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16章 浮萍论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且说华麟还未接近上官灵,就发现她的琴声有点乱,显然自己的到来,已经影响了她的心境。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不由心脏猛地跳了一下,站在木板上的身影也稍稍晃了晃。这微妙的感觉,只有他们能体会,所以上官灵突然停下抚琴。慢慢抬头,默默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师侄”……

    华麟终于在她身前停下。上官灵冷冷道:“你过来干什么?是不是想让我打你下水?”

    华麟卟哧一声笑道:“你真想打我?”

    上官灵白了他一眼,气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说完后你自己跳下水,省得我动手!”

    华麟说话向来胆大,灵感突发,感叹道:“谁说仙界了无事?神女幽幽情满怀!……我觉得你的琴声没人能懂,所以想做你的听众。”

    自从华麟学了乔追风的醉剑后,对每个人的表情可谓是观察入微。他觉得上官灵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调皮,根本没有生气的意思。要不然,上官灵早就一巴掌赏他下水了。

    上官灵没想到华麟一过来就诗兴大发,所以愣了愣,发觉这小子还真是有点才气。于是冷冷看着他,想看看他究竟想怎样。

    华麟见她不语,接着又道:“琴律之道,知音难求!……夕日伯牙一曲‘高山流水’无人体味,仅得一个平凡樵夫锺子期能懂。子期死后,伯牙摔琴绝弦,终身再不操琴。你的琴声美妙含蓄,丝丝情感灌入其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上官灵见他竟敢对自己的琴艺指手画脚,于是打断道:“这么说来,你也懂琴了?刚才我弹的又是哪一曲?”

    华麟潇洒地站在水面,朗朗道:“《阳春白雪》本为轻快曲调,谁知你的琴音婉转幽长,却又恰似《汉宫秋月》。你这不是在弹琴!呵呵……而是在舒情!”

    华麟说得非常委婉,比喻得更是非常恰当!——要知道《阳春白雪》是一曲欢快的曲调,而《汉宫秋月》则恰恰相反。《汉宫秋月》意在表现宫中少女幽怨的情怀,对年华的流逝,对生活的无奈。

    上官灵当然懂他的意思,回想刚才自己确有这方面的思绪,不禁微微奇怪。华麟十三岁才进入天山,之后根本没机会学习音律,难道他以前就懂?这不太可能吧?那时他才多大?

    却不知,华麟自幼酷爱听戏,得了绝症后,常常在死亡边缘打滚。他凭着坚强的信念挺了过来,对乐曲当然也有猎足。对人性也看得比常人更为通透,他的“大胆作风”,正是为了把握住生命的精彩瞬间。

    上官灵被他评论了一番,倒不生气,只是嫣然笑道:“听你说得头头是道,想必琴艺定然不俗,能否展示一番?”

    华麟见她笑起来犹如冰山消融,心中不禁一荡。还好,他如今的意志比较坚强,心想今天如果不弹一首曲子给她听,估计她马上就会打自己下水。于是哈哈笑道:“琴遇知音心亦合,故人重逢笑相迎。那我就来一首吧!……只是,我的轻功水平太差,只怕弹到一半就会沉下去了。你看……”

    上官灵见他文采果然出众,于是含笑道:“也罢,你只管好好给我弹琴!我自有办法让你浮在水面。”

    华麟却是心中一荡。要知道自古以来,男女弹琴(谈情)大有文章。这时上官灵竟要自己跟她弹一首。这是不是……

    华麟一阵紧张,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下去,赶紧从上官灵手中接过古琴。但如今身在水面,怎样才能弹琴呢?这倒是个难题。

    上官灵瞧他侷促的模样,心中暗暗好笑,于是身体轻轻飘了起来,露出了脚下的一柄短短的飞剑。她又将飞剑缓缓移到了华麟的脚下,示意让他站上去。

    华麟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她可以长时间的飘浮在湖面上,原来是一直施展着“御剑术”呢。华麟也不客气,毫不犹豫就站在了飞剑上。

    上官灵玉足踩在水面上,身体却不下沉。她飘逸的身形,真正像个凌波仙子般美艳。华麟不禁暗暗佩服,心想就凭她这一手,其武功已足以笑傲江湖了。

    华麟缓缓盘膝坐下,将古琴置于身前,双手随意拨弄了几下琴弦,想找一下弹琴的感觉。谁知几年没弹了,加上有美女在侧观望,一时间竟然有点手足失措,半天都找不到感觉。于是,只好在琴弦上一路试了下去……

    上官灵见他胡乱地拨弄琴弦,把自己的心情也拨得是乱七八糟。寒着脸道:“你到底会不会啊?”

    华麟头上冒汗道:“会会!……你先别急,总得让我先找到感觉再说吧?”

    上官灵真想一脚踹他下水,但这时,突然听到华麟断断续续弹出了一丝曲意,虽然很难听,但又不好冒然踢他下去。

    华麟突然抬头笑了笑,说道:“好了好了,这回有感觉了!我就弹一首《汉宫秋月》吧,省得你怀疑我刚才胡说八道……”

    其实,华麟听得最多的就是《汉宫秋月》,这是京城最为流行的乐曲,自己也曾反反复复练过。所以上官灵刚才那首《阳春白雪》中,隐隐含有《汉宫秋月》的曲调,故而一听就听出来了。

    只见华麟闭上了眼睛,似模似样地弹了起来……

    刚开始琴音还有些乱,但他渐渐代入了宫女们幽怨的生活,听起来倒也颇有根基。可是,上官灵还是不满意,觉得华麟的琴艺也不过如此。

    谁知,华麟的琴音突然一变。因为他被自己幽伤的旋律所感染,突然想起了自已身上的绝症。虽然如今病魔再没复发,但儿时经历的磨难岂是常人所能理解?……那些痛苦的过去,再次泛上了心头。手中的琴音,也仿佛活了过来。于是,他开始幽幽诉说着儿时的无奈,以及逝去的童年。——这场病魔,整整折磨了他十年时间,让他从一个少不更事的儿童,陡然间看淡了生死,看透了人世。这直接导致他少年早熟,智力快速成长,无论学什么东西都十分迅速。最为重要的是,他从此变得大胆无比,因为他死都不怕,哪还会怕别人取笑?

    他还暗暗决定,要更加努力的去享受生命……

    华麟这番琴声,立即感染了上官灵,她没想到一个少年心中,竟会有这么多的沧桑之感。而更加令她惊讶的是,华麟的琴声突然又是一变,突然抛却了幽怨的琴声。只因为,华麟突然想起了叶清。……无论在什么时候,她始终都会守在自己的身边,跟着自己开心,和自己一起悲伤。于是,他觉得人生在世,就该享受生命,抓住一切美好的事物。

    所以,一首幽怨的《汉宫秋月》突然在他手中变得欢快起来,不但牵动了自己的心情,而且也挑起了上官灵喜悦的思绪。让她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美好,如此诱人。以至于,这曲琴音渐渐融化了上官灵的冰冷,让她有些情不自禁……

    琴音消散,华麟突然抬头,正好迎上了上官灵的双眸,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暗暗舒了口气。看来今天劝人的功夫总算没有白费。于是跳下上官灵的飞剑,落回脚下的木板上。悠悠道:“哎……我的琴艺只能如此了,你觉得怎样!”

    上官灵回过神来,从他手中要回古琴,板着脸道:“弹得不错!对了,你最近的武功可有突破?后天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华麟见她突然转换话题,心想女人真是说变就变,只能嘿嘿笑道:“听说修真可以延年益寿,一个人之所以叫做年轻人,并不是她本身年轻,而是她的心态还年轻。我的武功最近有点进步,后天一定让你大吃一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