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6章 鹿死谁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这少年正是华麟,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钱这种东西真是讨厌,到哪里都要花差花差,想本少爷平时吃啥要啥,哪用得著这种贱物?”

    后面正好有一队武士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其中一位江湖豪客还甩下一句粗话:“奶奶个熊,这家伙是白痴!”

    华麟停了下来,望著那家伙的背影渐渐远去,本想骂回几句,却又感到无趣,只是低著头牵著倦马继续前行。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旁边茶馆有位中年发福的奸商目睹了一切,甩袖走了出来,笑道:“这位公子请留步!”

    华麟愕然止步,侧头问道:“老板是不是想请我吃饭?……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吃一顿好了!”

    那奸商想不到这位公子脸皮如此之厚,心想这家伙看来不是凯子啊?于是问道:“请问少侠贵姓?……我也是独自上路,正好缺一匹马和一柄长剑,不知少侠愿不愿意出售?”

    华麟提起手中的“玉女剑”看了看,眼睛一亮道:“真的,那太好了!我叫华麟,你真的想买这两样东西?”

    那奸商见他连声追问,心下一阵窃喜,仅看那“玉女剑”的剑鞘,他就知道价值不菲,如果能低价买来,肯定要赚翻的,於是点头道:“那就请麟少出价罢!”

    华麟却摸了摸肚皮道:“你刚才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

    那奸商一愣,暗暗骂道:我哪有说过?但为了买下这把宝剑,他仍然强颜欢笑道:“对对对!进来坐,进来坐!”

    说完,他引著华麟走进後面的茶馆,扬声道:“店家!来五个馒头……”话音刚落,店内正在用食的五个少年,立刻就让出了一张桌子。

    华麟暗暗忖到:还说独自上路?这些带剑的家伙看来都是你的手下才对罢,否则怎么会主动让道?华麟一边系好马缰,一边暗暗骂道:这家伙真小气,才上五个馒头?

    那奸商涎著脸道:“街边荼馆没有什么小吃,还望少侠见谅!”

    华麟抬腿坐下,将手中的宝剑往桌上一搁道:“其实这把剑也不是我的。前日我路过横断崖,看见有人打劫,其中有个女子在慌乱中掉了这柄剑,我就冒著生命危险捡了回来。”一边说著,一边突然抽出半尺剑刃,只见清亮的剑面发出了森冷的寒光,照得那奸商有点睁不开眼睛。

    街边的武林好手纷纷被剑光所吸引,无数贪婪的目光望了过来。

    那奸商“连忙”帮华麟把剑归鞘,低声道:“这个……这个,麟少还请出价!”

    华麟悠然道:“现在没力气跟你还价,让我吃完东西再说!”原来,荼馆老板已经端上来五个馒头,华麟一手一个,拼命就往嘴里塞。

    那奸商也不是傻子!但五个馒头能值几钱?所以并不著急。

    华麟一边啃著馒头,一边含糊道:“老板你贵姓呀?”

    “敝姓曾,单名一个明字。”

    真名?华麟暗暗骂道:你爷爷的,真当本少爷是白痴啊?於是不再理他,只顾填饱自己的肚皮,五个馒头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华麟打了个饱嗝,端起茶碗喝了一大口,缓缓说道:“那女的非常美貌,我估计她一定会找我要回此剑。所以了,我想等她回来后再说!……这匹马倒是可以现在就卖!你说个价吧?”

    曾明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的主要用意就是买剑,没想到这家夥突然变卦。还好麟少同意卖给他马匹,於是问道:“那好吧!我看这马值个二两银子左右,你觉得如何?”

    其实他一看这匹马,就知道值个十两白银。但他不能坏了自己这个“奸商”的名头,所以拼命报出低价。

    谁知华麟却激动道:“哇!那太好了,这个价格非常公道,成交!”

    “啊?”那奸商有点吃惊,普通马都可以卖个五两银子左右,这匹马虽然疲惫了点,但一看就知道是草原上的纯种良驹,卖个十二三两也不为高啊?於是有些怀疑起来,心想是不是这马有问题啊?于是来到马前,仔细打量起来,他看了看马齿,又看了看马蹄,并没有发现不妥!

    华麟奇怪地看著他道:“有……有问题吗?不……不会连二两也不值吧?要不……”

    曾明其实也不在乎这二两银子,他家业颇大,又有非常雄厚的家庭背景。他只是有个奇怪的僻好:他做生意只为了赚银子的快感,只要有暴利,那就大小通收。但如果要他亏本?那是死也不会干的!所以他乐呵呵地掏出了二两银子,交到华麟手中,好像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华麟也像捡了一个天大便宜似的,而且态度比他更甚,哈哈大笑道:“哇呀呀!……终於有钱买酒喝了!”说完捧著银子,转身上了对面的酒楼。

    曾明见状,不禁摇头道:“多麽好的一棵苗子,就这样给毁了。哎……”

    ……

    夜色降临。

    街边的酒楼纷纷挑起了宫灯,玉门关的夜市非常繁华,街边的青楼争奇斗艳,时有整队整队的官兵蜂涌光顾,生意想不好都不行了。

    华麟却很是无奈,只能窝在自己简陋的客房里,早早就睡了。而且他睡得还很死,连一个小贼轻轻撬开窗户,他都不知道。

    那小贼往房里吹了一口迷烟,进来的时候竟然是大摇大摆的,仿佛这里是他家一样。

    那小贼的目标很简单,伸手就抓向床头那把“玉女剑”。

    可是很奇怪,那小贼刚刚摸到“玉女剑”时,脸上的笑容还没敛去,整个人突然定在了当场……

    这时,就见床上的华麟突然伸了个懒腰,爬下床来,走到小贼身边,伸手就在他身上一阵乱摸。半天,曲起手指,敲了敲小贼的木瓜脑袋骂道:“真他妈的穷光蛋一个,做贼做到你这个份上,不如跳楼自杀好了。就这麽三百两银票,塞牙缝都不够!”

    小贼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他做贼多年,曾经摸到过光溜溜的身体,曾经摸到过锋利的刀刃,但这次,他却摸到这辈子最离奇的一次遭遇,因为他反被人家摸走了三百两银子,而且那人还嫌他做贼做得太失败。如果他还可以行动,真想一头撞死在地面。

    更离谱的是,那家伙把自己搬到了床後,接着倒头又睡……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