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61章 半斤八两(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任天明身为一个神箭手,警惕性,以及对于弓箭的破空声那是再熟悉不过。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虽然,此刻他正被怀里的女人分去了绝大部分的精神,人也有些松懈。没有像他平时那样始终保持在一个十足警惕的状态当中。

    可当阿斗的箭射出之后,任天明还是依旧有所感应,他刚刚站直的身体,立刻又猛的坐下。

    “嗖……呜!”

    箭擦着他的头皮飞过,直接穿透了他身后的一根木头房梁,箭尾因为不停的抖动而发出呜呜声。

    任天明脸色大变,脸颊处一滴豆大的冷汗滑落。来不及去看怀中的如茵,他伸手抓起桌子上的万石弓,身体一矮从木桌下翻身来到窗边,顺着利箭刚才射来的方向快速的瞄了一眼。

    凭着自己本身高人一等的经验,任天明立刻就发现对面的院子最为可疑。但他不敢再轻易冒头,对面的箭手显然也是一个神箭手,这毫无疑问。

    自己要是随意冒头的话,随时都有被一箭射死的危险,这点任天明比谁都清楚。

    阿斗第一箭射出后,他并没有去管结果,而是立刻又准备好第二箭。他有绝对的自信,对方一定不会被他一箭解决。

    要是真一箭就射死对方,那么也证明眼前的箭手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神箭手。

    事实证明阿斗是对的,任天明果然躲过第一箭,而且已经快速的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不再冒头。

    如茵到了此刻才稍微回过神来,她看着身后那支箭尾犹在抖动个不停并且发出呜呜声的利箭。

    她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与任天明两人有多危险,后怕的她依旧躲在桌子下面,根本就不敢起来。

    “怎么回事?”惊慌中的如茵此刻以为刚才两人的所言被教主知道,这会正是要杀了她与任天明。

    “继续在那趴别动,也别出声。”任天明头也不回,直接低声嘶吼。

    如茵丝毫不敢违逆,她依言继续趴在地上不敢再出声发问。

    任天明此刻已经可以肯定,外面的箭手就隐藏在对面的院子屋顶上。那里正对着他现在躲藏的窗户,而且是一个不错的制高点,同样身为神箭手的他对于这点很是肯定。

    显然,此时此刻的任天明已经处于劣势,先机被躲处于被动之中。就像这会他连冒头再看一眼外面的情况都不敢。

    阿斗依旧平心静气,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任天明此刻正好躲藏的窗户。只要对方稍微露出一点点的破绽,他定会毫不犹豫的放箭射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任天明已经完全平复下来,倚靠在窗户下面的他,干脆闭起了双眼,似乎睡着了一般。

    可要是仔细看他的神情,不难发现,他是在凝神注意着外面的任何风吹草动。

    如今双方比的就是耐心,谁要是没了耐心便注定有可能会丧命。

    时间从上午一直到傍晚,任天明与阿斗都一直在僵持着,谁也不敢有半点的松懈。

    然而,随着夜幕的降临,阿斗率先放弃选择了离开。

    黑灯瞎火之下,他再好的箭法也使不出来!

    任天明也一直在等待夜幕的降临,他清楚的知道,唯有夜幕降临才会让外面那个箭手选择放弃。

    阿斗走了,任天明却不敢立刻起身,他依旧等到自己内心觉得完全安全的情况下,他才开始尝试着小心查探。

    最后,他确定了外面的箭手已经离开,任天明这才点亮了屋内的油灯。

    如茵这时才从桌子下面站起身,这一天她过得担惊受怕。任天明是一个神箭手,而就是这样一个神箭手也被吓成那样,可见外面射出一箭那个人一定是很厉害,至少与任天明一样是一个神箭手。

    “天明……。”如茵此刻心里还在后怕着,说话的时候语气还稍微带着一点颤抖。

    任天明摆手制止如茵继续说下去,他这会已经恢复到平时那阴冷安静的摸样,只见他张口绷出三个字:“神箭手!”

    听此一言,如茵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但她心里有更大的疑惑:“难道是教主发现了我们的事情,要杀了我们吗?”

    任天明摇摇头:“不是,扶桑教里就我一个神箭手,除此之外绝对没有第二个。”

    如茵稍微松了口气,接着问道:“那是谁要杀我们?”

    任天明陷入沉思当中,许久后,他才抬头看着如茵冷言道:“今晚你那也别去,好好呆在家里。我去查探一下!”

    说完,他不等如茵再行多言,自己拿着万石弓直接翻窗离开,眨眼间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当中。

    如茵深知被神箭手盯上的危险性,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任天明一离开,她立刻就吹灭了油灯,关上了门窗,抱着她的随身宝剑上了床。

    阿斗在夜幕降临后,感觉到已经再没有机会发出第二箭,他立即就选择了放弃。随后回到与青峰约好的地方汇合,两人快速的回到毛府。

    毛文龙与洪承畴此刻正在客厅里闲聊着陕西那边的事情,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浩大匆匆进来禀报,说是阿斗与青峰都回来了。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毛文龙立刻让浩大把人带进来。

    阿斗此刻很是虚弱,整整一天的蹲守,而且是在时刻保持着警戒的状态下,没有丝毫一刻是放松的。

    他此刻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劳累,他的精神上其实更为耗损厉害。

    “参见总兵。”阿斗此刻是在青峰的搀扶下向毛文龙行礼。

    “怎么了,受伤了吗?”毛文龙见到阿斗那一副虚弱的摸样,顿时大惊。

    阿斗脸上满是苦笑,摇摇头解释说:“不是,只是与那个神箭手僵持了一整天,这会又累又饿快虚脱了而已。”

    听闻只是这样,毛文龙也就宽心了,立刻吩咐厨子弄了些酒菜过来,示意让阿斗酒足饭饱后再来谈事。

    阿斗谢过之后,可没有半点客气,一整天滴水不进,这会早已饿得不行,端起饭碗便胡吃海喝起来。

    如此胃口让毛文龙看得很是羡慕,见他吃得香甜,让刚刚吃饱不久的毛文龙顿时又有吃饭的冲动。

    片刻后,阿斗酒足饭饱,毛文龙这才问起今天事情的经过,以及阿斗有何发现?

    阿斗没有隐瞒,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知了毛文龙。末了,他才做出总结:“总兵,现在可以确定,那个箭手确实就是一个神箭手。唯一遗憾的是,现在我还未曾见他射过一箭,因此目前还无法确定他用的是不是万石弓。”

    毛文龙好不在意,摆摆手说:“嗯,这些不重要,现在说说你对这个箭手的看法,觉得他是不是你的对手?”

    阿斗迟疑了一下,再次发挥他谦虚的本质:“总兵,现在真的不好说,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我与那个神箭手的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毕竟他在被我占得先机之后,便无法还击也不敢冒头。”

    听此一言,毛文龙已经彻底放心了,他只是想要确定,阿斗是不是与那个箭手有得一战。如今得知实力相当,也就是意味着,下一次再碰上那个神箭手,毛文龙不会再束手无策,这已经就足够了。

    了却了心里一个大大的顾忌,毛文龙人也轻松得多。在与洪承畴对看了一眼后,他笑呵呵的问道:“阿斗,我现在手下急缺能人异士,尤其是想你这样德才兼备的人才。不知你有没有认识一些像你这样的人才?”

    突然间被毛文龙这样一问,阿斗显然还未反应过来,好一会之后,他才不确定的问:“总兵是要招人吗?”

    毛文龙点点头:“是的!”

    阿斗随即皱眉回想起来,毛文龙见他在思考也没有急着去打断,而是任凭好好想下去。

    但阿斗这样为难的摸样,让毛文龙心里愣是没什么底气,他也转头看向洪承畴。从一开始便是洪承畴拍着胸口说阿斗一定认识一些跟他一样有本事的人才。

    然而现在看来,毛文龙却觉得好似不是洪承畴所想的那样。至少阿斗还需要想得这么辛苦,最后还不知道有还是没有?

    洪承畴此刻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如果到了最后阿斗来个他没有认识这样的人。那他真没脸面对毛文龙。

    在两个忐忑又着急的家伙等待中,阿斗终于想起了什么,立刻禀道:“总兵,我想起来了,我的爹爹曾经跟我提起过,我们斗家还有一个世交,凌家。这凌家也是神弓的传承人,或许只要找到凌家便能够招揽到一个神箭手。”

    “那你可知凌家现在在何处?”这才是关键,毛文龙张口便问。

    阿斗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苦笑着说:“当时我爹并未说起凌家在那里,所以……。”

    “唉!算了算了,这事以后再说吧。只是你除了这凌家就没有再认识到一些能人异士吗?”毛文龙还是不甘心,又追问一句。

    阿斗摇摇头,很确定的说:“没有!”

    看到毛文龙满脸的失望,阿斗心里一急,连忙解释:“我是家族搬到这叶县的两年后才出生。我们斗家到此也算是为了避世,我爹为了不让以前江湖上的恩怨纠缠,所以他直接封闭了与外界的联系。而我从小就在叶县长大,可以说从未踏出过叶县半步。”

    听到这里以后,毛文龙已经明白再问下去也是枉然。随后便让阿斗下去好好休息,剩下的青峰也让他严密监视着扶桑教。

    青峰自然是不敢违抗,领命后便随即退下。

    大厅内便只剩下洪承畴与毛文龙了,后者斜眼冷笑着不再说话。阿斗的回答已经证明,洪承畴早上说的那些都是他的一家之言。

    现在事实已经证明,阿斗只认识一个凌家,而这个凌家却还不知到底在何方。其实也就是说了跟没说没有什么区别!

    洪承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此刻的确很是尴尬,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一些。

    要张口向毛文龙道歉,显然拉不下这张老脸,不道歉的话,他这心里确实有些过意不去。

    毛文龙显然不想与洪承畴闹僵,他呵呵笑道:“好了,不就一点小事嘛,你至于这般尴尬。以后没有得到证实的事情,别说得太过肯定就是了。”

    洪承畴心里微微松了口气,毛文龙这样一说,显然已经打破了刚才尴尬的局面。这会洪承畴也算光棍,抱拳言道:“的确,是我太自以为是了,这点我承认错误。”

    毛文龙无所谓的摆摆手,接着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些。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从阿斗这里我们找不到任何能人异士的线索。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洪承畴有了刚才那个教训,现在可不敢再故作深沉或者倚老卖老了。乖乖老实说:“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是凤毛麟角,是可望而不可求。我看这招揽奇人异士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的确,乱世之中,有本事的人,要么自己出来干,要么早就被人拉入伙。还有一些已经深藏功与名避世不理外面世界的事情。

    突然间要找到这样的人才为自己所用,确实很难。毛文龙也释然了,这事根本就急不来,急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毛文龙点点头赞同了洪承畴的提议,接着言道:“眼下还是先把那个该死的扶桑教解决掉再说。阿斗现在已经回来了,要怎么对付那个神箭手还得从长计议。”

    “不错,扶桑教以及那个神箭手才是急需解决的事情。那个神箭手一天不除,我们就一天不得安宁。”提起这事,洪承畴也是颇为苦恼。

    被这样一个神箭手盯上,任谁日子都不会过得舒坦!虽然同样是神箭手的阿斗已经来了,可在没有解决这个事情之前,毛府的安全依旧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毛文龙见两个门外汉再这样谈论下去也没有什么办法,便下定义说:“那就等明天让阿斗自己说说吧!毕竟他才是对付那个神箭手的关键!”

    约定好之后,两人便散去,各自回去休息!

    而此时,在毛府的正对面的屋顶,一个黑影正用冷冷的目光盯着依旧灯火通明的毛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