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136章 风雨欲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当此危急时刻,华麟却从飞剑上栽了下去,垂直向地面坠落。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虽然他躲得快,但血魔五根尖锐的魔爪,还是在他背上撕开了五道血口,一片血雾在空中洒了下来。

    血魔受到鲜血的刺激,眼中闪过一阵贪婪寒光。正准备对华麟施展“噬血**”,却突然听到周围传来一连串惨叫声。许多逃出“镇妖塔”的妖物,纷纷被一道道白光,从空中射落……

    血魔骇然望去,只见一个白色人影从天边飞来,陡然停在半空,清叱道:“圣、剑、诛、妖、阵……”

    那人全身散发出一圈耀眼的光环,左手一指,中指射出一道道白光,形成一支支雪白的飞剑,纷纷射向亡命中的妖魔鬼怪。而那些白剑,就像长了眼睛似的,拐着弯儿去追杀四处逃窜的妖物。终于,其中一柄白剑陡然朝血魔射来,“啾”的一声,血魔明明用手挡住了飞剑,却没想到那柄飞剑还是穿过自己的手掌,射进了自己的身体。他立刻感得全身一颤,骇然发现这柄飞剑是真气所凝结,其中包含着一丝奇异的能量,正是对付厉鬼的杀着。

    还好“血魔”不属于鬼界,它拥有人的躯体,而且差不多练成了不死之躯,这柄飞剑虽然让他疼痛,却也杀不了它。但即便如此,血魔还是吓了一大跳,又见那白衣人的装束和李尘埃极为相似,所以立刻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于是转身就跑,哪里还敢再伤华麟的小命。

    至此,只见天空中无数妖物吓得四处逃窜,乱箭般向四面八方射去。由于数量庞大,蜀山根本阻止不了它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数千只妖物脱离蜀山,向人间扑去。当然,血魔也混在其中,眨眼就溜得无影无踪……

    华麟重新站回飞剑,愣愣地悬在半空,抬头看去,只见那白衣人正是若渊。他一招“圣剑诛妖阵”就杀得众鬼四处逃窜,此等功力,当场镇住了所有人。

    谷清风御剑向若渊飞去,正要行礼拜见,没想到若渊御剑就走,显然不愿受到他的纠缠。

    华麟心中还有很多困惑,于是大声喊道:“若渊!等等我……”说完闪电般追了上去。

    若渊愣了一下,回头见是华麟,这才稍稍放慢了脚步。

    华麟跟着若渊飞出了蜀山的范围,这才发现,蜀山的结界已经被人破坏,看来这次血魔是有备而来。

    不一刻,若渊终于在高空中定住身形,默默地等着华麟接近。远远就笑道:“你这么快就学会御剑术了?当真是让人吃惊!”在他眼中,华麟就像是自己的弟子。见他进步神速,只觉心情大慰。

    华麟也不知为何,一见到若渊,也感到十分亲切,于是依恋地道:“若大哥!你最近去哪里了,你的那些同伙呢?”

    若渊和蔼地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焚星宗突然派出众多高手渗入凡间,我们正道已经牺牲了好些人了。”

    华麟“啊?”了一声。

    若渊的脸色却突然一沉,接着又责问道:“刚才是不是你释放的红光?”

    华麟一惊,涎着脸道:“嘻嘻嘻,你都把‘火云石’收回去了,我哪里还能释放什么红光?”

    若渊一阵欲言又止,又淡淡地道:“这里再次出现红光,焚星宗可能马上就会派人来搜寻,你千万要小心应付才好。”

    华麟一阵骇然,若渊发出这般警告,显然暗中指明刚才那片红光与自己有关。当下心念一转,嫁祸他人道:“刚才是血魔施展了噬血**,所以才有那片红光出现。若大哥,你不要乱怨枉人好不好?”

    若渊的脸色一缓,发现这小家伙还挺机灵,于是点头道:“不错不错,血魔的噬血**也会发出类似的红光,乍看上去倒是极为相似。我估计这勉强可以解释得过去!”

    华麟终于肯定若渊在包庇自己,于是大胆地询问道:“若大哥,你能不能透露一点消息,不要让我死得不明不白,好吗?”

    若渊见他可怜兮兮的模样,心肠一软,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只有自已两人站在高空。那清晰的视野,绝不可能藏住任何偷听的人,于是点头道:“那好吧,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

    华麟:“故事?”

    若渊苦笑道:“对,就是故事,你想不想听?”

    华麟冒汗道:“好吧,故事就故事,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若渊抬头望着遥远的夜空,眼中露出了无限地感慨道:“很久很久以前,也不知道从何时说起,有个名叫‘焚星宗’的门派,无意中获得了一本非常凶险的秘籍,他们所有弟子都练起了魔功,而且还投靠了魔界,在魔界的入口处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势力。为此,天下正道联合起来,誓要铲除这帮人间祸害。但是焚星宗自从练习魔功以来,他们的法术和功力都得到了迅速提高,这万年时间里,竟然挡住了正道无数次的讨伐。当然了,这么多年下来,他们还是消耗不起,于是就想借助‘血魔大阵’来扭转乾坤。咳咳,提到这个血魔大阵,据说要收集四件神器,而且还要许多特殊人的鲜血,才能使之运转。为此,焚星宗正在四处抓捕符合条件的修真者。而被他们抓走的人,当然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回来。”说到这里,若渊低头看了看华麟,脸色有点奇怪。

    华麟立刻打了一个冷战,心想他刚才所说的符合条件的修真者,难道指的就是自己?正惶恐之际,就听若渊又说了一个更加惊人的事情,只听他叹了一口气道:“为了阻止那个血魔大阵,即便是正道中人,都会对那些符合条件的修真者,采取一些非常强硬的措施。据说他们在这里发现了符合条件的人,所以正邪两道纷纷派人来寻找,这里已经变成了是非之地。咳咳……我的故事讲完了,你听明白了没有?”

    华麟全身一震,冷汗直接从头上流到了自己脚下,心想“焚阴宗”的事情怎么会扯到自己的头上了。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的鲜血可以进行什么血魔大阵,所以正邪两道都向自己开刀?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吧?难道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天理了?

    若渊见他身体明显震了一下,立刻明白他已经醒悟了过来,于是和蔼地摸着他的小脑袋道:“小麟,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我也没办法帮你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除魔卫道人人有责,就算我们死了,也要死得正义凛然!这句话一直让我很感动。”

    华麟又“啊?”了一声,却见若渊从怀里掏出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塞到自己手中。华麟接过问道:“这……这是什么?”

    若渊慈爱地道:“为了你刚才的那句话,所以我还是决定帮你一回,如果哪天你被正道所擒,那就赶紧偷偷吃下这颗药丸,说不定可以救你一命。”

    华麟捧着药丸还想再问,但若渊已然转身,眨眼已在数十丈开外。远远传来了他那低沉的吟唱道:“硝烟覆尽天下道,世上凡人两茫然……”

    华麟呆呆地站在半空中,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时小心翼翼地收起了若渊给的药丸,心情惆怅地返回了蜀山。

    这时远远就见蜀山人头涌动,无数人围着倒塌的“镇妖塔”议论纷纷。许多蜀山的弟子都抱着一线希望,在废墟里不断搜索着幸存者。但最后,他们却得到了一次次沉痛的打击。

    华麟还未降落,空中几位御剑高手就迎了上来。孟雷、谷清风、上官追云以及上官灵,几乎同时关心地道:“刚才那位高手是谁?”

    华麟苦笑道:“我也只知道他叫若渊而已。”

    上官灵见华麟衣服上有血迹,惊叫道:“你……你哪里受伤了,没事吧?”她正要上前查看,却发现上官追云和谷清风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上官灵立刻感到脸上有点发烫,偏偏今天又被华麟硬拽着出来,连面纱也忘了戴,粉脸不禁飘上了一丝可爱的红晕。

    只有孟雷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闻言绕到华麟背后看了看道:“咦?伤口这么快就愈合了?没事没事!”

    华麟暂时抛却了刚才的烦恼,淡淡地道:“我有世上最好的疗伤药,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孟雷诧异道:“比蜀山的玉苓膏还好吗?我不信,给我点看看。”

    华麟一愣,挠着后脑勺道:“这个,刚刚用完了。”

    孟雷气道:“真小气!”

    谷清风见他们两人越扯越远,连忙打断道:“四弟,刚才是你喊的‘镇妖塔失守’了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华麟叹道:“这都是我的错,我没想到蜀山的弟子中也有奸细,所以没第一时间通知你们。后来又被困在了塔中,再要通知却来不及了。”

    谷清风动容道:“你是说有蜀山的弟子参与了此事?”

    华麟点了点头,把经过大致地说了一遍,当然他省去了上官灵在场的事实。

    上官追云道:“四弟也不用自责了,血魔这家伙亲自动手,你能活着回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孟雷却奇怪地道:“这镇妖塔乃天下第一宝塔,以血魔的能力未必可以摧毁里面所有的阵法,这里面有点奇怪。”

    华麟额头开始冒汗,心想自己逃出来的时候,全力施展火焰的那一剑,不但劈开了头顶的石板,估计也动摇了‘镇妖塔’的根基。否则怎么自己一逃出来,镇妖塔就倒了呢?看来‘摧毁’镇妖塔也有自己的份,于是结结巴巴地道:“这……这都是我的错,我当时……”

    谷清风安慰道:“算了算了,你别放在心上。”

    华麟一阵郁闷,想想如果说自己一剑劈开了通道,估计大哥和二哥也都不信吧,所以只能无语。

    而上官灵也在暗暗冒汗,因为父亲正在追问自己:“出事的时候,你怎么也在镇妖塔?”

    上官灵不知如何作答,于是一咬牙,干脆扭头不再理会上官追云。心里却在暗暗奇怪,华麟怎么成了父亲的四弟?如此说来,自己在他面前岂不突然降了两级,成了他的侄女?而最要命的是,自己和他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这层关系,已经完全乱套了。

    谷清风突然叹道:“这都是蜀山的过失,没想到血魔会向‘镇妖塔’下手,他以前本来就是蜀山‘禁魔殿’的首座,有此能力并不奇怪,我看这次变故他也预谋了很久。对了四弟,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会独自出来?”

    华麟看了看上官灵,又看了看谷清风,于是挠了挠后脑勺道:“嗯……对了,事情是这样子,我发现有两名天山弟子鬼鬼崇崇,于是悄悄跟踪他们,结果发现他们和蜀山的几名弟子接头,后来就发现血魔的踪迹了。”

    上官追云身体一震道:“天山的弟子?是谁?”

    华麟答道:“是项宵云和陈骄两人,我估计他们和血魔多少有点关系。”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华麟这种言论,一定会以为他对天山有意见。但孟雷、上官追云和谷清风都深知血魔具有超强的蛊惑能力,华麟所说的内容极有可能属实。上官追云则大惊失色道:“项宵云,莫非是项莫天之子?”

    华麟见他反应如此强烈,只能点头道:“这个,这个嘛。在这里我要申明,项宵云确实和我素有间隙,但这次我并不是公报私仇,如果你不信我所言,可以暗中监视他一下,定能查个水落石出。”

    上官追云阴霾着脸,心中思虑澎湃,暗忖这件事的牵连可就太大了。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会动摇天山的根本。自己确实要查个清楚,然后再交给项莫天亲自去处理。

    至此,血魔竟把三圣门全部卷了进来,原以为天山剑派可以独善其身,谁知道全完不是那么回事。上官追云叹了一口气道:“哎,这血魔到底想干些什么呢?”

    上官灵早就想逃了,此时突然插嘴道:“没我的事,那我先回去了。”

    上官追云连忙道:“等一等!”说着他看了看华麟,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再次问道:“你怎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会被血魔所追赶?”

    上官灵俏脸一红,冷然道:“要你管?”说完发现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跺了跺脚,御剑向地面落去。

    大家见她粉脸羞红,不禁一阵莞尔,但同时又感到很是不妥!

    为了缓解上官灵的尴尬,华麟岔开话题道:“我也不和你们玩了,明天我还要和郝文真比武呢,我要再去练习一下剑法才行。”

    孟雷却提醒道:“对了,明天的比武你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我徒弟的性格十分沉稳,你那些花招可能不管用哦?”

    上官追云也抛开烦恼,轻声笑道:“我说四弟!为了一把破剑,你没必要这么拼命吧?”

    谷清风也加入了他们打击的行列,正色道:“其实玄天剑没多大用处!……我们试过了,它就是一块顽铁,根本没办法炼成灵剑,你拿去一点用处都没有!”

    华麟突然板起脸道:“我偏要,我偏要!……你们不服啊?”

    “哈哈哈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