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43章 奇功御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众人随着沈姓少年进了院子,只见“百草居”前后分为三进,东西两边各有十间厢房,后院又有四排房舍,西侧更有荷花池、假山等物。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院子里还有两口水井,一条走廊连接左右两侧房舍,四处依山伴水,环境怡人。

    还未走进内堂,大家就闻到空气中飘荡着一缕药草的芬芳,沈姓少年推开大门,只见大厅内架着一鼎药炉,一名白胡子老人正在观察着火候,右边则有一位十四岁左右的药童加柴添薪,两人都极为专注。

    大伙正准备上前行礼,却见白胡子老头挥手道:“连城来啦?你们先坐一会……”说完又对身边的药童道:“真儿,你要注意火候,以文火焙之,不可太烈,余半碗即可!”

    那药童连忙应道:“哦……”

    白胡子老者这才转过身来。

    只见姓沈的少年立刻上前一步,躬身道:“师尊!……易大侠并未购得火蟾蜍,但却拿了一付药方过来,您看要不要给他配药?”说完把华麟的药方呈了上去。

    华麟仔细打量着那位白胡子的老爷爷,发现他虽然已过花甲之年,但双目却炯炯有神,面部也很红润,竟有返老还童之相。细细观之,竟已突破到元神初期的境界,显然也是一位修真之士。华麟于是猜到,他应该就是“丹鹤神医”朱苍邰了吧?

    却见朱神医拿起药方瞄了一眼,却皱着眉头道:“此药方是谁开的?这不是乱来吗?”

    华麟立刻上前一步,说道:“是在下开的。……我看易大侠都快支撑不住了,朱前辈能否先给我取药,我要立刻帮他驱寒疗伤。”

    谁知朱神医却不理会华麟,只是回头打量了一眼易连城,问道:“怎么?你没有购得火蟾蜍?”

    易连城早已冻得全身发抖,站在药炉旁,伸出双手一边取暖,一边哆嗦道:“没……没有!这位小兄弟说可以治好我的寒毒,我想反正病已至此,不如让他过来试试。”

    朱神医显得有些生气,沉声道:“恕我直言……你的寒毒已经侵入骨髓,没有火蟾蜍帮助培元,恐怕吃再多药都无济于事。”

    “啊?”

    易连城一愣,抬头看了看华麟,又看了看朱神医,心里不免有些动摇。因为“丹鹤神医”的医术冠绝武林,怎么说也比华麟的水平高几个档次吧?

    华麟却没想到拿两付药也这么费事,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但为了治好易连城的寒毒,只好上前两步说道:“朱前辈!……在下准备以这付‘舒经活络’的药方,加速易大侠全身的血脉流动,再以纯阳内功逼出寒毒。……所以,这药方的作用只是辅助而已,还望前辈尽快取来‘桑寄生’‘鸡血藤’这两味药材。否则子时一过,易大侠体内的寒毒恐怕会加重数倍,那时再想运功,怕是难上加难了。”

    朱神医摇头道:“运功又有何用?那只能调理气血、舒通经脉而已。……而连城的寒毒已经渗入骨髓,就算你的功力再高,也无法逼入骨胳之中。我劝你还是不要枉费精力,那会害人害己。……待我再开两剂药方,必能助他渡过今晚难关!”

    “那……那明天呢?”易敏慧担忧道。

    华麟则郁闷道:“朱前辈!……在下的医术虽然低微,但我的真元一定可以化解易大侠的寒气,还请补足两味药材,故且让我一试。”

    朱神医大声责备道:“医术没有侥幸,更不可胡乱下药!阁下既不懂药理,又不懂内功调息,我劝你还是就此罢手,不要误人生机……”

    “我不懂内功调息?”华麟不禁有些生气了,竖眉道:“枉你练到元神初结,却不知‘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之本意。看来,我还要向你解释修真六法的步骤不可……”

    沈姓少年见华麟竟敢辱骂自己师尊,立刻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对我师尊大呼小叫?我们百草居……”

    谁知朱神医全身一震,阻止了自己的徒弟,对华麟说道:“那好吧!……你如果非要尝试,那就先问一下易连城,看他愿不愿意?”

    众人都朝易连城望去,却见他苦笑道:“试就试吧,反正早死一天和晚死一天没什么区别!”

    大家都是一愣,心想你倒想得开。

    朱神医见易连城自己都同意冒险,于是对沈姓少年说道“那好,明风!……你去帮他取药,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将真元透入骨髓!”

    华麟处事向来雷厉风行,于是说道:“那晚辈先谢谢朱前辈了。最好再借给我一只药鼎,我好立即开始煎药。”

    沈明风狠狠瞪了一眼华麟,极不情愿地走向左侧药房,半晌才取来两支‘鸡血藤’和‘桑寄生’。

    华麟从他手中接过两种药材一看,果然正是自己要找的‘鸡血藤’和‘桑寄生’。于是不禁奇怪了,为什么“南北药店”没有这两种药草呢?——他却不知,这两种药材并不多见,而且大多数大夫已经不再使用 ‘鸡血藤’和‘桑寄生’来舒经活血了,全都改用“巴戟天”和“仙茅”这味药。故而“南北药店”并无出售。

    十一种药材终于备齐,沈明风也架好了一只药鼎。华麟立刻投药入鼎,又偷偷加了两枚“媚儿果”进去,再以猛火煨之,忙得不亦乐乎。众人见他又是观察水份,又是添柴看药,好像确有实学。

    但朱神医却看得连连摇头。因为针对滋补的药材,那都是先用武火煎沸,后改用文火再煎一个时辰。而华麟则不同,他一路用猛火煨之,鼎下火苗呼呼直窜,足足加了五次水,这才鸣金收兵。一趟下来,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就全部搞定,比正常速度快了四倍有余。

    华麟打开药鼎一看,只见药渣都快没了,差点煮成了一锅粥。但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反正不是自己喝的。于是,逼出了一碗“药粥”,递给易连城道:“好了,你都喝了吧!可能味道有点苦,还有点怪,但本少爷的药方就是这个样子的。”

    易连城不愧是英雄豪杰,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咕咚”一口就全都喝了下去。

    华麟睁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易连城脸上的反应,不住问道:“怎么样?有点感觉了没?”心想,自己偷偷加了两枚“媚儿果”,如果换作普通人,恐怕已经全身要冒烟了。

    但易连城却没有发热的迹象,反而是喉结上下了两次,拼命忍住想吐的感觉,半晌才说道:“真的好苦……”

    华麟挠着后脑勺道:“苦就对了,药哪有不苦的道理?”说完,扭头向朱神医问道:“这个……朱前辈,你这里有没有地窖之类的地方?我要带他下去治疗了。”

    朱神医奇怪道:“你如果嫌前面的病房太吵杂,可以去后院的厢房治病,为何非要下地窖?”

    华麟瞎扯道:“这是我的手法,治寒毒一定要在地下室进行。……因为这样热气才不会散发出去,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奇效。”

    沈明风讽刺道:“我看你是怕露出马脚,所以想避开我们的耳目对吗?……说吧,你收了易大侠多少钱?是不是想骗了钱就走人?”

    这也难怪,在江湖中经常有人打着可以医治“各种绝症”的幌子,四处招摇撞骗。这不,百草居的病人就经常遇到这种缺德事,一些病人差点被江湖骗子治死,故而送来百草居急救。难怪沈明风会有这种想法。

    但华麟立刻反驳道:“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你以为易大侠是什么人?这么容易被我骗吗?你太小看易大侠了吧?”

    易连城见他扯上了自己,连忙咳嗽了两声,正准备圆场。但就在这时,他体内的血液一阵翻腾,胸口感觉有些气闷,显然药性已经上来了。

    朱神医是何等人物?眼光如炬,一眼就看出易连城的药性发作,当即说道:“明风!……你立刻带这位少侠去后院的地下室,就让他试一试好了。”

    沈明风应了一声,从桌子上拿起一盏灯笼,扭头对华麟说道:“好吧,看来不让你试试,恐怕以后还要把责任赖到我们头上。……跟我来吧!”

    庄元卜和易敏慧等人一直不敢搭腔,见华麟和易连城走向后院,一行人都跟了上来。谁知华麟却突然回头道:“敏慧妹妹,你们就不要跟来了!放心吧,你爹死不了。”

    易敏慧哪肯听他的话,一直紧紧跟于其后。

    沈明风也不多说,一路领着大家来到了后院,把华麟带到了一间厢房内。

    华麟四周环顾,却见客厅的中央只有一张桌子,而沈明风已然推开方桌,地下竟然露出了一个地道。华麟笑道:“我就知道你们百草居肯定有地道。呵呵……”

    沈明风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怒道:“你别弄错了!……这些地道都是为病人准备的。要知江湖仇杀时有发生,但我师尊心宅仁厚,不管病人以前犯了什么错,只要进入了我们百草居,那我们就会为他负责。……说了你也不懂,快下去吧!”

    华麟脑袋灵光一闪,哈哈笑道:“这些地道?……难道除此之外,还有其它地道?”

    沈明风被他抓住痛脚,先是一惊,而后更是愤怒:“你究竟下不下去?……算了,我没空理你,随你怎么办!”说完提着灯笼,毅然掉头而回。

    易敏慧正准备抢先一步进入地道,但华麟已然伸手拦住道:“易大小姐,你们在外面给我护法。我运功时千万不要让人进来,否则我可能小命不保!”

    易敏慧嘟着嘴道:“我就怕你功力不继,有我们在场就不同了,多多少少可以合力而为嘛!”

    华麟正色道:“我一人足矣……记住,不要让人进来!”说完和易连城往地道下面走去。

    ……

    且说华麟和易连城下了地道,合上石板。华麟立刻回身道:“易大侠请放心,你的寒毒我有九成把握可以驱逐。但我有一个小小要求,不知你肯不肯答应?”不等易连城考虑,华麟接着又道:“……我的内功属于火系一脉,在修真界十分特别,你日后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提及。就这个小小要求,希望易大侠可以保守秘密。”

    易连城恍然道:“原来你也是修真界的高手,难怪朱神医被你两句话给震住。你放心吧,你的事我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华麟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下去吧!”

    易连城走了几步,突然问道:“对了龙少侠,我有一位朋友也是火系体质,他叫孙镜炎,两个月前无故被人抓走,你知不知道一些内情?”

    华麟一愣,疑惑道:“难道焚阴宗这些家伙已经有人来过这里了?”

    易连城明显舒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龙少侠也是焚阴宗宗的呢。……不过说真的,最近东原地区确实很不平静,听说焚阴宗已经有人来到此处,甚至还和剑罡宗有过直接对抗。龙少侠也要多加小心才对。”

    华麟摇了摇头,心想焚阴宗这些家伙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剑罡宗的地盘也敢来抢人?

    谈话间,两人已经下到地下室。但见此秘室非常宽敞,角落里摆了一张石床,中央还有茶几和桌椅,倒也应有尽有。

    华麟怕易连城体内的药力渐渐褪去,连忙在石床上盘膝坐下,说道:“我们开始吧!……可能会很痛,如果你实在受不了,那就叫我停手。”

    易连城没再说什么,心想再怎么痛,也比起寒毒攻心要好得多。于是背向着华麟,也缓缓盘膝坐下,正想询问如何开始,却感觉一股炽热的真元缓缓从背后涌入。易连城顿时感觉舒坦无比,正想称赞两句,但随之而来却是火烧火燎的痛楚。那团真元真是灼热无比,丝毫不比寒冷逊色。这让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才知道什么叫做“水深火热”的感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