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62章 稀客来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夜黑风高本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然而对于神箭手任天明来说,这样的情况并不适合他动手。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在一番凝视后,任天明毅然选择离开,他一路找寻那个袭击自己的神箭手,追到了毛府。他已经可以肯定,那个神箭手就藏身在这毛府之中。

    这也就意味着,毛府里有神箭手存在,以前没有发现,今天却突然出现。任天明心有疑虑,可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抬头看了看半空的明月,任天明转身隐入黑夜之中,迅速的消失在茫茫的夜色当中。

    一夜无梦,毛文龙一觉睡到自然醒,自从发现扶桑教的到来,他就没能安稳的睡过这样一觉。

    秋高气爽,虽然由于干旱的原因,这一大早的太阳便有些毒辣,可并不妨碍毛文龙的好心情。

    匆匆洗漱之后,便独自向伙房走去,半路上正好碰上一同要去伙房的洪承畴。老家伙满脸红光,精神饱满,与前两天相比判若两人。

    洪承畴拱手呵呵笑道:“看来你昨晚睡得很安心!”

    毛文龙哈哈嬉笑:“彼此彼此!”

    伙房就在眼前,两人互相打了招呼后一同进入,陈澜与洪紫嫣已经在亲自指挥着厨子弄早饭。

    白米粥是毛文龙的最爱,烧饼是洪承畴的最爱,两人进了伙房这些已经准备好。

    毛文龙不客气,招呼一声后便率先开吃,洪承畴紧随其后,而陈澜与洪紫嫣最后才跟上。老规矩,食不言寝不语,安静的吃了一顿早饭。

    女主人留下来收拾,男人则剔着牙回到前厅,泡上香茶准备一天的生活。

    阿斗不久后便到来,一晚上的休息,他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饱满,不见昨晚回来时候的虚弱与疲惫。

    “阿斗,知道把你叫来所为何事不?”毛文龙依旧直爽,对于阿斗他无需拐弯抹角。

    “属下知道!”阿斗丝毫不敢怠慢,立刻回话。

    早上他还未起床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去通知他,并且把毛文龙与洪承畴昨晚商议好,要除掉扶桑教那个神箭手的事情告知了他。

    这个事情,阿斗在来的路上便已经一直在思考着,虽然还未能想出办法来,可也算淡定,没有为此而心神不宁或者慌张的表现。

    毛文龙满意点点头,轻言道:“行,知道就好,那就说说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阿斗迟疑了一下,回禀:“总兵,神箭手不同于普通人,作为一个神箭手,首要的条件就是必须警惕。所以对付这样的人会很难,尤其是现在扶桑教的神箭手已经知道自己被人盯上,所以他会更加小心。”

    说的这些,毛文龙都理解,点点头表示认同后,便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阿斗不再犹豫,继续言道:“所以对付这样的人会很难,而总兵要是想要快速解决的话,属下认为那就只有与他约斗一场。”

    “约斗?”毛文龙很是疑惑。

    阿斗点头解释:“确实,在我们这些神箭手家族当中,自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当我们这些家族之间有了仇怨需要解决的话,可以约斗,生死不论!”

    毛文龙迟疑了一下:“还有这样的规矩。好是好,不过你先前自己也说了,没有把握可以处理掉对方,你这样做的话岂不是很危险?”

    如果杀掉扶桑教那个神箭手的前提,是让阿斗陷入极度的危险当中,毛文龙并不愿意让阿斗去冒险。

    毕竟阿斗只有一个,而且有他在的话,其实那个神箭手对毛文龙的威胁已经降到了最低。在这样的前提下,毛文龙完全不必要急着动手了。

    洪承畴此刻与毛文龙的意见,显然是想到一块去了,他也开口说道:“约斗的话还是太过冒险了,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其实缓缓一段时间也无所谓,所以你别太心急。”

    然而,这次阿斗却很坚持!他淡定的说:“其实经过昨天的试探,扶桑教的那个神箭手,他的实力我心里已经有底。虽然约斗的话会有危险,但却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之道,请总兵允许我的约斗!”

    毛文龙凌厉的眼神盯着阿斗看了许久,似乎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什么来。然而许久过去之后,毛文龙却一无所获,最后叹气言道:“你到底有多少把握,实话实说。”

    阿斗这次没有任何的迟疑:“五五之数。”

    毛文龙当即便拉下脸,坚决的说:“不行,这样完全没有任何的胜算。”

    “不,胜算并不能用把握来衡量,神箭手之间的对决有着很大的变数,不能一概而论!”

    阿斗似乎这次是铁了心要与任天明约斗,所以极力的辩护着,就是希望毛文龙能够答应。

    看到阿斗这般坚持,洪承畴隐隐有了些许的动心。毕竟担心受怕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

    一番考虑之后,洪承畴对毛文龙劝说:“既然阿斗如此坚持,你不妨让他试一试。要是你觉得太过危险的话,不妨到时再安排一些人埋伏下来,确保阿斗的安全即可。”

    毛文龙此刻心里也是很犹豫,再让洪承畴这么一劝便松口言道:“好吧,可你要记住,安全第一,不求有功只求安全,明白吗?”

    阿斗顿时大喜,连忙再三保证,一定会以安全为主。

    接下来的事情,毛文龙就完全交给阿斗自己去办,而青峰照样被分拨到阿斗的手下,供其使唤。

    约斗的事情只有阿斗懂得规矩,所以毛文龙并没有插手参与进去。他的要求很简单,把约斗的地点时间告诉他,让他来安排埋伏的人员。

    这点,阿斗没有任何的异议,保证一定听从毛文龙的安排。

    阿斗兴冲冲的下去准备约斗任天明的事情,毛文龙目送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

    “我身边现在就阿斗这个一个小子,还算有点本事,你说要是他在约斗的时候,万一……。”

    毛文龙的话还未说完,洪承畴便截了话:“你这是担心过头了,放心吧!要是阿斗那小子心里真没把握的话,他会这么坚持要跟那个神箭手约斗!”

    关心则乱,毛文龙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态,随后便没有多言什么,两人沉寂了下来。

    浩大此时匆匆走进大厅,拱手禀道:“启禀总兵,城外来了一伙骑兵,有三十骑,送来了这封信要您亲自过目。”

    说着,浩大把手上的信封递给毛文龙。后者满脸的疑惑,边接信封边问道:“他们可以表明身份?”

    浩大摇摇头说:“没有,只是用箭射来这封信,然后他们便自行退去。”

    毛文龙看了看信封,上面什么都没有写,随后便不在迟疑,直接撕开,抽出信纸。

    打开匆匆扫了一眼,毛文龙顿时更加疑惑?

    洪承畴忍不住靠上前去看信纸,信里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久闻叶县毛将军大名,今日李某路过此地想要拜访一番,不知毛将军可否原因相见一面。”

    然后,最后面的署名竟然是李自成!

    毛文龙抖了抖信纸,笑呵呵的说:“这李自成想见我干嘛?而且,他怎么突然来到了叶县?”

    洪承畴直接拿过信纸再认真看了一遍,然后皱着眉头说:“很显然,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李自成铁定是看到了你的实力,想要前来拉拢于你。”

    其实,毛文龙从一开始也是这样的想的,所以,这会洪承畴说出这话来,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沉思了片刻,毛文龙抬头看着洪承畴说:“你觉得我见还是不见。”

    洪承畴把信纸扔回给毛文龙,笑道:“这你得自己拿主意,我没什么可说的。”

    李自成此时在起义的农民军中,已经算是颇有名头,尤其是最近的陕西大乱中,他的名声更是大噪。

    在陕西的众多起义军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势力。然而,李自成是起义军,洪承畴以前是代表的朝廷。

    就算现在洪承畴已经没有为朝廷效力,而是呆在了毛文龙的身边,但他依旧没有与朝廷为敌的念头。

    由此也可以看出,洪承畴的内心其实还是不希望毛文龙去见李自成。在洪承畴看来,一旦毛文龙被李自成说服,然后结盟,这就昭示着以后,毛文龙便也成了叛军,必须得与朝廷为敌。

    洪承畴目前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以前是官,而且专门负责打贼。可突然间要从管家的身份变成了以前打的贼,这样的落差,他还无法接受。

    这也正是他以前为何那么排斥毛文龙,不跟他一起干大事的原因所在。

    这事洪承畴从来没有对谁提起过,一直都是憋在自己的心里。因此,毛文龙并未了解其真正的内心想法。

    所以,这会毛文龙当然不会想到洪承畴的所想,他在稍微的犹豫后,表现出极为兴趣的摸样。

    “浩大,备马!我倒要看看这个李自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毛文龙最终还是觉得前去看看。

    洪承畴闻言后,脸上有一些失落,却很快被他隐藏起来。

    毛文龙的心思都放在城外的李自成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洪承畴那微妙的变化,他一转身便笑问:“要不要和我一同前去看看?”

    洪承畴摇摇头:“不必了,不就一个泥腿子么,有什么好看的。”

    洪承畴这样的回答让毛文龙很是不解,可他却没有往心里去。见洪承畴不愿一同前去,也没有多劝,喊上阿斗带着承祚,刘光祚以及浩大浩小这两个贴身侍卫,骑马浩浩荡荡的来到东城外。

    在东城外的几百米处停下,毛文龙手搭凉棚开始远眺,只见前方三里之外,有马队狂奔而来。

    对方确实只有三十来骑,携带着滚滚的烟尘停在毛文龙一行人百步之外。

    一个粗矿的汉子这时从李自成那边策马而出,朝着毛文龙这边高声喊道:“来的可是毛文龙毛将军?”

    此粗矿汉子正是李自成的得力部将,高山英。在此次的陕西大乱之中,高山英战功累累,乃是李自成的左膀右臂。

    刘光祚在毛文龙的示意下,也策马出列,高声回道:“正是!”

    此时,从高山英的身后又出来三骑,中间的中年汉子脸带微笑,抱拳拱手高声喊道:“闯将李自成有请毛将军出来一见可否?”

    此刻的李自成还是闯王高迎祥的部下,所以他自称闯将。

    毛文龙随后也策马上前,左右是阿斗以及刘光祚,承祚三人护卫,来到李自成的面前三米之处停下。

    毛文龙呵呵笑着拱手言道:“在下便是毛文龙,不知李大哥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两人本来就没有任何的交际,也没有任何的仇怨,所以毛文龙也没怎么客气。

    李自成先是仔细的打量了毛文龙一番,觉得他的确有些太过年轻。在他的听闻中,毛文龙镇守辽东东江镇也有些年头,应该不是这般年轻才是?

    李自成心里顿时心生疑惑,他开始怀疑眼前之人并非毛文龙本人,当即,李自成沉声言道:“据本人所知,毛将军似乎不应该这般年轻才是吧?”

    听到李自成在质疑自己的身份,毛文龙却不慌不忙,笑言道:“不知李将军为何说我不应该这般年轻?难道我毛文龙还得是一个老头,才说明我就是毛文龙?”

    李自成被呛了一下,顿时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明白刚才是自己口误,他连忙解释道:“毛将军勿怪,其实你的大名早已传遍大江南北。而传言您在辽东抗击鞑子多年,今日一见你这般年轻,才一时不敢相信。”

    毛文龙轻笑:“传言向来都不可靠,难道李将军也如凡夫俗子一般,轻易的听信那些传言。还有,将军次来所为何事,还请告知,最近这外面并不安全,毛某也不能久留。”

    李自成闻言顿了一下,然后便豪爽的说:“此次路过叶县,也听说毛将军与朝廷有些仇怨,所以特地前来拜会一番。顺便,想问问毛将军,有没有兴趣与我们一同抗击朝廷?”

    毛文龙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李自成果然是为此而来,他哈哈笑道:“李将军太看得起毛某了,你应该也看到了,其实我就一个没有什么上进心的人。现在守着叶县过着安安静静的小日子已经很是满足,至于外面的事情,恕毛某不想参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