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113章 豪赌狂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为了调查“小师叔”会遇到哪些强硬的对手,张天华竟然把墙上的名字全都记了下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他暗暗觉得,这其中要以全真的郝文真以及蜀山的谷风之为头等对手,至于其它门派,如武当的梁思正,昆仑的贺全福、华山的云镇海等等,虽然也算热门,但声势比起“三圣门”还是略差一筹。

    看完对战榜,张天华终于被杨风铃拽上了凌云顶,俩人在上面一直玩到黄昏来临,看完日落后这才下山……

    且说华麟和叶清回到蜀山时,也已经是夕阳危垂。

    蜀山的两侧竟有人摆起了夜市,看光景其生意倒是十分红火。大街中心正围了一大群人,许多武林中人举着银票大呼小叫,好像在抢购什么宝贝。

    华麟也算见过世面,一看就知道他们在押注。暗暗奇怪,蜀山怎么会任由他人在自己家门口摆起了赌场,这简直奇怪透顶了。他哪里知道,这次参观剑典的人数实在太多,蜀山已经无力照顾所有人的饮食,唯有放开买卖,让他们自行解决问题。

    华麟对身边的叶清道:“我们上去看看,上官灵这次有多大胜算!”

    叶清却对上官灵没什么兴趣,嘟着嘴道:“你去吧!”说完远远站在了人群外。

    华麟好不容易挤了进去,但始终到不了第一排,于是踮起脚尖,终于看到中间摆了一张桌了,旁边还插着一块招牌,上书“汇通银庄”四个大字。庄家是一名精干的中年人,在他身后还站着四名保镖样的人物。

    华麟暗暗骂道:他娘的,原来是天下第一银庄开的赔率,难怪这么多人来‘送钱。

    华麟见挤不进第一排,只能隔着老远,掏出一大叠银票道:“我要买上官灵胜,赔率是多少?”

    做庄的中年人见他手里的“银票”极多,当下开口道:“大家让一让,大家让一让。后面有人要押注了,不押注的请让开!”

    华麟终于挤了进来。

    由于人数太多,华麟扑嗵一声趴在了八仙桌上,只见桌上摆着一些官方文喋,尽是一应俱全,果然是正宗的银号。桌子对面的庄家正色道:“上官灵的赔率是一赔一,你下多少注?”

    华麟立刻抗议道:“这是什么道理,今天早上还是一赔三呢!”

    那庄家冷冷道:“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自从中午公布了对战榜后,她的赔率立刻跌了下去。不光是她,郝文真的赔率也变成了一赔一。”

    华麟根本不知道蜀山公布了对战榜,更不知道“仙剑派的华掌门”已经报了名,于是大声嚷嚷道:“让我看看你们开的赔率!”

    庄家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幅红布,在八仙桌上摊了开来。只见上面密密麻麻记载着数百个人名和赔率,连连催促道:“你快点看,看完后赶紧买,不要和后面那些人一样,磨磨蹭蹭地讨人嫌。”

    华麟嘿嘿笑了两声,果然见上官灵排在第二位,在她前面的则是全真教的郝文真。两人的赔率都是一赔一,心想只凭这一点,这次庄家就要稳赚了。再往下看时,蜀山的谷风之赔率是二赔三,他们三人也算相差无几,华麟觉得再往下看也没什么意义,所以把手里的银票“砰”的一声甩在桌子上,大声叫道:“五万两,全买上官灵胜!”

    围众者顿时变色,心想这家伙莫非疯了,甩手就是几万两?

    那庄家果然笑了笑,动作却是极快:收钱、开票、写赔率及日期、拿出一枚红章就盖了下去,最后嘿嘿笑道:“凭着此票,你可以在全国范围内的汇通银庄勾兑。”

    华麟点了点头,心里还挺欣赏这家伙的办事能力,当下接过赌票,正要离开,临走时还依依不舍地瞄了一眼桌上那赔率表,突然脸色一变,只见最最下面还写了一行小字:“仙剑派掌门华麟,赔率是一赔二十。”

    华麟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心想自己还没报名呢,怎么名字就上去了。心里一推算,立刻猜到是孟雷这家伙帮自己报了名。但怎么会是一赔二十呢?这也太瞧不起自己了吧?心中顿时火冒三丈,跳起来道:“等一等,等一等!”

    八仙桌对面的庄家立刻脸色一变,冷然道:“买注离手,你难道想反悔?”说完身后的四名侍卫皆散发出一阵冽厉的杀气,竟是一等一的高手。

    华麟身边的武林同道立刻用可怜的目光看着他,都觉得这小家伙押注太草率了,简直就是一个败家子。现在买都买了,再要反悔根本不可能。

    却见华麟摸了摸了怀中,发现身上的银票不够,于是朝场外的叶清大声喊道:“清清,再给我送十万两银票过来!”

    此话一出,大家差点昏厥过去,多数人脑袋都是一阵翁翁作响,心想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带着那么多银票在身上,他也不怕被人盯上?

    八仙桌对面的庄家终于反应过来,知道他还想押注。心中不喜反惊,脸色不禁一变,心想这少年莫非知道什么内幕,知道上官灵一定会赢?看来还得立刻修改一下赔率才行了。

    场外传来了叶清的声音道:“你要那么多银票干嘛?不给!”

    现在叶清已经对自己手上的银票看得比较重了,只因为华麟曾经说过,这些都是自己以后生孩子的奶*水钱呢。

    周围的武林人物终于吐出了一口气,心想这家伙可能没钱了,现在恐怕是打肿脸充胖子。华麟一阵郁闷,又朝场外的叶清哀求道:“清清,我过两天就还给你嘛!”

    叶清一阵犹豫,她知道公子做事从来不会轻易放弃,于是非常不情愿地取出了十万两银票,大声道:“这是你说的,两天后必须还!”

    华麟大声道:“一定一定!”

    叶清拔空而起,优美的娇躯让在场的观众一阵晕眩,她身在半空,终于看见了华麟的身影,于是将手里的一大叠银票扔了过去。周围的人全都傻了眼,立刻露出了贪婪的绿光,心想这样也行?

    华麟正准备伸手去接钱,旁边一条身影快速抢向天空,探手就抓向空中的银票。

    华麟岂会让他得手,冷笑一声,一掌凌空拍去。那人闷哼了一声,张口喷出了一片血雾。周围又有几人跳了起来,华麟腾空而起,一连几脚,把他们全都踹得飞了出去。接着施展出擒拿手,凌空把银票全都抓了下来。落回地面时,众人皆一片骇然。

    八仙桌对面的庄家也是脸色一变,但他仍然比较冷静,开口问道:“这位少侠是否还要押注?”

    华麟重新回到了八仙桌前,嘿嘿笑道:“当然要押了,不然我拿钱干什么?”

    那庄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高手,含笑道:“又押十万两银子?”

    华麟点头道:“不错!”

    那庄家笑了笑,非常潇洒地提起桌上的毛笔,迅速抽出一张赌票,正准备下笔。华麟突然叫道:“等等,你这是准备给我押哪一位高手?”

    那庄家一愣,原以为华麟还要押上官灵,但听他的口气,好像是自己错了,于是抬头问道:“正想问你呢,你想押哪位高手?”

    华麟指了指“赔率表”的最后一排,嘿嘿笑道:“最后一个,仙剑派掌门华麟,我押十万两!”

    庄家正要下笔,但动作为之一滞,吃惊地看着华麟道:“仙剑派掌门华麟?你确定要下注十万两银子?”

    不仅是庄家吃了一惊,就连旁边的人都吃了一惊,同时问道:“华……华麟是谁?”

    华麟郑重地点了点头,正色道:“不错,我就要押华麟,十万两全押在他身上。他的赔率是多少,一赔二十?嘿嘿嘿!”

    庄家愣了半晌,毛笔上的墨汁都滴在了赌票上,这才反应过来。他眉头一扬,重新抽出一张赌票,然后收钱、开票、写赔率及日期、拿出一枚红章就盖了下去。动作更是麻利,唯恐华麟反悔。

    华麟接过赌票,低头看了看,非常满意地道:“嘿嘿,两百万银子呢,就不知道能不能到手?”

    那庄家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抬头问道:“请问少侠贵姓?”

    华麟道:“华麟!”

    “轰”的一声,众人立刻炸开了锅,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发现这家伙原来是个自大狂,竟拿十万两银票买自己获胜,不是自大又是什么?

    华麟屁颠屁颠地挤出了人群,左手是上官灵的五万两赌注,右手却是自己的十万两赌注。心想这倒好,自己真的变成一个赌徒了。

    叶清挨了上来,探头看了看,突然高兴地道:“嘻嘻,你为什么会买自己多一点呢?是不是觉得自己胜算多些?”

    华麟道:“相反,我觉得我的胜率会少一些,不过嘛……”说完嘿嘿笑了两声,心想自己只要能进决赛,再对上官灵稍稍使一些手段,结果可能会完全不一样。虽然这样做好像对不起上官灵,但她这么温柔,一定会原谅自己的。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他才会觉得上官灵温柔。

    华麟看了看天色,突然想起了和孟雷的约定,一拍额头道:“糟了,忘记时间了,快去凌云顶。”

    ……

    终于来到凌云顶,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这个一望无际的平台上,一缕缕轻雾就从自己眼前飘过,仿佛来到了仙境。

    幸好孟雷还没有赶到,华麟选了一个面朝北方的悬崖,缓缓坐了下来。今天和狮面魔尊过招,着实让他受了点内伤,虽然不大严重,但任由它发展下去,很有可能会成为致败的因素。

    叶清并不知道他受了内伤,还以为他需要休息一下,于是也在他身边打坐起来。

    一轮明月缓缓升起,眼前的云雾缓缓从身边飘过,一道人影终于飞上了凌云顶,华麟睁开双眼道:“大哥你来了?”

    孟雷见他正在敛气收功,于是呵呵笑道:“四弟怎样了,这两天有没有进步?”

    华麟站了起来道:“当然有进步,不过和大哥相比,只怕还要差一些。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帮我报名的?”

    孟雷嘿嘿笑道:“就是今天下午!他们说后天就要正式开始,俺怕你忘记,所以只好替你做主。”

    华麟感激地道:“谢谢大哥。”

    孟雷哈哈笑道:“你这是什么话,自己兄弟还客气什么?你也不用谢我,只要拿个第一名就行了!”

    原来孟雷一直担心华麟的名气不够,心想做为兄弟,有义务让他名震天下才行。将来他有了地位,也好和自己一同笑傲江湖,省得被人耻笑,说他是借用自己名望欺世盗名。

    华麟根本没想到这一层,只是担心地道:“哎,第一名恐怕有点难。”

    孟雷知道华麟从未参加过剑典,而剑典上的比武又和生死搏斗不一样,一来不允许伤人性命,二来又要保证自己不败,这里面可就大有学问了。他其实知道华麟的潜力远不止如此,但一则他经验不足,二则需顾及对方的性命,其武功定会大打拆扣。正因为如此,所以才陪他活动活动,以增加他的经验。

    只可惜离剑典还有两天时间不到,要夺得第一名确实有难度。念及于此,孟雷只能安慰道:“这样吧,你只管放手一搏,若认为自己该胜出,那就无需理会别人会怎样。若认为自己该放手,俺也支持你。”

    华麟顿时感到心里一阵温暖,提起精神道:“不管那么多了!你不是要看看我的御剑术有没有长进吗?来,我们比试比试!”说完掣出了霞照剑。

    孟雷朗声笑道:“俺正有此意,开始吧!”

    两人御剑而起,在空中不断交错而过。刹那间刀光剑影,把打坐中的叶清给惊醒。

    孟雷大吃一惊,发现华麟的身法果然大有长进,不禁大喜道:“再试试我的连星诀!”

    他再不保留,寒光一闪,划出一条条白光,一层层笼罩了华麟。这“连星诀”厉害无比,一但施展开来,天空仿佛被织成了一张巨网。华麟终于躲避不及,被孟雷的剑光从左胸划了过去,衣襟上立刻留下一条裂缝,华麟只能投剑认输道:“大哥剑法精妙,小弟认输!”

    孟雷嘿嘿一笑,悬浮在半空道:“你已经很不错了,足足挡了我二十余招。身法也大有长进,就算剑典现在就开始,凭你如今的实力也可以轻轻松松跻入三十名以内。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进入十强。”

    华麟苦笑道:“我连大哥二十招都接不住,还说什么有长进?”

    孟雷笑道:“刚才你明明可以逃脱连星诀的范围,但你偏偏不肯让步,这才导致了失败。比武无需讲风度,一旦招架不住,就应该立刻暂避锋芒。等到对方的锐意过去后,再立刻进行反攻。这就像两军对垒,兵不厌诈,只要你能最终获胜,谁会在乎你曾经狼狈过?”

    华麟心中一动,这方法倒也行得通。稍一沉思,突然灵机一动,立刻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策:那就是故意隐藏实力,示敌以弱,乘对方轻敌之时,来个绝地反击。反正自己毫无名气,别人绝不会放在心中,只要顺利杀入了前几名,决战时再来个突发奇招,说不定可以一招制敌。嘿嘿!

    孟雷见他脸上渐渐露出了坏坏地笑容,心想这小家伙恐怕又想到害人的主意上了,自己还是赶紧先逃为妙,于是道:“今天不打了,你也练得差不多了,回去多准备准备,后天正式开战!”说完也不等华麟反应过来,御剑逃离了现场。

    华麟轻轻落回到地面,叶清欣然道:“公子今天好像充满了自信,是不是剑法有了进步?”

    华麟笑道:“剑法倒是没什么进步,只不过呢,我想到绝佳的御敌良策!走罢,我们回去再说。”说完带着叶清走下了凌云顶,朝着观星阁飞去……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