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42章 暗藏玄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全场观众了无人声,周围一片寂静。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他们不明白这只火蟾蜍究竟有何作用,竟然有人拼了命来抢购?

    华麟站直了身体,回头朝后面的黑衣少年看去。觉得再这样加价下去,连自己都有点吃不消了。因为自己还要去“飘渺河”寻找上官灵呢,手里的晶石不一定足够自己的路费。于是,他运足神目,注视着黑衣少年的脸上表情,希望可以捕捉到对方的心理波动,了解他的底价究竟有多少。

    但他失望了,因为那黑衣少年面如寒冰,眼神坚定,丝毫没有任何惊慌的举动。华麟甚至觉得,对方手里至少还有一百万的筹码,于是弯腰附到易大侠的耳边问道:“易大侠,你可以出多少晶币?看来我们只好联手了。”

    易连城强行压住体内的寒气,黯然道:“这次真的谢谢龙少侠,但是花这么多晶币,只是为了救在下的一条贱命,你觉得值得吗?”

    华麟郑重地点头道:“人的生命岂能用金钱来衡量?”

    后排的黑衣少年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因为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大声嚷道:“……三百八十万第一次,还有谁要竞价的?”

    华麟见易连城还在犹豫,连忙追问道:“难道你真的要认输?”

    易连城却沉声道:“其实就算买下了火蟾蜍,这也是最多让我多活五年而已。我觉得你花费这么多晶币很不值得……”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再次喊到:“三百八十万第二次,还有谁要加价?如果没人竞价,火蟾蜍就属于七百四十三号的客人所得!”

    华麟见时间紧迫,于是急道:“易大侠,你如果现在就放弃,万一将来有人又对你的门派和女儿出手怎么办。你想过这些没有?”

    果然,易连城的脸色立刻一震,就听台上的主持人却不等人,已经喊道:“三百八十万第三次……”

    华麟急道:“易大侠?”

    易连城终于点头道:“哎!我这里有二百三十万晶币左右……”

    其实,在易连城的心里,他已经决定放弃了。因为台上的主持人已经拿起了定音锤,大声说到:“三百八十万第三次,成交!”说完,手上的锤子迅速敲了下去。大家的耳边,仿佛已经听到了清脆的锤音……

    但是,却见华麟中指一弹,一缕指风直射台上,大声喝道:“我出六百万……”

    他的动作快如闪电,就在主持人手里的定音锤就要敲在桌面的那一瞬间,那锤子竟然“啪”的一声断成了两截。众人都是一惊,愣愣地看着主持人手中的半截木柄,全都不知发生了何事……

    就在大家处于惊诧之即,却听华麟再次重复道:“我出六百万……”

    “啊?”全场一阵惊呼,这次加价竟然整整提高了二百二十万。他们不禁猜想到:难道这只火蟾蜍可以幻化成灵兽?这不太可能吧?

    而易敏慧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她相信,以这个价格绝对可以买下火蟾蜍。

    在台下一片骚动的情况下,韩总管大步走上了拍卖台,大声宣布道:“由于拍卖锤没有敲定!……所以,十七号台的贵宾报价有效!侍应,快给拍卖师换一把锤子,拍卖会继续进行!”

    这回,终于轮到华麟露出得意的笑容了。

    但易大侠却叹了口气,心想一只火蟾蜍竟然拍到了六百万的天价,恐怕要立刻轰动整个天郡星了。哎……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所有的观众更加接受不了。还没等拍卖师喊出“六百万第一次”,后排的黑衣少年突然大声说道:“我出七百万……”

    “啊?”

    这回,大家的下巴全都忘了合上,全场变得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扭头望去,只见那黑衣少年一脸肃容,仿佛对火蟾蜍势在必得。

    但是,就在这沉默的气氛当中,却听华麟突然狂笑道:“哈哈哈哈……臭小子,你上当了。”

    众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都投到了华麟的身上。

    华麟却暗暗叹了一口气,七百万的价格实在是太高了,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可是,如果在这种时刻当众认输,那自己就不是华麟了。于是挺起胸膛,叉着腰,对着远处的黑衣少年笑道:“本少爷就是要你花这么多钱来购买火蟾蜍。因为,老子早有秘方可以治好易大侠的寒毒。你就等着瞧吧。嘿嘿!”

    华麟回头对易连城道:“易大哥,你快派人跟踪这家伙,我看他就不像好人。”

    华麟这句话的声音非常大,在场的人几乎全都可以听见。

    “什么?”易连城一惊。心想跟踪这种事情,向来都是隐秘进行,哪有这么正大光明说出来的?不过易大侠好像也受到了华麟的感染,哈哈笑道:“好!老哥我就听你一回。阿峰,你给我立刻派人跟踪他,说不定幽冥山还有后人!”

    本来,以易大侠的为人绝不会轻易断言一个人的好坏。但是没办法,他这些天时时都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缘。一想到自己死去,“中正堂”的敌人肯定会狠狠反扑。为了女儿和弟子们的安全,他已经做出了很多安排,今天再多做一件也无所谓了,乘这机会,把对手放到明处,让整个东原城的“正道中人”一齐关注此人,说不定还可以起到威慑敌人的效果。

    果然,当大家听见“幽冥山”这三个字时,很多人都扭头看向黑衣少年,脸上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那黑衣少年立刻发现情况不对,大声说道:“幽冥山早就不存在了,你们看着我做甚?无聊!”

    华麟笑道:“臭小子,本少爷不陪你玩了,那只癞蛤蟆你就拿回去煮着吃吧,价值七百万呢,不要浪费了。我们走!”

    易连城也站了起来,拱手对庄元卜说道:“庄老哥,您目前在哪里落脚?我看不如移驾到中正堂歇息吧?”

    庄元卜笑道:“好啊,我正有此意!……其实我白天就到了你府上,只可惜易老弟你又不在,现在正好一同回去。咱哥俩几年没见,一定要畅饮几百杯,好好热闹热闹!”

    易连城点了点头,招了招手,起身迈出了拍卖场。

    众人紧跟其后,华麟却突然在门口停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后面分明有人在跟踪自己。于是迅速扭头望去,却根本什么也没发现。

    易连城下了几阶楼梯,见华麟落在后头,于是回头问道:“小兄弟又怎么了?”

    华麟道:“没事没事……我们走吧!”

    庄元卜对华麟的态度已经大有转变,赞赏道:“龙少侠手段果然厉害!刚才虽然没能买下火蟾蜍,但却把对手闹得心绪不宁,显然七百万的价格着实让他心痛不已。”

    华麟笑道:“他心痛的不是七百万的价格,而是他担心这七百万花得太怨枉了。哈哈哈……”

    笑了几声,华麟却发现易敏慧和她两位师兄都低着头,默默地走在前面,那一付忧心忡忡的模样,显然十分担心师父的病情。

    华麟暗中叹了口气,心想本少爷这次非得救易连城不可了。

    七人出了集宝轩,大徒弟高正峰悄悄停了下来,易连城回头问道:“峰儿怎么了?”

    高正峰远远禀报道:“师父!徒儿在这里监视那名黑衣少年,您们先回去吧!”

    易连城突然明白了徒儿的用心,于是正色道:“不必了!……你未必是他的对手。况且,他背后一定还要后援,否则怎么可能拥有如此雄厚的资金?为师早有安排,一定可以查出他的来历。”

    高正峰悲声道:“可是,师父……”

    易连城立刻打断他道:“为师已经时日不多,现在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交待,你和我一起回去!”说这话时,易连城体内的寒毒早已控制不住,连嘴唇都冻得一片发紫。

    高正峰却“嗵”的一声跪在远处,哽咽道:“徒儿不孝,今晚不跟您回去了。……师父如果有什么要吩咐,相信二师弟同样可以担当重任……”

    华麟和庄元卜虽然是外人,但他们一眼就明白这可能关系到“中正堂”日后的掌门变动。只是想不到高正峰竟然愿意舍去未来的掌门职务,执意要去行刺黑衣少年。

    眼见高正峰正要磕头谢罪,华麟突然身影一晃,一步来到高正峰面前,右手将他扶了起来,正色道:“本来这是你们‘中正堂’内部的事情,我们外人不该插手的。……但本少侠偏偏就是个好管闲事的俗人,你师父的病情,就交给我来医治好了。”

    高正峰被他随手提起,心里自然很不舒服,正准备反抗,哪知全身竟然动弹不得,既不是穴脉被点,又不像中了什么剧毒,反正就是全身动不得半分,心里一阵骇异。

    华麟提着高正峰来到易连城身前,说道:“非常报歉,未经你同意就把你徒弟带回来了。……嘿嘿,易大哥!我看你就快挺不住了,事不宜迟,哪里有药店?我去开个药方,相信可以让你挺过今晚。”

    易连城和庄元卜都是一脸惊容,见华麟动作如此迅速,不由信了几分。易连城点头道:“那好吧!反正易某已是必死之人,龙少侠如果真有什么办法,尽管下药即可。万一易某天数已定,少侠也不必自责!”

    华麟见“集宝轩”的门口已经涌出大量散场的顾客,于是点头道:“好吧,你先带路,我们现在就去抓药。……不过话说回来:六道轮回,生生不息。我看易大哥今世积德不少,如果不小心被我医死了,下辈子一定可以活得更加舒心。哈哈哈……”

    大家都是一愣,心想这人说话怎么没个谱?……哪有医者如此渺视生死的?把病人交到他手上,病没有医好,吓也被他吓死了。

    但易连城却是哈哈一笑,他对生死已经看得很淡了,就算试试又何妨?

    夜晚的东原城仍然是一片灯火通明,那些烟花之地更是人来人往,丝毫没有因为夜色深沉而影响生意。

    一行七人顺着东大街走了数百丈,终于来到东原城最大的“南北药行”。一阵晚风吹来,身体僵硬的易连城立刻哆罗罗打了几个冷战,头顶的寒雾越来越浓,真有凝结成冰的迹象。

    而药店和青楼的区别实在太大,一个是晚上开业,一个却只有白天才开业。所以,高正峰大步登上“南北药行”的台阶,用力捶着紧闭的大门,运功喊道:“中正堂来访,请郑老板开门售药。”

    不一刻,药店的大门果然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名肥头肥耳的中年人慌慌张张探头出来,见外面的客人竟然是易连城亲自驾到,吓得他连忙大开店门,大声喊到“大顺子!……快出来招呼客人。”

    一名精明的少年立刻从后堂奔了出来,连左手的衣袖都没穿好。又是点灯,又是奉茶,果然不敢贻慢。

    华麟上前两步,说道:“给我笔和纸,我要开药……”

    郑老板亲自取来纸砚,恭恭敬敬双手奉上。他倒不是因为害怕易连城,才对华麟毕恭毕敬。而是因为,对他们开药店的老板来说,每个名医都是他们的上帝。

    只见华麟提笔就在纸上写了十一个药名:人参七钱、红花三钱、香附五钱、狗脊三钱、五加皮七钱、络石藤二钱、伸筋草四钱、泽兰六钱、桑寄生一钱、鸡血藤一钱、自然铜二钱。

    郑老板见他落笔神速,片刻就写完,于是亲自伸手来接。

    可是,当他拿到药方一看时,顿时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数倍。——因为开药店的老板最怕一件事,那就是药不齐。特别是一些贵族们亲自上门抓药,如果短缺了几味,搞不好要你连夜去买。所以郑老板一看药方,脸都绿了。

    华麟和易连城当然一眼看出他的为难之处,一齐追问道:“怎么了?难道有什么药不齐吗?”

    郑老板苦着脸道:“这个……这个,其它九种药都可以供应,但最后的两样‘桑寄生’和‘鸡血藤’实在闻所未闻!”

    他又怕易连城责怪自己,连忙补充道:“请……请易大侠恕罪!其实在东原城,也只有本店的药材最齐全的了。如果连我们这里也没有,只恐其它药店也难凑齐。这两种药,我真的听都没听过……”

    华麟一愣,疑惑道:“你有没有搞错?桑寄生和鸡血藤已经算是很普通的药了,你这里怎么会没有呢?”

    高正峰立刻朝易连城躬身道:“师父,看来我们只有再去一趟百草居了。”

    易连城全身已经痛得瑟瑟发抖,对他来说,即便是远在千里,他都愿意前往。所以点头道:“哎!只能这样了……这么晚了,只希望凡鹤神医不会怪罪我们。”

    华麟也同意道:“那好,我们立刻出发。”回头又对郑老板说道:“快给我抓药!每种药材先抓八付,省得我跑来跑去。”

    旁边的伙计早已麻利的取药、称药,眨眼就包好停当。

    易连城扭头对庄元卜说道:“庄老哥,您要不要先去中正堂休息片刻?小弟我可能要去神医那里走一遭……”

    庄元卜正色道:“那正好,我正要去结识一下丹鹤神医,这回终于得尝所愿。……不知他住在何处?”

    易敏慧抢先回答道:“朱爷爷就住在城外的青源山,依山伴水,环境可清静了。走路大约只需半个时辰就到了。”说话时,一双眼睛总是盯着华麟,生怕他不愿前往。

    华麟一笑,说道:“既然这么近,那我们就上路吧!”

    一行人立刻结清了药资,由易连城带路,从东大门出了东原城。只见一条绿荫大道弯弯地通向东南方向,夜色中,那青源山高大的山影隐约可见,看来并不太远。

    大家都是武林人士,身轻如燕,只片刻就进入了山区。远远的,前方出现了一片郁郁竹林,一条石径穿梭而过,周围果然格外清雅。顺着石径,大伙奔行了数百丈之遥,只见远处的竹林隐隐透出了一点灯火,不一刻,一个篱笆围成的院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易连城舒了口气,说道:“还好,看来百草居的人还没有歇息,我们来得正是时候。”

    华麟问道:“丹鹤神医此人如何称呼?”

    易连城低声说道:“他本名朱苍邰,你叫他一声朱前辈即可!……据说他以前是位法力高深的捉鬼术士。但到了晚年,他突然封剑退隐,再不涉足灵鬼之道,反而专心致致地开始悬壶济世的善举。他曾经传有三名弟子,其中一人学医,一人学剑,一人学道。各人专修一门,都是各行中顶尖高手。”

    七人刚刚来到篱笆墙门外,就听见门上一盏风铃“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道:“这么晚了,又有谁来求诊了?”

    庄元卜大吃一惊,对风铃无故响起感到有些高深莫测,陡然升起一片尊敬之意。

    而华麟则不同,低头朝地上看去,果然发现地上嵌有两枚石头,看来丹鹤神医还是一位精通阵法的高人呢。

    华麟正在研究着阵法,竹门却已经被人拉开,一位十七岁的少年探出头来,见是易连城站在门外,不由笑道:“恭喜易大侠购得火蟾蜍!……进来吧?师傅刚才还提到你呢。”

    易连城立刻行礼道:“谢谢沈少侠的关心。不过……哎!易某真是汗颜,此趟并未购得火蟾蜍。”

    那沈姓少年一惊,疑虑道:“这样啊?那可就麻烦了……因为师傅曾说,易大侠的病情只能用火蟾蜍来缓解,您此次前来,恐怕师傅他老人家也无能为力啊!”

    易连城点了点头,说道:“我也知道……不过这位龙少侠,他想试试医治在下的寒毒,只是缺了两味药材,不知沈少侠能否帮个忙,看看贵居可有此种药材?”

    华麟立刻上前两步,微笑着道:“龙某医术低微,只会医治寒毒而已。实在不敢在大师门前班门弄斧!……这个,我只是为了帮一下我的龙大哥而已,还请沈少侠帮我看看,能否凑齐这两味药?”说着,把手里的药单呈了上去。

    那沈姓少年接过药单一看,顿时笑道:“这是一付舒经活络的上等药方,阁下果然略懂一些医理。但是……”沈姓少年看了看易大侠,又摇了摇头道:“……但是易大侠的经脉并没有阻塞,血脉也非常畅通。他只是中了一种阴毒的内伤而已,寒气已经伤及丹田,用这付药方恐怕无济于事。”

    易敏慧等人都是一阵失望,暗想原来这付药方并无作用,那真是白高兴一场了。

    却听华麟道:“这可未必!我有个笨拙的方法,说不定可以驱逐易大侠的寒毒。”

    沈姓少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华麟,有些不高兴道:“这位少侠,肓目尝试只会害人不浅,特别是医道这一行。还望阁下三思而后行!”

    华麟气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易大侠本人,他已经同意让我来医治了!”

    沈姓少年皱了皱眉,说道:“那好吧!我倒想看看你的手法如何奇特。易大侠请……”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