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63章 变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毛文龙的冷漠与高傲都让李自成心里不舒服,他是看到叶县还不错,正是河南的大后方。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而毛文龙还算有点实力,值得他出面拉拢一下。

    没想到,一上来,双方话还没怎么谈,毛文龙便是这样强势拒绝,李自成当场便沉下脸来。

    显然,这不符合李自成的期待,毛文龙的真实实力怎么样?此刻的李自成不知,他也只是道听途说,然后了解了一点表面上的东西而已。

    一丝冷意悄然爬上脸上,李自成也没再客气,抱拳冷笑道:“既然,毛将军没有兴趣,那么打扰了!”

    毛文龙本来就不会跟李自成合作,他需要李自成这些起义军去牵制朝廷,分走他们的注意力。

    这样,毛文龙才可以安心的发展,所以,此刻的李自成前来拉拢完全就是一个笑话。更别说他的口气就很不妥,估计毛文龙就是答应结盟,好处没捞到还得倒贴东西出去。

    “李将军慢走!”

    “告辞!”

    李自成心里虽然不喜,但买卖不成仁义在,现在毛文龙不结盟并不表示以后没可能。李自成最终还是压下心里的火气,然后与毛文龙好声告辞。

    伸手不打笑脸人,毛文龙见他并没有不妥的表现,也不能做得太绝,还是客气的目送他离去。

    李自成来得快去得更快,三十几骑携带着滚滚的烟尘,很快就消失在毛文龙的视线当中。

    李自成的突然出现,这给了毛文龙一个信号,李自成已经开始在河南境内活动。

    而这也是他遭遇困境的表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最终会被朝廷赶出河南前去山西,这便是毛文龙的所要。

    回到城内,便见洪承畴从城墙上下来,毛文龙邪笑着挤:“怎么,不是说不一起过来的吗?”

    洪承畴一脸淡然,无所谓的说:“对啊,就是不跟你一起来,所以我是独自一人来的!”

    毛文龙直接翻了个白眼,没再去理会洪承畴。这家伙越来越厚脸皮,不过这是一个好的征兆,意味着洪承畴已经开始渐渐的适应他的新身份。

    这点,毛文龙心里有数,也颇为开心。他想象得到洪承畴定然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自己身边真正的一员得力部将。

    东城,依旧那座普通的民居内,苍美奈,如茵,任天明三人在屋内碰头。任天明刚才已经把自己遭遇神箭手袭击的事情禀告了苍美奈。

    后者已经沉默了许久,却没有任何的表示,一直阴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如茵心里很是忐忑,她在害怕自己与任天明之前商议的事情会不会败露,被教主所知。好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任天明在为他撑腰。

    两人也早已做好了准备,如果发现任何的不妥,他们会爆发杀了苍美奈,绝不留情!

    在紧张,焦虑的等待下,苍美奈终于开口说道:“你确定那个神箭手为毛文龙所用,是他的人?”

    任天明顿了一下,身体放轻松下来。从苍美奈的口气中,他感觉不到任何的杀意。这也意味着苍美奈显然还没有发现他与如茵之间的事情。

    任天明立刻回禀:“教主,属下已经查过,此人确实来自毛府。”

    苍美奈皱了皱眉:“你与他之间的实力如何?”

    任天明很干脆的说:“半斤八两。”

    苍美奈又再一次陷入沉默当中,许久后才听他言道:“如茵,上次给你的任务取消,现在我们必须离开。”

    显然,苍美奈已经意识到自己等人完全暴露在毛文龙的监视之下,再留下来必然会把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任天明与如茵点头表示赞同,随后,两人告辞退下,前去收拾一下随身物品。

    然而,就在此时,一支利箭直接穿透了窗户,在三人的眼前稳稳的盯在屋内的木桌上。

    三人顿时脸上大变,各自闪身到屋内的角落躲避,可却只有这一支箭射进来,然后就没有了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任天明迟疑了一下,躲在门后快速的向外面瞄了一眼,确定没有威胁后,他才回到木桌旁看着那支钉在上面的箭支。

    箭杆上绑有一封信纸,而箭只是普通的箭,可以看出不是神箭手的专用箭。

    任天明看了苍美奈一眼,后者点点头,示意他看信。任天明不再犹豫,伸手解下信封,打开一看,顿时眉头大皱。

    “信里说了什么?”苍美奈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如茵紧随其后。

    “约斗!”

    此箭正是刚刚由阿斗所射,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在请示了毛文龙之后,立刻开始行动。

    约斗的地点就在后山的树林里,时间是午后!

    苍美奈径直拿过信封扫了一眼,然后凝重的看着阴晴不定的任天明:“怎么,你真要去?”

    任天明脸上露出了苦笑:“这是我们神箭手的规矩,一旦有了纠纷,必须用约斗的方式解决。不然事情传开的话,其它神箭手的传人便会群起而攻之。”

    听任天明这样一说,如茵顿时就紧张起来,先前那个神箭手有多厉害,她可是亲身体验过。

    当时的任天明也被压制得不敢动弹,若是任天明这样去赴约斗,必然是凶多吉少。

    她与任天明只之间的感情虽然不深,可现在的她急需任天明的帮助。一旦任天明此次不幸战死,如茵也就失去了一个依靠一个能够帮她坐上教主之位的男人。

    “那么你现在是非去不可了?”苍美奈眼神飘忽不定。

    任天明只是点点头,他是飞去不可!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这样。毕竟,此刻的他心里完全没底,此去吉凶难料。

    “既然这样,那就去吧!”苍美奈最终轻飘飘来了这么一句。

    “教主……。”如茵顿时一急,上前就要劝说。

    而任天明却打断了她,拱手抱拳言道:“谢教主成全!”

    午饭过后,阿斗便拿上霸王弓,独自前去后山的树林。毛文龙与洪承畴带着一众部下,来到军营坐镇。

    军营里除了必要的看守人员之外,余下的人全部被集结起来。这一次,无论阿斗最终是赢还是输,毛文龙都要任天明死。

    两千刚来不到一个月的起义军青壮被集合起来,除此之外还有两千东江军。合计四千人马已经在军营内的校场上严阵以待。

    毛文龙冷着脸,背这手,凌厉的眼光逐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将近一个月的魔鬼式训练,如今这些新兵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军人的摸样。

    而不再是以前那样的散漫,这点毛文龙很是满意,他点点头大声吼道:“不错,你们的进步有目共睹,希望你们能够坚持下去。争取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东江军,这是我对你们的期望。”

    “当然,对于你们有要求,自然要给你们好处。我毛文龙现在还无法给大家高官厚爵,但我可以保证,你们一旦成为东江军的一员,三餐管饱,你们的家人无忧。”

    “谢总兵!”

    两千新兵同时一声大吼,个个脸上都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在这样的乱世当中,他们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高官厚爵并非人人可以做,那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而吃饱饭,让家人生活无忧,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看看那些东江军的家属的生活,那一个个就是土地主一般,让人很是羡慕。

    再看看那些东江军的将士,他们的伙食就完爆这些新兵。这是毛文龙故意让刘光祚把他们区分开来,给这些新兵制造一些动力。

    现在看来这很成功,这些新兵都很向往东江军将士的生活,所以,魔鬼式的训练从一开始的懈怠,到后来的积极,他们这些新兵的改变,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毛文龙训完话,感觉新兵给他的回应也很满意,便让刘光祚以及承祚两人下去安排埋伏的事情。

    由于是神箭手之间的对决,毛文龙想要观战也没办法,只能在军营里就近等候消息。

    阿斗早早就等候在树林里,午后刚到,任天明准时出现。

    这家伙在阿斗相距三十几米处站稳,冷眼盯着阿斗看,发现居然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年轻。

    “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要约斗于我?”任天明张口质问。

    “你我各为其主,而你想要杀毛总兵,何来井水不犯河水一说。”阿斗冷言回应。

    任天明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从阿斗的神态上,已经确认他的确就是一个神箭手无疑。

    可这样双方势均力敌的厮杀,势必谁都不想好过,最后落个两败具伤这也吧是不可能。

    任天明并不想做这样的糊涂事,而且他也觉得这样很不值得,毕竟双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结。

    “如果,我现在不再为扶桑教办事,也不再对那个毛文龙以及他身边的人不利。那么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进行约斗吗?”任天明突然口风一转,抛出这么一句来。

    阿斗愣了许久,冷笑道:“你这样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还是说你已经怕了?”

    任天明嘴角扯出一丝淡然:“怕死,不!我只是觉得不值。你以为这次约斗,你就能有百分百的胜算吗?别骗自己了,其实你我心里都很清楚,我们谁也奈何不了对方。最后的输赢很难意料,而我觉得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你觉得这样值吗?”

    阿斗此刻确实有些犹豫了,他的确没有把握能够在这一战中存活下来。可要论起值不值的情况,他觉得值。

    “你觉得自己不值,那或许是你的主子不够好。但我却觉得值,就算为此而战死,我也死而无憾。”阿斗很是强硬。

    任天明微微一顿,点点头承认:“的确,或许真的是我的主子不好,所以我会觉得不值。而这不正好可以证明我并不是出自真心的要呆在扶桑教么!”

    其实,任天明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改变了初衷,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冒险与阿斗进行这场没有任何意义的约斗。

    而且,从一早他便有心与如茵杀了扶桑教主,从而取代她的教主之位。

    阿斗这会终于从任天明的话里品出一些味道来,他迟疑了片刻,冷言道:“你的意思是要离开扶桑教,不再与我们为敌?”

    任天明话说道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而且他也看出了阿斗神色间的犹豫,这是一个很好的前兆。

    “不瞒你说,扶桑教主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一个东瀛女人而已,却妄想控制于我,笑话。要不是看在她的扶桑教还不错,值得我去花心思,你以为我会听从她的命令行事?”

    阿斗眼里闪过一丝异光,追问:“你想谋夺整个扶桑教?”

    从阿斗的反应中,任天明已经看到了希望,他干脆把实情说了出来:“我们是神弓的传人,全天下如今就只剩下我们六家,你以为我乐意在一个东瀛女人的麾下做事。”

    “有何为证,单凭你说的这些,并没有任何的意义。”阿斗确实动心了。

    毛文龙顾忌任天明是因为他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威胁,所以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杀了他。然而要是真如任天明刚才所言,这个威胁完全可以避免,那么约斗不必进行下去便可消除隐患,何乐不为!

    “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会把扶桑教主的人头送到毛府去!”任天明满脸的狞狰,阴冷的目光中满是杀机。

    阿斗迟疑了片刻,然后答应:“可以,但在这三天之内,我的约斗依然有效。三天之后收不到你给我的证明,那么我们之间的约斗继续!”

    任天明嘿嘿阴笑起来:“那么就这样说定了,但现在我想需要你配合一下,假装这一次输给了我。在三天之内,你必须装死,好让我有机会杀了那个扶桑教主!”

    “我有什么好处?”阿斗一点都没有客气,这段时间多多少少从毛文龙的身上学到了一些厚脸皮。

    “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事成之后,你可以要求我为你做一件事!”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约定好了之后,任天明随后便迅速离开,树林里顿时便平静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