫要激动。”陈宫语气十分柔和。“刚才只不过仲允一时气愤之言,陛下乃是仁德之人,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毛阶眼神中露出了希望,如果是真的,那么他就放心了。

    “陛下是仁德的,可是我李贵可不是什么好人。对敌人,我可是不择手段的!”李贵又加了一句。

    毛阶燃起的希望就这么被熄灭了。是啊,对付敌人还要讲仁德么?曹操都做不到,别说是刘玉了。只有对自己人才会用怀仁的手段。毛阶顿时陷入了纠结之中,一面是曹操的看重,另一面则是妻儿老小。

    看到毛阶陷入纠结,陈宫再次劝说道:“孝先公,你何不考虑一下。陛下真是一个明主来的。”

    李贵看到毛阶被几个大汉按着有点不雅,连忙使了一个眼色。几个大汉会意,把毛阶放开。毛阶颓废地坐在了地上。

    被放开的毛阶沉默不语,陈宫和李贵一直在等待毛阶的回复。

    毛阶脑海里不断挣扎,想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但没有成功。

    突然间,毛阶似乎想通了一点,他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笑容。毛阶站了起来,清理了身上的泥土,正了一下自己的衣冠。

    陈宫和李贵一看这个笑容,感觉毛阶已经服软了,事情可以定下来了。刘玉又能得到一名出色的谋士了。

    毛阶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严肃,一个大转身向着墙壁奔去,脑袋直接撞在了墙壁上,一时间鲜血如同鲜花一样绽放。

    李贵和陈宫措手不及,他们没想到毛阶会以死明志。

    毛阶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毛阶死了,李贵和陈宫沉默不语,他们现在真的佩服毛阶了。一个愿意用性命证明自己忠诚的人,哪怕是敌人,都是值得他们尊敬的。

    毛阶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他们什么叫做骨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