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章 智耍同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回过神来时,只见周围正有几名少女对自己指指点点,于是朝她们笑了笑,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那几名少女顿时“咯咯咯”直笑,骂道:“快去练你的功吧,就知道在这里瞎掺和。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华麟愣头愣脑的绕着操场走了一圈,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兴高采烈地交谈着,根本没有人愿意搭理自己。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自己从小就是整个“国公府”的中心,哪曾想到会有今日?

    无聊之际,发现操场四周摆放着许多一人高的岩石,索性爬了上去,坐在石头上,支着下巴,傻傻地看着场内师兄们练功。只听处处都是“霍霍”大响的练功声,场面却也壮观。

    他看了半天,发现有些人还真是笨得可以,一套直来直去的“铁锁拳”总是练得上招不接下招。不禁暗暗摇头,心想天山这么响亮的门派,怎会招收如此差劲的弟子,真是奇怪透顶。

    他却忘了,这都是因为自己内功颇有根基的原故,为了抵挡病魔,他把“寒冰掌”这种高深的掌法都练得略有小成,对这些煅炼筋骨的招式当然一看便会。

    时间缓缓流逝,东边的太阳移到了西面,他还坐在石头上发愣。场内毕竟还有一些武功高强的弟子,华麟见他们飞来飞去,威力强大的招式更吸引了他的注意,比如那招“天剑斩”,他便看得如痴如醉,那气吞山河的架势令他非常着迷。

    据他观察,场上有个武功非常高明的少年,旁边的师弟都叫他郑师兄,华麟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黄昏来临,那师兄都已收功离去,他才回过神来,此时发现操场上已经没剩下几人,于是悻悻地爬下了巨石,心想回去后也照着练习几下,想必也能学个**不离十。

    刚刚跳下石头,场上就有两名师兄笔直地朝自己走来。华麟见他们手中都拿着扫帚,立刻便猜到他们的意图。此时本来想拔腿就跑,但他孤傲惯了,最后还是站在了原地,那两名师兄果然来到他面前,冷冷道:“今天轮到你扫地了!”

    华麟在家时莫说扫地,就连穿衣服都要别人服侍,他当然不依了,大声道:“谁说今天是我扫地的?”

    左边高个子师兄沉着脸道:“我说的!”

    “凭什么?”

    高个子师兄用力推了他一把,恶狠狠道:“就凭我是你师兄这么简单!”

    华麟怒道:“除非是师尊让我扫,否则谁也别想命令我。”

    两名师兄不禁对视了一眼,左侧那人二话不说抬腿朝他踹来。

    华麟反应十分敏捷,立刻侧身避过,高个子师兄一脚踹空,立即勃然大怒,上前就是一拳。华麟退了一步,再次避过,谁知对方却使出了天山绝学,右脚横扫,华麟闷哼一声,“蹬蹬蹬”退了五步,背部一震,撞在了身后的巨石上。

    高个子师兄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道:“你扫还是不扫?”

    华麟紧紧握住了拳头,拼命压抑住还手的**。“相国寺”的方丈曾经教诲过自己,绝不可以和别人动手,记得五年前自己在发脾气时,狠狠踹飞了一名丫鬟,导致她盆骨粉碎性骨折,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变成了终身残疾,这件事让他整整内疚了三年。

    自己体内的灼热真气很容易失控,此次来天山学艺,为的正是要压抑住这团邪火,一想到这里,于是将拳头松了开来。

    但没想到,高个子师兄却得寸进尺,朝着华麟的腹部又是两拳,冷冷道:“不扫是吧?那好!”说完砰砰砰又是三拳。

    华麟有内功护体,倒也不怎么疼痛,但这“屈辱”却让他有些按奈不住了,幸好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道:“付天水,纪杰,你们在聊什么呢?”

    姓付的师兄只好悻悻地放开了华麟,指着华麟的鼻尖道:“你小子给我记住,下次再不听话,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华麟暗暗想到:原来你是付天水,本少爷记住了,总有一天要整死你。

    付天水、纪杰拾起了扫帚,转身扬长而去,远处的少年连忙向华麟使了个眼色,叫他早点返回住所。

    华麟碰到这种鸟事,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此刻感觉右手有些发麻,低头一看,发现手掌已经变成了暗红色,于是转身把气全都撒在了身后的巨石上,“砰”的一声,在巨石上击了一掌。

    那石头倒也没什么异状,华麟也不以为意,转头向自己的“石轩居”走去。

    他走后不久,一阵微风吹来,那巨石“哗啦”一声碎成了几块,正在扫地的付天水吓了一跳,立刻察觉那里正是华麟挨揍的地方,心想这小师弟莫非有高人相助不成?

    回到石轩居,华麟发现诺大一个院子里只有自己一人在家,师尊不知道又躲到哪里喝酒去了,于是坐在床沿,从怀里取出“玄冰诀”来,喃喃自语道:“今后就要靠你的了!”说完盘膝闭上了双眼。

    夜色渐浓,乔追风抱着一个酒坛子,摇摇晃晃总算回到了石轩居。

    来到华麟的窗外,立刻发现自己的徒弟正在盘膝练功,不禁醉眼一亮,心想这徒弟居然如此用功,看来自己是错怪他了。

    他哪里知道,华麟体内的邪火又在蠢蠢欲动,为了抵挡自己的病魔,他也只能练功来抗衡。不仅如此,他甚至觉得体内的邪火被寒气抵消,使他感到舒坦无比,不知不觉竟练上了瘾。

    乔追风见他如此勤奋,于是更加大胆地去喝他的酒了。

    ……

    谷外飞雪飘零,转眼过了两年时光……

    此时又到了寒冬季节,天山剑派却依然春意盎然,整个山谷就像一个数十里的花园,其内鲜花盛开,树木常青,纵横交错的碎石路贯穿了每一个角落,其间的凉亭石椅处处可见,走在其中,仿如身在世外桃源。

    华麟荡着双脚,复又坐在了巨石上,他支着下巴,观赏着师兄们幼稚的打斗,每到精彩之处,他倒也拍手叫好,众人不知他喝谁的彩,倒是越练越有劲了。

    正发着呆,身后的碎石路传来了脚步声,不知为何,隔着二十丈的距离,他竟清楚地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右边一人道:“听说叶师妹又去闭关修练了,这些天看不到她,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另一个声音响起道:“听说何师叔管得太严了,叶师妹真可怜!”

    华麟不禁眉头一扬,他们所说的叶师妹显然就是叶清了。这两年她变得更为清丽脱俗,众多师兄和师弟皆被她的美貌吸引,常常为她发生争执。

    对于这个丫鬟,他同样感到有些纠结,在她的面前,就连自己都会有种约束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天山学剑的原故,叶清整个人渐渐散发出一种仙女的气质,这哪里还存在什么主仆关系了?虽然每过一段时间,她都会来“石轩居”替自己洗涤衣物,但这两年再没有和她同寝同眠,感觉两人的关系己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正想着,左边的师兄突然叹道:“我听说啊,前天项宵云把赵师弟给教训了一顿,叫他不许再靠近叶师妹。你对她的念头最好不要显露出来,否则肯定会招来横祸。”

    右边的师兄一阵默然……

    华麟一阵郁闷,如此看来,幸亏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和清清的关系,否则本少爷岂非也要遭殃?

    正想着,左侧的师兄突然兴奋地道:“其实罢,我觉得还是小师叔更漂亮一点。你知道吗?小师叔常常在碧云顶打坐,一阵山风吹来,她的裙纱随风飘扬,哇噻,那场景简直像仙女一样!”

    “真……真的?那我们什么时候上去看看罢?”

    “我一提到小师叔,你怎么立刻就把叶师妹给忘了?你这家伙真是色迷了心窍。”

    他们俩人越走越近,华麟此时己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这两个家伙和自己还有过旧怨,正是曾经欺负过自己的付天水和纪杰二人。

    本想对他们来个视而不见,谁知右侧的纪杰突然压低声音道:“嘘,你看前面那个白痴又坐在石头上观摩呢!”

    付天水笑道:“他观摩个屁,就算你在他面前打一百趟铁锁拳,他也看不懂。老醉猫从来不教他武功,他完全是废物一个。”

    纪杰嘿嘿笑道:“你说我们要不要上去给他来两下呢?”

    “好啊!”

    华麟眉头一跳,暗暗骂到:本少爷没找你们算账就罢了,你们岂敢又来欺负我?等会就让你们知道我这废物的手段。

    纪杰和付天水悄悄从背后接近,正准备擂他两拳就跑,谁知还没有动手,就听华麟自言自语地比划着道:“运指横点中庭、剑出齐眉、步入坤位、右转……这怎么可能嘛?今晚还要再去清月亭偷听一下才行,这套卷云剑法我一定要学会!他娘的,就是太晚了点,为什么许师叔要三更半夜传授绝学给小郑呢?莫非这招是天山的不传之秘?看来一定是了!小郑那么厉害,修为远远超过了诸多师兄,原来是许师叔给他开小灶的原故。嘿嘿嘿,今晚再去偷学他两招,幸亏清月亭还有几个地方可以躲藏!”

    付天水和纪杰都是一愣,当听到自己的师尊在给郑师弟开小灶时,两人都是大为吃惊。心想难怪同一招剑法在郑师弟的手中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原来是师尊偏心。

    两人受此打击,顿时把欺负华麟的事给忘了。

    就见华麟笨手笨脚的爬下巨石,突然看见纪杰和付天水就站在自己身后,吓得大声叫道:“哇!你们……你们来了有多久?”

    付天水强颜笑道:“我们刚来,算你小子走运,本想吓你一跳,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华麟慌慌张张地道:“那,那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付天水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华麟突然捂着自己的肚皮道:“哎呀,我发现我的肚子饿了,现在要去吃中饭!”说完一溜烟地跑了。

    付天水和纪杰不禁对视了一眼,一齐点了点头,准备今晚就去清月亭偷听偷听,看看师尊是不是真的在给小郑特别关照。既然下定了决心,于是装模作样地来到操场,心不在焉地练起功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