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06章 剑冢迷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差点忘了要收她为徒的念头,柔声问道:“你……你的伤还痛吗?”

    秋婉璃喜孜孜来到他身边坐下,一缕幽幽体香随之飘来,侧头道:“不怎么痛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我觉得这里好美哦,我想建个小木楼,在这里永远住下去。你说好不好啊?”

    华麟一惊,连忙顺着她道:“是啊,这里是很美,我也决定了,我要教你成仙之法,只要你好好修练,在这里练个三五年,世人绝对不敢欺负你。……怎么样?想不想拜我为师?”

    秋婉璃的目光渐渐黯淡了下去,幽怨道:“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华麟用力点头道:“对!……难道你不愿意吗?我可是仙人哦!”

    秋婉璃没有回答,黯然走到小溪边,望着远方道:“婉儿怎么会不愿意呢?婉儿没了亲人,没了家园,甚至连个朋友都没有。现在……现在有了个师父,婉儿真的很高兴,很高兴……”

    华麟心神一颤,心想这些话,怎么听着叫人更是心烦呢?这样下去可不妙!于是朗声笑道:“好!既然这样,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仙术……”说完掣出霞照剑,从后面抄起秋婉璃的纤腰,整个人腾空而起。

    “啊……”

    秋婉璃一声尖叫,眼看着就要摔进小溪里,却见寒光一闪,华麟已经踏上了飞剑,挽着秋婉璃迅速朝高空中射去。

    秋婉璃更是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扑进了他的怀里,低头看去,只见地面的树木越来越矮小,清澈的小溪弯延伸向远方。如此高度,让她一阵晕眩,差点就昏了过去。未几,只见一片白雾从眼前飘过,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突然变成白茫茫一片。秋婉璃惊呼道:“啊!……我们,我们到哪里了?”

    华麟没有回答,迫开层层云雾,迅速冲上了云端……

    眼前顿时一亮,滚滚云海在眼前壮观无比。透过那飘渺的云雾空隙,壮丽的山河一览无遗。华麟指着远处一座规模庞大的城市道:“那里可能就是中南城了!……怎么样?想不想学御剑术?”低头朝怀中的秋婉璃看去……

    只见,她哪里在看什么地面?却用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柔柔地注视着自己。华麟这才发现,由于自己把她抱得太紧,将她富有弹性的酥胸紧紧压在自己胸前,一丝幽香飘来,吓得华麟全身一颤,差点把她扔了下去,心脏顿时“卟嗵卟嗵”乱跳,身体某个地方立刻传来了异样的感觉。

    但华麟却装作若无其事道:“呃!……这中南城这么繁华,一定可以找到修真者,我们下去看看。”说完迅速朝地面射去……

    华麟好不容易把心情平静下来,在中南城外的一片树林中落下。“扳正”了秋婉璃的娇躯,说道:“我们先进城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说完走了几步,秋婉璃却没有跟来。华麟转身问道:“怎么了?”

    秋婉璃嘟着嘴道:“婉儿……婉儿脚痛!”

    华麟叹了口气,回来挽着她道:“从今天起,我要严格教你修真之法。把你收做‘仙剑派’的开山大弟子。你要努力练习,知道吗?”

    秋婉璃眨着大眼睛道:“什么叫开山大弟子啊?”

    华麟郁闷道:“开山大弟子就是,嗯……就是现在‘仙剑派’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师父我,另一个就是你了。”

    “扑哧……”秋婉璃娇笑道:“那么以后加入的弟子,都要叫我师娘罗?”

    华麟郁闷道:“什么师娘?我早跟你说过了,师娘早有人选,你还是乖乖当你的师姐吧!”

    说完,华麟搀着她往树林外走去,但秋婉璃嘟着嘴不肯移步,华麟只好揽着她的纤腰,强行拽出了树林。

    两人走上了官道,中南城近在眼前,身边的行人纷纷往城门口涌去。

    路边竟然还有一个小茶棚,里面坐满了路人。几个头戴斗笠的江湖人士正在高谈阔论。只听一人道:“哎……国之将亡,必出妖孽!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依我看,城东五十里外的‘剑冢’绝对是一只厉鬼在作怪,根本不是什么宝物出土。你们看,前天夜里又死了七个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送死好了……”

    一个豪迈的大汉道:“钱兄弟这么说就不对了!……就因为死了这么多人,所以我们非要去看个清楚不可!……李二哥!你说呢?”

    “嗯!……如果小心点,或许没多大问题……”

    “……”

    华麟挽着秋婉璃渐渐远去,半晌才摇了摇头道:“真是无聊!又是江湖寻宝的传说,哎……这些凡人哪!怎么走到哪里都是这付德性呢?”

    秋婉璃没有吱声,垂着头想了半天,突然幽幽道:“华哥哥,你真的是神仙吗?”

    华麟挽着她已经走到了城门口,漫不经心道:“你问这个干嘛?”一双眼睛却拼命搜索着周围的人群。

    而秋婉璃早已停下了脚步,竟被华麟托着娇躯,足不沾地的向前飘移,她幽幽道:“婉儿听国师说……寒镇离练的是什么妖法,好像叫什么‘暗魂邪术’来着,你可不可以帮我去杀了他啊?

    华麟正在“查探”周围有没有修真之人,见秋婉璃询问,只能回答道:“这个嘛……寒镇离究竟是谁呢?”

    秋婉璃见他心不在焉,嘟着嘴,大声叫道:“喂!你有没有听人家在说话?”

    “啊?……有的!你还没说,寒镇离是谁呢!”

    秋婉璃沉默了片刻,终于说道:“婉儿……婉儿听哥哥说,他是国师的师弟,一直效忠那个坏蛋‘和亲王’。前段时间的兵变,就是这家伙策划的。我……我还听哥哥说,他的‘测卜**’好厉害哦,竟然可以算准十年后的事情,而且他还会召唤鬼魂来相助。所以大家说,他练的是邪术……”

    华麟无奈道:“那好吧!……明天我们就去京城看看,先试一试那个寒镇离的武功,看他练的究竟是不是邪术。如果真的练的是邪门之法,我自然会立刻宰了他……”

    “嗯!”秋婉璃用力点头道。

    华麟朝四周望去,只见满街都是欢声笑语,并没有受到战乱的影响,心里不免有些奇怪。这时又发现许多民宅张灯结彩,节日的氛围十分浓厚,不由问道:“婉儿,今天是不是过什么节啊?”

    秋婉璃茫然摇头道:“没有呀?我怎么不知道?”

    华麟环顾四周,只见远处有很多百姓围在一堵高大的牌楼前议论纷纷,于是带着秋婉璃挤了进去。只见上面贴了一张登极诏书,上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洪惟太祖皇帝,受天明命,肇造弘基,神功圣武,遗厥子孙,迨我皇考。显谟遗略,深恩厚泽,用干戈而讨逆,本仁义而纳降,所以遐迩向化,丕业日隆,臣子方作万年之颂,宫车乃有一朝之虞,肆予冲人,正在弱龄,讵意宗盟及诸大臣,咸谓神器,不可以久虚,宗祧不可以乏主,故合辞推朕,勉循舆情,于本年十月一十六日,即皇帝位于笃恭殿。莅兹重任,所赖伯叔宗亲大小臣工,同心协力,辅朕不逮。其以明年正月初一日,为新夏元年,宜发大赦,共图惟新,自十月一十六日昧爽以前,一应罪犯,并常赦所不免者,尽行赦宥,布告内外,咸使闻知。十月一十六日。(《承政院金记》)”

    秋婉璃只看了一眼,立刻顿足道:“哼!弑兄夺位,还写得那么冠冕堂皇,真不要脸!”

    这句话,立刻引得周围的百姓扭头望来,有人竟然骂道:“杀得好!不杀了那个昏君,我们高夏国总有一天会被冷月国给灭了。只有和亲王登位,才能永享太平。如今的读书人啊,真是不识好歹,遇到战事就知道求和,真是百无用处!”

    秋婉璃的泪水立刻就涌了上来,大声嚷道:“你胡说,你胡说……”

    有个精瘦的男子奇怪道:“咦?……这书生怎么骂两句就哭起来了?”

    “原来是个女的!哈哈哈……”

    华麟立刻拖着秋婉璃闪了出去,只听秋婉璃悲声痛哭道:“华哥哥!他们是胡说的,呜呜呜……是不是啊?华哥哥……”

    华麟最怕女孩子抹眼泪了,慌忙道:“对对对……他们是胡说的,他们一定是胡说的!你是千金之体,跟一群愚民生什么气嘛?他们见识短,被官府一骗,也就全都被蒙蔽了,我们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本来就是嘛!呜呜呜……”

    华麟郁闷道:“好啦,别哭了,很多人正在看着呢!”

    秋婉璃的眼泪哪里收得住?以前在宫里时,最疼自己的就是父皇,在她心里,父皇是最最可亲的人。哪知百姓们竟然一点都不买账,反而说自己父皇是个昏君,这如何让她不伤心失望?

    正走着,华麟听到后街一阵骚动,扭头看去,只见一队士兵迅速奔来,显然有人报了官。心想再不走,等一会又要施展惊世骇俗的“轻功”了。于是揽起秋婉璃,在人群中迅速穿梭,眨眼就逃出了城门口……

    刚出得城来,就见泼刺刺一队骑兵追了出来,华麟无奈,只好携着秋婉璃朝东面奔了数十里地,再次把追兵甩得不见了踪影。

    却见秋婉璃仍然在哽咽不已,于是柔声劝道:“你知道吗?在我们家乡,很多公主最后都嫁给了茹毛饮血的番邦,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婉儿你也长大了,就算没有今日之变,恐有一日也要离开你的父皇。今天就当作是一种磨练吧!等你练到了元神境界,要活个一千八百岁都不成问题。到了那时,你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老死,你自然就会看淡生死,看淡了尘世……”

    “呜呜呜……凡人哪里可以活这么长嘛!华哥哥骗人,呜呜呜……”

    华麟叹了口气道:“哎……你要怎样才肯信我呢?”

    秋婉璃哭道:“不信不信,就是不信!呜呜呜……婉儿肚子饿!你……你要是可以变出吃的来,婉儿就信了!”

    华麟一愣,挠了挠后脑勺道:“你还真会为难本大仙!……不过还好,嘿嘿!本大仙其它本事没有,变吃的东西还是有两下。你先别哭,看本大仙怎么给你变果子出来。”

    说完,华麟手腕一翻,掌心果然多了一枚粉红色的水果。这正是“祁龙城”伏景轩送给他的媚儿果。华麟得意洋洋道:“怎么样?没骗你吧?”

    秋婉璃的哭声顿时小了很多,但还是哽咽道:“你骗人,这是你早就藏起来的,呜呜呜……婉儿要吃鸡腿!”

    华麟冒汗道:“本仙人的法术不够精纯,只能变区区几样东西。等我法力足够了,过两天,就算变个大象出来给你吃都行。”

    秋婉璃好像已经“找回”了公主的身份,仍然哭道:“不要不要,婉儿只想吃鸡腿……”

    华麟又挠了挠后脑勺道:“你不要为难我好不?……本小仙的法术是差了点,你总得让我学会了再说啊!”

    谁知秋婉璃仍然不依,硬是要鸡腿。

    可怜的华麟,从自称“本大仙”开始,慢慢变成了“仙人”,再到最后自称“本小仙”,连续降了好几个档次。心想这回真是没辙了!

    突然眼珠一转,他伸手到焚星轮里一阵乱摸,把正在打瞌睡的“小白”提了出来。可怜的小白正在“晶石”上做着美梦,突然被华麟拎出了焚星轮,它爪子还死死抓着几枚绿莹莹的晶石,显然是舍不得离开它的“晶石床”了。

    这时见到华麟,立刻朝他“哄哄”叫了两声,表示强烈地抗议。却见华麟涎着脸道:“小白乖!……这小妹妹哭得这么厉害,麻烦你去安慰她一下好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