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4章 俗念难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午时左右,华麟捧着午饭,独自一人坐在“清月亭”用膳。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这几个月他孤独惯了,除了叶清每晚来看他外,其它师兄都瞧他不起。当然他也不愿主动去理会他人,自己堂堂一个世袭忠翊郎,哪管其他人的看法?

    清月亭是前往凌云殿的必经之路,一条石径遥遥通向远方,左侧是一座非常美观的假山。

    华麟正背对着石径,远远听见一个轻快的脚步声传来,他心中一动,看来自己要等的人已经到了。

    于是,他一边吃饭,一边含糊着道:“他奶奶的,怎么所有人都喜欢叶师妹呢?还搞得要打要杀的,竟然还打算偷袭,真是没点风度。”

    身后那少年正是掌门的独子项宵云,他听见有人说起了自己心仪的叶师妹,于是停下了脚步。

    却见华麟吐出了一块肥肉,又喃喃自语道:“要打要杀也就罢了,还搞什么埋伏?真不要脸!”

    项宵云终于按捺不住,快步走上了清月亭,拍了拍华麟的肩膀道:“华师弟,你刚才在说什么呢?”

    华麟被“吓”得跳了起来,呛出了一口米饭道:“没……没有啊?我说了什么吗?”

    项宵云冷冷道:“我好像听见你在说叶师妹什么的?”

    华麟慌乱了半天,终于平静了下来道:“啊?你都听见了?那好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你一定要保护我啊?”

    项宵云点了点头,以自己的身份,要保护一个人还不容易?

    华麟果然凑到他耳边道:“前天师兄你对叶清说的话被人听到了,今晚有人要在清月亭埋伏,准备对你不利!”

    “什么,谁要暗算我?”

    华麟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别人,于是压低了声音道:“事情是这样的……”

    他和项宵云嘀嘀咕咕说了很久的话,这才各自散去。

    两人分道扬镳后,华麟吹着口哨,端着剩余的饭菜,开开心心地照着原路返回。当他路过优美的碧水湖旁边时,将碗里剩下的食物一点一点挑入湖中,片刻就引来了一大群锂鱼。看着湖内欢腾的鱼群,想着自己完美的计谋,不禁吃吃地笑了起来。

    正巧有两名师姐从北面经过,见华麟一人在傻笑不己,其中一位身材娇小的师妹卟哧笑道:“芸姐姐你看,那个呆瓜好好玩哦,竟然一个人在偷笑,难怪人家说他……”

    那芸姐姐立刻打断她道:“风铃妹妹,看一个人不能仅仅看他外表的。”

    被称为芸姐姐的少女,正是天山新秀南宫芸。她年方十六,比叶清稍长两岁。由于发育成熟,那紧绷的纱裙早已把她苗条而又丰满的身段完美地展现出来,她资质颇高,更得“飘渺剑”罗紫铃的喜爱。

    而旁边那娇小的师妹,则名叫杨风铃,她和华麟其实还算挺熟,最大的特点就是可爱调皮,正是“绝尘剑”上官灵的关门弟子。

    华麟听见有人取笑自己,回头一看,见是两位美女同门,哪敢有什么意见?于是朝杨风铃做了个鬼脸。

    没想到她们却笔直地向自己走来,杨风铃一见湖中欢腾的鱼群,于是兴奋地跑将过去,用小手掬起了一杯湖水,直把那群锂鱼吓得四处逃窜。

    南宫芸却来到华麟的面前,温柔地笑道:“小师弟一个人在这喂鱼吗?怎不见你去操场练功?”

    华麟正当少年,眼睛直直地望着人家丰满的酥胸,心想清清的小馒头什么时候能发到这个程度那就好看了。却不知叶清才刚刚满十四岁,那身段早已把大家迷疯了。

    南宫芸的脸上爬起了一丝红晕,娇嗔道:“人家问你话那!”

    华麟的俊脸刷的一下红了,挠着后脑勺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杨风铃轻快的走了过来,顿时“咯咯咯”笑开了。

    南宫芸一阵羞涩,又问道:“怎么不见你去操场上练功?”

    华麟见她羞涩的模样十分有趣,因而笑道:“你有在操场等我吗?这样问话,很容易让人家误会的!”

    “你……”

    南宫芸顿了顿足,拖着杨风铃就走,远远还传来了杨风铃的娇笑声道:“嘻嘻嘻,这就是你说的人不可貌相吧?”

    华麟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也嘿嘿笑了两声,端着饭碗,屁颠屁颠的一路吹着口哨,朝着自己的住所走去。

    猛地,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抬头看时,立刻发现操场的上空正有两个绝美的身影在比武。其中一人竟然是小师叔上官灵,华麟立刻丢下了碗筷,放足朝那边奔去。

    只见上官灵正在和“掌门夫人”刘心玲试招,她们悬浮在空中,就像仙女般优雅。远远看去,那长长的裙纱随风飘荡,两人在空中飞来飞去,就像两只轻盈的蝴蝶,直把众人看得如痴如醉。

    华麟赶到时,只见掌门夫人挥剑一甩,空中的水份立刻结成了七根冰椎,呼啸着射向上官灵的右侧。

    上官灵玉手一扬,左手的衣袖迎着冰椎卷去,顿时荡开了迎面而来的冰椎。她右手轻轻一挥,一片水平的剑气,拦腰击向刘心玲。

    却见刘心玲御剑拔高数丈,轻喝一声,仗剑洒出七朵剑花,迅速罩向上官灵。

    只见那七朵莲花越来越大,竟产生强劲的呼啸之声,骇然正是天山剑派的‘七星诀’。

    地面又是一阵惊呼,能御剑施展七星诀,当真是惊世骇俗。要知道“御剑飞行”本来就十分困难,还要施展攻击力强大的剑法,那就更加不易了。

    未曾想,上官灵仅仅右掌轻轻一挡,在身前立刻布下一层透明的结界。那七朵剑光撞在上面,立刻产生一阵阵涟漪,仿佛在水中投下了几颗石子,“噼哩啪啦”一阵暴响,当真是美观异常。

    刘心玲的“七星剑诀”看似厉害,但扩大的剑花正是真气不继的表现,所以上官灵可以单手抵挡。

    又见刘心玲凝气举剑,娇喝道:“天……剑……斩!”

    周围的光线立刻汇聚而来,形成一柄庞大的天剑,那凌利的剑光垂直斩下,呼的一声划过天际,声势惊人无比。

    上官灵无奈,只能暂避锋芒!下方的观众吓得纷纷让开了一条通道,只见地面的岩石“唰唰唰!”被剑气切出一条深深的裂痕,笔直向远方延伸……

    两大高手在空中过招,地面观战的弟子都感觉头上一阵阵罡风刮过,修为差的,早被逼到数十丈以外了。

    这“御剑术”果然不同凡晌,它不仅可以躲过地面的攻击,而且还可以占据有利的地形,在空中从任何角度向敌人发起进攻。当然御剑术最大的好处其实是省得大家走路!

    光论剑法,当然还是上官灵高明一筹。她仗剑飞行的同时,双手衣袖还能发出凌利的剑气。那身功力,只怕不在掌门之下,当真是骇人之极。

    地面的众弟子都痴痴呆呆地望着天空。不知道是被绝世武功震住了呢?还是被上官灵的绝世芳容给震住了?别人是怎样不知道,反正华麟肯定是被上官灵的绝尘般美貌给震住了。

    只见那雪白的裙纱飘忽不定,每一次拧腰,上官灵的动作都会把他看得如痴如醉。那优美飘逸的娇躯,那绝世芳容,如果在平时,自己哪里能见得着?所以人家都打完了,弟子们也都散场了,华麟还傻傻地站在原地。

    不知为何,他每次见到上官灵的时候,总觉得她很熟悉。但他却有点不明白了,像这种绝色美女,任谁看了一眼,都会一辈子忘不了。自己真的见过她吗?——华麟不敢肯定!

    良久,华麟从思虑中清醒过来,悻悻地朝自己的住所“石轩居”走去。突然想起纪杰和付天水曾经说过,那小师叔经常在碧云峰打坐,不知道她是否又回到山顶上去了呢?

    一想到上官灵的身影,他的心神就是一阵簇摇。

    鬼使神差下,华麟竟然走到了碧云峰的脚下,望着那插入云宵的雪峰,发了一会儿愣。

    这时他猛然惊醒,用手狠狠击了自己的额头几下,喃喃道:“我怎么走到这里来了?”说着俊脸微微一红,连忙为自己辩解道:“一定是无所事事才会导致精神恍惚的,看来明天要开始练剑才行了。可是没人教我剑法啊,我该跟谁学好呢?师尊乔追风好像离不开酒坛子,找他肯定不行。除他之外……有了,上官灵的剑法冠绝天山,我应该上碧云顶向她请教请教,不错不错!”

    谁要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借口,一万个理由都不算多。

    于是,华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攀上了碧云顶。但他却失望的发现,雪地上根本袅无人烟,于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纪杰的当?这就叫成日射雕,却被雕啄瞎了眼……

    这“碧云峰”傲立群山,只有对面的“千仞峰”可比。在这山顶之上,终年白雪皑皑,气温可谓滴水成冰,如若换成普通人,现在早就被冻成冰人了,但他是华麟,天下独一无二的华麟!

    他一边跺着脚,一边骂道:“他娘的纪杰,竟敢骗本少爷,看老子下山不整死你?”

    正欲下山,他却发现上山容易下山难,上来时还可以挖坑往上爬,但下山这滑不溜丢的雪面,绝对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尝试了好几次,差点直挺挺摔下山去,这才知道现在身处绝境。

    西边彤彤红日慢慢下沉,他站在最高处,这倒是观赏日落的绝佳地点,但此时哪还有心情再去欣赏风景?只见天色渐渐发黑,今天看来是下不去了,晚上要是刮起风来,那可就惨了。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吧?

    华麟这样想着,却发现山顶上光滑似镜,哪有安身之处?无奈之下只好选在悬崖的南侧坐稳,望着头顶的满天繁星,觉得自己今天是“离”天空最近的一次了。

    夜幕降临,周围越来越寒冷,他立刻运起体内的真气抗寒,但他这点功力哪能持久?不到半个时辰,他全身的功力便已耗尽,正绝望之际,体内突然升起了一团炽热的气流,他立刻发现自己的病魔复又发作了。但奇怪的是,这次的情况却有了极大的变化,他只感觉体内的真气奔腾不息,源源不断的热力涌了出来,在这寒冷的山顶,这个所谓的“疾病”竟然救了他一命,顿时心中一动,心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已进入了空明状态,就见一个雪白的倩影飘上了碧云顶,那飘逸的裙纱随风翻飞,在星空中显得格外清丽脱俗。

    她一上来就愣了,绝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来抢她的地盘,而且那团红光是那么地熟悉。

    上官灵轻盈的落在华麟身后,犹豫了片刻,终于启开贝齿问道:“你上来作甚么?”

    华麟正在运功抗寒,吓得差点岔了气,但听见她的声音,立刻兴奋得跳将起来道:“哎呀,你终于上来了!”

    上官灵一呆,有些羞涩地道:“你在这里等我?”

    华麟猛地点头道:“对啊,我……我想求你教我剑法呢!”

    上官灵道:“就为了这事?”

    华麟一接触她的目光,立刻感到心跳都变快了很多,于是连忙低下了头。

    可是,她长长的裙摆辅满了地面,微风吹来,将她完美的娇躯绷得纤毫毕现,隐隐还传来了一丝幽幽的体香,他虽然刚满十四岁,但已经渐渐懂得了一些男女之事,又见她的裙摆有些透明,那绝美的轮廓使他感到一阵阵晕眩,顿时感觉鼻子一热,抬手摸了摸,还好没出鼻血(其实是被冻住了)。

    他立刻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装成很可爱的样子道:“你……你真的好漂亮呢!嘻嘻嘻……”

    上官灵嗔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这么不单纯,我是你师叔知道吗?”

    华麟被她说破,于是道:“单……单纯?我不要,我要的是你……教我剑法!师尊就爱喝酒,也不管人家。”

    上官灵发现他说话的方式很有趣,卟哧笑道:“你真的只是为了学剑才爬上碧云顶的?”

    华麟觉得她的每一次微笑都可以直接杀人,于是连忙点了点头!

    上官灵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记得我呢?好吧,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就教你剑法罢。”

    华麟疑惑道:“我救过你?”见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于是又补充道:“你一定认错人了,虽然我对你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我肯定没见过你。如果你只是因为认错了人才肯教我剑法,我宁愿不学。”

    上官灵见他很有骨气,娇笑道:“那好吧,就算我愿意教你吧。我倒想看看,一个大男人练习我的剑法会是什么样子。咯咯咯!”

    华麟:“不……不是吧?”

    上官灵抬起玉手,轻声笑道:“是的,那你学不学呢?”

    华麟立刻道:“学,再累也要学!”

    上官灵正色道:“那好,在教你剑法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是剑?”

    华麟诧异道:“剑就是剑嘛,两面锋利,可刺可砍。”

    上官灵摇头道:“你只看到了它的表面而已,这样可不行。”

    华麟郁闷道:“那好,你说说看,什么是剑呢?”

    上官灵缓缓转过娇躯,望着远方的夜空道:“剑者,练则易,精则难。有人曰:使剑必当以心贯通,以身随形,但我不赞同人剑合一的境界,我认为万物均可为剑。应当心中无剑,以气驭剑,意发则剑发,一截木棍说不定也可以当剑使,你认为呢?”

    华麟看着她侧面绝美的轮廓,微微有些晕眩的感觉,只能道:“好……好罢!”

    上官灵轻笑道:“天山有一本天山诀,那是我们天山剑法的总谱,当你练成七星连亘后,就可以去天山禁地观摩了。所以我们天山每个人的剑法都不一样,这都是自己领悟出来的。你师傅乔追风的剑法当属天山之最,但我总觉得他的剑法太难看,先学我的也好,可以打一打基础,等你练成‘七星剑诀’后,再去禁地观摩罢。”

    华麟疑惑道:“七星剑诀?”

    上官灵点头道:“七星剑诀在天山只是一项基本剑术,目的在于训练出剑速度及准确度,要达到一剑刺出七朵剑花,这才算合格。就像这样!”说完她手中突然冒出了一柄短剑,在华麟面前洒出了一片耀眼的剑花。

    华麟顿时觉得眼前星光乱冒,虽然寒气逼人,但他眼都没眨一下,称赞道:“好像有十六朵剑花嘛,为什么叫七星剑诀呢?”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