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0章 天衣无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许文河寒声道:“哼!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清楚!”他寒着脸缓缓扫过大家,有几人接触到他的眼神,都不知不觉垂下了头。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许文河又冷哼道:“不过……明人不做暗事!如果他用正大光明的手段打断你的双腿,我也无话可话。松明放心,为师一定为你做主!”说完,他大步行出门外,气势汹汹地向华麟的“石轩居”走去。一大群师侄见状,立刻跟在后面看热闹……

    ……

    且说华麟刚刚收功睡下,院门外就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许文河高声叫到:“乔师兄……师弟找你有点事商量!”

    华麟暗暗咒骂:我师尊又不在家,这么晚来干鸟?无奈,只能懒懒散散的披上衣服,打开院门,只见一大群人走了进来,把华麟都搞糊涂了。见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心中一动,冷冷道:“这是干嘛?抄家吗?”

    许文河见他用这种口气说话,分明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但此时仍然强压怒火,问道:“你师尊在不在家?我有事要找他理论。”

    华麟边穿衣服,边摇头道:“师尊不在,有事和我说也一样!”

    许文河突然眸见他衣服左侧的破洞,冷冷道:“不要以为乔师兄不在,我就不敢动你!把衣服脱下来!”

    华麟一愣!

    许文河摊开左手中的布条道:“如果这片衣缕不是从你身上撕下来的,我现在就给你道歉!”

    大家都愣住了,见许师叔手指夹着一片破布,顿时一片恍然!

    华麟一惊,用手一摸那破洞,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心里骂道:妈的!想不到这个洞是别人作的手脚,我还以为是被小师叔用剑削掉的呢?……完了,这阴谋肯定是针对自己的,而且计划得非常严密。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自己能不能逃过这个阴谋?

    大家见到华麟掩耳盗铃的姿势,就感到想笑。洞都破了,还捂着那个洞有个屁用?华麟呀华麟,这次你真的玩完了。

    华麟突然镇定下来,寒眼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晒然笑道:“高明高明,手段不凡啊!不用看了,你手上的那片衣襟肯定是我的!来……拿过来给我贴上去试试,说不定可以天衣无缝呢!”

    许文河真的将那片破布扔了过来。旁边的人都大急,这还不毁尸灭迹呀?

    但华麟和许文河哪是寻常人?

    只见华麟把那块破布,嵌进自己衣服的洞里,果然重叠得天衣无缝!于是哈哈笑道:“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果然厉害!”

    许多弟子开始骂了:“他妈的华麟,你真是不要脸,为了报仇就用这种下三滥手段,连迷香都用上了。”

    “你就别装疯了,这次看你如何抵赖?”

    还有人道:“难怪他还说,要大家小心会摔断腿,原来是指暗算啊?……实在是无耻!”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华麟心中一凛,原来真的有人断腿了,真是祸从口出啊?思索了一下,突然大声吼到:“都给我住嘴!”

    众人的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于是全都安静了下来。

    华麟顿了顿,转身朝许文河躬身道:“许师叔,不知发生了何事?”

    许文河立刻冷哼道:“你还在装蒜?”

    华麟压住怒气,冷眼又扫视了一遍周围。不一刻,心里已经猜得**不离十了。今天针对自己的七绝阵中,只有柳松明是许文河的弟子。而柳松明这时没有来,说明就是这个可怜的家伙被人打断了腿。于是沉思了片刻,冷冷道:“哼!真够狠的,简直是算无遗漏!”

    当下暗暗心惊,这个阴谋非常缜密。对方首先算准了乔师伯今天会出门买酒,然后偷偷撕破自己的一件衣服,而后又把自己剩余的衣物全都偷走。到了中午时分,再将自己整得全身污秽,逼自己回来更衣。最后,晚上再行凶伤人,还留下自己的破布放在窗台上。这时,由于没有其它衣服可穿,自己只好穿着这件“破衣裳”出来,被许文河当场抓了个正着!

    华麟心中一凛,这手段这么高明,没有势力、没有能力,根本就成不了事。看来只有项宵云可以同时做到。但是,项宵云的手段可没这么高明,应该还有一个“军师”在出谋划策才对!

    许文河见他沉思良久,不耐烦道:“你是自己束手就擒呢?还是让我来动手?”

    华麟大声道:“好!……我跟你去天剑阁,但我要项掌门亲自前来禀公处理!”

    一些师兄弟暗暗高兴:让掌门亲自来管这事,那肯定就直接将你踢出天山剑派了。于是一起鼓噪道:“……你简直没死过!”

    还有人嚷着:“打断他的狗腿!”

    许文河伸手止住大家激动的情绪,冷冷道:“天山出了你这个败类,真是给我们丢尽了颜面。也好,你跟我立刻去天剑阁认罪!”

    深夜中,一群人乱哄哄地将华麟押上了“天剑阁”,当真是奔赴刑场一般。

    华麟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其实他稍一考虑就有了对策。今天下午,衣服上那个破洞上官灵肯定是看见了,只要她作证,自己就可以没事。但这种事,如果让小师叔来做证,就怕会引起闲言闲语!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把她卷进来。于是,华麟又开始想其它办法……要解开自己的嫌疑,就得证明自己当时不在场。可自己独自一人在家,这招肯定行不通了。华麟又想去现场看看,但估计现场早已被人破坏。想来想去,难道真的要让小师叔来作证吗?就在这时,华麟突然灵光一闪,猛然醒悟到:这里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公堂,说不定可以用其它办法来开脱……

    一行人迈上“天剑阁”,在二楼坐定,纷纷把华麟像罪犯一样看管起来。项掌门倒来得挺快,他一登上二楼,所有人都躬身行礼道:“掌门师伯好!”

    华麟却慢悠悠爬起来道:“师伯请给我做主,有人要陷害我!”

    项莫天点了点头,朝许文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许文河:“没什么,只是一件小事。本来师兄弟之间练武,也会经常踢断筋骨什么的。……依我之见,就让华麟到冰封崖思过半年就行了。”

    项莫天沉声道:“等等……先不用给他开脱,把事情经过说来听听!”

    许文河又道:“今晚,柳松明睡梦中被人下了迷药,然后双脚被铁棍打折。那棍伤非常严重,虽然我已经接骨固定,但骨头有些碎裂,恐怕会影响到后半生。我发现,窗台上留下了一个脚印,还挂下了一片衣襟。经证实,这就是华麟身上的衣物。……华麟,我说得对不对?”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