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时间掠夺

第七十七章 谁是合格的家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苏君两人在南阳没有停留太久。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在确定苏君没有受到魔性影响之后,尽管不看好苏君的路线,但任海泊还是很尽心地,将葵花真经精要传授给苏君。

    这确实是一位很和蔼的老人,如果不考虑他那恐怖到,几乎可以毁天灭地的武道修为。

    两人大概在南阳多留了一天,期间关锋罕见地没有再说什么怪话,只是看着苏君的目光,总有些古怪,又带着些嘲弄。

    反而是傅嫣鱼又来找过苏君几次,两人还是以神意拳对练。结果当然不会有两样,傅嫣鱼被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到最后傅嫣鱼甚至忍不住,跑去向任海泊求教,要如何才能打赢苏君这种对手。

    任海泊只说了一句话:“等你的拳意能直接摄人心神,拳未出,意先动,自然不怕他了。”

    于是傅嫣鱼开始以两倍于以往的斗志,投入到练拳大业中去。

    苏君本来打算第一天到南阳,第二天就启程回去的,但最终还是多留了一天。

    来自任海泊所传授的葵花真经,确实对苏君帮助很大,一些从文字中无法领会的意图,在任海泊的讲解下,都变得清晰起来。

    葵花真经的经脉图异常复杂,里面几乎每一条都有着至关重要的用途,轻易无法删改。

    而行功图只是一个标准规范,具体到每个人身上,几乎都会有为数不少的细微改动,这时候就体现出,一个好老师的重要性了。

    任海泊只是让苏君当着他的面搬运一个周天,就立即指出了路线中的不少错误。

    不过老爷子看苏君行功时,却露出了几分疑惑之色:“按说你练葵花真经也就半年,怎么行功如此纯熟?”

    苏君的真气运转没有半点滞涨,明明是有不少瑕疵的行功路线,却有着极高的熟练度,就好像练了几十年一样。

    苏君对此也只能表示:“可能是我在练这门功夫上,有着常人所不能企及的天赋。”

    ……

    南阳之行短暂而又充实,充实到苏君在返程的路上,还在琢磨着葵花真经的细节。

    任海泊的指点对他来说极有效果,不光是帮他调整了行功路线,让他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练功,更是帮他提高了眼界。

    如果说之前苏君始终只是一个初学者,是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修炼,那么现在就截然不同了。

    他一度站在秘籍编写者的角度,去看内功的每一条经络,外功的每一门练法,了解它们在内外交汇中的作用。

    如此再回过头来修行时,他就能根据自身情况,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

    “没事就行了,至于他们怎么说,不必放在心上。”赵影昭见苏君一路沉默不语,不由开口安慰道。

    任海泊住在南阳不是什么秘密,来拜访他的人也络绎不绝,所以他对苏君的评价根本不可能瞒住。

    以后苏君走到外面,明面上或许没人会说什么,可是暗地里“那就是被任老爷子说没武者之心的”这类话总不会少。

    赵影昭怕苏君会留下心理负担,严肃说道:“大宗师看走眼的例子,每年都有一大堆,尤其是任老这样爱评判人的。”

    “十年前,就是被他评为‘神意封顶’的荆康悦,突然从神意第三步一步登天,成为联邦最年轻的大宗师,年仅四十五岁。”

    苏君看她这么认真地解释,不由笑了笑道:“我没事。况且人家也只是说我没有武者之心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话让赵影昭怔了怔,没明白苏君想表达什么。

    于是苏君又补充了一句:“谁说没有武者之心,就不能晋升大宗师?”

    这辈子他可不是那搞笑的剑客了。

    ……

    等苏君两人回到安城,先是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江九做东,请宁妃岚和苏君一家人吃饭。

    这个“一家人”,江安琦同学是肯定要到的,苏然可来可不来,赵影昭和苏君两人嘛……

    “你去吧,我有事。”苏君接完江九的电话,就把活丢给了赵影昭。

    “他说什么?”

    “江九查到了是谁在背后做局,这件事和小安无关。”

    “二哥……”江安琦在一旁嘴角微抽道,“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安……”

    苏君奇怪地看了看他:“那叫老安?”

    “……”

    “行了行了,一看你就平常不关心老四。”赵影昭打断两人无聊的对话,“老四跟我去见一见宁妃岚吧,你以后要打职业赛的话,不妨也加入天河。”

    江安琦的脸色更无奈了几分:“大姐,我的老师是宗越先生……”

    宗越隶属于百人堂俱乐部,同样是职业赛事里的顶级豪门,跟天河没什么仇,但也是竞争对手。

    “哦,你怎么不早说?”赵影昭瞪大了眼睛。

    ……

    “宁小姐,请你听我说。”华忆站直了身体,神情严肃地说道,“那个江九给出的证据,根本不能证明江安琦与此事无关!”

    比起江安琦不负责任的两个兄姊,江九可就尽职尽责多了。

    他自从上次跟苏君分别之后,就一直在调查这件事的幕后底细,顺着郭子明这条线去查,还真查到一些东西。

    根据他的调查结果,布局者为仙林郭子明的仇人,而江安琦不过是适逢其会,被作为嫁祸对象罢了。

    而且也正如苏君所说,尸检结果显示郭子明是早就被人下手,暗中伤了脏器,战斗中必然会出现内脏出血的局面。

    他在查到这些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宁妃岚,又表示愿意做局,为双方调解误会。

    宁妃岚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旁边的龚老却知道,自家徒弟很少生硬地拒绝别人,这时候怕是不好开口。

    于是他站起身来,拄着手杖道:“华先生,这件事我们自然会有判断,请你出去。”

    华忆见到龚老出面,顿时感觉心中有些发凉。他同样了解宁妃岚的性格,正是想以“死缠烂打”之势,看看能不能跟着过去。

    只要能介入到双方的交流中,华忆就有把握把这场调解搅黄。

    不过华忆向来都明白如何审时度势,眼见事不可为,他只得露出一个遗憾的神情,然后转身告辞。

    “等等。”宁妃岚突然开口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