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73章 爱很简单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陈继盛受不了毛文龙的八卦,匆匆告辞离去,他的爱情觉得得自己做主才好,而且根本就无需别人插手,就算是毛文龙这个主公都不行。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听闻陈继盛回来了,承祚得知消息之后,立刻就飞奔来到毛府外等候着。

    目前来说,陈继盛可算是毛文龙麾下可堪重任的将领,他也算是熬出了头。而随着毛文龙的势力越来越大,陈继盛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以前只有三万东江军,现在毛文龙麾下全部兵马加起来足足十万,变化不是一星半点。而陈继盛的地位越高,承祚就开始操心了。

    人总会变的,以前的陈继盛从跟自己一样没有踏出过辽东,没有见识过外面的花花世界。现在不同,陈继盛的地位越来越高,外面也经常出去走动,这见识广了,眼光必然就高。

    承祚先前曾与陈继盛有约,要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近些日子,承祚突然发现一些媒婆总往陈府里跑。

    然后他一打听才知道,这些媒婆居然是去给陈继盛说媒的。承祚当即炸毛,冲到陈府把所有的媒婆给赶跑,接着便开始为自己的妹妹的筹办与陈继盛的婚礼。

    承祚心里明白,陈继盛如今的地位肯定不会只娶一个。他也明白自己的妹妹不是什么国色天香,最多只能算中等姿色,然而坏就坏在他的妹妹琴棋书画没有一样是会的。

    唯一拿得出台面的就是够贤惠,可单单只有贤惠根本就比不了那些妖精或者千金大小姐。所以,承祚很是着急,觉得自己不能丢这个脸,最少也得让自己的妹妹在陈继盛当个正妻,免得沦落为一个小妾。

    陈继盛摇头晃脑的从毛府里出来,府里的人都认得他,陈继盛平常也比较随和,在毛府里的人缘也不差。

    承祚双眼一亮,随即迎了上去,边走边招呼着:“大哥!”

    陈继盛看到了承祚,脸上也是一喜,哈哈笑道:“承祚你怎么来了?”

    承祚没有与陈继盛嗦,上去拉着他就往府外的马车跑去。

    这还得了,关天化日之下,两个大男人居然拉拉扯扯的算什么事!陈继盛刚想喝止承祚这种容易让人误解的事情,不料已经太迟。

    毛府里的下人,兵丁,守卫一双双眼睛带着有色的目光紧盯着。从他们那惊讶的表情不难看出,这些人已经误会了。

    陈继盛也懒得去解释,这种事情也不能解释,越解释越是解释不清楚,反而容易越描越黑。

    两人冲出毛府,上了马车然后飞奔而去。而毛府里的人却开始流言四起,关于陈继盛与承祚两人有不妥当的关系,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毛府。

    毛文龙在不久后叶从陈澜的嘴里得知,他再结合先前自己要给陈继盛做媒时,他的表现让毛文龙坚定陈继盛很有可能真的有龙阳之好。

    毛文龙觉得有必要挽救一下陈继盛,必须得找个机会好好的教导他一番!

    为了贪图省事,也为了证明自己清者自清,陈继盛当时没有解释,他以为事情很快就会过去。

    然而事情的发酵却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本来只在毛府里传播的流言,不知被哪一个大嘴巴的说到了军营里,瞬间就炸了锅。

    陈继盛却依旧不知,此刻他与承祚架着马车飞奔向后山而去,路过军营的时候,两人没有丝毫的停留,径直向后山的树林里飞奔而去。

    马车最终在山下停留,承祚指着半山腰的凉亭说:“我妹妹就在那里,已经等候大哥多时,大哥快去吧。”

    陈继盛微笑着拍着承祚的肩膀,呵呵笑道:“你小子的心思我知道,不用着急,我陈继盛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了解。放心,你妹妹只要肯嫁给我,她永远都是陈家的女主人。”

    承祚目送着陈继盛飞奔上山的身影,他脸色宽松了许多,有了刚才陈继盛那个承诺,他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陈继盛健步如飞,以前在东江镇的时候,他老早就看上了承祚的妹妹。只是当时的他,无论地位还是身份都与承祚不相上下。

    本来这并没有什么,可承祚的妹妹当时在东江镇的时候,无疑是那里的镇花。对她有仰慕之情的大有人在,陈继盛也只能把自己感情隐藏起来。

    时过境迁,如今他陈继盛得道升天,终于混出了前途,该是迎娶白富美的时候。

    只是此刻他的心中还是有些小波动,虽然有承祚这个当哥的极力撮合,可陈继盛也不知道承祚的妹妹心里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带着忐忑又急迫的心思,陈继盛终于飞奔来到了半山上的凉亭。

    一道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倩影俏立在凉亭内,在此刻的陈继盛眼里,周围的美景已经黯然失色。

    他的眼中就只有那一张俏脸,还有脸上那有些害羞的笑意。陈继盛鼓起勇气,大步上前,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他必须拿出他的男子汉气概。

    承娘,自幼便父母双亡,与她的哥哥承祚两人相依为命长大。承娘自小就懂事,知道哥哥不容易,所以她自小就承担起家里的所有事情。

    好在承祚后来得到毛文龙的赏识,收他为义子,成为东江军中一个小头目,此后他们兄妹的生活才得到改善。

    而承娘的贤惠以及美貌当时在东江镇是最有名的,许多军中大佬都以娶她为目标。然而,承娘却一直感恩毛文龙对他们的照顾,宁愿在其身边为奴为马报答其恩情,也不愿轻易嫁人。

    承祚以为是自己的妹妹对毛文龙有情意,随也没有去劝她什么。直到毛文龙被杀,然后又起死回生,事后又带着刚刚纳了不久的小妾陈澜一起远逃,却没有带上他的妹妹。

    承祚这才明白毛文龙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的妹妹,于是在远逃他乡的半路上,他才肯把自己的妹妹许配给陈继盛。

    “承娘!”

    陈继盛鼓足了勇气,高喊了一声,只是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承娘的俏脸上有些羞意,但她自小便操持着家务,显然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丫头。虽说年芳十八却没有那些千金大小姐的脾气。

    她笑吟吟的上前一步,更为靠近陈继盛一些,然后乖巧的行了一个蹲礼:“陈大哥,你来了。”

    看着如此淡定的承娘,不知为何,陈继盛心里开始变得不安。原因无它,承娘的神情似乎在预示着接下来将会拒绝自己的求爱。

    陈继盛越来越紧张,什么男子气概,什么男人的担当在此刻通通都被抛之脑后。满脑子只有承娘要是拒绝了,他该怎么办?

    承娘的性子较烈,最是看不惯唯唯诺诺的男人,就像此刻陈继盛的表现一般。她俏脸旋即一寒,似乎对陈继盛有些失望:“陈大哥约我来此相见,不知有何事?”

    明知故问,这是承娘最后给陈继盛的一次机会,要是陈继盛还不懂表示的话,承娘定然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不知为何,承娘这般冷冰冰的语气,倒是激起了陈继盛的雄心,他似乎已经置之死地而后生一般,抛开了心中所有的顾忌,变得豁达起来。

    “承娘,嫁给我,成为我陈家的女主人,让我为你撑起一片天。”军中的粗汉子来不了什么吟诗作对,陈继盛唯有表明心迹,给她心爱的女子应该承诺。

    终于把陈继盛给逼出心里话来,承娘顿时笑脸逐开,她落落大方的主动上前,在陈继盛错愕的目光中,她依偎进城继盛的怀里。

    “嗯!”承娘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愿意。

    陈继盛依旧在错愕当中沉浸了许久,然后才反应过来。他突然伸手紧紧的抱住了承娘,一脸激动的说:“你答应我了?”

    承娘抬头白了陈继盛一眼,这次开口坚定的说:“答应你了,其实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喜欢着我。从以前我也就一直喜欢着你。可你应该知道,总兵他救了我们兄妹两两条命,我们无以为报,我只能做牛做马报答总兵。”

    陈继盛连连点头:“我明白,这也是我一直以来不敢向你表明心迹的原因。”

    两人的心中都有着彼此,只是因为一些外在的事情而影响到他们。此刻两人心中已经再无顾忌,敞开心扉接受对方,也算是修成正果。

    静静的相拥在凉亭内,两人沉浸在难得的时光当中,许久后才不舍的分开。

    陈继盛这会已经表现如常,他笑呵呵的说:“我已经向总兵请了半个月的假期,在这段时间内,我们要完婚,我要把你娶进陈家。”

    “承娘都听陈大哥的,你怎么安排承娘都没有意见。”女人心海底针,刚刚还刚烈得很的承娘,没想到双方刚一确定了关系,就立刻变得小鸟依人。

    陈继盛却更喜欢承娘此刻的摸样,她的小鸟依人给了陈继盛极大的成就感。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的确确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两人随后牵手下山,承祚看到了两人的摸样,不用问也知道事成了。他也开心不已,毕竟他就只有这一个妹妹,他也希望妹妹能够幸福,做哥哥的也宽心。

    陈继盛无疑是一个好男人,有担当,把妹妹托付给他,承祚放心。

    承祚架着马车,陈继盛与承娘就躲在马车内,三人慢悠悠的晃回城内的陈府。

    马车刚刚停下,便见浩大从陈府里走了出来。浩大带着有色的目光打量着承祚,告知他总兵要他与陈继盛两人一同到毛府里去,说是有事要跟他们谈。

    总兵有令自然是不能怠慢,于是承祚便又架着马车向毛府赶去,连着把依旧呆在马车里的妹妹也带了过去。

    毕竟,毛文龙还是承祚名义上的干爹,有这关系在,他要嫁妹妹的总得知会毛文龙一声才是。

    陈府与毛府的距离不到一百米,相隔也就一条街而已,马车很快就跟随在浩大的马后来到了毛府。

    毛文龙在他的小院里接见了陈继盛与承祚,当他看到承娘也跟着一起来的时候,脸上顿时有了些许的疑惑。

    这次把两人给叫来,当然是为了两人有龙阳之好的嫌疑一事。这事现在传得越来越离谱,毛文龙自然得肯定一下,问个清楚。

    看到承娘也在自然就不好当面说这事,毛文龙正想着把承娘给支开一下,不料陈继盛便先一步上前禀道:“总兵,先前跟你提起的婚事,就是我与承娘,属下希望总兵能够成全我们。”

    这话一出口,毛文龙顿时眉头大皱,他可不认为陈继盛与承娘是真心相爱,还以为是陈继盛为了掩盖他与承祚之间的龌蹉事而弄出来的遮羞布。

    沉下脸,毛文龙很直接就把承娘给支开,让她去陈澜那里叙叙旧。

    毛文龙这番表现,立刻就让陈继盛以及承祚两人脸色大变,他们以为毛文龙不会答应陈继盛与承娘两人的婚事。

    毛文龙此刻很是生气,他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就问:“继盛,你说你有什么不好的,可我就想不明白你为何有龙阳之好。现在你们的嗅事已经传得满城皆知,你还想拿承娘来当遮羞布,你觉得你对得起承娘吗?”

    数落完成继盛,不等他辩解,毛文龙立刻又把火力转向承祚:“还有你这个当哥的,难道就这样牺牲你的妹妹。我怀疑承娘到底还是不是你的亲妹妹,不然哪有当哥的这样害自己的亲妹妹。”

    陈继盛第一时间便想起中午时候发生的事情,只是他万万想不到,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而已,却不成想现在发展到这般摸样。

    好在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而已,他与承祚之间并没有什么龙阳之好。陈继盛满脸苦笑的解释:“总兵,这是一场误会,中午从你这里离开的时候,承祚便等在府外急着带我去见承娘。当时他拉着我的手冲上马车,被府里的人看到,肯定是误会了。”

    承祚直到陈继盛解释,他才恍然过来,此刻回想当时的情景,确实很容易遭人误会。

    他立刻也澄清:“总兵,我与陈大哥绝没有什么龙阳之好,这完全是一个误会。”

    毛文龙依旧无法释疑,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岂是陈继盛与承祚一个误会就解释得清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