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时间掠夺

第九章 无解的犯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早在电视里看到武术职业联赛的时候,苏君就知道所谓的武术家,与他印象里的武者差异极大。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尽管现在武道大兴,珍贵武学跟不要钱一样开放出来,两者学得都是一样的武学,但不同就是不同。

    毕竟职业联赛不允许杀人,不允许攻击要害,甚至连致残的情况都要接受审查。

    这样种种限制之下,选手也只能分胜负,而不是决生死。

    王一龙或许在赛场上叱咤风云,一身武艺被粉丝吹到天上去,但在苏君这等人手上,他愣是连一剑都没走过。

    哪怕他高出苏君接近一个大境界,可偷袭般的近身出手,照样瞬间躺尸。

    在第五境神意境之前,武者都是防御力远不如攻击力的局面,在死生境时尤其如此,几乎出手就定生死,才有死生境之称。

    “阿龙?!”

    一声怒吼从旁边传来,蒋正怒目圆睁盯着苏君,二话不说已经一掌砸了过来。

    “劈山掌?”苏君见多识广,天下武功多有涉猎,一眼就认出蒋正这掌的跟脚。

    相比于王一龙,蒋正的武功路子就截然不同了。只是一出手,铺天盖地的杀伐气息就涌现出来。

    即便盛怒之下,他的姿势也非常标准。上半身稍稍前倾,双腿微曲,这是随时能根据敌人动作,调整自身的姿势。

    这是一个久经战阵的对手,绝不是王一龙那等货色能比。

    但……也仅此而已了。

    苏君目光微凝,脚步一错便恰到好处地避过这掌,手中短匕几乎是贴着蒋正的身体在上滑,转眼间已经来到他的腋下。

    尽管最擅长的是剑,但苏君有着数年生死搏杀的经验,对匕首的特性同样了解。

    一寸短,一寸险。匕首这类武器最恐怖的时候,就是当它成功贴身的时候!

    蒋正怒火攻心,一直到感到腋下一痛,才猛然惊觉过来,连忙挣脱出去,低头看去却见右腋已经血流如注。

    他望着苏君依旧平静淡漠的脸色,怒极反笑道:“特殊任务局居然请职业杀手办事?还是说,你是钟家人请来的?”

    蒋正坚信,这等出手狠辣又漠视生命的人,如果不是从战场上回来,那就必定是职业杀手无疑。

    苏君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也不开口答话,仿佛完全听不到一般。

    他在等,等对手因为过量失血战斗力下降,或者忍耐不住转身逃跑。

    只要蒋正将后背露出来,苏君有把握三招之内拿下对手,哪怕他有“神速”在手也一样关于“神速”的优劣,苏君比他更清楚。

    比起王一龙,蒋正确实难对付很多,不过想从苏君手上逃脱,依然是不可能的事。

    蒋正感受着腋下传来的剧痛,鲜血捂都捂不住地流下,还有对手毒蛇般的冰冷眼神注视,这一切仿佛都在告诉他一件事。

    这是一个死局。

    ……

    白婷萱已经赶到了虹口小区。

    苏君出门时没有特意隐藏行踪,以特殊任务局的情报,定位一个挂了号的苏君,并不是什么难事。

    两位保安同志又敬业地上前来:“这位小姐……”

    “警察。苏君去哪里了?就是上午进你们小区那个青年!”白婷萱根本不等他们发问,就气喘吁吁说道,同时拿出手上的证件。

    她不属于警务系统,但为了平时行事方便,是有着证件准备的。

    两名保安有些发愣,其中一人连忙道:“上午是有个人进来,他说找四单元602的王一龙先生,不过登记的名字是……”

    白婷萱一把抢过登记册,看着上面“白婷萱”三个大字嘴角微抽,又甩给保安道:“就是他!你们两个马上报警,快!”

    说完这话,她根本不等两人回答,一马当先向着王一龙家奔去。

    ……

    张洛回到家里。

    尽管官位越做越大,但他依旧坚持每天回家吃午饭,抽出一些时间陪陪老娘,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不过今天令他有些意外,因为平常称得上大忙人的弟弟,居然也在家里。

    张洛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可是刚调任区刑侦副队长,按说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时候,怎么还有这闲工夫?

    “哥,你回来了啊!”张玉彬看见张洛回家,连忙上前招呼道。

    张洛见他这嬉皮笑脸的模样,不由失笑道:“什么风把你这大忙人吹来了?我的张大队长。”

    这两人虽然名字毫无关联,半点兄弟的样子都没有,但他们确实是兄弟俩,而且是亲兄弟。

    张洛比张玉彬大五岁,但两兄弟关系一直很好。

    两人互相打趣了几句,张玉彬才道:“哥,我这可是专门来请教你了……”

    “哦?碰上什么离奇的案子了?”张洛也不奇怪,以往有过这样的事。他自己也是刑侦学硕士,指点一下弟弟不是什么难事。

    张玉彬就将刘松的案子说了一遍,末了还将白婷萱推荐的那本书拿了出来《无解的犯罪》,宗无腾。

    “白师姐让我看的。”张玉彬指着这本书道。

    张洛却挑了挑眉,他知道弟弟说的白师姐就是白婷萱,一边接过这本书,一边随口问道:“你盯上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叫苏君,怎么了?”张玉彬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哥哥。

    张洛动作微顿,随即将书放到一旁,揉着眉心道:“没什么。《无解的犯罪》这书我是研读过的,宗教授在里面叙述了一种新奇的理念。”

    张玉彬认真地听着,这书他还没来得及看这么厚一本书,他张副队哪有空看啊。

    “正常来说,一个犯人想要摆脱嫌疑,都会想方设法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但制造的就必然有虚假,有破绽。”

    “没错,所以我们办案的过程,其实也就是在跟嫌犯玩解谜游戏。”张玉彬对此很有经验,他早先故意逼迫苏君,也是希望他如此去做。

    张洛看了他一眼道:“但如果犯人反其道而行呢?他不需要证明自己无罪,只需要将证据指向复数个嫌疑人就够了。”

    张玉彬闻言一怔,他脑中莫名想起了那段监控重,黑夜下的身影缓步走入第四街道,没有半点犹豫。

    显然那名凶手的行为,正如张洛所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