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90章 怒火与内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路上在叶彦的讲述当中度过,毛文龙从一开始的愤怒到了后来的平静,太多的人间疾苦与百姓的无奈,让他已经开始变得麻木起来。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洪承畴却从头到尾都在认真的听着,有时还会主动要求叶彦讲仔细一些。而他脸上却始终平静无波,实在不懂他内心到底是何感想?

    两天日夜兼程,于第三天的清晨,毛文龙等人一路杀到了徐州的叶家村。方圆十里之内唯有这个村子,其它的地方本来有许多的村落,可都已经荒废了下来,不见任何人影。

    毛文龙的大军行进,一路上那些小盗贼什么的都不敢现身,倒是让他们相安无事的抵达叶家村。

    叶家村的村寨就建在一山包下,地势属于较高的地方,村子周围有许多开垦过的田地,但这会已经完全荒废。不过似乎才荒废不久,从田间地里可以看到,这里的土地并没有开裂。

    与其它地方,连杂草都不生长相比,显然有着很大的不同。大军临近村子,可见叶家村的村门紧闭,一行百来人的朝廷军伍堵在村子大门口。

    隐隐约约可听见一人的喝骂声传来:“叶家村的人听着,给你们筹集钱粮的日子已到,再不快点开门交粮,别怪本县强攻而入。到时……嘿嘿!”

    叶彦当即脸色大变,但很快他便又恢复了过来,他已经想起了身边的大军,还有毛文龙这个坚强的后盾。叶家村从此刻起,已经不用再怕这些比强盗还要蛮横的官老爷了。

    刘光祚,承祚两人在毛文龙的授意下,策马上去。距离十几米远,那些官兵已经发现了身后悄然出现的大军。当他们看到飘扬的帅旗上写着大大的毛字时,这些官兵立刻个个脸色大变。

    刘光祚挥舞几下手中的马刀,狞声喝道:“告诉军爷,你们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官军?”

    一个师爷摸样的中年男子,畏畏缩缩的上前:“大胆反贼,竟敢前来妨碍我们官军收租。”

    承祚的目光一冷,他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弓箭,然后在那个师爷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一箭射出……。

    “噗……”

    血光顿现,师爷直接被一箭穿心,身体被利箭的力道带得接连后退几步,然后才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刚好就倒在县令的脚下,顷刻间便已然断气。

    一言不合就直接要人命,这是县令从未看过毛文龙军有此做法。由于先前毛文龙一直不让麾下将士乱动武力,导致这些官老爷,以为毛文龙军不敢对朝廷怎么样?

    然而,此刻师爷被当面射杀,县令这下算是反应过来,脸色煞白的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不好。

    县令不敢再怠慢,亲自上前陪着笑脸:“两位军爷,本人乃徐州县令,正在向叶家村收缴钱粮。我们未曾与你们有过任何摩擦,更没有仇怨可言,还请收下留情才是。”

    后方的毛文龙嘴角浮现一丝冷意,他意味深长的望了眼洪承畴。后者脸色非常难看,只见他突然策马上前,手中的马鞭遥指县令,冷喝道:“朝廷税法,十户为一甲,十甲为一里,这是从开国之处就这样实行,没有毛病。但现在乃是灾荒之年,百姓几乎颗粒无收,你们现在是如何收税?”

    县令疑惑的望着洪承畴,显然并不识得,他下意识的言道:“百姓虽有苦衷,可朝廷也有苦衷,而且朝廷不减税,反而频频加税。小官一介小小的县令也无能为力,如果我收不上税,那么倒霉的就是我,所以一甲只剩一户的话,那么这一户就必须为其它九户负担全部的税粮!”

    “狗官……。”

    县令的声音刚落,忽然从叶家村的寨门上传来一声大骂!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老头柱着拐杖,遥指着县令破口大骂:“你这狗官好不要脸,我们叶家村鼎盛时期三千余人,每次上缴钱粮都是足额上缴。但近几年天下大乱,天灾**不断,我们上缴钱粮是希望朝廷来保护我们百姓。可你们有尽到保护的职责吗?”

    老头口沫横飞,继续痛诉:“可怜我两千余叶家好儿郎,竟是因为你们这些官老爷的不作为,而白白丢了性命。然而他们死了,你们却还要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为他们继续上税,普天之下,历朝历代有这样的王法吗?”

    县令脸色涨红,他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可他实属无奈。刚才已经说了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而已。朝廷需要的税收交不上去,那么倒霉的一定是他自己。

    自己的小命与小老百姓的小命相比,自然是县令自己的小命重要,所以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按已经在大明风靡开来的规则办事。

    别人都这样干,没道理到他这里就不可以。此刻的县令倒还没自责的意识,他也并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何不妥!

    洪承畴冷眼望着满脸阴晴不定的县令,他冷冷的问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县令想来也是有点骨气,他梗着脖子便言道:“如今为官的都这么干,本县也只是跟风而已,没有什么对与错。”

    “驾!”

    洪承畴忽然催马疾奔冲向前方的县令,半路上他的宝剑已经出鞘,森然的寒光一闪而过。

    县令的人头忽然高高飞起,他圆睁着双眼,至死他都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何会被杀。

    “好,杀得好!”寨门上的老头,老泪纵横,看到县令被砍了头,他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拍手叫好。

    余下的那些官兵根本就不敢动弹分毫,不见毛文龙的大军三万余人早已经包围了这里。

    叶家村的寨门在吱呀声中打开,老头在几个年轻人的拥护下,慢慢走了出来。

    叶彦两兄妹快速的冲了上去,然后跪倒在老头的面前,惊呼:“爹!”

    老头名叫叶洪,乃是叶家村的族长,也是叶彦与叶英的爹。此次叶彦两兄妹前去叶县,便是奉了老头的命令前往。

    那一百个官兵已经全部投降,都被缴械看守起来,等候毛文龙的发落。

    洪承畴策马缓缓来到叶洪的面前,下马言道:“老先生受委屈了。”

    叶洪呵呵笑道:“这位将军言重了,老头子还未谢过你的解救之恩呢!”

    叶洪倒是实诚,他话音刚落之际,随后便要下跪。洪承畴眼明手快,瞬间冲了上去,然后托住了他,惭愧的言道:“老先生不必谢我,其实我也只是一个罪人而已,你要谢的话,应该是谢我身后之人。”

    百姓是朴实的,滴水之恩,他们都会涌泉相报。其实只要朝廷稍微做点样子也好,至少还能挽回许多百姓的心。可惜崇祯还未意识到这一点,只懂索取却不懂回报。

    朝廷缺什么就从百姓的身上拿,如果是在平安的年代里,百姓的日子还能凑合着过,他们忍着也就是了。可在这灾荒连连的时候,本身百姓都活不下去了,你朝廷不救济也就罢了,连做个样子都没能做好。

    要是这样百姓都不造反的话,天理难容!

    叶洪依言望向后面的毛文龙,见是一年轻人,长得高大威猛,而且身上隐隐能够感受到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叶洪这几十岁的日子可没有白过,这点看人的眼力劲还是有的。

    他立刻就明白此人应该就是毛文龙,想明白之后,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旋即便向毛文龙拜倒:“草民叶洪拜谢毛总兵救我叶家村之大恩!”

    毛文龙没有什么臭架子,他连忙上去搀扶起叶洪,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先生无须多礼,徐州从今天开始便由我毛文龙接管。我们东江军也会随后进驻,此后徐州将不再被朝廷管辖,更不会出现刚才那样的税收。”

    叶洪闻言后激动得老泪纵横,他等这一刻已经整整等了三年之久,叶家村的好儿郎也已经快死光。他都这把年纪了,生怕有生之年无法看到这一天的到来。

    叶家村无论如何都不能折损在他叶洪的手里,不然他死后都无法下去面对列祖列宗。如今好了,有了东江军,有了毛文龙徐州将会与叶县一样成为乱世中的天堂。

    这点叶洪没有半点的怀疑,毕竟毛文龙的声誉摆在那里,无论是他麾下的将领还是那些大头兵,从未听说过这些女人有对百姓干过任何不妥的事情。

    在这乱世当中,在这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死活,甚至为了自己生存下去,不惜杀死别人的乱世当中。能够有这样的一支军伍出现,叶洪这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他,毛文龙才是一个真正干得成大事的人。

    至少毛文龙能够真正的得民心,他不像李自成那些义军,那些人虽然口号喊得漂亮,但军心涣散,毫无规矩可言,更像是高级一些的强盗。

    只是他们打劫的是那些士绅,地主还有官员而已。说到底他们没有任何的底子永远成不了大事。

    毛文龙在叶洪的邀请下,慢慢走入叶家村,叶彦两兄妹两人亲自搀扶着叶洪。毛文龙这才想起叶彦,叶英刚才可是喊叶洪为爹。

    这可就不对了,先前他还记得,叶彦曾说过,他们家里都已经死光了,只剩他们两兄妹而已。可这会却突然冒出一个爹来,毛文龙顿时就有了疑虑。

    他开口问道:“老先生,刚才听叶彦两兄妹都喊你为爹,这……。”

    毛文龙话还未说完,叶洪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笑呵呵的解释道:“大人有所不知,我身为族长,这叶家村里所有的年轻人包括小孩都是我的孩子。”

    顿了一下,叶洪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他继续言道:“以前的叶家村不是这样的,但后来我们整个村子就只剩不到五百人,其中都还是老幼居多,成年的年轻人只有五十来人。村里的村民早已经不分彼此,所有的长辈都是这些孩子的爹娘,这也是为了让那些已经失去孩子,失去家人的村民心里好过一些。”

    听了这番解释,毛文龙这才恍然过来,他点点头说:“老先生果然是大智者,如此一来便能够团结,凝聚起整个叶家村。”

    叶洪摆摆手言道:“大人赞了,老头子只是活的日子长了,经历的事情多,有点经验而已。”

    毛文龙却是笑了笑不说话,他给叶洪丢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便安静的进入村子里。

    叶洪接收到毛文龙递来的眼神,他心头微微一震,然后心中无奈的暗叹一声。也不再多言,闷声带着毛文龙前去村子里的宗族伺堂。

    毫无疑问,叶家村顾名思义便是叶姓族人聚居的村子,而这伺堂自然也就是村子里的重地。平时村子里有什么大事都是在这里聚会商议。

    伺堂也是村子里最为宏伟,最漂亮的建筑,三进的院子,都是很有风水讲究。

    在主厅的大堂上,供奉着密密麻麻的灵牌,根据叶洪的介绍,毛文龙得知这些都是为了叶家村而死去的村民,以及先祖!

    叶洪随后让毛文龙与洪承畴居于上首,而他与众多村民便呆在下首。

    叶洪随后便向毛文龙表明,以后叶家村会向他交税,希望毛文龙能够接纳叶家村全体村民。

    毛文龙当然没有推迟,他很爽快就应承下来,并保证会把叶家村周边的大小强盗全部清理完毕后,才会离开。

    叶洪与全体村民连连拜谢!

    毛文龙也没吊他们的胃口,很干脆就立刻下令,让承祚与刘光祚两人立刻带兵前去清理方圆十里之内的强盗。

    叶彦闻言后自己请命,愿意为毛文龙带路,毕竟他才是最为熟悉叶家村附近地形之人。毛文龙哈哈大笑着答应了,只是暗中知会刘光祚与承祚两人,要他们好生照看叶彦,别让他犯险!

    两人自是拍着胸口保证,然后三人便匆匆退下。前去围剿强盗!

    叶洪随后邀请毛文龙等人住在叶家村内,毛文龙却婉言拒绝,与洪承畴回到外面大军驻扎的军营当中。

    洪承畴从斩杀县令之后,便一直闷声不吭,脸色阴沉如水,不知心里到底在想何事?

    毛文龙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因为对朝廷失望,所以心里不痛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