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163章 误闯绝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好不容易回到溶洞,华麟发现,他外出才三个时辰,而岩石上就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地下河的水气被“炼心殿”的寒气所冻结,照这速度,不出一年整个通道都会被寒冰给冻住。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华麟最后扫视了一遍溶洞,目光停在了中央处那张冰床上。只见上面都是那小动物的透明晶石,以及它的破碎蛋壳。华麟随手捡了起来,并把这些东西都扔进了焚星轮的空间。

    一切收拾妥当,华麟穿过挖好的通道,再次来到地下河的边缘。抬头看了看那奔腾的浪花,毅然腾身而起,跃入水中,然后抽出霞照剑,用力插进岩石之中,然后一步一步,艰难地向上游攀去。

    这条地下河乃是“玄冰天”的冰雪融化所形成,如今正当盛夏时分,故而水势极为湍急。华麟顺着河道一路攀登飞跃,眼见地势渐高,但却仍然看不到地下河的源头。不禁咬牙骂道:“他奶奶的,这里离地面到底有多远?哎……”

    硬着头皮,他向未知的上游继续挺进,黑暗之中,也不知道自己向上爬了多长时间,反正地下河的水流终于渐渐变小,拐过一道弯,他突然来到了一个瀑布的跟前。抬头看去,只见上面隐隐透着一丝亮光,他顿时欣喜无比,立刻腾身而起,在岩石上几个起落,终于登上了瀑布的顶端。

    只见周围是一个巨大的冰洞,放眼看去,洞顶倒挂着无数尖锐透明的冰棱,走在其中,时刻要小心头顶上危险的尖冰,一个不心,定会头破血流。此时,远处一缕淡绿色的光线,透过一幕厚厚的冰墙折射进来,映得洞内寒光闪烁,仿若人间仙境。

    华麟在冰棱之中快速穿梭,身影一闪便已来到了冰墙的面前,右手触摸着光滑的冰面,那盼望已久的阳光就在不远处,于是身体缓缓嵌入了冰墙之中,透过厚厚的冰层,向着久违的光线迎去。突然,他感到眼睛一亮,但脚下却一空,骇然发现,自己的半边身体已经处于万丈冰仞的边缘,垂直险峻的悬崖让他有点头晕目眩,一朵轻柔的白云悠悠从他身边飘过,仿佛在嘲笑他不懂飞行。

    华麟不禁又叹了一口气,心想这真是‘欲速则不达’了,如果当时在溶洞中多休息几日,再把霞照剑重新炼制一番,说不定早就可以御剑腾飞了,哪用得着现在这种狼狈样?

    华麟极目向远方望去,只见雪白的山峦此起彼伏,在遥远的对崖,依山建筑着一片庞大的宫殿群,透明的宫墙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寒光,七十二座冰塔排列成一个巨大的阵形。华麟立刻猜到对崖一定是圣清院的地盘了,然而最让他吃惊的是,在其上方,半空中骇然飘浮着一座宏伟的城堡,这七十二座宝塔加上天空中的城堡,俨然形成了一个坚固的三角椎形,且外部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防护罩,那壮观的景象在白云中若隐若现,惊得华麟目瞪口呆。

    突然,华麟看见远处天空中飞过十几道白色身影,吓得他立刻又钻回了冰层,口里不干不净地骂道:“他妈的!这里难道就是‘圣清院’的总坛?还好老子是从地道里逃出来的,要不然肯定要变成他们的瓮中之鳖了。”一边说着,他一边贴着冰层往下降落,足足用了半天时间,他才抵达悬崖的底部。此时身边的冰层已经极为稀薄,无奈之中,他只好钻了出来。

    放眼望去,自己虽然已经到了山谷之中,但周围还是终年不化的积雪,而他此时,身上只穿着内衣和内裤,踏在雪面上,实在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华麟抬头看了看对崖上的“圣清院”,心想还是离它越远越好,于是转身向着“玄冰天”的相反方向奔去。

    他如今已然控制不了“霞照剑”,只好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一路狂奔下山。行不多时,回头望时,终于看不到“圣清院”的影子了,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他这口气还没完全缓过来,两道白色身影突然从天而降,“嗖嗖!”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

    华麟骤然一惊,抬头看去,只见他们正在缓缓收回飞剑,骇然皆是圣清院弟子的打扮。华麟还未及反应过来,左边略为高瘦的男子已经打量了他一番,侧着头,朝右边的同伴道:“这家伙刚刚才修到第五层‘丹成期’,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才对!”

    右边一人面容比较庄重,此时他也正在观察着华麟的修为,听得同伴之言,略一点头,朝华麟沉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独自一人在‘玄冰天’游弋?”

    华麟看不出他们的修为有多深,只能隐隐感觉这两个家伙可能比自己厉害,低头又发现自己只穿着单薄的衣衫,结结巴巴道:“我,我是天下派的弟……弟子,名……名叫龙在尘!特意来这里练功修行,不……不知两位圣仙,找……找我有何事?”

    右边一人微一点头道:“嗯……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说着,回头朝左边的同伴道:“我们走吧!”说完,两人身影一闪,转眼就御着飞剑扬长而去。

    华麟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这才抹了抹额头上的“冰”粒,刚才着实被他们吓出了一身虚汗。此番脱险真是误打误撞,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衣物已经留在了“炼心殿”,恐怕他的穿着就会引起那两人的注意。再加上他刚才的慌言合情合理,因为各门各派确实经常有人到“玄冰天”来煅炼体魄,故而他才得以圆解。

    华麟经由此吓,更加不敢停留片刻,一路朝着山下狂奔而去,在这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里,只能看到他的人影在雪面上迅速划过。

    他好不容易越过了六座冰川,跨越了五个山谷,赶在天黑之前,他已经奔行了不下百里。即便如此,他却发现眼前还是那连绵不绝的冰川,这让他渐渐开始讨厌这种冰天雪地了。终于,当他再次登上一座雪白的山头时,惊喜地发现,连绵数百里的“玄冰天”终于到了尽头。此时太阳已然西沉,他发现山脚下全是黑漆漆的一片,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下面一定是茂密的原始森林。

    但他顾不得这许多,借着雪地反射的微弱光线冲了下去,掠过了一片光秃秃的岩石地带,脚下的积雪渐渐消融,周围的植物也慢慢多了起来。半个时辰后,他终于来到了山脚下,一头就栽进了森林之中。

    深夜不好赶路,于是华麟找了一块空地坐了下来,开启焚星轮的空间,把自己的霞照剑取了出来。哪知他的举动立刻惊醒了里面那只可爱的小动物,乘着他开启空间之门的那一瞬间,它猛地窜了出来。

    当它发现周围已经变成了幽暗的森林时,它不禁露出了一付既害怕又兴奋的模样,一双大大的眼睛四处张望,对任何事物都觉得非常好奇。

    华麟捏着它的后颈将它提了起来,放在眼前一阵仔细地观察。他总觉得这只小动物有点怪异,要知道,能在“炼心殿”那么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这种动物绝不简单,于是,华麟想起了盘旋在“炼心殿”的冰龙,暗暗忖道:这小家伙不会是一只幼龙吧?所以朝它好奇地问道:“喂!你是不是一条小龙?……嗯?怎么没点反应?”

    原来,那只小东西眨巴着大眼睛,也冲着华麟傻傻地看着,显然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华麟拿它没辄,随口道:“看你全身都呈青白色,以后就叫你小白好了!怎么样?”

    华麟说是征求它的同意,却又不管人家的意见,直接冲着它喊道:“我决定了,以后你就叫小白!”说完,华麟随手把它扔在了草地上。

    那小家伙被华麟随手摔了一个跟头,于是冲着他“哄哄”叫了两声。不过这里的草地非常柔软,所以它并没有太生气,于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华麟,并且蹲在他的面前,弄得华麟也是一头雾水。

    见小白如此听话,华麟立刻放下心来,知道它不会舍已而去。于是不再理它,立刻取出“霞照剑”研究起来。

    对于一个已经习惯了御剑飞行的修行者来说,一旦他失去了御剑术,就像一只鸟儿折断了翅膀,那种痛苦,绝对是一种煎熬。华麟仔细把霞照剑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愕然发现,原本属于火性的霞照剑,这时竟然变成了水性体质,这实在让他大为惊讶,这种“玄冰髓”实在厉害。

    华麟正准备施展“火焰”去重铸霞照剑,却突然想起自己根本不会什么铸剑,而且自己目前还处于“圣清院”的地盘,一旦红光泄漏,自己可能又要被人抓回寒冰之中了,所以只能作罢。但华麟也不闲着,既然不能炼剑,那就干脆坐下来开始打坐。他今日遇到了两名“圣清院”弟子的拦截,这才知道自己的修为实在太弱了,不赶紧练功怎能行走江湖?于是迅速沉入到空明状态,那枚奇特的内丹马上就开始运转起来,身体周围也立刻形成了一团淡白色的水雾。

    地上那只小动物显然十分喜欢他身上的雾气,悄悄跃上了他的右肩,还非常享受地闭上了双眼,一付昏昏欲睡的模样。一人一物就在森林的边缘打坐起来,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当清晨一缕光线,透过树梢的空隙照在华麟的脸上时,他这才清醒过来。二话不说,他立刻收拾好东西就准备上路,他要找一个人多的市镇去打听一下“焚星宗”的贼窝在哪里,他要立刻去解救上官灵的危难。

    差不多一切都收拾了妥当,但他肩膀上的小白显然非常喜欢外面清新的空气,死活不肯回到焚星轮的空间中去。无奈中,华麟只好扛着它飞上了树梢,贴着树枝朝着森林的中央掠去。

    好不容易又爬上了一座高耸的山峰,华麟放眼看去,只见周边的山势起起伏伏,远处天空中不断盘旋着几只金雕,看它们清闲的像子好像非常惬意。

    华麟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顾朝着一个方向极速飞奔。走不多时,突然,高空中俯冲下一只巨大的金雕,个头竟然比自己还高,伸出半尺长的鹰爪就向他抓了下来。华麟怪声叫道:“乖乖!这么大一只鸟?打下来煮着吃,肯定可以做一个月的口粮了。嘿嘿……”

    说归说,但他却不想伤害这只金雕,因为这种一人多高的猛禽他还是第一次见着,于是轻盈地让开了两尺,右手发出柔和的真气把金雕震开了三丈。但那金雕偏偏不死心,一抓不中,又拍打着翅膀飞高了几丈再次俯冲下来,两只乌光闪闪的爪子凶狠地朝华麟脑袋抓来,动作竟然非常之灵敏。

    然而,却让华麟吃惊的是,自己肩膀上的“小白”一点也不害怕,突然不耐烦的“哄!哄……”朝金雕吼了两声,只见那只金雕竟然一阵惊慌,扑腾了两下,突然急速升回了天空,终于放弃了华麟这块肥肉。

    华麟颇为诧异,这才发现“小白”果然大有门道。但这片森林更加让华麟诧异,因为他这一路飞来,他看见了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野兽,它们的个子明显比家乡的动物大了好几倍。而且,就在他刚刚进入森林的中心时,他就发现远处的树木突然一阵阵晃动,所到之处,树上的鸟儿都叽叽喳喳的逃命。华麟心想:按照这种环境,估计还有更为凶猛的野兽,如果自己到了晚上还不能走出这片黑森林,恐怕会有更加骇人的爬虫出现。

    于是再也不敢停留片刻,贴着树梢又是一阵拼命疾飞,累了只在大树上休息片刻,就这样停停走走,不知不觉他已经朝着一个方向奔行了大约二、三百里地。

    这时,他再次翻越了一座高耸的山头,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座空旷的山谷。只见这个山谷极为奇特,其中竟然没有生长任何树木,相反,山谷内全是一人多高的野草,那茂密直挺的野草遍布了整个山谷,竟然没有一点风吹草动的迹象,这里就像是一个死亡之地。

    华麟真不明白在这茂密的森林中央,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空旷的草原,这就像森林的中间突然陷了下去,它给华麟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下面肯定非常非常地危险。

    华麟站在山顶上,俯视着这片方圆六十余里的草原,他突然发现山谷之中竟然竖立着十三根巨大的石碑,远远望去,和“天山剑派”的巨石阵有几分相似。既然看到了建筑物,华麟再也不觉得它有什么危险了,以为下面一定会有凡人居住,于是兴致勃勃地施展出“草上飞”的轻功,朝着山脚下的盆地飞掠而去。

    谁知刚刚来到山谷边缘,他肩膀上的“小白”却突然吱吱乱叫,好像在警告他下面会有危险。但华麟已经收势不住,身体此时已经悬于半空,眨眼已经朝着山谷中的野草落去。

    就在他跨入山谷的那一瞬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突然发现全身的功力不翼而飞,竟然再也提不起一丝功力来,身体就这样直挺挺朝地面摔去,吓得他一阵哇哇乱叫。与此同时,“小白”那幼嫩的嗷嗷叫声也传入了他耳边,一人一动物,就像滚葫芦似的滚作了一团。

    这一跤直把华麟摔得够呛,嘴里还不小心啃了一团黑褐色的泥土,呻吟了好几声,这才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华麟拍了拍头上乱糟糟的草屑,连连吐掉嘴里的泥沙,这才嚷嚷骂道:“什么玩意?怎么突然掉下来了?”

    身边的“小白”慌张地看了一下周围,突然拼命朝他肩膀上爬了上来,仿佛它也非常畏惧这片奇特的土地。

    华麟倒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可怕,不就是功力提不上来嘛?这明显是一种禁制的阵法,他早已见多不怪了。再说,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这片草原能有什么危害?他偏偏就不服气,决定要亲自进去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傲然朝山谷腹地走了数十步,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心里暗暗好笑,觉得刚才自己差点被它唬住了。但是,就在他得意洋洋之际,周围异像突生,只见身边的野草突然长高了很多,不知不觉已经没过了他的头顶。与此同时,华麟发现脚下纵横交错着无数条碎石小路,它们依稀是按照某种阵法而布置,但华麟偏偏感觉周围一片死气沉沉。于是心中一动,想取出“霞照剑”劈开前面的杂草,这时他却骇然发现自己连“焚星轮”的空间都打不开了,显然这是一块诅咒之地,任何形式的能量到了这里都被化解于无形。

    华麟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他没有宝剑在手,多少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于是迅速转身按照原路返回。但他只走了二十来步就感觉有点不对了,按理说他应该可以马上看到山谷的边缘了,但他不仅未能见着,周围的野草反而越来越茂密,越来越高挺。华麟暗暗吃了一惊,只见高达两丈的野草已经摭天蔽日,四周幽暗的环境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但华麟从小就见惯了灵异事件,知道自己必须克服这种恐惧才行,否则将来又会留下像儿时那种恐怖的记忆,这对一个修真之人来说相当不妙。当然,华麟还有一个对付这种阵法的杀手锏,那就是放火烧原。所以,他不再犹豫,毅然挺身走向了盆地的深处。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大半个时辰,此时已经过了午时时分,周围的野草也越来越高耸起来,天色仿佛也变得更为暗淡无比。正茫然找不着方向之中,华麟突然感觉左面有座巨大的阴影,这完全是他突然产生的第六感,但他相信自己的感觉,于是朝着那个阴影径直走了过去。

    果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碑,华麟在山顶之时早已记忆住了这些石碑的位置,知道这是十三座石碑中的其中一个,于是放心的登上了台阶,上前认认真真的观看起来。只见石碑的正面清清楚楚刻着十四个隶书:“生人勿闯摄魂谷,夜半三更出窍时!”

    华麟心中一惊,暗想夜半三更难道会遇到什么危险?于是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心里不禁一阵心惊肉跳,连忙给自己打气道:“出窍就出窍吧!我又不是没见过鬼魂,这有什么好怕的?”于是把心一横,又转到石碑的后面去看看有什么古怪,只见背面果然也刻着十六个大字,上曰:“万年不朽,神谕不惊;逐天绝地,七界不撼!”并且,在这十六个字的下面,还画了一个奇怪的星形。

    华麟当然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名堂,他只是害怕自己黄昏之前找不到出路,所以决定立刻离开。于是折断一株野草,打了一个死结,牢牢缠在了这座石碑之上,防止自己会走回这条原路。

    凭着感觉,华麟匆匆上路,尽量按照直线行走,绝不让纵横交错的石径去影响自己的判断。眼看着又走了将近一个多时辰,按理说应该快到山谷的边缘了,但他却发现自己仍然在野草之中瞎转。

    突然,他又感觉右边有一座巨大的阴影,心里一跳,迅速朝那个方向扑了过去,同时心里万分紧张,生怕自己又回到了第一个石碑前。

    当他终于看到了一座完全一样的石碑时,心里突然格登跳了一下,因为那个石碑的正面果然也写着十四个隶书:“生人勿闯摄魂谷,夜半三更出窍时!”

    还好,华麟并没有看见自己留下的草环,否则他的精神真的就要崩溃了。

    再次踏上石碑的台阶,华麟想看看石碑的背面是不是仍然写着“万年不朽,神谕不惊;逐天绝地,七界不撼!”这十六个大字。但他刚刚登上台阶,却骇然发现一个非常恐怖的场面。

    在石碑的另一面,此时正躺着二十六具干枯的尸体,瞧他们人人手握兵刃,应该是武林中人才对。但此时,他们临死前都露出了恐惧的眼神,这让华麟立刻想起了血魔的残忍……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