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166章 开启神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这时,周围的恶灵早已把这座石碑围得水泄不通,漆黑的“噬魂谷”到处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路亚飞扶着金色的宝剑,缓缓在华麟身边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天已全黑,你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华麟撑着坐起来道:“我是不小心闯进来的。不过,我在谷内遇到了两组高手,他们好像在寻找一个名叫路亚飞的家伙,但现在这些人都差不多死绝了。我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进来找人,你知道他们为何要这样做吗?”

    路亚飞眉头一扬,冷笑道:“你以为他们是来找我的对吗?这你就大错特错了!他们还不是为了我手中这把宝剑?哼……”

    华麟扭头朝他身边的宝剑看去,只见那剑上闪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周围的恶灵都被金光逼在五丈开外不敢上前,果然是一柄绝世神兵。

    路亚飞把剑横在膝头,轻轻抚摸着剑身道:“哎!此剑名为赤阳,原本就是路家之物!……八百年前,路家在‘黑水潭’怒斩妖龙,不慎将此剑遗失在黑水潭。谁知数百年后,此剑却被丹阳子所拾获。二十年来,路家三番五次索回未果,故与丹阳子结怨颇深。谁知,三年前丹阳子误闯‘摄魂谷’而丧命,世人皆称他被路家所谋害,故而群起而攻。这次出洞大批人手,肯定没什么好事……”

    华麟心念一动,想起了毕志毅的为人,觉得此事并不像路亚飞所说,但他无法解说清楚,只能岔开话题道:“黑水潭在哪?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路亚飞淡淡地道:“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了,果然所料不假,你竟然连黑水潭都没听过。现在又乱闯噬魂谷,真是不要命了!”

    华麟:“呃!……黑水潭就这么出名吗?”

    路亚飞:“那当然!就像噬魂谷一样,它也属于四大凶地之一,在这世上,绝对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华麟郁闷道:“难道比噬魂谷还厉害?”

    路亚飞摇头道:“噬魂谷终归还是排在第一!今日白天,我以为阵法已经被完全启动,所以特意跑进来看看,谁知只是子寅方面的石碑被人启动而已。如果十二座石碑都被启动了,嘿嘿……那才壮观呢!哦,对了!是谁带你到龙辰域来的?怎么这些也不跟你说清楚呢?真是乱来!”

    华麟冒汗道:“嗯……我是跟圣清院一个朋友一起来的,他还没来得及交待清楚,就被叫回玄冰天了!”

    路亚飞突然对他肃然起敬道:“哇!你还认识圣门中人?不是吧……”但是过了半晌,他又用怀疑的眼神看0着华麟道:“怎么你的着装这么奇特?”

    华麟答不上来,只好岔开话题道:“对了,你知道大宋皇朝在哪个方向吗?我迷路了,想回去看看亲人!”

    在华麟想来,家乡是个非常繁华的国度,世人都应该知道才对!但路亚飞却非常疑惑的道:“大宋?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我只知道这块东大陆分布着五个强大的国家。北部是民风强悍的寒风国,也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国家了。东部是温和友善的东阳国,他们最会做买卖,几乎所有商行都是他们的产业。南部是热情如火的炽星国,你要是去了那里,那些姑娘恨不得要啃光你,嘿嘿!”他见华麟奇怪的看着自己,怕被他嘲笑,于是连忙又道:“开玩笑,开玩笑!……西部就是狡狤的唯顿国了,跟他们做生意随时要小心上当。中部是强大的修真联盟,大多数修真者都会在中部停留很长一段时间,还有二十多天,一年一度的‘天湖城’集会就会在那里举行。……所以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大宋国,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华麟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急切的道:“那么焚阴宗呢?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路亚飞突然“哗!”的一声站了起来,厉声道:“什么?焚阴宗?你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华麟见他突然脸色大变,心里也是一惊,地上的“小白”也迅速弹了起来,朝着路亚飞发出一阵敌视的“哼……”声。

    华麟也站了起来道:“别误会,别误会!我和焚阴宗势不两立,他们抓了我一个非常重要的亲人,所以我要找到他们!怎么了?你跟焚阴宗也有仇吗?”

    路亚飞这才略为平静,但仍然恨恨地道:“我双亲均被焚阴宗所害,总有一日,我要杀光他们的走狗!”

    华麟突然升起一丝怜悯之情,心想他比自己可要悲惨多了,于是上前安慰道:“你放心吧!既然他们作恶多端,将来一定会报应不爽。哼,这次竟敢惹上了本少侠,我一定要他们死得非常难看。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知道他们藏在哪里吗?”

    路亚飞无奈摇头道:“哎!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藏在何处。不要说我,恐怕圣门中人也不一定会知道……”说完,突然郑重地道:“既然我们志同道合,而且如此有缘,不如咱们结为兄弟如何?”

    华麟突然找到一个同病相怜的兄弟,也是大为激动,于是点头道:“好!咱们从此同路,一起杀光焚阴宗的狗贼。哈哈哈……”

    路亚飞用力点头道:“好兄弟!就这么说定了,你以后就叫我路飞少就行了。嘿嘿……”

    华麟也是心中大乐,连忙点道:“也好!你以后就叫我龙少就行了。哈哈哈……”

    两人既已商妥,又天南地北的聊起天来。华麟什么都不懂,路亚飞只好开始跟他解释这里的修真派别。正说得起劲,远处突然传来一句冷哼道:“小路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又跑进来打伤我的手下?”

    华麟寻声看去,只见密密麻麻的恶灵突然让出了一条通道,一个惨白的人影缓缓从它们之中踱了出来。

    华麟见它的身影有点飘忽不定,但相貌却极为清晰,苍白的脸上正露出一付狰狞的笑意,显然是一只魂魄俱全的恶灵。正想着,路亚飞也朝它嘿嘿笑道:“我说卓无影,你怎么现在才来?我还以为你的伤势复发,再也爬不起来了呢!嘿嘿……跟你说吧,这次我有十成的把握可以胜你。有种你就是不要跑,咱们决战到底。”

    路亚飞这种肯定的语气,果然把对方给唬住了,只听那卓无影恨恨地道:“有种你就不要使用赤阳剑,我一定陪你决战到底。”

    路亚飞嗤笑道:“你倒想得美!这座‘绝仙阵’连仙人都不能施展出全力,更何况我们凡人?我要不是身手敏捷,要不是有这把赤阳剑护身,早就被你们给害死了。”

    卓无影却不回话,转头却朝华麟看来,冷笑了一声道:“你就是刚才闯入噬魂谷的家伙?身上是不是藏着什么宝贝?你千万要小心了,你身边的小路子说不定又会偷了你的去……”

    路亚飞怒骂道:“你给我闭嘴!只有你这种龌龊的东西才会夺人之物!”

    华麟见路亚飞动了真怒,连忙劝道:“兄弟要小心了,这家伙好像要故意气你!”

    路亚飞暗中一惊,见这卓无影的眼神果然闪烁不定,于是冷笑道:“死饿鬼,我这么跟你说吧!你永远都胜不过我了,现在不可以,将来更加不可以!我只要练一天的功,就可以当你一年的苦练,总有一天你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路亚飞的性格向来比较高傲,说话自然不留情面。这回,却把那惨白的卓无影给激怒了,只听那家伙暴跳如雷道:“死小路子!要不是当年我手下留情,你早就死了无数回,今天你却在老子面前说这种话?”

    路亚飞冷冷道:“不错!你以前是有能力杀我,但你每次动手都只想着要如何羞辱我。我告诉你,从现在起,你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将来你就准备接受我的追杀吧!……看招!”

    路亚飞突然提起赤阳剑,一招“炽光闪”狠狠刺了过去,立刻耀起了满眼金星。华麟见他的招式十分凌厉,心中不由一惊,要知道,无论谁在这个“噬魂谷”都休想施展出一点内力,而路亚飞这招“炽光闪”竟然可以耀出满眼剑花,这证明他的剑招已经到了宗师级的水平。抬眼看去,那卓无影果然不敢硬碰,只是借着飘渺的身法在剑光中飘来荡去,身法甚是诡异。

    华麟见这恶灵虽然手忙脚乱的躲避着,但看起来却并不慌乱,华麟见它有意无意要引着路亚飞走出石碑的范围,显然外面会有埋伏。

    而路亚飞近来的修为大进,心里不免有了骄纵之气,竟然没有立刻发现这一点,就在他快要踏入那些茂密的草丛时,华麟突然吼道:“我说路少!草丛里可不太好玩,你还是把那家伙逼回来好些!”

    此言一出,路亚飞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野草的边缘,刚刚停住身体,那卓无影就一声怒吼,周围草地里突然伸出无数只黑手,一齐向路亚飞的足踝抓来。吓得路亚飞一连几个后空翻,这才堪堪躲开。

    那卓无影万万没想到胜利就在眼前,却被华麟一句话给道破,气得哇哇大叫道:“你个狗杂啐!你叫什么名字,老子一定要亲手宰了你!”

    华麟冷笑道:“就你这三脚猫功夫,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你灭了。不过算你走运,本少爷近来心情不好,没空跟你玩!”

    那家伙脸上一阵扭曲,狠不得立刻把华麟一口给吞了。路亚飞一脸凝重的看着地上的黑手,只见草丛里爬出来二十多个黑影,看它们的模样竟然可以隐隐分辩出相貌。路亚飞不由称赞道:“我说小卓子!看来你也大有长进嘛,竟然没有将他们的魂魄完全吞噬掉?……不过你千万要小心了,以你这点微薄的修为,将来说不定会被你栽培出一个超级鬼王,到时你就惨了。哈哈哈……”

    卓无影那惨白的身躯明显呆滞了一下,突然狠狠道:“你先别得意,有种后天我们再来打过,看我怎么收拾你!”

    路亚飞冷冷道:“后天?好吧……随你的便!就怕你到时躲着不敢出现呢。”

    那卓无影再次狠狠瞪了华麟一眼,但眼角却有意无意的看了一下他们身后的石碑,这才悻悻地离去。

    但是,周围那些恶灵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仍然紧紧围在四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华麟心念电闪,朝路亚飞道:“我说路少!我发现那个家伙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着这座石碑,是不是这座石碑有什么不妥?”说完,华麟来到了石碑面前,轻轻敲了敲这座巨大的家伙,突然道:“而且我发现,这座石碑好像是金属所打造,和平日里的石碑有点不一样,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路亚飞潇洒地收回宝剑,哈哈笑道:“没想到你的洞察力这么了得,才来半个时辰就发现了?厉害厉害!……这么跟你说吧,这座石碑确实大有问题!在白天,你明明在谷外看见了十三根石碑吧?但无论你怎么走,你都不可能来到这座石碑的面前。因为,只有到了晚上恶灵出现时,这第十三座石碑才会出现在谷中。你再看看这座石碑上,是不是少了几个字?”

    华麟扭头看去,果然发现这座石碑有点不太一样。白天所见的石碑上,正面都刻着“生人勿闯摄魂谷,夜半三更出窍时!”十四个字的警示语,但眼前这座石碑的正面,却只有十个字。华麟摇头晃脑念道:“界动天地惊,封神莫不出!”

    摇了摇头,他又绕到石碑的后面,却发现后面倒和其它石碑一模一样,于是又念道:“万年不朽,神谕不惊;逐天绝地,七界不撼!……嘿嘿,这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点吧?竟然把神仙都不放在眼里。……路少!你说呢?……咦?路少,发什么愣呢?”

    原来路亚飞早已愣在了当场,他根本没想到华麟会认得这些字。半晌后,他突然狂喜道:“你真的认识这些字?”

    华麟又抬头看了看石碑上的文字道:“这是很普通的隶书呀,有什么稀奇的?……嘿嘿!封神莫不出?难道它叫封神碑?”

    路亚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兴奋了,激动地抓着华麟的肩膀道:“不错不错!这就是传说中的‘封神碑’了,你在哪里学的仙鸢文?”

    华麟连忙摇头道:“都跟你说了,这不是什么仙鸢文?这明明是隶书嘛!真是莫明奇妙。”

    路亚飞哈哈笑道:“是仙鸢文也好,是隶书也好!你能不能看一看正面的星形?那好像是个阵法!”

    华麟见他过于兴奋,于是故意泼他冷水道:“什么阵法?我可不太懂哦!”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华麟还是回到了石碑的正面。只见上面果然有个星形阵法,正是家乡最为常见的五行阵。于是哈哈笑道:“这哪是什么阵法?明明是个五角星嘛!”

    路亚飞叹了口气,缓缓在台阶上坐了下来道:“传说中,‘封神碑’是件仙器,它可以禁锢七界中的恶魔,谁能得之,定能成仙得道。请试想,在这世上谁要是能得到一件仙器,那还不纵横整个修真界啊?……所以了,虽然‘噬魂谷’名列四大凶地之首,但每年还是有无数修真之人闯进来送死。而且我听人家说,咱们路家的‘赤阳剑’正是开启封神碑的钥匙,所以我才天天守在这里研究石碑。但实在很可惜,我虽然找到了第十三座石碑,也叫人翻译了上面的文字,但至今却仍未参透。……哎!也许是路家没有这个福份吧?”

    华麟心中一阵感动,发现路亚飞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兄弟了,这种机密他既然随便就告诉了自己。于是点头道:“好吧!我再帮你看看这座封神碑,也许可以给出一点意见。但是我要首先申明,这开启的机会非常之渺茫!你不可抱有太大的希望才好。”

    路亚飞平稳了一下心态道:“好吧,只管去试!如果能成功,这个封神碑我也不要,只希望你能提携我一下就行了。”

    华麟大声骂道:“你这是什么话!这样说可就见外了不是?既然‘赤阳剑’是封神碑的钥匙,那么封神碑理应就是路家之物,这些话以后不要再提了,不然我可要翻脸了。”

    路亚飞陪笑道:“是是,是我错了,兄弟不要见怪!……不过话又说回来,仙器未必人人可得,没有仙缘,得之反而减寿。常言道:‘剑有双刃,其利有弊!’我们只需取得其中的‘仙书’便可!……再者,我听说‘封神碑’镇压着一只万年恶灵,我们还是不要起贪念得好……”

    华麟闻言却突然全身一震,后面的话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只顾着喃喃自语道:“是啊!仙器有利有弊,肯定会减寿!……小时候我就是捡到了一枚不该得到的手镯,所以才有了十年的痛苦。咦?难道它是一件仙器?要不然怎么会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路亚飞见他低着头喃喃自语,还以为他正在沉思破解之法呢。又不敢打扰,只好守在一旁,随时留意着周围恶灵的动静。

    华麟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道:“好像有点不对呀!隶书的出现,也就数百年的历史。然而依你所言,这座‘封神碑’却有数千年之久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而且,我们之间的语言也非常接近,这个巧合,未免太离谱了点吧?”

    路亚飞汗颜道:“你说怎么就怎么吧,反正我是一点都不懂!”

    华麟抛开了语言上的疑问,笑道:“好吧,我这就开始研究……”说着,轻轻抚摸着石碑上的五角星,发现它确实是个小巧的五行阵,“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已经全部汇齐,其差别仅仅在于排列的方式略有不同而已。

    华麟正在研究阵形,而一直趴在地上休息的小白终于缓过气来,它也不管华麟正在干嘛,跳起来就顺着华麟的裤管往上爬,三下两下又回到了华麟的肩膀,突然又撒开四只小爪子,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路亚飞吃惊地看着这只小家伙,正想去摸摸它的小爪子,却听华麟喃喃念道:“五行相克者——不外乎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又克金,如此反复。嗯……这上面的阵法好像有点不对,好像不是这个规律……”一边说着,手指一边顺着五行阵的痕迹笔画着。

    路亚飞见他念得头头是道,于是兴奋地站在一旁,开始仔细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只见华麟摸来摸去摸了半天,却仍然摸不着头脑,直把旁观的路亚飞急得跳脚。

    华麟对阵法根本就没怎么研究,当然会分不清这个五行阵的妙用了。但他做事向来细心,先用五行相克的原则连起整个阵法,反反复复不见有效,便又开始尝试五行相生的原则。摸索了半天,华麟的脑袋突然灵光一闪,这座石碑如果是金属所打造,理应就从金字开始连接五行阵。这一瞬间,这个阵法的连接路线突然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于是嘿嘿笑道:“我真是笨,早该从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来连接了!哈哈哈……嗯?怎么还是没反应?”

    路亚飞的修为本不在华麟之下,当然也知道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他只是分辩不出上面的属性而已。见华麟用指尖划个不休,但这五行阵却没一点反应,于是插嘴道:“一般的阵法要配以真气才能启动,这个五行阵恐怕也是一样,看来必须要用真气指引才行。”

    华麟一拍大腿道:“对啊!……是该用真气启动才行!我真是太笨了!”

    路亚飞却苦着脸道:“真气?哎,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你难道不知道绝仙阵的厉害?在这里,恐怕就连仙人都无法施展出真元。”

    华麟这已经是第二次听他说“绝仙阵”三个字了,于是奇怪道:“什么绝仙阵?……这里不是叫摄魂谷吧,好像又叫什么噬魂谷,怎么到你嘴里却又变成绝仙阵了?”

    路亚飞自豪地道:“嘿嘿!路家有个万世册,上面记载了这个噬魂谷的名称。很可惜,但上面却没有破解之法,实在是路家的一件憾事。而这‘噬魂谷’的由来,只是世人的误传而已……”

    华麟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路亚飞苦笑道:“这就太矛盾了!……既要真气才能开启这座阵法,但这座‘绝仙阵’却偏偏又禁锢了真元的运转。试问,这不明摆着耍我们吗?”

    华麟一愣,这才知道这座“绝仙阵”的厉害,但他突然露出一个奇特的笑意道:“谁说没有人可以施展真元?我偏要试给你看!”说着,手掌上突然红光一闪……

    路亚飞正要劝他放弃,突然见他手掌亮起了红光,骇然叫道:“天哪!这是怎么回事?你,你怎么可以……”

    说时迟,华麟的指尖已经迅速划过了五行阵的路线,只见五角星的边缘亮起了一道红光,但只是闪了闪,便又暗了下去。

    路亚飞却激动地喊道:“啊!你只差一点就成功了!……你再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漏了什么步骤?”

    华麟无奈道:“我说兄弟!能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它办法……咦?等等!”华麟突然抬头看见了石碑上的文字,口中喃喃自语道: “界动天地惊,封神莫不出!”

    与此同时,他的指尖迅速划过五行阵。突然,周围的空间一阵强烈的震荡,一道刺眼白光猛地在华麟面前闪过,一股非常强大的吸引力把华麟强行扯进了一个漆黑的空间。

    就在这一刻,华麟感觉时间已经停止,脑中一片空白,“嗖!”的一声来到了一个陌生空间。他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下来,他仍然保持着那个动作,身体向前倾斜,右手食指傻傻地定在半空,脸上的表情十分震惊,并且还张着大嘴,一连几秒钟都没有一丝反应,如果有人见到他现在的模样,一定会认为他是白痴。

    终于,一滴口水轻轻滑落地面,华麟这才回过神来,立刻唆了一下嘴里的口水,大声骂道:“搞什么鬼?”

    只听“扑哧!”一声轻笑,一个女子的笑声从远处传来,吓得他立刻寻声望去……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