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63章 劫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几个乡长的朴实令毛文龙大有感触,同时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能让这些百姓吃亏。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于是把本来沈家要拿七成田租,改为五五分,直接就让利了两成。

    几个乡长一听便激动了,他们少上交两成田租的话,只要不是大灾之年,全家温饱必然无忧。

    百姓只要日子过得去,谁会多事去搞什么造反?于是当下几个乡长又跪下向毛文龙表示谢意。

    毛文龙没有让他们下跪,扶起他们说了些鼓励的话,然后便把几人打发走。

    目前沈城郊外的耕地极其有限,毕竟几个村子只有这几十人口,所以要大面积耕种的话,开荒是必须的。

    好在已经在耕种的土地,已经足够那些种子收成后,再行播种。

    毛文龙回到沈城的后山,进了军营便见到陈继盛正在集结骑兵。显然是要出发去劫粮,毛文龙没想到居然这么迅速。

    “你们这就要出发了吗?”靠上去,毛文龙随口就问了一声。

    “是啊都督,那运粮的军队很快就会到达预定的劫粮地,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陈继盛见到毛文龙到来,赶紧躬身回礼。

    毛文龙摆摆手,让他无需多礼,便嘱咐:“路上要小心,陕西府那边可不比河南府这边。还有你这次准备带多少人马过去?”

    “回都督,骑兵营一千人,步兵精锐两千,足以!”

    “嗯,这事你是行家,你安排,我没有什么意见,你只需谨慎小心点就好。忙你的去吧,我到营内去看看那些随军来的家眷。”

    毛文龙再次嘱咐一声,便摆手离去。

    陈继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里的神光闪烁。似乎心里有话要对毛文龙说,却又迟疑着该不该说。

    此次要去劫的粮草,陈继盛已经打探清楚,正是朝廷下拨给韩城的。也就是毛文龙那未来的岳父大人那里。

    陈继盛犹豫着不知要不要先行跟毛文龙说一声,却又怕毛文龙不许他去劫粮。如此一来便会耽误了大军的粮草,一旦大军没了粮食饿了肚子,恐难保不会发生哗变。

    虽然大军都是东江军,也是毛文龙一手带出来的,忠诚度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不到生死关头一般也不会出现哗变这种事情。

    可如今这世道,什么事情都说不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陈继盛一直在犹豫着!

    “唉,看来老子必须得扛起这个黑锅啊!”

    一声叹息,陈继盛为了大局着想,还是觉得不能告诉毛文龙,等事后事情被捅破了,或者自己再行前来领罪。

    收拾好心情,陈继盛集结了三千兵马,叫上承祚与刘光祚,带着大军绕城而过,前去陕西与河南的交界处,准备劫粮的事宜。

    韩城龙门河道,两侧高山耸立,河道两侧的山脚下有古道可供行人与马匹行走。

    从沈城出发的陈继盛,带着三千人马一路日夜兼程赶到了龙门河道的中段。这里是水路进入韩城的最好水道,也是这次朝廷下拨粮草的必经之路。

    陈继盛先前便与两个亲卫踩好了地点,此刻三千人马便隐藏在古道边的树林内。

    承祚伏身在陈继盛的身边,陪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河道的转弯处。可是许久过去,却依然看不到任何船只经过。

    “陈大哥,你们先前会不会搞错了,现在午时都过了,也没见什么船只到来?”承祚显然有些不耐烦。

    这一路上遍地是荒山野岭,陕西府的干旱要比河南府严重得多。天灾**之下,说是赤地千里一点都不为过。

    还有那只听说过的人吃人,承祚也算是有幸遇到了。那一幕他现在想起来都感觉胃里翻江倒海。

    那一幕估计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现在他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鸟不生蛋,又让他连续做了两天噩梦的地方。

    那两吃人的人虽然都被他亲手剁了,可他心里依旧无法平复下来。也实在想不通为何他们要吃人,而且吃的还是小孩。

    “急什么?现在午时才过多久,老实呆着,不许出声,要是等下误了大事,有你小子好看的。”陈继盛当即便是一顿恶狠狠的警告。

    承祚很是委屈,却又不敢再行申辩,只能把嘴里的话全部咽回肚子里去。

    刘光祚心里偷笑,看到承祚被陈继盛训诉他觉得浑身舒畅。嘿嘿笑着刚想数落承祚两声,不料陈继盛忽然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河道上出现了一艘粮船,此船短小肚大,是专门用来拉粮草的。河堤上的古道有纤夫在拉船,一阵阵‘嘿呦嘿呦’的号子声整齐而又响亮。

    “承祚,你立刻带着熟悉水性的三百兄弟下水,记住了,一收到我发出的信号,立刻上船。官兵全部通通杀掉,记住别留任何活口。”陈继盛板着脸。

    “是,大哥!”承祚不敢再嬉皮笑脸,学着陈继盛一本正经的回应。

    “去吧!”陈继盛也没有再行多言。

    承祚抱拳点头后转身便离去,三百个水性绝好的将士随后随他一同下了河里。每人手里都抓着一根通心的苇管,很快便消失在河水里。

    陈继盛扫了眼河道,满意的点点头说:“承祚这小子也就这点水性无人能比,今天倒是让他有了用武之地。”

    “嘿嘿,这点我也服他!在东江的时候,他在海里能够憋气潜水游个几百米,这本事确实无人能比。”刘光祚这次倒没有不服,而是很诚心的夸赞了一番。

    此时,河道上已经有五艘船过了弯道,依据陈继盛先前的打探,这船有八艘。全是满载着朝廷募集来的粮草,干了这一票,陈继盛完全相信粮草足够东江军用个半年。

    待得八艘船全部过了弯道,陈继盛便让刘光祚带着骑兵前去擒拿那些纤夫。本来按照陈继盛他们在东江时的作风,自然是全部都得干掉,绝对不留活口。

    但这次考虑到那些纤夫也都是混口饭吃的穷苦百姓,陈继盛实在下不去这个手,所以才让刘光祚擒拿他们,而不是直接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