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龙陨九天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人不可貌相(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别贫了,快跟我说说吧,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怪怪的,为什么这乐天拍卖会的拍卖师会是这红琳小丫头呢?”

    听着幽魂的询问,子龙轻叹了一声,想起这些日子,也确实是发生了不少事情呢,在魔兽山脉当中,一次差点死在叶高冷手上,还有一次差点就死在了那黑衣头领李锴的手上……

    “在那天你闭关之后……”

    ……

    而就在子龙向幽魂述说着这些天的经历之时,拍卖会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只见,两个黄衣侍女推着一个物品陈列架便来到了方形拍卖台之上,物品陈列架上,是一件白色的软甲。

    红琳缓缓的朝着白色软甲靠近,用玉手轻轻的托起白色的软甲,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向着拍卖会场的众人介绍道:

    “这第三十二件拍品是我手中的天蚕宝甲,天蚕宝甲选用雪域天蚕所吐的天蚕丝为材料,经玄阶高级训练师之手,精心打造而成。

    天蚕宝甲水火不侵,质地坚硬,五阶以下的低阶修士难伤其分毫,穿戴着天蚕宝甲,在与低阶修士的战斗中可以说是占尽优势,说是多出一条命来也是毫不夸张,即使是四阶巅峰的修士源气全开,奋力一剑,也休想在天蚕宝甲上留下痕迹。

    此外,纵使是面对着五阶王者的攻击,这天蚕宝甲也可以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天蚕宝甲可贴身穿戴,十分的方便,这件天蚕宝甲的起拍价为五百万铜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二十万铜币!”

    待红琳的声音落下,拍卖会场中人群又躁动了起来。

    起拍价五百万铜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二十万,这是此次乐天拍卖会开始以来,价格最高的一件宝物了。

    但众人也心知肚明,这天蚕宝甲完全对得起这个价,正如红琳所说的那般,在低阶修士的战斗当中,贴身穿戴着这件天蚕宝甲,就相当于活活多了一条命出来。

    天下之大,修真者茫茫之多,但在这茫茫多的修真者当中,有将近九成都是低阶修士,五阶以下的修真者可以说是多不胜数,而这天蚕宝甲对于低阶修士而言,就是一个莫大的福音。

    然五百万铜币的起拍价,却是让很多低阶修士望而却步,然对于那些富裕的宗家弟子或是豪门大商而言,这件天蚕宝甲,则是必争之物。

    “五百五十万!”中原北部,一个鲍氏分家的少爷率先叫价。

    “我出五百八十万!”

    一个有些名望的富商随即跟上,平时做生意得罪的人也不少,这富商想将这天蚕宝甲拍到手做防身之用。

    “六百万!”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中原北部,崔氏分家的崔宏亮少爷喊出了自己的价位。

    崔宏亮上次之所以会路经佘拓城,就是因为其要前往乐天城参加乐天拍卖会,这崔宏亮在视察佘拓城崔氏千腿诀武馆的同时,又顺便查起韩德松失踪一事。

    只不过这崔宏亮的运气不太好,查韩德松的失踪查到了孙宰的头上,他不仅激发了孙宰体内的吊睛白额红瞳虎的力量,帮助孙宰成功开启了吊睛红莲瞳,更是被孙宰给胖揍了一顿,而且运气更背的是,在事情超出了崔宏亮的控制之时,崔宏亮挟持人质想逃的时候竟是挟持到了子龙的头上。

    子龙的一阵噼里啪啦将这崔宏亮的胳膊差点扭废,这崔宏亮到现在都还抬不起胳膊来,而子龙的恐吓更是让这崔宏亮心生阴影,但无奈,崔宏亮也只能认栽了,赵子龙是连卿氏世家跟薄氏宗家联手都没对付的了的人,他一个崔氏分家的少爷,还真是不够看的。

    至于那韩德松的死,崔宏亮觉得就算他报回了崔氏分家,说是赵子龙杀得,他父亲也是万万不会为了一个韩德松而去找赵子龙报仇的,去得罪赵氏宗家的,虽然赵氏宗家远非当年能比,但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分家能比得上的。

    崔宏亮也就只敢在心里默默寄望于卿史昂,希望卿史昂能在一年后的中原大比之上,杀掉赵子龙,为他报仇……而等赵子龙死了之后,他崔宏亮发誓,一定要让那孙宰还有孙家坡的那帮刁民们知道惹怒他的代价……

    而如今,这崔宏亮也只能靠在拍卖会上拍几件称心的东西,来抚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了,而这件天蚕宝甲,崔宏亮是第一眼便看中了。

    然还不等崔宏亮稍加得意,一道苍老平静的声音在崔宏亮所在看台的附近响起,道:

    “六百六十万!”

    一个上了年纪的褐衣老人开口叫价。

    褐衣老人的叫价惊动了其四周的众人,褐衣老人周围的人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穿着朴素、相貌平平的老人竟是这般的有钱,真是深藏不露啊。

    他们不知,这褐衣老人乃是中原北部,荆氏世家的一位深居简出的族老级人物,但其平日里低调至极,参加乐天拍卖会都是用的入场铁牌进场……

    薄氏宗家的看台之上,薄伊傲转过身去,朝着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问道:

    “薄金海,我想要这件天蚕宝甲。”

    “小姐,我们还是不要出价了吧。”

    “为什么?”薄伊傲面露不悦,没好气的问向薄金海。

    “小姐,这个褐衣老人不是一般的人,他既然开口了,这件天蚕宝甲咱们还是不要掺和了。”

    薄伊傲远远的望去,看着薄金海口中的那个褐衣老者,冷呵了一声,轻蔑道:

    “呵呵,就这个老家伙?你看他那穷酸样,他还出六百六十万,他有那么多钱吗?不会是托吧?”

    薄金海摇了摇头,慎重的说道:

    “小姐,人不可貌相,这个褐衣老者绝对是高手。不满你说,之前进入会场的时候咱们与他擦肩而过,如此之近的距离,我竟没有从他的身上感应到一丝一毫的本源真气,还有他那淡然超卓的神态,我当时就知道,他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肯定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只见薄伊傲的嘴角翻出一丝不屑,用略带刻薄的语气说道:

    “哼,薄金海,你是不是被谁给打怕了啊?过去也没见你那么多疑的,问你这一身伤是哪来的你也不说。”

    薄金海尴尬一笑,没有作答。

    上次薄金海与韩德松一起尾随子龙等人进山,薄金海的受伤加上大意,让他惨败于子龙之手。

    若不是子龙最后心生怜悯,给了他一颗特制的“回天草泥丸”,让薄金海恢复了一些体力与源气,恐怕这薄金海就真的陨落在了魔兽山脉当中,虽然薄金海的储物戒被子龙给夺走了,但能保得一条命下来,薄金海就已经知足了。

    回到佘拓城之后,薄金海没有告诉任何人这几天发生的事,且不说薄氏宗家明令禁止族人去找赵子龙的麻烦,他堂堂一五阶初期的王者,竟然败在了一个四阶中期的低阶修士手中,还要靠着对方的“施舍”才能够活着走出魔兽山脉,这种一生的耻辱,他自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后来,薄金海听说韩德松已经死在魔兽山脉了,而且听说是赵子龙亲口承认的,韩德松就是他杀得,薄金海当时就震惊了。

    因为薄金海清楚的记得,赵子龙当时被他给追了很远很远,直到连他自己都筋疲力竭,跑不动了,二人才停下来拼搏一战的,赵子龙是不可能有机会插足后方的战事的,换句话说,韩德松肯定不是赵子龙杀的。

    而至于为什么赵子龙要替孙宰、王五等人背这个黑锅,薄金海思考了片刻便也想明白了,这赵子龙心甘情愿的背“黑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想当初,卿二少爷的死,就是赵子龙帮他们薄伊傲小姐背的黑锅……

    不过薄金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当时韩德松面对着的,应该就是一群像孙宰、王五、张二那样的二阶修士,而且这其中的两个还是那韩德松调教出来的徒弟,薄金海万万没有想到,韩德松竟然会死在那几个毛头小子手中。

    经历过了这件事之后,薄金海是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管是赵子龙还是孙宰、王五、张二等人,他曾经瞧不起过,但是如今的薄金海明白,这些中的每一个,皆不是普通人,那赵子龙,更是刷新了他对低阶修士的认识……

    也可能是受这件事的影响,劫后余生的薄金海连性格都变了很多,变得稳重、谨慎了起来,对人和事都怀着三分敬畏之心……

    “算了算了,这次就听你的了,不过再遇到我看中的东西你就不能再拦着我了。”薄伊傲扶着娇额,搔首弄姿的回答道。

    “那是,小姐再有什么看中的东西金海绝对不阻拦了。”薄金海在一旁恭敬的回道。

    然而此时的薄伊傲却仍还在小声的抱怨,呢喃:

    “不就一个糟老头子嘛,这都畏手畏脚的,能做什么大事啊,回去我就让父亲给我换一个人,我身边不要胆小的人……”

    薄伊傲的呢喃声也不免传进薄金海耳中,薄金海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退到了一侧。

    薄金海暗中啧叹,自从小姐跟卿史昂定亲了之后,那是越发的目中无人、口无遮拦了。

    他还真怕,薄伊傲有一天会因为她的目中无人给薄氏宗家带来无端祸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