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弃子

第五百四十五章 郭嘉出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寿春城郭嘉的府邸。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被曹操软禁了将近一年强逼调养身体的郭嘉终于吃完了所有的药物,而郎中现在正在为他做最后的诊断。

    郭嘉一脸希翼地看着郎中,从许昌来到寿春之后,他就根本没有出去过,有好几次他都是借口自己痊愈想出去,可是都是失败了。而这一次,郭嘉把所有的药的吃完了,心里估计自己应该是没有事了。以前困扰郭嘉的病症已经没有再次复发了,郭嘉对此很有信心。

    郎中诊断之后说:“恭喜祭酒大人,你的身体可以说没事了。”

    听到郎中这样说,郭嘉激动得眼泪都快留下来了。

    这一年对郭嘉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生活。不能喝酒、不能外出、不能吃五石散,还不能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天天喝难喝的汤药,吃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补品,这根本就不是人过的生活,那是猪的生活。郭嘉堂堂祭酒、曹操麾下军师,怎么能够和一头猪一样呢。

    好在这种猪一样的日子终于在今天结束了。

    “哈哈,这种日子终于结束了!太好了!”郭嘉仰天大笑。

    郎中大惊,这郭祭酒不会是疯了吧,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妙。被人软禁一年不能外出,心理素质差点的都可能疯掉的,要是郎中被人软禁一年,他估计自己都会得失心疯的。

    为了对郭嘉负责,本着医者父母心,郎中急忙对几个士兵说道:“军爷,快来把祭酒大人按住,他很有可能得了失心疯了。”

    因为郭嘉平时很抗拒郎中的治疗,所以曹操安排几个士兵在郎中替郭嘉治疗的时候,听从郎中的安排。

    几个士兵一听这话,快速来到郭嘉身边,把郭嘉按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郭嘉惊恐地说道,他搞不懂这帮士兵为什么会这样。

    郎中柔声地说道:“祭酒大人,容小人再给你把一下脉。然后再给你扎几针,很快就好了,你不要乱动啊。小的保证很快就完成了。”

    郭嘉刚才都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之中,没有听到郎中刚才的话,所以不清楚郎中为什么还要把脉,愤怒地说道:“本军师都没事了,你还要干什么!还有你们几个粗坯快放开我!”

    “几位军爷按紧了,看来祭酒大人的失心疯有点严重了。”郎中急忙说道。

    失心疯?!郭嘉知道郎中为什么会这样,刚才自己仰天大笑被郎中当成失心疯了。

    郭嘉安静地给郎中把脉,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还是让郎中诊断吧。

    郎中把手按在了郭嘉的手腕上,细细诊断起来。

    郎中把脉过后,疑惑地说道:“祭酒大人的脉象四平八稳,不像是失心疯的状况阿。这就奇怪了。”

    “我都说了我根本就没病!失心疯?你是在耍我么!”郭嘉摇头苦笑。

    “原来如此,小的误会了,麻烦几位军爷把祭酒大人放开吧。”郎中意识到自己刚才是误会郭嘉了,马上改正自己的错误。

    “既然本军师都没事了,你们都可以下去了。”郭嘉已经不想再看到他们了。

    几个士兵当然不会听他的,他们就一直站在郭嘉的身边,监视着郭嘉。郭嘉也无所谓了,反正也不差那么点时间,自己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

    郎中却是说道:“大人,你的身体是恢复了,可是内里还不清楚。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您还是多休息几日,由小的再给给你开几个方子,一次性将病根给清除掉。”

    还要吃药!?回忆起之前的痛苦日子,愤怒的郭嘉操起了一张椅子对着郎中扔了过去,骂道:“滚!我都喝了一年的苦水了,你还来!信不信本军师这就把你治罪了!”

    郎中吓一大跳,急忙躲避郭嘉扔过来的椅子,一听到郭嘉有可能对自己进行处罚,迈开了步伐,往着大门飞奔而去,连带过来的家伙什都不要了。郎中一边跑一边想这祭酒大人肯定有点失心疯了,还是走为上策吧,免得病发后,自己被丞相怪罪。郎中觉得还是不保险,还是带着老婆孩子离开寿春吧,以那个祭酒大人那点肚量,很有可能对他进行报复的。郎中是实在人,知道大人物的那点小心思,他还是不奉陪了。

    郭嘉大大地出了一口恶气,一年来受的郁闷在今天一扫而空。

    只不过这一年的调养也让郭嘉感受到了不同,起码身体比以前变得更加强壮了。刚才他扔出椅子的架势可是势大力沉,这是以前他那个小身板所不能做到的。

    郭嘉不再理会看守他的士兵了,直接向着大门而去。

    来到大门的时候,把守的士兵队长阻止了他,说道:“祭酒大人,没有丞相的命令,你不能离开这里。”

    “丞相让本军师在此,是为了调养身体,如今本军师已然痊愈,丞相的命令已经到期了。别挡路,本军师要去见丞相!”郭嘉强硬地说道。

    可这士兵队长就是个死脑筋,哪里会听郭嘉说,他只认曹操的军令,说道:“没有丞相的军令,大人不能踏出半步!”

    “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死板,本军师有重要的事情要面见丞相,耽误了大事,你承担得起么?!小心你的脑袋!”郭嘉见说道理没用,就开始威胁了。

    “大人请回去吧!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士兵队长还是一副死人脸。他负责把守这里,郭嘉已经好几次想要出去了,所以他已经习惯了郭嘉的威胁。

    “你……”郭嘉差一点要吐血了,熬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是不能出去。

    士兵们都是以曹操军令为指示,郭嘉只能在这里哀叹了。

    郭嘉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看到了荀的身影出现了。

    荀隔三差五就会过来这里看望郭嘉,郭嘉有时候会不想看到他的,可这一次郭嘉觉得荀的出现实在是太好了。

    “文若!你快过来!我终于看到你了。”郭嘉兴奋地说道。

    荀遇到一些难题,正在低头思索着,被郭嘉这么一喊,他也抬起头来看向了声音来源。

    “奉孝,你又不老实了!乖乖回去调养身体啊。”荀很聪明,他看到郭嘉被挡住了,就知道是郭嘉想出去而没有成功。

    “文若,主公是让我调养身体,可是现在我的身体已经痊愈了。现在迫不及待要见主公,可这几个士兵就是不放我出去啊!”郭嘉急切地说道。

    荀一脸鄙视,这郭嘉之前就用各种理由想要出去,每一次都没有成功,他经常来这里,对这种情况是司空见惯了,说道:“奉孝,你还是算了吧。这是第几次了,你就好好地休养吧,免得让主公担心。”

    郭嘉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之前的黑历史让荀都不相信。也难怪这些士兵不让自己出去了。

    “文若啊,我真的没事了。刚来郎中都诊断了。”郭嘉按照事实来说话了。

    “郎中呢?让他出来证实一下。空手无凭是没用的。”荀说道。

    郭嘉懵逼了,刚才只图出一口恶气了,把郎中都吓跑了,现在没有郎中可以证实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又在耍心机。好好在这里呆着吧。我只是路过这里,顺便看看你,看你精神不错,很快就能痊愈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荀说了几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文若啊,你别走啊。你可以找一个郎中过来给诊断一下就证明我没说谎了!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啊?”郭嘉怎么可能让荀就这么走了。郎中都被自己赶跑了,估计以后都不会过来了,把守的士兵又不相信自己,天知道郭嘉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荀停住了脚步,思索了一会,若是郭嘉真的痊愈了,那么曹操这边又可以得到一大谋士了,对曹操很有利。

    “你没骗我?”荀很怀疑郭嘉的诚信。

    “如果我郭奉孝骗你的话,你就让我继续在这里待上一年,哦,不,两年!还有让我以后一辈子都不能喝酒。”郭嘉为了取得荀的信任算是豁出去了。

    荀现在算是有点相信郭嘉,郭嘉平时最爱的就是喝酒,让他不喝酒还不如杀了他,也只有曹操有那个能耐强制让郭嘉一年不能喝酒。于是荀吩咐一个士兵去唤来一个郎中。

    一个郎中在士兵的带领下姗姗来迟。

    荀让他给郭嘉把脉,一定要检查仔细了,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郭嘉一脸微笑地看着郎中,表情有一股猥琐,这家伙可是可以让自己离开这里的关键啊。

    郎中被一个大男人这么看着,心里感到一阵恶心,难道这人喜欢那道道,自己待会可要小心了,免得晚节不保。

    郎中细细地给郭嘉检查了一遍,最后说道:“回禀大人,祭酒大人脉象四平八稳,很是健壮。”

    “文若,你听到没有,我都说我已经痊愈了。”郭嘉激动了,终于有郎中证实自己的清白了。

    荀没有理会郭嘉,对着郎中柔声说道:“辛苦了!来人送郎中回去!”

    “这是小的应该做的。”荀的气质与风度让郎中感到如沐春风,不像郭嘉一脸的猥琐,看着就觉得恶心。

    郭嘉看到荀不理自己,急忙说道:“文若,快带我去见主公吧。”

    荀白了郭嘉一眼,一年都呆过了,还差这么一点时间吗?

    “这位将军,郭祭酒已经痊愈了。丞相正是迫切想要面见,不如就让本官带他过去,如何?”荀就是一点好,他对比自己身份低的人总是很温柔的。

    被荀称为将军,士兵队长受宠若惊,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将军这个称呼有点过了,何况是丞相重臣荀称呼他。他是相信荀的人品的,荀的名号在寿春可是响当当的,说道:“有荀大人带领,小的自然放行。”

    士兵队长做了一个放行的手势,士兵们终于对郭嘉放行了,不再阻拦郭嘉走出住所。

    郭嘉一阵郁闷,你刚才不是说要丞相的命令么?现在荀一句话就搞定了。这是干什么啊!难道荀的面子比他郭嘉要大。郭嘉决定要把这个队长的样貌给记下来,以后找机会要他好好知道他郭军师不是好惹的。

    无论怎么说,郭嘉终于可以走出这个软禁自己的地方了。

    一踏出门口,郭嘉就兴奋了,拉着荀就走。

    “奉孝,你慢点啊。”荀被郭嘉这么一拉,差一点就摔倒了。

    郭嘉没有理会荀,他现在迫切要去面见曹操,他这一年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

    “我郭奉孝又回来了!哈哈!”郭嘉一边飞奔一边大叫。

    寿春城的百姓都看到一个没见过的男子拉着荀在路上狂奔的怪异场面。难道他们有断袖之癖?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伤风化啊。

    一些认识郭嘉和荀的人,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原来郭军师和荀大人是这样的人啊。

    甚至有着断袖之癖的人对郭嘉和荀的勇气感到佩服,原来两位大人都是同道中人,他们实在太大胆,若是自己只能偷偷摸摸的。

    无论男女老少都误会了。

    “奉孝,你快放手!”荀察觉到四周异样的眼神,顿时感觉自己多年的美好形象就这么被郭嘉给毁掉了。

    郭嘉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现在一心想要去到曹操的面前。

    此次以后,寿春城内就流传着荀荀香令与某男子在街道上牵手狂奔的故事,最后发展成了各种各样的微妙版本,成为寿春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荀也是在后来才发现了这个事情,想要澄清也晚了。

    作为荀的侄子,荀攸听闻之后,更是来到荀面前劝说道:“文若叔,您还是不要和郭嘉那个浪子靠着太近了。那些离经叛道的东西,您还是别搞那么多了。事关荀家的名声啊。”

    可想而知那时候荀内心有多少只草原神兽在奔腾。

    荀把这事情埋在心里,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在僻静之处不断地辱骂郭嘉坑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