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明威天下

第198章 意外的转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小丫顿时一惊,小嘴一张便要惊呼尖叫,然而他很快便看清来的是毛文龙与自家小姐。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她稍微一愣神之间,毛文龙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拦住你家小姐。”毛文龙已经顾不上丢脸,直接冲进屋内,反身就把门给锁上。

    李秀这时已经追了上来,俏脸寒如冰霜,眼里满是怒火,手中的宝剑更是在月光下闪着令人寒心的冷光。

    “小姐……”

    小丫刚出声,立刻就被李秀给截了话:“小丫你站一边去,今天本小姐一定要杀了他。”

    “小姐千万使不得,毛公子乃是寨里的贵客,要是杀了他,等下……”小丫急得差点就哭出来。

    李秀却是不容分说,直接伸手把挡在面前的小丫给拉开,然后冲着屋内的毛文龙娇喝:“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有本事开门跟本小姐过过招。连我都打不过,想要本小姐下嫁于你没门。”

    屋内的毛文龙气喘吁吁,刚才那一顿跑路差点没让自己断气,好不容易还了过来,便听到了李秀的娇喝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为何她要杀自己了。

    然而问题似乎这并非他的主意啊,他根本也没有娶李秀的意思。很快毛文龙便反应过来,他已经想到定然是那个李大虎搞的破事。

    毛文龙气急而笑:“李姑娘,我想你应该也是误会了,我毛文龙绝对没有娶你的意思。不怕告诉你,本人家中已有娇妻两个,暂时还未有再纳妾的意思。”

    李秀在外面听得愣了一下,片刻后,她却没有半点消气的摸样,依旧冷喝道:“你的意思,本小姐还配不上你是吧?”

    屋内的毛文龙顿时气结,他也来了脾气:“你怎么想就怎么办,老子不奉陪了。奶奶的,你要打是吧,老子陪你过几招便是。”

    声落,房门应声而来,毛文龙手中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根木棍。

    李秀完全没想到毛文龙居然自己打开房门,而且还敢直面自己。她倒是佩服毛文龙的勇气,可也仅仅是佩服而已,李秀心里的恼怒依旧未曾平息。

    宝剑轻抬,遥指毛文龙,李秀冷笑道:“很好,算你还像个男人。”

    话毕,李秀没有任何的迟疑,提剑便刺了上去。

    毛文龙心头砰砰直跳,很是紧张。他可从来没学过什么招式,刚才也只是气血上涌,脑袋发热才开的门,这会他已经后悔得肠子发青。

    可小命已经受到了威胁,毛文龙还是下意识的挥出手中的木棍抵挡李秀刺来的宝剑。

    “啪!”

    意外发生了,毛文龙手中的木棍就跟泡沫一样,被李秀的宝剑砍断。

    短暂的错愕之后,毛文龙吓出一声冷汗,这才意识到李秀手中的宝剑并非凡品。好在他手中的木棍也有一米多长,只是被砍掉一小节的话,并不影响他继续使用。

    “啪,啪!”

    接连两次棍剑相交,毛文龙手中的木棍又被砍断了两小节。

    剑本身并不是用来砍的,李秀自幼习剑法,自然是懂得这个道理。但从一开始砍断毛文龙手中的木棍,她便弃了剑法不用,把手中的宝剑当成了砍刀。

    毛文龙心里暗暗叫苦,他已经被逼得退进了屋内,而且手中的木棍已经不足一米长。为自己寻找后路逃生已经迫在眉睫!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就是一声愤怒的大吼,李大虎高大的身影惊进房内:“秀儿,快住手。”

    李秀那肯听话,她反而更加卖力起来,刁钻的剑法毫无保留的使出,把毛文龙给逼到了墙角。李秀一声娇喝:“受死!”

    寒光顿现,毛文龙只感觉到剑光扑面而来,而且是直奔自己的眉心。后面已经退无可退,手中的木棍早已被砍完,他此刻赤手空拳,又不懂得什么空手夺白刃的高超武技。

    李秀似乎铁了心要杀死毛文龙,她刺出去的剑带着一抹寒光,没有丝毫的停顿或者犹豫,大有一剑了解毛文龙的性命。

    李大虎这下真的急眼了:“大但丫头。”

    猛喝一声后,李大虎急忙出手,他手中的大刀直接甩了出去,为了救毛文龙他已经顾不上会不会伤到自己的女儿。

    因为他明白,一旦毛文龙此刻出了意外,外面的三万东江军必然会群起而攻,到时便是鹰嘴崖血流成河的时候。

    李大虎的大刀直奔李秀的后背飞去,如果李秀不收剑抵挡,依旧去刺毛文龙的话,她自己必然也难逃一死。李大虎在赌,赌自己的女儿会收剑抵挡他的大刀。

    然而,李秀儿的最终行为,还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只见李秀在宝剑抵在毛文龙眉心的时候,她却没有再刺下去,而是微微一抬,直接越过毛文龙的头顶,宝剑最终刺在毛文龙身后的房梁上。

    后背中门打开的李秀完全不顾身后直奔而来的大刀。毛文龙在错愕之中,分明看到李秀闭上双眼,一脸等死的表情。

    先是看到自己的女儿没有刺死毛文龙,李大虎刚刚松了口气,却又惊呼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再出手去救李秀显然已经太迟!

    千钧一发之际,毛文龙猛然间伸手推开李秀的身体。李大虎的大刀擦着毛文龙与李秀只间的缝隙飞过,李秀的手臂与毛文龙的手臂同时被割开一道长长的口子,瞬间鲜血直流。

    李大虎以及后面才刚刚赶到的人,立刻冲了上去,有的护住毛文龙,有的拉开李秀并把她给控制住。

    一场危机终于化解于无形当中,最终只是李秀与毛文龙各自受了点伤。

    房间内短暂的慌乱之后,很快便平息下来,寨中的郎中也被喊来,为两人各自包扎了伤口。两人都是皮外伤而已,没有伤筋动骨,所以并无大碍。

    其它的人陆续退走,李秀的房间内最后只余下毛文龙,李大虎还有小丫与李秀四人。

    李大虎狠狠的瞪了眼李秀,却没有对他怒诉,刚才李秀那闭眼等死的决心,李大虎已经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的女儿的确不愿嫁给毛文龙。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也是真心不舍得她死。尤其是这会李秀的情绪明显还未曾稳定下来,所以他更是不敢多说她什么。

    走到了毛文龙的面前,李大虎真诚的向毛文龙弯腰鞠躬:“毛总兵,实在对不起,让你受累了。”

    毛文龙斜了李大虎一眼,无奈的说:“李寨主,我理解你的心思,可你这事办得太糊涂了。不了解我,信不过我,你大可与我交谈。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摆在明面上来说,非得让你的女儿受这么大的委屈。你以为要是你把女儿嫁给我,就能够救得了你寨中这一万跟随你出生入死的弟兄?”

    李大虎脸上闪过一丝羞愧,他尴尬的连连称是,丝毫不敢反驳毛文龙。

    那边的李秀,在劫后余生的经历后,她也开始逐渐平静下来。此刻她内心对于刚才的冲动也是后悔不已,好在关键时刻,那个她所讨厌的毛文龙还是救了她一命。

    李秀心里说不出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不知为何,在经历过刚才的劫难之后,她忽然间给毛文龙的愤怒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让李秀很是疑惑,她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她本是一个爱恨曾明之人,可这会她却心里矛盾得很。实在找不出理由的李秀,最终把自己内心的变化归结于,自己是对毛文龙在危急关头舍命救自己的感恩。

    毛文龙并没有在这里多呆,批评了李大虎几句后,他便告辞回了自己的小屋。李大虎为了防止再次发生任何的意外,他也特意派了两个高手去保护毛文龙的安全。

    毛文龙离开之后,李大虎旋即便沉下脸,冷冷的看着李秀,满肚子的牢骚要发泄,最后却化为一声轻叹。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自行离开。

    “小姐,你还好吧?”房内只剩李秀与小丫之后,小丫才敢开口说话,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可把她给吓坏了。

    李秀呆呆的望着手臂上包扎好的伤口,摇摇头说:“我没事。”

    小丫明显感觉到此刻的小姐情绪很是低落,她也不敢多问,在征得李秀的同意后,便扶着她进了内屋去休息。

    鹰嘴崖在小小的骚乱之后,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李大虎离开自己女儿的闺房后,并没有回屋去休息,而是匆匆赶到了寨里的议事堂。

    此刻,堂内十几个老弟兄已经齐聚于此,看到李大虎匆匆而来,众人纷纷起身相迎。

    李大虎一一回礼之后,径直在首位上坐了下来,带着歉意的眼神,李大虎逐一扫过堂内的所有老弟兄,并开口言道:“抱歉,各位兄弟,小女今晚差点酿成大错,给我们鹰嘴崖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幸得事情还没发展到最坏,如今风波也算是安稳下来。”

    二当家旋即起身笑道:“大哥言重了,秀儿脾气刚烈大家都知道,我们都理解的。”

    其余的人随后也纷纷附和,并没有指责李大虎的意思。

    这让李大虎很是感动,随后便揭过此事不再谈下去,李大虎开口言道:“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秀儿的事情也不可能再继续下去。然而我们鹰嘴崖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毛总兵我们最多也只能留他在这里三天。三天之内我们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各位弟兄有何要说的没?”

    底下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李大虎也不急,端起茶水安心等待着。

    片刻后,依旧是二当家起身言道:“大哥,弟兄们商议之后,觉得我们还是接受毛总兵的招安吧!”

    李大虎对这样的答案似乎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毕竟从一开始就已经有一半多的人就是这个意思。

    他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说:“从这两天对毛总兵的接触来看,他的确是一个值得我们信赖的人。只是事情关系到我们寨里上上下下一万余人的身家性命,所以我们不得不谨慎对待。”

    二当家旋即皱着眉头言道:“大哥的顾虑是对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择。唯一的选择就是必须得赌上这一次,希望毛总兵不会让我们失望。”

    李大虎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其实我担心的并不止这些,还有更为严重的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

    “哦,大哥不妨说说看?”二当家再次接话。

    “既然我们决定接受招安,那么必然就要考虑后招安后的问题。首先第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我怕寨中的许多弟兄在接受招安之后,很有可能会受不了军中严谨的军规。”

    李大虎这样一说,底下的众人顿时恍然,的确,鹰嘴崖的人从来都是自由自在,可不比在军中那样有众多的约束。而且当习惯了盗匪,突然当起军官来,必然会有许多以前的陋习存在,这些毛文龙必然会下令整改。

    谁也不会允许一些外人的加入,而坏了本来军纪严明的强军。

    二当家沉思后,禀道:“大哥,其实这是招安必然要走之路。如果实在担心的话,我们大可先征得所有人的同意后再做定夺也可以。”

    “你的意思是,征询全部人的意思?”李大虎迟疑道。

    “不错,我们可以直接询问寨中所有弟兄的意见,愿意接受招安的就必须得有改掉以前陋习的决心。而不愿意改或者觉得自己无法改的,我们大可直接让他们脱离鹰嘴崖,这样一来,我们的事情不就好办得多了吗?”

    二当家的话,让李大虎眼前一亮,他哈哈笑道:“还是老二你点子多,行,这事就这么定下来,明天开始你便把这事安排下去,要快点把结果弄出来。”

    二当家笑眯眯的拱手言道:“大哥尽管放心,这事我会亲自监督,定然不会叫它出任何的差错。”

    事情谈妥之后,李大虎便遣散了众人,只剩他独自一人继续呆在议事堂内。望着空荡荡的议事堂,他突然觉得心里很是不舍。

    接受招安后,也就意味着,这个他一手创立起来的鹰嘴崖要解散了!李大虎心里空落落的,各种各样的情绪浮上心头,很不是滋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