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67章 凯旋而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毛文龙与洪承畴两人互不相让,因此,洪紫嫣的婚事再一次耽搁下来。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面对洪承畴的一再反悔,毛文龙也是恼火不已。

    他已经下定决心,以后绝不再开口提洪紫嫣的婚事,他就不信洪承畴等得下去。

    烦恼事多了一桩,好在随后毛文龙又接到好消息,陈继盛已经带兵回来,明天即可抵达叶县。

    陈继盛回来了,也就意味着李自成已经逃往山西,而河南府接下来又将恢复平静,叶县大可继续安心发展。

    隔天一早,毛文龙带着叶县全军出城相迎。陈继盛很是准时,去的时候只有五千人马,回来的时候,毛文龙却发现多了好像不止一倍。

    在城外短暂的呆了片刻,毛文龙便带着凯旋归来的陈继盛先回毛府谈话。而大军则由刘光祚以及承祚接管,带回后山军营安顿。

    前院的议事厅,毛文龙,洪承畴,陈继盛,阿斗四人聚集在厅内。

    陈继盛满脸的红光,脸上满是笑意,看来此次出征收获应该不小。

    “总兵,那李自成果然如您所料,他们在河南没有招到兵马后,便被官兵打压,之后他们真的逃往山西。如今朝廷的兵马还一直在追赶着,河南府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陈继盛一五一十的向毛文龙禀告。

    毛文龙闻言后也是满意得很,脸带微笑对陈继盛问道:“河南这边短时间内确实应该没有问题,倒是那陕西现在是什么情况?”

    说起陕西的情况,陈继盛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他迟疑了片刻才回禀:“陕西的情况不太好,自从那李自成带着残部逃往河南之后。陕西已经没有大股的流民出现,朝廷趁机收回了绝大部分的城池。”

    陈继盛顿了一下,才继续言道:“好在朝堂的粮草的确不足,依旧没能安抚住陕西的百姓,乱象时有发生。唯一不好的便是咸阳城,徐敷奏大哥最近并不好过,几次被朝廷讨伐,好在他还顶得住,可也没办法再行扩张。”

    “只是没办法扩张而已。”毛文龙哈哈大笑两声,根本就没在意。

    陈继盛显然与毛文龙的看法不同,他愁眉苦脸的说:“总兵,现在正是陕西最为空虚的时候,也是徐大哥那边发展的最好时机。朝廷显然也是顾忌到这些,才留下几万大军在哪里牵扯着徐大哥。”

    这样一说,毛文龙觉得确实有理,思付道:“这样吧!等过两天,你与阿斗一同前去帮忙。把那几万朝廷军打退,然后借机扩张一下,但是不要扩张太快,要稳扎稳打知道吗?”

    陈继盛与阿斗两人立刻抱拳回应:“属下遵命!”

    毛文龙摆摆手说:“好了,继盛你刚刚回来也累了吧,先下去休息,有事我们晚上再谈。”

    “是,属下告退!”陈继盛笑嘻嘻的退下。

    毛文龙这才看向洪承畴,对于昨天的事情此刻他还耿耿于怀,本来是不想跟他说话的,但家里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影响到正事上,所以毛文龙还是先行开口:“先生觉得陕西那边有何要注意的吗?”

    洪承畴刚才一直在闭目养神,这会突然被问到,睁开眼斜了毛文龙一眼,摇摇头说:“朝廷现在首位难顾全,确实是我们扩张的好时机,没有什么好注意的了。”

    眼前的局面对于毛文龙来说是再好不过,正是毛文龙全力扩张的时候。当然,前提是毛文龙得有这样的实力,好在叶县目前的粮食充足,就是再增加个十万兵马都没有问题。

    毛文龙很是赞同洪承畴刚才的话,他笑呵呵的宣布解散,然后在阿斗以及浩大的陪伴下,前去军营查看。

    军营里此刻热闹非凡,整个校场人满为患,平常总是秩序井然有条,这会却有些乱糟糟。

    毛文龙到来的时候,刘光祚以及承祚两人正在忙着登记新来的青壮年。

    看到这番忙碌的景象,毛文龙也不好下去打扰,干脆先去了帅帐,让阿斗也去帮忙。

    一直等到傍晚的时候,刘光祚与承祚,阿斗三人才一脸疲惫的前来帅帐。

    毛文龙笑呵呵的戏说:“怎么了,很辛苦对吧?”

    刘光祚毕竟爽快,向来也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个性,这会听到毛文龙提起,他立刻上前发牢骚:“总兵,我们现在军中就只有两个书记官,像今天这样人一多根本就忙不过来。以后我们是不是先招几个?”

    毛文龙微微一愣:“怎么才两个书记官,以前我不是记得有十来个?”

    刘光祚满脸苦涩,掰着手指给毛文龙算起人头来:“徐大哥走的时候,他直接带走了六个。先前农庄需要书记官也要走了五个,就是现在剩下的两个,还是我死活留下来的,不然早被主母给弄到城里的粮庄去管账了。”

    经他这一提,毛文龙才确实想起来,但像这样的小事理应不必经过他的同样才可以招人。小小的书记官而已,不够了就去找,何需在这里跟自己诉苦。

    毛文龙拉下脸,责怪刘光祚:“人手不够就应该尽快去招才是,为何要弄到现在不够了,才来诉苦?”

    承祚生怕刘光祚冲动,口无遮拦,立刻上前回禀:“总兵有所不知,在这叶县是一个小地方,能够识字懂算数的也就那几家大族的子弟才有。平常老百姓家以前连口饭都没得吃,整日为了家人温饱忙碌不停。”

    “家里根本就没人上得起学,所以要书记官很少能有胜任者。而士绅大族在叶县也就先前那四家,已经被我们完全端掉,他们的子弟我们自然也不能用,所以一直以来我们军中都没有什么识字之人可用。”

    毛文龙很是讶异,目前的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想象,迟疑了片刻,他不死心的问:“难道外面也招不到那些读书人吗?”

    承祚一脸尴尬:“外面的读书人有是有,可要么已经效命于朝廷要么就被那些起义军招揽,轮到我们就没了。”

    其实承祚还是有所保留,现在那些读书人都是香饽饽,到哪里都是吃香的。而东江军里要这些读书人只是前来当一个小小的书记官,试问有谁会乐意?

    毛文龙这会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他自己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落下了。

    虽说武力平天下,在乱世的确武力排第一,可文武自古便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而毛文龙居然把文这块给忘记了,军伍中本来就都是粗汉子,那里有什么读书人。尤其是先前的东江镇上,除了他手下几员大将还识点字外,根本就没有什么读书人。

    一番考虑之后,毛文龙觉得有必要在叶县弄个学堂,收一些适合读书年纪的孩子开始教学。

    “嗯,这事我记住了,事后我会安排一下。说说继盛这次都带回什么东西吧!”毛文龙心里有了计较,便不再谈论下去。

    承祚一脸的迷茫,不知道毛文龙要如何解决军中缺少读书人的问题。见他不想再谈下去,无奈也只好不说。

    “回禀总兵,此次陈大哥带回青壮四千余人,随军家属六千多人。马匹,牛羊少数,余者便都是一些不足一提的东西。”承祚并没有像陈继盛那么开心。

    四千青壮充入军伍的确不错,只需两个月的强训,这四千人便是一支不错的新军。可附带而来的随军家属,却足足有六千余人,这让承祚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叶县的粮食虽然充足,可也经不起这样糟蹋下去。再者说,叶县如今的耕地已经处于饱和状态,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田地可供耕种。

    好在毛文龙后来又弄了个专门养殖家畜的农场,为叶县提供了稳定了肉食,也养活了一大帮子百姓。

    而唯一遗憾的是,再这么下去,叶县已经经不起折腾。

    毛文龙并没有听出承祚语气中的无奈,他呵呵笑道:“不错嘛,继盛这小子带回来的人应该不错的,现在我们军中将士总共有多少?”

    承祚稍微回忆了一下,然后禀道:“我们原来的东江军有三万之数,现在两万已经去了咸阳城。而叶县仅余下一万。而新招将士目前已经有两万之数,其随军家属人口却有将近五万。”

    承祚不等毛文龙说话,他便继续言道:“总兵,我们不能在这样扩兵下去。每次招来的青壮新兵都是带着家属,以前叶县还有多余的土地安排,可现在已经完全处于饱和状态,再这么下去,叶县将人满为患。”

    毛文龙却淡然一笑:“也许,该是我们稍微扩张一下的时候了。”

    没有让承祚继续下去,毛文龙了解了情况后便宣布解散。然后在临走的时候,交代晚上在毛府的议事厅集合,商谈扩张叶县的事情。

    毛文龙随后离开了军营,回到毛府直接就找到洪承畴。他知道洪承畴乃是文人出身,教学识字非他莫属。

    而要办学堂的事情,毛文龙想把这事托付给他。毕竟目前毛文龙的麾下就这一个洪承畴还堪重任。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洪承畴自从来到毛文龙这里之后,便一直呆在叶县,从未正经办过任何事情。

    按照他的意思,毛文龙知道无非就是不想与朝廷有任何的冲突。但凡有冲突的话,他也都是避而不谈。

    洪承畴此刻正在自己的书房内看书,独自一人享受着他的悠闲时光。外面的人都忙得要死,毛文龙也给了他一个参将的官职,可他倒好从来不理军中的事情。

    看到突然而来的毛文龙,洪承畴放下手中的书籍,他误以为毛文龙是来向他服软,为了娶他女儿的事情。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有一丝得意之色,这让毛文龙很是不爽。他也不客气,张口几把办学堂的事情跟他说了。

    洪承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拒绝,而是迟疑道:“你要在叶县半学堂?”

    毛文龙点点头说:“对,而且要越快越好。现在军中连个小小的书记官都没有,急需这样的人才。当然,我不需要那些学子饱读经书什么的,我要的是能够办实事干活的,可别给我弄出只懂满口之呼者也的脓包。”

    这话洪承畴就不爱听了:“什么之乎者也的脓包,你把话给老夫说清楚。要是你看不起读书人,就别来找我办事,办学堂的事情,老夫也无能为力,你另请高就。”

    洪承畴的犟脾气再次被撩拨上来,毛文龙满脑袋的黑线,本来还好好的,怪自己多嘴。

    随后,毛文龙赶紧陪着笑脸言道:“口误,口误,刚才一时最快我向你道歉。”

    看到态度还不错的毛文龙,洪承畴这才收敛起脾气,冷冷的说:“要我办学堂教学生也不是不可以,但学堂的事情必须得我做主,要教什么不教什么都由我说了算,你不许插手。”

    毛文龙顿时拧紧了双眉,这样的话他心里很是没底,而且洪承畴老是这样得寸进尺怪让毛文龙讨厌的。

    他很想干脆不求洪承畴了,但目前却只有他一人可以胜任,无奈只好面对现实。总之先答应下来,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

    “好,就这么说定了!学员的问题整个叶县随便你挑,看中哪个你就挑哪个。我的要求很简单,先帮我教几个到军中担任书记官。”毛文龙很是干脆。

    办学堂就是教书育人,为人师表。洪承畴其实心里也很冲动,他对这个也颇有兴趣,他也不想自己的才华就这样被埋没。

    没有任何的迟疑,面对毛文龙这个小小的要求,洪承畴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两人也算是解开了这两天因为洪紫嫣的婚事而结下的心结。

    没想到事情进展如此顺利,毛文龙本来还以为洪承畴会百般为难自己。现在看来是他自己在杞人忧天,想太多了。

    与洪承畴又谈了一些办学堂的事情,毛文龙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邀请洪承畴一同前去饭堂。

    在开饭之前,毛文龙告知洪承畴,办学堂选址的事情可以跟陈澜以及紫嫣商谈。由她们去操办即可,洪承畴对此没有任何的异议。

    两人的关系因此也有了缓和,第一次在吃饭的时候有说有笑,相谈甚欢。打破了长久以来毛府里默认的规矩,食不言寝不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