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64章 反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阿斗目送任天明快速的离去,约斗的结局成了这样,他一时间心里也是乱糟糟的。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慢慢的收起手中的霸王弓,他寻思着应该要怎么跟毛文龙说这事。

    任天明显然早已对扶桑教主有了异心,今天的约斗只不过是一个催化剂,让任天明加快了反叛的进程。

    带着忐忑的心情,阿斗悄然返回到山下的军营中。而这会,刘光祚,承祚他们才开始准备包围后山。

    当看到阿斗居然这么快回来,几人都惊讶莫名。

    承祚上前抓着阿斗问:“你们这就结束了?”

    阿斗此刻还不能多言,他点点头说:“是的!承祚大哥,请问总兵在哪里,我要见他。”

    承祚不可置信的指着中军的帅帐:“在那里!”

    阿斗点头表示谢意后,告辞离去。

    承祚稍微犹豫后立马跟上,远处的刘光祚也一样,匆匆追上承祚与他一同前去帅帐,八卦的想要听听阿斗是如何解决任天明的。

    毛文龙与洪承畴正在大帐中闲聊着,突然接到阿斗已经回来的消息,两人顿时一愣。

    “这么快?”毛文龙惊呼一声,然后命人把阿斗带进来。

    “总兵!”

    除了阿斗进来大帐之外,他的身后还跟着满脸好奇的承祚以及刘光祚。

    “阿斗,你这么快就解决了那个神箭手?”毛文龙没有在阿斗的脸上看到胜利后的开心,反而见他满脸的犹豫,感觉到事情似乎有变。

    阿斗迟疑了一下,然后四下望了眼大帐内的四人,没有发现外人,这才回道:“总兵,事情有变,那个任天明他并不想与我进行约斗。他明言要杀了扶桑教的教主,三天后提着他的人头前来平息我们之间的恩怨,我答应了他!”

    此刻,阿斗心里很是紧张,他怕毛文龙并不会同意自己这样决定。他这样做完全是先斩后奏,对于毛文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阿斗心里没有一点底子。

    毛文龙与洪承畴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很显然,他们都没有预料到事情会有这样的转折。

    考虑了许久,毛文龙才开口言道:“阿斗,你确定那个任天明真的会杀了扶桑教主?”

    这点,阿斗显然很有信心,他也是肯定了这一点才会答应给任天明三天的时间。坚定的点头,阿斗向毛文龙保证:“是的!”

    毛文龙再次迟疑了一下,问阿斗:“任天明杀了扶桑教主,那他是不是要顶替其位?”

    阿斗没有任何的迟疑,点头回答:“是的!”

    “好吧,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我们就等三天,到时再看结果!”毛文龙似乎没有责怪阿斗自作主张的意思。

    随后,阿斗便把任天明要求不把没约斗的事情公开,告知了毛文龙。说是任天明要借此瞒过那个扶桑教主,好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动手。

    这点,毛文龙欣然答应,随后他也下了封口令,解散了准备前去围山的将士,这事就这样暂时平息下来。

    任天明悄然离开后山树林,来到山下的一处悬崖边。此刻,如茵与扶桑教主正等在这里。

    两人听到动静,循声看去,见是任天明回来,两人眼中同时惊闪异光。

    如茵更是激动得浑身微微颤抖,任天明平安归来,也就意味着她的教主梦还可以继续。

    而教主苍美奈则是惊讶于任天明居然这么快就回来。

    任天明闪身来到两女的面前,苍美奈立刻沉声问道:“你杀掉另外一个神箭手?”

    任天明没有半点的迟疑,点点头说:“是的。”

    苍美奈的目光开始在任天明的身上来回扫视,她脸上带着些许的怀疑:“为何会这么快?”

    任天明知道苍美奈应该是在怀疑自己,他心里有些担忧,表面上却依旧强装镇定:“约斗,没有那么多的花俏,一箭定生死。”

    苍美奈虽然还没完全相信任天明的所言,可她似乎没有深究下去的意思。沉默了片刻,苍美奈言道:“既然这事已经解决,那么我们现在就干脆离开叶县。”

    “是!”如茵与任天明异口同声答应。

    苍美奈没有任何的迟疑,扔下话之后,闪身走在前面。

    如茵与任天明两人落后两步紧跟在苍美奈的身后,两人边赶路边用眼神交流。

    而任天明突然悄悄塞了张小纸条给如茵,然后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如茵明白的点点头,然后快速的打开小纸条一看,脸上顿时又激动又紧张又害怕,变化无常,心情很是复杂。

    纸条里只有一句话,现在就杀了教主。任天明要她做好准备,等他的信号,到时两人一起发难,确保万无一失。

    目前这里只有三人存在,没有别的人打扰,绝对是下手的好时机。要是让苍美奈回到扶桑教里,任天明便极少有动手的机会。

    慢慢的,如茵逐渐平静下来,她也明白现在是一个好机会,不容错过。在她的努力调整下,这才开始逐渐恢复平静,然后给任天明递去一个准备好的眼神。

    手到如茵传递来的信息,任天明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匕首在阳光下,映射出阵阵寒光。

    眼睛死死的叮着前面依旧没有丝毫察觉,只顾着赶路的苍美奈。任天明的眼里逐渐被杀机填满。

    而如茵同样紧握手中的宝剑,随时做好了击杀苍美奈的准备。

    两人开始蓄势待发,然而,此刻正埋头赶路的苍美奈似乎发现了身后的不妥,她前行的身形忽然停了下来。

    任天明与如茵一惊,立刻收敛起身上的杀机,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下。

    苍美奈寒着脸慢慢的转身,冰冷的眼神在任天明与如茵的身上巡视着。她的嘴角忽然微微一翘:“你们想对我下手。”

    任天明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他依旧镇定的说:“教主此话从何说起?”

    苍美奈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冰冷,眼里杀机越来越盛,只见她不再多言。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任天明的面前,寒光一闪,直奔任天明的心脏而去。

    任天明早就防备着,看到突然出手的苍美奈,他并没有任何的慌张。手中的匕首随手挥出,与苍美奈的剑光相撞‘叮’。

    两人一触即离,而如茵此刻发出一声娇喝,宝剑出鞘,化成一道剑光紧追着身形爆退中的苍美奈刺去。

    任天明匕首丢掉,瞬间万石弓在手,弯弓搭箭一气呵成,手一抬已经瞄准了与如茵缠斗在一起的苍美奈。

    后者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盯上,顿时脸色大变。苍美奈刚才那一下爆发就是准备第一时间干掉任天明这个最大的威胁。

    可没有想到,那必杀的一剑居然被任天明化解。而更为要命的是如茵居然与任天明狼狈为奸。

    如此变故与苍美奈所想完全不一致,导致此刻她完全处于被动之中。现在她虽然能够轻易的杀死如茵,可她却不敢,她现在还需要如茵来阻挡任天明的利箭。

    看着眼前两人缠斗在一起,任天明确实不敢轻易射箭,而且苍美奈显然是有意在利用如茵来挡箭。

    任天明嘴角浮现一丝狞狰,他明白苍美奈还是太小瞧于他,在如此近的距离内,想要避开他的箭谈何容易。

    他只需一个小小的机会,小小的破绽,苍美奈便会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神箭手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如茵很是了解任天明,她也知道任天明等下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射箭。虽然对他很是信任,可却难保有时候会失手,她自己的小命随时都有可能不保,这样的煎熬让她心里忐忑不安。

    由于,如茵的忐忑导致她迟迟不敢给任天明制造机会。这让任天明眉头大皱,两人是从一早就设计好的伏击模式,现在正与他们之前所设想的一模一样。

    可如茵因为贪生怕死,生生耽误了任天明射箭,这让他很是生气。要不是考虑到如茵以后对他在教中还有大用,任天明早一箭射死她。

    苍美奈此刻心里大定,她从任天明的犹豫中,已经明白他的确是在乎与自己缠斗着的如茵。

    如此一来,苍美奈开始逐渐与任天明拉开距离,她也开始慢慢的向悬崖边退去。

    这个时候,如茵似乎意识到了苍美奈的意图,她也知道此刻任天明一定在埋怨自己。最终,如茵一咬牙身形忽然不进反退。

    而在她爆退的时候,手中的宝剑狠狠的甩向苍美奈,借此阻挡她的进攻。

    如茵身形爆退的时候,一直躲在她身后的苍美奈顿时暴露出来。

    任天明等这一刻已经等了许久,冷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冷笑。

    箭离弦,万石弓名不虚传!

    利箭离弦之后,带着呼啸的破空声,瞬息便射向苍美奈。

    后者刚刚磕掉如茵甩来的宝剑,想要再冲上去挟持如茵。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一道血花自苍美奈的心口溅射出来,利箭直接穿透她的心口,带起一道妖艳的血花深深的射进她身后的大树干上。

    苍美奈满脸的不可置信,圆睁的双眼满是不甘,她低头看着不断冒着血水的伤口。身体不由自主的连续向后面退去。

    任天明暗道一声不好,身形忽然爆闪出去,终于赶在快要断气的苍美奈跌下悬崖的前一刻,把她给拉了回来。

    此番做法,让刚刚回过神来的如茵很是不解,她更是醋意大发。一个闪身便冲到两人的面前,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架在任天明的脖子上。

    突然而来的变故让任天明很是不解,旋即便冷声喝问:“你想干嘛?”

    “我想干什么?你倒是说说你在干什么?”如茵双眼赤红,吃醋中的女人犹如疯子一般。

    任天明这才恍然过来,冷冷的解释道:“我不让她跌下悬崖只是还需要她的人头。”

    如茵似乎依旧不相信任天明,不依不饶的问:“要她的人头干嘛?”

    任天明很是无奈,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冷匕首,他觉得不能再有丝毫激怒如茵的举动。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任天明只好把自己跟阿斗约定好的事情一一说给如茵听。

    后者听完后,才把匕首移开任天明的脖子,显然知道自己误会了任天明,如茵脸上羞红一片。

    任天明没有去理会她,转身去看倒在地上的苍美奈,这会她已经完全断了气。她的整个心脏被一箭穿心,被箭射穿的伤口此刻还在不断的冒着血水。

    任天明转身躲过如茵手上的匕首,然后又回到苍美奈的身边,蹲下去,挥起匕首毫不留情的切下她的头颅。然后用一条黑巾包好,做好了这一切,任天明才转身冷冷的对如茵说:“你先回去扶桑教里,先别说她已经死了,一切等我回去之后再行商议。”

    如茵这时不敢违逆任天明,想个小女人一样乖巧的连连点头。

    任天明最后看了她一眼,提着苍美奈的人头快速的往来时的路跑去。如茵目送他快速的离去,然后又看了看没了头颅的苍美奈尸体,犹豫了片刻弯腰拉着她的尸体到了悬崖边,一脚给踢了下去。

    如茵回去捡起自己的佩剑,四下打量之后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这才动身前去扶桑教临时的集合点。

    任天明的速度很快,不一会便已经回到了后山,穿过树林绕过东江军的军营,抵达叶县进入城内。

    他人刚到了毛府的大门口,瞬间便被守卫重重包围。任天明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他接下腰间别着的人头,甩手扔一个守卫头子,冷冷的说:“把这个拿去给毛文龙,告诉他,我任天明已经把事办好。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后会无期!”

    守卫头子本来挥刀就要砍掉飞来的人头,但在听到任天明的话之后,他连忙收刀伸手接住依旧还在不断滴血的人头。

    一股呛鼻子的血腥味让人作呕,粘稠的血水瞬间就沾满了守卫头子的双手。他眉头大皱,正要喝问任天明,却见他身形一闪,眨眼间已经上了街边的屋顶,然后连续几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