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186章 自强之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且说华麟和路亚飞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乘着乌云笼罩、雷电轰鸣的当头,迅速冲进了联合商会的传送大厅。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果然,传送阵已经被人启动了!

    在传送阵的中央,正悬浮着一圈幽暗的通道,对面仿佛是个噬人的黑洞。但华麟和路亚飞已经没有退路,因为后面已经传来了破空声和剑吟声。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就朝“冲”了进去……

    于此同时,一道剑风追了进来,但华麟早有防备,右手往后一扬,一大片寒冰电射而出。只听“叮叮当当”一阵暴响,来人终于被挡了一步。

    紧跟着白光一闪,他们的身体和“通道”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进入了传送阵,华麟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牵扯力拽向远方,他甚至看到自己的身体被扯成了一条条虚线,前方呈现出一个巨大旋涡,漆黑的深渊好像没有尽头……

    在旋涡的牵扯下,华麟拼命捂着自己的腹部,那黑衣人的飞剑虽然被“焚星轮”的火焰融化,但最终还是射进了他的身体。只是奇怪的是,那柄飞剑并没有透体而出,反而消失得无影无踪。华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及多想,因为他失血太多,随之而来就是一阵头昏目眩。

    这时,路亚飞突然凑到他耳边大声喊道:“……”

    “什么?”华麟并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于是回头看去,只见路亚飞那模糊的脸庞,正张合着大嘴叽哩瓜啦的说了一大通,华麟摇了摇头道:“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两人同时一愣,还是路亚飞反应过来,知道现在的速度恐怕要比闪电还快无数倍。于是,他对着华麟做了很多奇怪的手势,并且运起全身真元,把华麟和自己都裹了起来。——他的意思很简单,要华麟凝聚全身的真元,准备抵挡外界的张力!

    华麟终于明白挝来,知道通道的尽头一定凶险万分。于是连忙催动体内剩余的火焰,勉强在体外布置了一层淡红色的防护罩。

    就在这时,只见前方突然一亮,“嗖!”的一声,两人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啊!”华麟闷哼了一声,这外界的膨张力果然非同小可,身体好像要爆炸似的。好在他是修真者,运起真元抵抗,勉强可以支撑得住。放眼看去,华麟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

    只见自己站在一座笔直的山顶上,周围全是万仞尖峰,一根根尖刀似的山体直插天空,到处都是灰褐色的岩石,深沟绝墼布满了所有的视线。所见之处,根本没有见到任何植物……

    华麟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扭头就朝路亚飞看去,只见那家伙正在对地上的传送阵“乒乒乓乓”一阵乱砍,眨眼就把“传送阵”拆得七零八落。华麟吃惊道:“你……你这是干嘛?”

    路亚飞也是多处受伤,经此折腾,立刻累得跌坐地面,喘着粗气道:“你这么聪明……应该可以猜到吧?”

    华麟立刻明白过来,正要夸他几句,却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剧痛,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仿佛天地已经倒转。

    他赶紧用霞照剑“铮”的一声插在地上,这才稳住摔倒的身形。

    路亚飞扶住了他,不安道:“你没事吧?”

    华麟已是全身脱力,缓缓往地上坐了下去,喘着粗气道:“呼呼……我暂时还死不了,不过太累了,元气罩恐怕支撑不了多长时间!……哎!这个地方连空气都没有,我们该怎么办呢?”

    路亚飞见他脸色苍白,连忙道:“不行,你再坚持一下!我看看附近有没有躲避的地方!”

    华麟笑了笑,仰面躺在岩石上,一种无力的感觉袭上了心头。紧跟着,那种强烈的困意终于出现。他知道,自己真的快要挺不住了,这一旦睡着,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但他心有不甘,于是拼尽全身的力气,去回忆自己的往事……

    叶清的笑颜,上官灵的身影,慢慢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突然浑身一颤,又想起了上官灵的处境,如果自己死了,可能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于是拼死撑着自己的意志,勉强睁大着双眼,他突然发现,天上的星星是格外的美丽,比家乡的天空至少清晰一百倍以上。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离它们近了很多,很多……

    华麟突然又是一颤,他刚才差点就去见“星星”了,这种感觉非常不对劲,连忙打起精神,竟然从地上坐了起来。无话找话道:“路大少爷!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为什么……你要帮我?”

    路亚飞也坐了起来,道:“哎!……因为我们的命运根本就是一样的。我记得曾经跟你说过,我们路家原本就是天生的‘火系’体质。十五年前,我爹不小心卷入了焚阴宗的旋涡,我亲眼看见圣清院为了争夺我父亲,和焚阴宗打得天昏地暗。我那时就有点奇怪,圣清院并没有刻意去保护我父亲,他们只是尽力去阻止焚阴宗得手而已。甚至,他们还对我父亲露出了一丝杀机!……我真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我想查个清楚。而你,说不定可以帮我解开这个迷底……”

    当然路亚飞并不完全是为了这一点,但这个理由却非常具有说服力。

    华麟心中一阵激荡,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又一时说不清楚。他回忆起自己被捕时,圣清院和焚阴宗为了抢夺自己,那个叫若风的家伙果然不顾自己的生死,非要擒住自己不可。由此看来,“七大圣门”也对火系修真者十分忌惮,难怪现在整个修真界都没人敢去练习火系真元了。华麟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倒霉呢?这时,他又感到一阵晕眩,连忙又问道:“哎!……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路亚飞哪里知道华麟快撑不住了?他只是慢悠悠地道:“你发现没有?今日一战,说明我们的修为还是差远了,根本无法和焚阴宗对抗。以我的想法……先去收集二十滴蚀骨血,最关键是要救出宁纤雪来。那时我们的本钱也就大得多了!”

    “哦!好办法……好办法……”华麟的话音越来越微弱,他真的不想说话,因为他觉得说话特别费力气!可是,如果不说话,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倒下。在这里倒下,那就意味着死亡……

    路亚飞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妥,他正在憧憬着未来,一想到得意之处,嘴角悄悄露出了一个温馨的笑容。这时,天空突然剑光一闪,一名踏剑飞行的男子从天而降。在这幽暗的世界里,着实把他们俩吓了一跳。

    路亚飞和华麟立刻弹了起来,迅速拔出宝剑,摆出一付攻击的态势。华麟只是暗暗奇怪,心想自己怎么还有力气跳起来呢?

    没想到那名男子比他们更吃惊,远远就落在了十丈开外。

    当他看到被毁坏的传送阵时,立刻大声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破坏传送阵是天下之大忌吗?”

    “呃……”

    华麟和路亚飞这才反应过来,知道眼前这名男子并不是自己的敌人。同时终于猜到,这男子应该是采矿的“同行”才对。

    两人一起垂下手中的武器,路亚飞笑道:“噢!我还以为你是焚阴宗的魔头呢,报歉报歉!” 说着,他抬起自己的手臂,把身上的伤痕展示给对方看,说道:“……你也看到了,我们全身是伤,这都是被焚阴宗给逼的。至于破坏传送阵的举动,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否则我们恐怕早就死翘翘了!”

    华麟见对方不是敌人,立刻又感到一阵晕眩,脚下一个跄踉,差点摔倒在地。华麟用力摇了摇头,迫使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驻着长剑,仔细去打量那名男子。只见他一脸正气,年龄只在二十七岁左右,给人一种俊朗的感觉。他手中的宝剑不时闪耀着美丽的蓝光,看来也是一柄卓越的神兵利器呢。而看他全身的衣着,更是十分考究,一看就知道出身于名门正派……

    只听那男子说道:“我看到传送阵发光,就估摸着又有新人来到晶源星了。本想跟你们结交一下,呵!没想到你们不仅对我产生敌视,而且还毁坏了唯一的传送阵。我倒想看看,你们等一会怎么跟其他人解释!”

    路亚飞摊了摊手道:“有什么好解释的?以我们现在的状况,就随他们去责怪好了……”

    路亚飞正在跟那男子解释着原因,这边华麟却撑不住了……

    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完全靠霞照剑支撑着身体。但他没想到,霞照剑太锋利了,“铮”的一声,竟然完全没入了岩石。华麟突然失去了支柱,终于摔倒在地面。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眼前更是变得一变模糊,思维也混乱起来……

    路亚飞回头一看,正想取笑他两句。却见华麟脸色不对,不禁吓了一跳,立刻上前抓住他的胳膊问道:“你……你没事吧?”

    华麟哪里还能说话?身体软软地,意识越来越模糊。路亚飞连忙抱住了他,见他脸色苍白,又冒着豆大的冷汗,心里终于慌了,扭头朝陌生人吼道:“我兄弟受了重伤,你这里有没有避难所?他非常需要休息!……求你了!快啊!”

    那俊朗男子的心肠倒比较好,叹了口气道:“哎……真拿你们没办法,快跟我来吧!”说完驾起飞剑,稳稳站了上去。

    路亚飞扶着华麟御剑而起,连声感谢道:“真是麻烦你了!……兄台怎么称呼,他日必当重谢?”他一边问着话,一边御剑跟上了对方。

    那男子抽空回头道:“谢就不用了!我也是刚从‘湛蓝星’来的,名叫蒲星辉。……噢!你朋友快吃不住了,我们再快点!”

    说完他们突然加速,朝对面的悬崖扑去。

    华麟虽然已经处于了昏迷状态,但在他潜意识里,却拼命在支撑着体外的元气罩。身上的衣襟,全被汗水和血水给湿透。这时,他身上的防护层闪了几闪,差点破灭。吓得路亚飞抓住他的手臂,大声吼道:“喂!兄弟……”

    路亚飞立刻给华麟注入了几缕真元,却发现自己也是一阵头晕目眩,差点从天上掉了下去。可是,他又不敢撤去功力,只能一边照顾华麟,一边驾御飞剑……

    远远的,只见对面悬崖的半腰处,出现了一个宽阔的平台,峭壁上还有一个巨大的溶洞,从那里透出了几缕幽蓝的光线,好像里面是个安全的栖息地。

    好不容易落到了平台上,路亚飞扶着华麟就要进去。却见一位胡子拉碴,身材矮小的老头儿闪了出来。大声吼道:“喂喂喂!……我说姓蒲的臭小子,你怎么随随便便就带人进来了?……你究竟有没有跟这两个家伙说明这里的规矩啊?”

    蒲星辉说道:“我早就跟他们说清楚了……”

    路亚飞却问道:“什么规矩?”

    两人口风不对,路亚飞立刻补充道:“啊?是是,刚才已经听他说过了……”

    那矮小的老头儿却不笨,突然骂道:“哼!姓蒲的小子,你又想骗我是不是?”

    蒲星辉忍了忍道:“好了,阎通!算我说错了行不。他们的份额全都算在我头上好了,这回你满意了?……快让他们进去!”说完架起华麟的另一条胳膊,就要往岩洞里闯。

    但阎通还是挡在了他们面前,慢悠悠道:“你开什么玩笑?单凭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负担起三个人的份额,不要以为我老阎的反应慢点,你就可以随便来敷衍我……”

    路亚飞发现!这好像已经不是规矩不规矩的问题了,而是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扭头看了看华麟,见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酱紫色,身上的元气罩竟然出现了裂纹,不由急道:“快让开!……有什么规矩进去再说!”

    但阎通却还是不肯让道,缓缓说道:“小伙子你别急,这规矩也不是我一个人定的,而是我们大家一起商定的结果。我做为执行者,一定要负责到底,你说是吧……”

    路亚飞真是愤怒到了极点,此时真想一拳轰过去。可是偏偏又不能动手,因为自己的左手还要给华麟注入一丝真元,如果现在松手,很可能华麟的元气罩就会立刻破灭。想到这里,于是怒道:“是什么破规矩?快点给我说出来……”

    阎通点头道:“好罢,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是这样的,从今天开始,你们每人必须上交一枚中等的晶矿。不要误会,这个晶矿可不是给我的东西,它是用来维持‘防御阵’运转的。因为防御阵的消耗有点大,每天需要八枚晶矿左右,所以每个人都要上交一枚晶矿维持。首先申明,晶矿可不是那么容易采到的东西,有些人辛苦了一天都采不到三颗呢,我劝你们要想清楚再……”

    路亚飞早已头晕眼花,这也叫长话短说了?于是立刻打断他道:“好啦好啦!你还是快点走开,我全都同意了……”说完扶着华麟就要进去。

    谁知阎通还是挡住了去路,说道:“喂!……你朋友还没回答呢!”

    路亚飞眼中都快喷出火来了,指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显得有些发白。如果不是顾及华麟的性命,他恐怕早就动手开打了。

    旁边的蒲星辉却不管这么多,“铮”的一声,干脆拔出了宝剑。

    阎通见情形不对,这才哈哈一笑,让开去路道:“进去吧,进去吧!……哎!才修到元神初期就想来挖矿,难怪受伤会这么严重呢。真是不自量力!”

    路亚飞怒吼道:“你给我闭嘴!等他醒来,你他妈的还不一定是他对手呢。快滚……”

    从修为上来说,华麟的修为虽然低了那么一点。不过路亚飞自从见过华麟的招式后,隐隐觉得自己实在没把握可以胜过华麟。而阎通的修为大约和自己一样,也在清虚期左右。真要打起来,谁胜谁负真个不一定。

    阎通闻言后,只是轻蔑地一笑道:“哼!等他能活下来再说吧!”

    路亚飞则道:“那好,你等着……”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