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她的左眼能见鬼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新案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素辛就看见过很多新闻,用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地去追求公平,去上访,去上诉,其中艰辛难以言喻。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如果幸运,最后得到一个“哦,当初判错了,无罪释放”的结果,酿成冤案悲剧的某机关会得到褒奖,反而他们自己那么多年的坚持和付出则被一笔带过。

    是,这样是感动了自己,用自己的一生,甚至无数个人的一生换来的“公道”又值不值得?

    而对于更广大的吃瓜喝水的群众而言,那些用了一辈子演绎的感动,只是众多纷乱的新闻中的一段小小文字而已。

    素辛自己曾经也遭受过别人用道德眼光的审判,就想过这世道人们对男子女子的看待很不公平,明明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为什么人们只愿意看他们想看到的,然后高高在上地谴责,就好像这样就能彰显自己道德多么高尚多么纯洁一样。

    所以不管别人觉得要获得世人的认可和洗血沉冤多么轰轰烈烈多么伟大,在她看来,所有一切都远没有自己和自己家人有更好的生活更加重要。

    所以素辛觉得东海哥和大嫂两人现在挺好的,一切都风平浪静,没必要再把他们搅和进来。

    几年的牢狱之灾就当给爱情的试金石,就算为当初的冲动付出代价。

    素辛没说出来并不代表她自己不会去追究,真正应该受到制裁的人,她没打算放过!

    只是还需要时间和机缘。

    灵毫的事情,小饕说上面沾染了血腥,还需要好好祭炼一番才能用。

    还有素东海说的渣滓洞,素辛也想有机会去查一查。

    大巴车依旧颠簸,素辛靠窗望着外面节次从视线中向后掠过的树木,脑海则细细梳理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灵砚中的鬼物终于忍不住要求跟素辛做交易。

    素辛已经知道事情真相,已经用不着交易。

    这些鬼物身上都沾染了很重的血腥气,除了灵毫带给它们的,还因为他们自己曾经就是身上带着极重罪孽的。

    所以素辛也不含糊,直接让灵砚将其炼化了。

    析出了三滴灵液。

    ……

    卫岩看着易晓柔,“那天,是你说出去的吧?”

    易晓柔神情柔和,眼中带笑,没有丝毫含糊和回避,淡淡地应道:“没错,是我。”

    “你知不知道……”

    “知道。”

    “那你还”

    “我承认我是借了你的势。不过,这件事对于你来说不是轻松应对的吗?可是我……那个女人几次三番针对我,把我得到的消息泄漏出去,这次也是他们咎由自取。”易晓柔说道。

    卫岩眼中有了隐隐怒意。

    “想必你应该也知道我家里的事情了吧,这次s市大洗牌,我爸现在被另外几个股东挤了出来。我们家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他们已经在公然排挤我,如果我再不下手,恐怕……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易晓柔顿了顿:“再说,她的事情现在暗里已经有很多人盯上了,你觉得能一直瞒下去?与其到时一起爆发,还不如现在就直接公布出来,证明是你们这边的人,岂不更好?”

    卫岩看了看易晓柔,这个女人真是绝顶聪明,他明白对方说的很对。

    因为素辛崭露出越来越强大的能力,已经有几方势力在打听。事情迟早会暴露出来,这个时候素辛自己的立场就显得非常重要。

    他没有再搭易晓柔的话,他打算还是按照段局说的办。

    以前上面的人就曾经花大力气想要争取一个异能者,可是结果并不尽人意,因为那个异能者直接将几方势力都拉到自己下面,最后还要党政在他面前低声下气……

    上面的人不想重蹈覆辙,对于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实力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立场。

    如果一个完全没有自己立场、原则和信仰的人,他们不争取也罢。

    而没有正统的支撑,她又能走的了多远?最后不过是像那些“大师”一样,给别人镇宅而已。

    ……

    素辛回到s市就给石峰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去上班。

    石峰说“现在”。

    素辛心道,莫非有什么比较急的案子了?

    于是也不含糊,还没坐下喝口水呢,就立马背起包去打的。

    正是石峰上次说的那个案子,因为清水山庄的事情往后推了推。

    石峰本打算等素辛回来上班后再跟对方约,没想到对方昨天就来了,然后一直守在侦探社里,让他一定要请他去家里一趟。

    石峰根据这几次的经验,已经可以判定这个案子也是非人力所为,他去了也没办法啊,于是便一直拖着。

    他明白素辛这次是送父母回老家,肯定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以她的性子若是事情处理完自己就会给他打电话的。

    所以就一直没催素辛,直到素辛打来电话,便直接让她去侦探社。

    ……

    素辛面前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显老,神情十分憔悴而悲痛。

    妇人叫游华安,两老口有一儿一女,儿子江东,已经成家立业,女儿江星儿今年二十三岁。

    出事的是江星儿,事情要从两个月前开始说起。

    江星儿和几个朋友去外面游玩回来就有些不对劲,原本十分乖顺听话的她把自己锁房间里,就连他们叫她也是不理。

    刚开始以为她玩累了要休息两天,可是后来越来越发现不对劲。

    细心的游华安发现女儿精神越来越萎靡,而且眼神涣散。晚上她房间里传出一些……很诡异的声音。

    两老口急坏了,先是找医生抓药,两人捏着鼻子灌,可是没有任何用,江星儿的情况越来越眼中,到最后只是用眼白看他们,嘴角露出阴阴的笑。

    听人说可能是撞邪了,于是又是找道士驱邪又是找神婆问米。

    折腾了几次,钱财散去不少,江星儿非但没丝丝好转,反而变得有攻击性,谁靠近她就咬谁,还喜欢吃活物。

    素辛听着听着,心中咯噔一下,怎么这次接连碰上几起都是爱吃“活物”的案子啊。

    难道也像东海哥那般,被什么灵物附身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