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165章 天路传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站了起来,一位背负长剑的少年靠过来道:“哎!……这些死者果然全是第二组的高手,噬魂谷从此又添加了数十个怨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对了,龙少侠究竟是哪里人?怎会独闯‘噬魂谷’呢?”

    华麟一愣,心想自己还是“圣清院”的通缉犯呢!现在千万不能暴露身份,于是探听道:“你们知道圣清院吗?”

    那少年一愣之后,突然万份崇敬地道:“龙少侠竟然是圣门中人?实在幸会幸会,在下万秋鸿……”

    华麟着实吃了一惊,看来“圣清院”在这里的地位非常了得,就像家乡的“蜀山剑宗”一样,于是苦笑道:“你……你误会了!我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赶来,正准备要拜入圣清院呢,是不小心经过这里的。”

    那少年不可思议地道:“你还真会乱闯!你可知,这个‘噬魂谷’每年都会吞噬掉数百条性命,而你竟然不闻不问就闯了进来。”说着,他又压低声音道:“还有啊,圣清院从来不收外人,并且这里的‘玄冰天’可不是圣清院的总坛,之所以会在这里设置的仙宫,听说是为了镇守一条恶龙,让它不能为害人间。所以,你此番拜师恐怕要以失败而告终了。咦?你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

    华麟暗暗冒汗道:“这个,那个……对了,你可知焚阴宗在何处?”

    那少年骇然大惊道:“焚阴宗?”

    他的声音委实太大,所有人听到这三个字朝这边看了过来。华麟一觉不对,立刻大声嚷嚷道:“是啊!……他妈的焚阴宗!他们抓了我一个亲人,所以我要学会最最上乘的武功,然后去杀光‘焚阴宗’的狗贼,再把我亲人给解救出来……

    华麟说这些话时志满胸怀,却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愣在当场,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不解道:“怎么了?……都看着我干嘛?有什么问题吗?”

    顾辉摇了摇头,低声道:“神精病!大家都别理他……”

    华麟回头朝身边的少年郁闷道:“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那少年苦着脸道:“焚阴宗?咳咳……你只怕对焚阴宗还不了解吧?”

    华麟:“是不了解,所以希望能告之一二!”

    那少年摇头道:“焚阴宗差不多已经立派上万年了,以他们的势力,恐怕是有始以来最为强大的魔教!世人常常说,邪不能胜正,但他们却偏偏逍遥了这么多年,连七大圣门都拿他们无可奈何!你说要凭一己之力剿灭他们?咳咳……这个……”

    华麟一惊,心想焚阴宗原来竟有如此厉害,看来以后行事,万万不可与他们面对面的硬碰。应当身处暗处,伺机救人才对。计策已定,忽又转而问道:“兄弟,你怎么称呼?”

    那少年道:“我姓万,名秋鸿。万是万一的万,秋天的秋,鸿毛的鸿。”

    华麟:“听说你们这次入谷,全都为了寻找路亚飞?不知他是何人?”

    万秋鸿叹了口气道:“路家世世代代都是修真的高手,而我和路亚飞自幼就是最好的朋友。但在几年前,路家突然遭人误会,他父母和家人纷纷遭遇不幸。这些年来,路亚飞一直在外面东躲西藏,但他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反而做了很多好事。……就在几个月前,听说有六名‘天湖城’高手进入噬魂谷寻宝,结果不小心触动了阵法,但都被路亚飞冒死救了下来。为此,他自己却受了重伤。那几位得救的高手回去后,出于好奇,于是开始调查路家湮灭的原因,终于得知丹阳子并不是死于路家之手,而是自己贪财,死在了噬魂谷中。……至于这次寻找路亚飞的行动,是因为很多人曾经都受过路家的恩泽,但他们在路家蒙难之时却没有人站出来,出于愧疚,所以……”

    万秋鸿正要说下去,但‘飘渺宫’的沈剑突然大步走了过来道:“我说秋鸿,你还在这里跟他胡搅蛮缠?天都快黑了,快些准备撤离!”

    那少年朝华麟伸了伸舌头,这才向沈剑恭恭敬敬地道:“是!前辈……”

    华麟只是奇怪,这个沈剑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怎么他的辈份看起来倒是非常之高,想必他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第七层“元神成形”吧?要不然不会显得这么年轻。

    华麟正在胡思乱想之间,那三十多人片刻就已经收拾妥当,它们把地上的遗物全都整理了一番,准备带回去交还给他们的亲人。

    带头的毕志毅再次清点了一下人数,看了看天色,毅然道:“天色已晚,大家都撤吧?”

    大伙立刻又组成了阵形,由毕志毅、左缘和沈剑在前方开路,顺着原路迅速返回。

    整个“噬魂谷”,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也就二十里左右。以众人的脚程,按理说只需一个时辰便可完全穿越。但事实并不如此!

    虽然谷中的野草已被华麟一把火烧尽,隐隐也可以看到山谷的边缘,但大家朝着那个方向跑了一个时辰后,却发现那山谷的边缘仍然遥不可及。眼见太阳已经渐渐西沉,所有人都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华麟和万秋鸿的年龄相若,两个年轻人自然走在了一起。当发现万秋鸿总是隔一段时间就朝西边的太阳看了看,表情显得格外不安时,华麟不由碰了碰他的手臂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看你这么紧张的样子……”

    万秋鸿喃喃道:“你不懂,在这世上,有个非常古老的传说。说是一旦到了夜间,‘噬魂谷’所有的鬼魂都会出来游荡,它们会把活人生生撕碎,所以噬魂谷也称为‘鬼谷’。在我们家乡,甚至官府都名文规定,谁都不许在晚上提起‘噬魂谷’这三个字,因为它会吓坏小孩子……”

    华麟可从来不会惧怕什么鬼神,闻言嘿嘿笑道:“不至于吧?”

    万秋鸿却不回话,眼睛直直望着天边,喃喃自语道:“糟了,糟了……怎么还没走到边缘?”

    左缘突然回头朝万秋鸿吼道:“你不要总是念来念去好不好?毕大哥一定会带我们走出去的!”

    他的话音刚落,一根巨大的石碑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也就在这时,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压住自己心中的恐惧了。

    顾辉看了看那座一模一样的石碑,骇然道:“我们是不是又回到了原处?”

    毕志毅沉声道:“这不可能!这里并没有第二组的骸骨,所以可以肯定我们没有走回原路。今天的情形有些奇怪,看情形,这座死亡大阵已经被启动了。”

    左缘急切地问道:“那毕大哥有没有对策呢?”

    毕志毅眉头跳了跳,发现所有人都用渴望的眼神看着自己,只能苦笑道:“办法是有一个,但就要看看我们的运气好不好了!”

    沈剑也有点沉不住气了,连忙道:“这里只有你来过噬魂谷,你说怎么走我们大家就怎么走……”

    毕志毅看了看天色道:“关于噬魂谷,前辈们有句忠告,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那就是……成败生死一瞬间,日落斜影降临时。”

    众人一齐问道:“何解?”

    毕志毅非常郑重地道:“阵法一旦被启动,照理说我们已经没有了活路。但是,所有阵法都应该会有一道生门,那就是,当太阳下山的那一瞬间,它会给我们指出唯一的一条活路,这就要看看我们有没有时间跑完这段路程了。具体的情形,等到了那一刻,你们自然会明白!”

    一直关注太阳的万秋鸿突然惊呼道:“不用等了!太阳已经要下山了……”

    众人的眼皮都是一跳,均抬头看向天边,只见火红的太阳果然已经沾到了西山的山顶,并且正在一点一点的缓缓下沉。大家都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胸口更是非常的压抑……

    突然,就在太阳快要下山的那一瞬间,异像突生,只见山的那边,无边无际的阴影就像万马奔腾般从左边席卷而来,并且迅速盖过了众人的头顶,黑暗终于来临。

    毕志毅突然大声吼道:“大家看见了没?太阳明明是从前方下山的,但刚才的黑暗,却好像是从左边掩盖而来。所有人都听好了!我们要跟着阴影移动的方向狂奔,一定可以逃出这片山谷的,大家快跑啊……”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事物早已被阵法所颠倒,只有黑暗降临的一瞬间才是最最真实。沈剑的反应最为迅速,强行拖着万秋鸿就抢先朝前方跑去,这回,也不用毕志毅再去催促了,所有人都跟着沈剑拔腿就跑。

    这“噬魂谷”的传说,谁都听过不下一百次了,当他们看到黑暗降临,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迅速笼罩在心头。再加上人都有一种群体效应,当大部份人感觉恐惧时,一些比较冷静的人群也会受到感染。就像现在一样,几乎人人都面如土灰,不约而同的拼命狂奔。而且,他们越跑就越是觉得恐惧,不知不觉中,大家都用上了吃奶的劲。

    这时,也只有华麟和毕志毅两人还站在原地没动,毕志毅不禁奇怪道:“你怎么还不走?”

    华麟:“呃!……你又为什么不走呢?”

    毕志毅苦笑道:“今次没能把大家带出这片噬魂谷,只好替他们断后了!……你快走!”他的语音一变,却突然变成命令的口气了。

    华麟正想解释自己才不信“噬魂谷”的鬼话,因为圣清院就离此地不远,身为正道的他们,怎能容许这片害人的山谷存在?但就在此时,周围的景物迅速朦胧起来,华麟肩膀上的“小白”突然朝着地面一阵狂吠不已。两人低头一看,不由吓得亡魂皆冒。只见原本被火烧焦的地面,一根根细小的绿芽迅速成长起来,不一会儿,遍地的野草已经长到一寸多高。这才想起来,这些野草竟然会吸食人血,华麟终于坐立不安了。

    这时,远处隐隐传来疯狂的惊叫声:“妈呀!噬魂谷又开始长草了,大家快逃呀!”

    华麟骇然与毕志毅对视了一眼,只听后者再次命令道:“你快走!”

    华麟突然之间明白了他的用意。他身负着领队的职责,但他这次领队却有点失策,所以他不愿抢在众人之前逃命。华麟只能朝他笑了笑,毅然迈开大步,向前面的众人追去。

    这是一场真正和时间赛跑的比赛,由于华麟起步得太晚,前面的众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太阳已经下山,但余辉仍然染得天边的云彩一片艳红,谷内的光线缓缓地黯淡下来。跑了没几远,华麟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脚下的野草已经长到膝盖多高了,照这样的速度,恐怕跑不到山谷的边缘它们就会盖过自己的头顶,跑或不跑,实在没有多大义意。

    他在原地转了几圈,朝四周疯狂生长的野草扫视了一遍,这时,他终于相信“噬魂谷”有鬼了。

    不一刻,天终于全黑,华麟看着周围那些疯狂生长的野草,渐渐地产生了一丝幻觉。于是他缓缓抽出了苏雷的长剑,一步一步缓缓而行。果然没一会儿,野草就没过了他的头顶,周围陡然变得昏暗无比。而华麟肩膀上的小白却开始燥动起来,朝着左边一阵“哄哄哄……”乱吠。

    华麟一惊,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黑影慢慢地从土里爬了起来。先是露出一双漆黑的枯手,然后是它硕大的头颅,接着才是身体躯干和双脚!

    华麟用凌厉的眼神射了过去,他知道自己绝不能被它们吓倒,否则肯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但奇怪的是,那只黑影显然也看到了他,但却并没有立刻扑上来纠缠,它仿佛也感觉到了某种危险。

    华麟不禁和这只怪物对视起来,肩膀上的小白更是“哄哄哄……”一阵乱吠。只见这个“恶灵”长得十分呆板,黑头黑脑、双眼空洞无珠、一个漆黑的大嘴就像无底洞般恐怖。华麟却暗暗好笑,这种鬼魂,他在“天山剑派”时就听人说过了。它们是最低级的恶灵,没有多少思维,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般,它们之所以会如此愚钝,是因为它们失去了三魂七魄中的一半才导致的。

    但是,就是这种最最低级的恶灵却最是让人头痛,因为它们一般听命于其它高级的恶鬼,一但认准了目标就会无休无止的扑上来纠缠。但这只楞头楞脑的恶灵却有点奇怪,它总是畏畏缩缩不敢上前。华麟见它有点畏惧自己的样子,不由少年心起,突然作势向前一扑,果然把这恶灵吓得往后连闪,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你真是一只猪,不敢跟我打,那就给我滚远点吧!”

    那只恶灵好像听懂了他的训斥,竟然乖乖地遁形而去。华麟心中一动,暗想这种低级的恶灵怎么会听自己的话呢?难道自己体内的“焚星轮”还有避邪的作用?

    未及细想,肩膀上的“小白”却突然又对周围一阵狂吠,华麟随声望去,骇然发现成百上千个黑影从土里钻了出来,机械般地围了过来。

    周围的阴气也越来越重,华麟发现它们虽然没有动手,但自己的生机却在迅速的流失,再这么下去,恐怕不用半个时辰自己就会死于非命。这些恶灵数量之多,实在太出他的意外了。

    此时,远处传来了恐怖的呼喊声,其中隐隐还夹藏着兵刃的撞击声,华麟心中一黯,看来已经有人发狂了,但自己又自顾不暇,根本没能力去解救他人。终于,他周围的恶灵也突然动手,一齐向他扑了过来……

    在这绝境之中,他只能拼命催动体内的“焚星轮”,希望能出现奇迹。但这座“摄魂阵”实在太厉害了,让他一点也感觉不到“焚星轮”的存在。无奈之下,只能眼睁睁看着黑压压的黑影扑上了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就像一杯果汁,任由它们抽着自己身上的“血液”……

    华麟全身泛起一阵无力的感觉,心里却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恨意。他恨“焚阴宗”,因为他们是罪魁祸首,这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但他更加憎恨“圣清院”,因为他们不配拥有“圣门”的称号,他们只是举着除魔卫道的幌子,却连自己这个善良的好人也不放过。要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杀过一个人。相反,圣清院为了进行所谓的“除魔卫道”,杀人自然多得不计其数,恐怕其中遭到误杀的还不在少数。如果自己不幸死在了他们的手中,那就是活生生的一例。

    这个危险的念头,在他快要死亡的那一瞬间迅速从他脑中闪过。如果他带着这个念头死去,那么进入“六道轮回”时,他下辈子肯定会沦为魔道……

    就在这关键时刻,“焚星轮”终于被启动了,它终于突破了这座“摄魂阵”的强大限制,突破了重重阵法的阻碍,终于放射出救命的红光。华麟被自己体内强大的火焰所刺激,感觉自己重新获得了能量,忍不住一声长啸,全身陡然红光暴涨,把身边缠绕的恶灵全部燃烧了起来,只要一靠近到他身边,立刻便被烧得烟消云散。这把前来围攻的恶灵吓得连连后退,全都不可置信的围在两丈之外,再也不敢上前送死。

    华麟却已是精力衰竭,只要再晚几秒钟,他可就真的要去见阎王了。但这时万万不能倒下,只好认准一个方向跌跌撞撞地奔去。周围的恶灵也不肯轻易放手,纷纷随着他前进的脚步而移动,就像有个巨大的水桶在移动一样。

    华麟肩膀上的“小白”也不好受,没想到这些“恶灵”连动物也不放过。要不是它天生拥有超强的精神力,恐怕早就变成一片干尸了。而如今,华麟全身炽热的火焰又让它十分受罪,再加上它一整天没有吃玄冰髓了,更加显得委顿无神。

    周围再也没有打斗声和呼喊声了,只有一阵阵阴风吹过面门。这些恶灵虽然笨,但也看出华麟已是强驽之末,就等他一倒下便一窝而上。但没想到华麟的意志却非常的坚韧,停停走走,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他还是没有倒下。相反,周围的恶灵却越来越多,如果从天空中看下去,一定会发现整个噬魂谷一半的恶灵都集中了过来。

    华麟跌跌撞撞又走了半个时辰左右,突然,他感觉有个巨大的黑影竖立在前方,这不用看也知道,前面又遇到一座巨大的石碑了。他如今再也没有力气走下去了,终于决定到石碑的台阶上休息片刻,于是拖着蹒跚的步伐,缓缓移过去。

    突然,他发现石碑面前竟然也站着一个清晰的人影。只见他是一名大约二十上下的少年,身着一身玄衣劲装,五观极为清秀,脸上隐隐露出一丝自鸣得意的笑容。在他身边,插着一柄暗金色的宝剑,配上他的神色,显得格外洒脱和写意。

    华麟还惊奇的发现,在这少年周围,也同样密密麻麻围着一圈凶狠的恶灵。看光景,这些恶灵也不敢接近这名少年。

    华麟突然发现那名少年也用吃惊的眼神看着自己,从对方眼中,华麟也看到了强烈的好奇,和一份不可置信的表情。这让华麟立即就判断出,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活人。真没想到在这“噬魂谷”中,竟然会有人可以生存下来,两人不由互相多看了两眼。

    但华麟实在太累了,大大咧咧走了过去,一屁股就往石阶上坐了下来。

    那少年防备地让开了二尺,警惕地问道:“你是谁?怎么可以在噬魂谷中行走自如?”

    华麟见他吃惊的程度还在自己之上,于是喘着粗气,慢腾腾在石阶上躺了下来,故意不去理会他的问话。

    肩膀上的“小白”也太累了,早已跳到了冰凉的台阶上,撒开四只小爪子趴在地上,还露出半截舌头,学着华麟的模样,拼命“扑嗤!扑嗤……”的喘着粗气。

    华麟一巴掌就拍在“小白”的脑门上,笑骂道:“你小子比我还会装哈?”

    小白抗议的朝他“哄!哄……”叫了两句,这才继续趴回地上喘着它的粗气。

    旁边那少年本来也是冷傲之人,但见他们一人一动物都这么有趣,实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破天荒地道:“你好!我是路亚飞,咱们交个朋友如何?”

    华麟却仍然喘着气道:“好……好吧!认……认识你很高兴,路亚飞!……咦?路亚飞?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那路亚飞见他听过自己的大名,显得愈发兴奋了,故作谦逊道:“嗯!我是天路家族的唯一传人,专门来这里降妖除魔的!”

    华麟灵光一闪,顿时想起了他是何人……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