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00章 冒牌仙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实则受伤颇重,掉进岩浆更是差点被活活煮熟,故而立刻升了上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焚星轮”的防御也已经到了临界状态,如果再“泡”一次岩浆浴,恐怕会立刻化为乌有。

    但任为也好不到哪去,刚才全身溅了一大片溶岩,虽然被“定星珠”挡住,但全身已被烫得无比疼痛,那种针刺般的感觉,更有加重的趋势。这时,他真想立刻跳入水中,好好“冰镇”一下。

    而华麟的嘴角也挂了一缕鲜血,脚下的溶岩形成了一个涌汹的旋涡。那恐怖的召唤力量,把任为惊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心想,如若在其它地方,自己绝对可以一招制敌,但在这里,哎……

    只听华麟突然笑道:“今天是我败了,我很累,要去休息一下。这里是我家,你可以随便坐坐……”说完缓缓向后退去,中途却“扑”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这才飞回到了岸边,缓缓盘膝坐下……

    任为眼中闪过一丝异芒,真想立刻冲过去把他一剑杀了。但这中间却隔了三十丈的“溶岩”,心想这家伙刚才是不是故意引自己上前呢?

    任为考虑了一下,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加之全身火烧火燎的剧痛,任为实在忍受不住了。终于大声道:“今天算你走运!……不过,你最好给我听着,任某随时会来,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哼……”

    华麟嘴角一阵嘲笑,心想就算你多活了一千岁,还不是要喝本少爷的洗脚水?抬头看时,只见任为已然拔空而起,化作一颗流星,瞬间消失在漆黑的夜空。

    华麟也知道,这家伙只是被岩浆烫伤,可能休息几个时辰就能恢复。

    这家伙,一定会在天空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当他再次返回,自己恐怕真的死无葬身之地。想着想着,华麟体内的鲜血一阵沸腾,胸口仿若受到重击,张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立刻感到眼前一阵金星乱冒,知道事情不妙,于是驻着“霞照剑”站了起来,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火山顶,心想,蓝焰前辈在“防御阵”里留了一件东西,说不定可以解除燃眉之急。自己还是快去研究一下,要不然,任为一旦返回,恐怕一切都晚了……

    华麟踏上飞剑,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好不容易回到山顶,他还来不及降落,身体就重重的摔了下去。

    他立刻感到脑门嗡的一声巨响,意志变得模糊起来,胸口仿佛压了一座大山,记起任为的剑气只是轻轻扫过,却没想到会伤成这等模样。

    发现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华麟知道自己又快昏迷了。

    但这时绝对不能睡去,否则天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可是胸口的伤势太重,他根本无法集中意志去抵挡困意,眼皮越来越重,脑袋差点变成了空白。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事,立刻伸手在腰带中一阵摸索,取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冷笑道:“哼!……圣清院啊圣清院,现在老天爷都帮我,总有一天让你们无处藏身!”说完,张口把药吞了下去……

    这颗药丸正是若渊给他的。华麟虽然不知道若渊的用意,但这颗药丸肯定是刺激“意志”的东西。于是立刻运功把药丸化开,一股沁人心腑的气流窜上天灵,脑海果然一阵激灵,立刻就清楚过来。

    虽然华麟全身是伤,但只要意志可以支撑,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这药丸的作用真是大出他的意外,让他整个人好像脱胎换骨,瞬间恢复到最佳状态。

    但华麟心里却非常清楚,一旦这药力过去,自己恐怕会加倍昏迷,睡个十天八天都有可能。于是赶紧爬回“防御阵”,只见地面果然躺着一片精致透明的水晶。他心中一阵汗颜,自己先前竟然没有留意到这玩意,实在是有点失魂落魄。

    华麟拾起了水晶,心里想到,这应该就是“蓝焰前辈”留给自己的东西吧?于是往晶片里探出一丝精神力。只见里面是张虚幻的“卷轴”,上面密密麻麻写的全是文字,还有穿插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和若渊给自己的“修真秘籍”非常相似。

    他一想起若渊的“修真秘籍”,嘴角就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若渊的“修真密籍”已经留给了叶清保管,想必她也能参透修真之秘吧?华麟这么想着!——只要自己还能活下来,总有一天可以见到自己的清清……

    当下收回思绪,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片秘籍上,只见上面第一句话就写到:“……欲布传送阵,必先以繁星仪定位,再须熟知两阵之星标,尔后方能架设空间之门。……此地名为晶源星,星标为(上甲兌,前丁坎,右辛巽),在此东南方,有一隐秘之地,修真界涉之甚少,故而安全。地名为蔚蓝星,星标为(下丁乾,后戌離,左乙乾)……”

    华麟看得头昏眼花,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半天才看懂。原来,“蓝焰前辈”的意思是:在遥远的东南方,有个修真界没有涉足的星域,名字叫“蔚蓝星”。他的意思是让自己建个传送阵,先摆脱任为的追踪,然后再想办法离开。华麟不由暗暗佩服,这蓝焰前辈实在是考虑周到了……

    华麟又仔细研究了一下“传送阵”的原理,发现这“记忆晶片”不仅详细解说了布阵之法,甚至还把“传送阵”的布置图都画好了。而自己所处的修真界,其实就是一个立体的空间。直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人到过修真界的边缘……

    华麟抬头望了望东南面的天空,只见闪闪的星光格外美丽。于是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蔚蓝星啊蔚蓝星!……你真的在那个方向吗?”

    可如今时间紧迫,华麟早已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势绝不可能在一天内恢复。但任为则不同,他可能只需两个时辰就会返回。华麟立刻参照“记忆晶片”的说明,马上在地上布起了“传送阵”。

    由于知道“确切”的方位,他只需按照上面的图案布置即可。所以不需要“繁星仪”的定位,更省去了很多事情。这布阵的速度,自然大大提高。

    一个时辰后,华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刚才所吃的药丸,其药力正在迅速消退。最多只剩半个时辰,自己肯定会立刻昏迷。

    还好,一座简陋的“传送阵”也终于布好,记忆晶片上说,只需用晶石启动,理应可以开启“传送之门”。

    华麟喘了口气,悠悠站了起来,往地上的传送阵瞄了一眼,心里感到有些无奈。——人家的传送阵,一般都有法盘可以随意转动,而自己的传送阵却嵌死在地面,无论怎么摆布,都只能去一个地方而已。

    华麟不敢再犹豫,立刻准备开启“传送阵”,于是探手到“焚星轮”里去拿能量晶石。

    哪知,他在里面一阵摸索,一百多枚“能量晶石”竟然不翼而飞,当场把他吓出一身冷汗。顾不得许多,他立刻施展一丝精神力探了进去……

    这才发现,原来“小白”把所有的能量晶石,全都搬到了角落里。它见华麟伸手进来,更是死死趴在了“能量晶石”上。四只爪子撒开,想把所有晶石“围”在身下……

    但是,它的身体实在太幼小了,根本无法罩住所有的晶石。模样就像一个贪财奴,既好笑,又可气。

    华麟见它边缘散落着几枚晶石,于是伸手想取出来。

    哪知小白突然用爪子拼命按住,朝他“哄哄……”叫了两声,一双明亮的眼睛死死盯着华麟,仿佛在说:“这些都是我的……”

    华麟郁闷道:“你有没有搞错?……这里是我的仓库,你以为所有东西都是你的啦?”

    华麟拎起了它的后颈,干脆将它拽出了“焚星轮”。

    谁知小白的爪子仍然死死抱着几枚晶石,好像死都不肯松手。但在这时,小白突然看清了“外界”的情形,吓得它呜呜乱叫,爪子里的晶石“叮叮当当”全都掉在了黑色的地面。

    华麟指着“通红”的世界道:“我们现在身处绝境,必须用晶石赶快逃跑,你明白吗?……乖!进去再去睡一觉!”

    小白竟然惊恐地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了华麟的想法。

    说得也是,这个通红的世界,对小白来说绝对是个“地狱”。它本来就是水系灵兽,这时没有当场被吓死,也已经算是“奇迹”了。

    华麟把“它”塞回了焚星轮,匆忙捡起地上的晶石。正准备要启动“传送阵”,脑海突然却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心想,这个“传送阵”如果不砸烂,“任为”肯定会依照上面的位置马上追来,自己必须想办法毁掉这里所有的痕迹才行——但是,有什么办法可以在自己走后,立刻砸烂传送阵呢?

    华麟想了想,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下山“捞”起了一大团炽热的岩浆,用意念把“岩浆”制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左手托着,再吃力的爬回了山顶。

    回到传送阵旁边,他右手拾起地上的晶石,分别嵌进了“传送阵”的凹槽。

    他这座“传送阵”实在有点特别,因为没有法盘的引导,能量无法迅速凝集,所以必须用四颗晶石同时启动。

    华麟安装好四块晶石后,却发现仍然没有反应,于是拿起“记忆晶片”仔细一看,这才知道要用体内的真元来驱动。于是右指一点,一缕真气注入到阵中,只见白光一闪,一个透明的通道陡然出现……

    华麟脸色一阵激动,心想这“通道”既然可以出现,就说明对面的“传送阵”处于良好状态。他随即想起了路亚飞,回头望着东北方向,喃喃道:“好兄弟!你要好好保重。……没有我,相信你会更安全!”

    也就要这时,华麟头顶上一颗流星直奔而来,速度快逾闪电。他知道肯定是任为追来了,这传送阵白光一闪,别说任为可以看见,就连三百里外的蓝焰前辈都看到了。

    华麟不敢犹豫,左手托起“火球”垂直扔向高空,大步就跨进了送传阵内。只见“传送通道”突然收缩,化为一条耀眼白光,闪了闪,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华麟扔上天的“火球”也掉了下来,炽热的岩浆四散飞溅,瞬间便把地上的传送阵给溶化。不仅如此,“传送阵”的四颗晶石也跟着溶化,由于能量无处渲泄,竟然“轰轰轰……”炸得粉碎,声势极为壮观……

    只可惜,华麟早已被传送走,根本无法见到当时的情形。要不然,以他的聪明才智,说不定又会研究出奇怪的法宝。

    任为终究慢了一步,愤怒地悬在半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阴冷地道:“好个厉傲,竟敢跟我玩这一套,哼!”说完甩出“速星轮”,白光一闪,直扑东北方向……

    而华麟这次传送,其意义也是十分深远。他逐渐从逃亡的无名小卒,缓缓踏上了一条自强之路……

    ……

    飞越无数星辰。

    在那遥远的“蔚蓝星”上,有座直插云霄的“飞仙峰”。一百多年来,当地流传着一个传奇故事。说是“飞仙峰”是登天之路,达者必可御剑乘风,飞登仙界。

    但观此峰,终年云雾摭顶,常常只露出半截山峦。四壁陡峭似刃,稳稳立于蔚山之颠。仰首望之,后颈隐隐作痛……

    人道“传闻”皆不可信,但在今日,偏偏就有很多人来到“飞仙峰”下,欲登绝顶,以求仙路。而且,来者众达三十多人,可谓笑煞旁人了。

    山峰下,二十多名手握兵刃的男子,戒备森严的守住各条小路,个个劲气逼人,手中利刃仿佛可以随时出鞘。

    在他们的保护下,正有两名少男少女抬头望着山顶,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那左边少年长得极为俊秀,但双眉紧锁,脸上写满了焦虑。右边则是一名非常可爱的小姑娘,身着粉红宫裙,稚嫩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就像夜空的两盏星星。在她脚下,则趴着一只凶猛的“猛豸”1,望之令人胆寒。

    只听那少女嘟着嘴问道:“殿下哥哥!你说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旁边那少年用力点头道:“有,一定有!……你看大国师从来就不吃饭,侍卫们说,他早已修到了半仙境界,已有二十多年没吃过膳食了。”

    那少女仍然仰着粉颈,嘟着嘴道:“不一定吧?说不定国师每晚都会偷偷吃东西呢,你又没看见……”

    旁边两个侍卫不禁对视一眼,拼命忍住了笑意。

    左边少年气道:“婉儿!当心国师听见了,再也不喜欢你……”

    那少女抬头望着山顶,娇声道:“他听得见才怪!”

    透过层层云雾,极目望去,在那“飞仙峰”的南面峭壁上,正有四名“绝顶”高手,攀岩而上。

    为首之人,大约在三十岁左右,一身青衣劲装,背负长剑。这时手脚并用,眨眼已到山顶。他刚一上崖,就立刻放下一根绳索,拉起了另外三人。

    这四人爬上了“飞仙峰”,都已是喘着粗气,左边第二人破口骂道:“这该死的飞仙峰,怎么如此陡峭,真是累死我了!”

    一名络腮胡男子道:“大哥!我们真的可以请到仙人吗?”

    为首中年人傲然转身,淡淡地道:“老国师曾经说过,‘烈火仙人’就是从这里飞升的。现在过去了整整一百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现在我国已经到了重要关头,必须再请仙人降临,否则无法抵挡‘寒镇离’的暗魂邪术!……不管成败与否,只要我们尽了力,也就笑对皇恩了。”

    其他三人同时点头道:“大哥说得对,我也相信人定胜天!”

    四人一齐来到山顶中央,只见地面的岩石上,果然嵌了一座奇怪的“阵法”。四人立刻露出了狂喜之态。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更是兴奋道:“真的有仙阵在此?我们高夏国有救了!”

    为首中年人也闪过了一丝兴奋之色,但他还算比较冷静,蹲下身体在阵法上一阵研究,又从怀中取出一幅残破的布帛,看了看,沉声道:“老国师吩咐说,要四个高手一起发功才行,我看应该就是这几个凹槽了。来吧……我们试一试。”

    四人围了上来,中年男子非常郑重地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恭恭敬敬摆在了阵法中央,大声喝道:“大家开始……”

    四人同时按住地上的四个嵌槽,大喝一声,只见白光一闪,阵法中央的“书信”嗖的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四人兴奋地对视了一眼,心想老国师的方法果然有效,这回真的有救了……

    他们爬了一整天的山崖,现在已是非常疲劳,于是跌坐地面,正喘着粗气,谁知身后的“仙阵”突然闪过一道耀眼白光,四人皆被吓了一跳,全都“卟”的一声往后摔倒。

    络腮男子立刻跪倒在地,大声呼道:“仙人来了……仙人真的来了!”语音震荡不已,充满了激动之情……

    四人一齐扭头望来,但见白光散尽,一名衣襟褴褛的少年突然出现。他身上满是血渍,哪里像是仙人的模样?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