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3章 霞照出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然而,‘绝天阵’强大的剑气,震得她退了回来,哪里能靠近半步?

    就在这时,华麟发现周围剑光就像阳光一样照射而来,根本避无可避。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而且,他感觉再也没了招架之力。于是,他把全身功力,都凝聚在右手的中指上。准备临死前,也要找一个家伙陪葬。

    哪知就在这时,只听“呛”的一声剑吟,寒光乍现,他手中突然多了一柄长剑。一柄碧波荡漾,锋利无比的绝世宝剑,就从华麟手指中“弹”了出来!

    这情况实在有些异样。那柄耀眼的长剑,几乎刺得“七剑”的眼睛睁不开来。谁都不清楚华麟这柄宝剑是从何而来——包括华麟他自己。

    杨风铃却惊叫道:“啊?难道这是……霞照剑?”

    说时迟,七名师兄并没有罢手。剑光闪动,天色一暗,“绝天阵”也发挥到了极致。万丈寒光向着华麟全身压缩而来,那强烈的白光,骇然形成一团结界,让旁观者脑袋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华麟手中的长剑突然变得通体暗红,大喝一声:“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

    说完,他仗剑向四周荡去,并且把全身的功力发挥到了极致,而且体内突然涌过一团炽热的热流,竟然在体外筑成了一幕透明的防护盾。那“绝天阵”发出的白光为之一滞,紧紧裹住了他的身体。但此时华麟体外的红色光盾,却把白光牢牢阻止在一尺开外,使得它们无法进逼。

    而“七剑”的身影,也被迫停了下来。七柄长剑,全都停在了华麟的衣襟处。差之一毫,便能透体而入……

    这种现象,绝对是骇人听闻,就算是绝顶高手,也难以施展。而华麟学武才数年,怎么可能达到此等境界。为何会如此,在场之人无人可解。

    且说赵未明等人的功力,早已被“绝天阵”耗尽,此时骇然睁着双眼,眼睁睁看着手中的长剑定在半空,丝毫不能寸进!

    华麟也是满头大汗,双手拼命顶着宝剑,体内一股炽热的真气迅速流转着。他完全是靠那层红色的“光环”抵挡,否则早已死于非命。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得到体内的“火焰”帮助,十年病魔的折腾,到了今天,终于有了回报。

    他刀枪不入的红光,令所有人大惊失色,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时,华麟的红光突然慢慢收缩,赵未明七人立刻一阵兴奋。因为,合他们七人之力,剑尖终于缓缓推进,已经刺到了华麟的肌肤。于是他们相信,只需再坚持半刻,一定可以宰了眼前这个家伙。

    殊不知,华麟正在把全身功力缓缓凝结,准备全力反击。

    这时,周围立刻有师兄议论道:“这回华麟完了,看来他顶不住了。”

    然而,旁观的杜天却冷笑道:“我看是赵未明他们完了……”

    开先那名师兄疑惑道:“何解?”

    杜天冷笑道:“这只是我的直觉!”

    果然,华麟体内的真气终于到了精纯的地步。他感到全身快要脱力,于是再也控制不住体内汹涌的火焰。无力道:“你们不要怪我……”

    “轰”的一声,华麟话音刚落,一片水平的红光猛然炸开,在空中荡开一圈圈强烈的波纹。地面的杂草、碎石,纷纷被红色真元逼得向外激射……

    直到这时,远处才传来了喝止声:“手下留情……”

    但为时已晚,那红色“波纹”已经快速扩散,围观的师兄纷纷被“冲击波”撞得倒退了五六步之遥,地面被推成了一个巨大的空地。

    但是,赵未明七人却仍然站在原地,他们一动不动。片刻“哇”的一声,七人张口喷出了一大片血雨。手中的长剑“铮”的一声插在了地面,身体纷纷倒地……

    华麟冲天而起,一个后空翻,躲过了他们的污血。落地时,手中的长剑也插在了地上。他刚刚站稳,却突然有点奇怪,于是举起手中宝剑,正准备看个究竟。谁知红光一闪,那长剑刷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缩进了自己的身体。1

    随后赶到的许文河眼角一阵狂跳,身影突然顿在当场。因为,他此时想起了“天剑”的传说……

    围观的师兄傻愣愣的看着华麟,心里更是一片惊涛骇浪!

    不一刻,四面八方终于赶来了很多天山的前辈。连项掌门、上官灵、何郁香也都纷纷赶到。

    赵未明等人早已昏迷,众多师叔立刻冲过来救人。

    华麟却喃喃道:“不要怪我……”说完,他蹒跚地走出人群,与上官灵擦肩而过时,还朝她无奈地苦笑了一声。

    ……

    七剑究竟伤成了怎样,华麟并不知情!

    反正他一回到家,就赶紧开始打坐。他只觉体内的真气乱七八糟,奔腾的热流就像脱缰的野马。一不小心,很有可能爆炸而死。

    也不知调息了多久,华麟终于慢慢理顺了自己经脉。收功时,只感觉全身无力,就像生了一场大病。

    在这期间,他隐隐觉得有很多人来看望他。或许,那些人都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他是这样想的!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外面正是深晚。没想到,自己对面还有一个人在守护着他。华麟哽咽道:“师傅……你终于回来啦?”

    乔追风慈爱地摸着他的头发,尴尬道:“哎,下山买酒去了……”

    他张了张嘴,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先睡一觉吧,你都三天没休息了!”

    华麟无力地点了点头……

    ……

    这次同门拼斗,让整个天山为之震动!

    “玄剑堂”的七名得意弟子,竟被一夕之间震断经脉,永不能习武。这个损失,让玄剑堂大为痛心。一些师叔严正要求,叫乔追风立刻交出肇事者。但乔追风、上官灵为首的实力派,却极力反对。事后调查,终于知道华麟是被迫出手,这才幸免于难。

    只是他们不明白,在后进的弟子中,怎么藏有如此高手,实在让人不可思议。

    就在大家以为华麟可以继续留在天山派时,却突然间传出了一个谣言:说华麟练的是魔功,那种红光根本不是天山的绝学。

    紧跟着,一个滔天巨浪开始酝酿……

    天剑阁。

    十几人正聚于一堂,连很少露面的“玄剑堂”都派人参与。

    上官灵道:“掌门师兄!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个谣言吧?”

    项掌门没有回答,只是来回踱步,反反复复念着道:“血剑横空染凡尘,玄天魔血战穹州!……血剑出,染凡尘!你们信不信这个预言呢?”

    众多同门的意见,都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乔追风大声说道:“师兄!……这个预言和麟儿绝无关系,你千万不要听信他人的诽谤。”

    “奔云剑”郑清风却道:“非也非也!……这并不是诽谤,这华麟的内功确实非常蹊跷。”

    乔追风气道:“师弟!那红光是麟儿小时候练的功法,在他没进天山时,他就学过一点内功的……”

    玄剑堂长老不同意道:“错!……你们也看到了,那华麟调息的时候,体外红光暴长。而他所运行的,却是我们地地道道的天山玄冰诀!……这一点,你又如何解释?”

    郑清风点头道:“不错不错!练‘玄冰诀’时应该成白色才对,而那华麟全身都呈暗红之色,看来不仅仅是红光那么简单!”

    而李雷云也掺和道:“不错……这和魔功十分相似!”

    许文河心神一阵激荡,他也很想再补上一句:华麟体内还有一柄血红色的长剑,会不会就是血剑呢?——但不知为何,许文河突然对华麟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所以并没有落井下石。

    上官灵是最郁闷的一个。她很想为华麟求情,但又不好多说。因为华麟施展的剑法,正是自己的“绝尘七十二式”。……为此,已经有人向她询问过很多次了。

    却见项掌门挥了挥手,说道:“今年江湖上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些事,那都是顺应天命。依我看……”

    上官灵听出项掌门的意思,终于急道:“师兄!这和华麟是无关的!”

    项掌门摇头道:“十二年前,京都汴梁忽降暴雨,那晚很多人都看见了一道妖艳的红光。……直到现在,仍然有人,不断在打探红光的来历。而华麟,他却洽洽出生于京都,我们不得不小心啊!”

    乔追风浑身一颤,突然想起了什么,因为他曾经听冷凌风说过,华麟生病的那一年,正是十二年前。于是,乔追风立刻追问道:“师兄,那您打算怎样处置麟儿呢?要知道,他可是堂堂枢密使的嫡孙……”

    项掌门仰头望着屋顶,缓缓道:“我又能如何?天山剑派绝不能姑息养奸,但也绝不会怨枉好人!……现在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他伤人的事实还是摆在大家眼前。依我之见,只好将华麟送回中原了!”

    上官灵急道:“师兄难道忘了未镜之痛?”

    项掌门猛然回头道:“我没忘!所以我没有将他禁锢!……如果他真是被怨枉了,就算重蹈未镜之路,那又怎样?”

    乔追风这一回,再也没有坚持下去。心想,只要不废掉华麟的武功,其它的都不重要了。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众人尽皆不语。或许,这也是最好的选择!

    项莫天处事果然中肯,不愧为天山的掌门……

    ……

    华麟好不容易恢复了体力,但等待他的却是一个不公平的决择!

    这天,项掌门亲自找华麟谈了半个时辰的话。掌门走后,华麟颓废地坐在床沿,回想起项掌门说过的每一句话,心里真是郁闷非常!

    四年了,他一直都不开心。这回倒好,天山以故意伤人罪,将自己逐出了大门。虽然这个理由非常牵强,但华麟也知道,自己真的不适合在天山呆下去了。

    乔追风来到他身边,语重心长的安慰道:“这次其实不能怪你,掌门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玄剑堂是天山的基础,你一下子毁掉了七个未来的高手,他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了。为……为了天山的和睦,只有让你……哎!”

    华麟无语,含泪点了点头。

    乔追风和蔼地抚着他的头发道:“出去后,你千万要记住,你是天山的骄傲。要以未镜为榜样,用善良的心去对待他人,用自己崇高的人格,去征服对手!为师永远都站在你这边,默默为你祝福!……你是为师的关门弟子,也是我唯一的弟子,你一定要挺起胸膛做人,让整个天山知道,你是顶天立地的正义之士!”

    华麟知道,师尊从来都不强求自己什么,但是自己却从未报答过他。甚至,自己从来没有为师尊争得过一丝荣誉。这次离别,或许再也见不到他老人家了,于是再也忍不住泪水,卟通一声跪在乔追风面前,悲声哭道:“师父!……徒儿不孝,从来都没给师父争光,反而被逐出了天山。徒儿对不住师父,更对不住您的殷殷教诲!呜呜呜……”

    乔追风怜爱地抚摸着他的头发,一颗老泪终于坠落,颤声道:“去吧!……一定要记住为师的话!”

    华麟仰头望着师尊,眼中的泪水却模糊了视线,哽咽道:“弟子……弟子一定谨记师父教诲,一定会为您争气!绝不给师父丢脸!呜呜呜……”

    乔追风侧过头去,颤声道:“去吧……”

    华麟起身冲出了石轩居。

    乔追风愕然回头,望着华麟消失的背影,站了很久很久……

    往日那乖巧的徒弟,那嘻笑的声音,从此就要步出天山,再难相见。乔追风心里一酸,禁不住一滴老泪掉了下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