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50章 神弓之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叶清的粉脸顿时冷若寒霜,微微侧身,摆了一个防御姿态。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但她的举动并没有镇住天空中的两名黑衣人,反而使他们眼中更加射出了炽热的**。原来,叶清腰间的束带随风翻飞,颇有绝世佳人风范。加上她侧身防备的姿势,更把全身玲珑的曲线展现在别人眼前。那柔弱的纤腰,坚挺的酥胸,配上一双弯弯的眸子,其姿色简直可以迷倒众生,故而使人直接忽略了她的杀气……

    只听左边清瘦的男子猥琐的笑道:“啧啧啧!……哪里来的小娘子?这真是要人命了。我说三柱香,你的东西我就不要了,把这个娘子让给我就行!”

    右边的三柱香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清,嘴里不干不净道:“可惜啊可惜……如此天仙般的人儿,却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也不知是哪个王八羔子玷污了她的清白,等老子查出来,一定要废了他!”

    叶清哪曾听过此等污言秽语?粉脸为之一寒,右手用力一抖,“铮”的一声玄天宝剑已然出鞘,冷喝道:“……两个败类!都给我去死!”突然腾空而起,手腕一转,剑尖凌空地画出了一个三角形,周围空气顿时凝结成冰,她用力一挑,无数寒冰电射而出,正是“圣清院”的上乘心法。

    只见阳光下,晶莹透明的冰刃耀人双目。她一招未定,手中长剑却又快速横扫,划出一道紫色轨迹,斩向对方面门。

    两个黑衣人全都大吃一惊,心想这小娘子明明只练到“丹成后期”,怎的如此厉害?见她凌利的剑气已至,连忙双双避过,手里的长剑纷纷上挑,准备震飞她的宝剑。

    哪知叶清的剑气已经练到登峰造极,人未至,而剑气先发。只听“叮叮”两声,黑衣人手中长剑一震,他们手上的力道顿时弱了半分,而叶清的宝剑这才刺到,逼得他们只能飘后一丈。

    未曾想,叶清突然旋转娇躯,长剑再次借力横扫,划出一道更为凌利的剑气,直袭对方中腰。姿势虽然优美迷人,但攻击力却毫不含糊……

    那个名叫“三柱香”的男子脸色一惊,左手突然撒出一张丝网,直罩叶清全身。口中喝道:“咄!”只见那网陡然胀大了三倍有余,着实令人措手不及。

    与此同时,左边的猥琐男子也拽出自己的宝贝,一面“黑魂幡”迎着叶清的面门抚来,“卟”的一声,发出一团黑烟,显然其中含有剧毒。

    虽然修真之人完全不需呼吸,但叶清还是不敢以身试毒,只能挥手荡出一片掌风,顺势后退了三尺有余,堪堪躲过了“三柱香”的丝网和毒烟。但两名黑衣人的修为都比叶清高了几个境界,未等叶清在空中站稳,双双又扑了过来。那三柱香好像算准了叶清要右转,故而左手中指迅速点向叶清的膻中穴,动作快逾闪电。而猥琐男子的黑幡一击不中,身形微错,一双魔爪也迅速朝叶清的左腕抓到,显然他的修为也不比三柱香逊色多少。

    叶清这还是第一次和“修真者”交手,只觉他们的招式既快又狠,实在难以招架,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眼见躲之不及,突然娇喝道:“神……剑……闪!”

    刹那间……

    只见一道紫光闪过,立刻传来“砰砰”两声,叶清莫明其妙格开了两位黑衣人手掌。他们全都一愣,定睛看时,却见叶清已经退后了一丈之遥,右手“玄天剑”带起了一道虚影,寒声念道:“临、兵、斗、者……”

    她每喊一个字,身影就晃了晃,直至完全失去了踪影。冥冥中,天外突然亮起了无数道紫光,迅速罩向两名黑衣人全身……

    那两名黑衣人立刻心头大震,三柱香更是骇然道:“啊?四脚钯快走……是诛魔剑!”

    他说得太晚了,那猥琐的男子见到紫光闪起来时,他甚至还想仗剑去格开那些紫光。等他听到“诛魔剑”三个字时,却已经来不及躲避了,一双眼睛睁得滚圆,脸上露出了一片惊容。想必,他也明白“诛魔剑”意味着什么……

    只见紫光闪过,但“三柱香”终于逃出了叶清的剑光范围,头也不敢回,“呼”的一声抛下自己同伴,仓皇地朝山下掠去。

    而那猥琐的男子却愣在半空,脸上写满了恐惧。一双死鱼眼立刻布满了裂痕,一阵山风吹来,他整个人竟然化成了灰烬,连鲜血都未溅出一滴。

    叶清见他死后化成了灰烬,骇然道:“原来你是魔道中人,死得活该……哼!”说完,她自己也是一阵轻晃,这四招“九字剑诀”一出,她立刻就感觉真气有些无以为继了。

    要知道,每增加一招“九字剑诀”,就会耗去一倍的真元。九个字,就要增加九倍的功元。前几招还不难,但到了第五招,那就快要到普通人的功力极限了。这时如果还要增加一倍的真元,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叶清现在的修为,顶多只能用出四招罢了,如果要练到第五招,至少还要二十年的时间。所以,如果要完全施展“九诀连横”,那恐怕没有一千年道行根本就无法成事。当然了,如此难练的剑法,自有它厉害的一面。这“九字剑诀”一出,只怕整个修真界也没多少人可以抵挡。——这就是诛魔剑!

    叶清落回到地面,心里却还在想着:怎么这里有魔道中人出现呢?难道修真界真的要发生重大变故了?

    猜测中,她的目光又回到了“传送阵”旁边的那具尸体上。见他死前的表情十分惊诧,手里却没有任何防备的迹象。估计他传送到这里时,还未看清周围的环境,就被“三柱香”两个败类骤然下手,当真是死得不明不白。

    叶清叹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自己晚来了一步,要不然死的可能就是自己。……当然了,也幸亏昨晚听了孙嫣然的话,这才好好休息了一晚,否则恐怕更加打不过三柱香两人了。

    叶清蹲下身子,准备检查一下死者的身份,最好能找到一些特殊的信物,好替他的师门报一个信。但很可惜,死者身上的东西都被“三柱香”搜去了,连胸口上的衣襟都被撕掉了一大块。叶清立刻猜想到,他胸口上应该绣了他师门的标记才对,这回可好,这真是毫无线索了。

    无奈之下,叶清直起了身子,望着地上的尸体,犹豫要不要把他埋了。就在这时,身边的“传送阵”却突然白光一闪,一名英俊冷酷的男子走了出来。

    叶清吓得退了一步,只见那人一袭白衣,背负两柄长剑,胸前更绣了一朵精致的水纹标致。他那随随便便的一站,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汹涌而来。

    那白衣男子也吃惊地看着叶清,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疑惑道:“小师妹!……这人是你杀的吗?”

    叶清为之一愣,没好气道:“谁是你师妹了?”

    那白衣男子淡淡地道:“既是同门,我又是你长辈,叫你一声师妹有何不妥?”

    叶清冷然道:“对不起!我可不认识你!”

    那白衣男子无奈道:“哎……我是任为!”

    原以为,只要报出自己的姓名,她一定会吓得跳起来。因为自己是“圣清院”的三代弟子,而叶清顶多只是个四代弟子而已,所以无论怎么说,她见到自己这个师叔都该行礼吧?

    哪知叶清根本不知道他是谁,迷惑道:“任……为?”

    “对!我就是任为……”他顿了顿,尴尬道:“这也不能怪你!……我一向都在‘玄冰天’任职,常年在外面奔波,很少回到圣清院的总坛。”

    “啊?……你是圣清院的?”叶清这才吃了一惊。心想:就不知道圣清院和公子有没有仇了?如果有仇,那么他就是自己的敌人,所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却见那任为点了点头,柔声问道:“你是谁的弟子?为何胸前没有标致?”

    叶清看了看自己的前襟,又见看任为也是一身白衣装束。心想:他为什么只凭一身白衣,就把自己当成了同门呢?——这人真是奇怪!

    任为向来高傲冷酷,这时能对叶清说了这许多话,实在是破天荒的一件事。但叶清却偏偏不给他面子,怯生生地问道:“你……你真是圣清院的人?”

    任为差点就有点站立不稳,心想本尊纵横修真界两百多年,没想到还有同门不认识自己的,这真是太失败了。于是恢复了冷傲,寒声道:“我在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的弟子?”他本想板着脸问话,但话音偏偏又温和了下来,因为如此美貌的仙子,在圣清院可不多见。

    叶清疑惑地想了半天,终于灵光一闪,这才想起自己所练的“修真秘籍”正是若渊给华麟的。如此说来,自己所修练的心法一定是圣清院的正宗心法了!想到这里,叶清只能说道:“这个……这是若渊教我的,你认识他吗?”

    “啊?”任为大吃一惊,汗颜道:“既然你是七师叔的弟子,那果真是我的师妹了。看来我刚才并没有叫错!”心里却是一阵嘀咕,心想怎么若师叔私自在外面收了一个女弟子呢?这真是奇怪了。不过这时他又觉得刚才的口气实在有点重,于是岔开话题道:“对了!此人是被谁杀死的?”

    叶清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说道:“是一个叫做‘三柱香’的黑衣人杀的!……对了师兄,我要先回圣清院了,这里就交给你处理吧?”

    叶清比较传统,既然一心一意想着华麟,所以就不喜欢和其他男人搭腔。故而她一说完,就立刻婷婷走入送传阵,正准备启动阵法,就听任为郁闷道:“师妹!……此人像是剑罡宗的弟子,他们与我们圣清院同气连枝,不可以草率对之。你刚才究竟看见了什么?”

    叶清无奈,只能优雅地转过娇躯,说道:“对不起,我也是刚到!……来的时候,就见两名黑衣人已经逃得远了,并未看得仔细。”

    任为见她有意躲着自己,只好摇了摇头,蹲下身体,仔细调查起尸体的伤势,喃喃自语道:“奇怪了,怎么他们的动作这么快?”

    叶清可不想与他同行,终于赶紧发动了传送阵,白光一闪,早已去得远了。心里暗暗想到:看来剑罡宗果然发生了变故,我还是尽快前往“仙鸢星系”才行,否则错过了公子,那可就恼人了。

    她既打算避开任为,于是在中途躲藏了半日,让任为先走一步。重新上路时,只见一路的“传送阵”全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想必任为也是直奔“仙鸢星系”而去。这也好,省得叶清去调整传送阵的方位了,速度果然快了很多。

    两日后,在经过五十多次的传送后,叶清终于来到了修真的源头——“仙鸢星”。

    只见这“仙鸢星”就像一个梦中仙境,空中竟然悬浮着一座座陡峭的山峰,一些宏伟的阁楼建在其上,彼此之间,竟然全是一些凌空的绝涧,如若不会御剑术,当真是寸步难移。

    而七大圣门之中,已然有圣清院、剑罡宗、长风殿、空速派、星疾宗和无极宗都把总坛设在了这里。它们各自占据了一座山脉,相据甚远,只有“圣清院”和“剑罡宗”的距离较近。而其它四派。像长风殿、空速派、星疾宗和无极宗他们,则远在万里之遥,甚至在大海的对岸。

    在七大圣门当中,就属“圣清院”的规模最为壮观。悬浮在空中的十八座山峰,方圆几达五百里之遥。这十八个分院,每院皆是高手如云,十八位“首座”更是功力高绝,他们大多数都修练到了第十层的“神合期”。

    除了这十八个分院以外,中央处更有一座总坛,那里便是整个圣清院的中枢所在,是掌门和各大首座议事的地方。

    而叶清的俏影,就出现在最边缘的一座平台上。她定睛一看,骇然发现四周悬浮着十几座巨大的山峰,就像一座座小岛飞上了天空,一丝丝云雾飘来,总是无法看清它们的全貌。就像自己来到了仙界。

    她既震惊于此地的悬空之术,又对那些壮观的“凌空阁”感到头晕目眩。心中不禁升起了一阵莫明的敬意,对“七大圣门”的敌意顿时弱了几分。

    正在感叹之即,一位背负长剑的少年迎了上来,傲然问道:“姑娘来到圣清院所为何事?”

    叶清这才发现这个“传送平台”竟有专人守候,于是连忙欠身道:“这个……我非常敬仰‘七大圣门’,故而特意前来朝圣!……而且,我听说剑罡宗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知道你有没有耳闻?”

    那少年在“圣清院”的身份极其低微,只属于刚刚入门的四代弟子,所以专司迎宾之职。这些年来,他已经遇到无数修真者前来仰望“圣清院”了,所以他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于是傲然道:“既然是仰慕而来,为何又说剑罡宗发生了什么大事?……请你不要传播谣言!”

    叶清见他盛气凌人,心中不免有气,但自己有求于人,所以仍然低声问道:“那你知道剑罡宗在哪里吗?”

    那少年却不回答,只是上下打量着叶清的美貌,虽然颇为心动,但他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故意反问道:“姑娘为何非要说‘剑罡宗’出了大事?你究竟是哪个门派的?”

    叶清见他答非所问,真想当场赏他两掌。却听空中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道:“念微不得无理!……她是你师叔,还不赶快上前行礼?”

    叶清和那少年都是全身一震,只见若渊和任为同时从空中降了下来,吓得他们全都傻了眼。

    叶清见若渊竟然来到了面前,于是惊慌道:“你……你……”一时紧张,竟然忘了如何称呼对方。

    而那少年更是颤声道:“七叔祖,任师叔!……你们怎么都来了?”

    任为冷哼道:“你这小子!连师叔来了都不认识,还偏偏摆出个臭架子,真是的!”

    若渊却没有责怪念微,只是对着叶清柔声道:“徒儿,你终于来了!……昨日任为还说你快到圣清院了,害我苦苦等了半日。……怎么,一路赶来是不是累坏了?”

    “啊?”叶清弯弯的眸子一会儿打量着若渊,一会儿又看了看任为。心想:前天只是随口说说若渊是自己的师尊,哪知现在若渊竟会主动上来认自己这个徒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叶清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了某个陷井,连忙说道:“可是,可是我并不是你的徒……”

    若渊立刻打断她道:“你虽然不是我的入室弟子,但你既然练了我留下的正宗心法,那就必须叫我一声师父。……你放心吧!从现在起,你就是圣清院的三代弟子了,念微见了你都要叫声师叔!跟我来吧,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你!”

    一旁的任为却插话道:“可是七师叔!……剑罡宗的事情,您不想去看看吗?”

    若渊点头道:“你先去罢,我一会就到。”

    任为无奈,只好道:“那师侄先去了……”说完御起飞剑,直朝南面百里外的“剑罡宗”飞去。

    任为一走,旁边的念微立刻上前给叶清行礼道:“师侄该死,不知是师叔驾临,还望师叔恕罪。”

    若渊笑道:“算了,你下次注意点就是了。”扭头又对叶清说道:“……徒儿,我们走!我带你去紫薇院报到,那里全是女弟子,你先休息一下,我还要去剑罡宗看看,只怕无法照顾到你!”

    叶清一阵踌蹉,面对突然其来的变化有些忐忑不安,不知要不要跟他一起走。

    若渊以为她不会御剑飞行,于是掣出飞剑道:“上来吧!……回头我再教你御剑术!”

    叶清狠狠一咬牙,反正现在躲避不了,干脆大大方方混入圣清院,看看他们究竟想搞什么鬼?于是“铮”的一声掣出“玄天宝剑”,说道:“谢谢前辈,我自己可以飞……”

    哪知若渊全身一震,看着她脚下的宝剑骇然道:“什么?……诛魔剑?”

    叶清一愣,若渊却深深地看了一眼玄天宝剑,半晌才道:“跟我来罢,我有很多事情要问你!”

    叶清只好随着他御剑而起,朝着东面一座悬空的山峰飞过。

    来到半空,若渊突然停下身体,回头问道:“女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叶清更是一愣,沉声道:“我是叶清!……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我家公子又在哪里?”

    若渊见左右无人,于是沉声道:“你可以放心!华麟这小家伙早已逃出了玄冰天,如今引得诛魔院的弟子全都倾巢而出。正因为如此,所以你千万不能暴露身份,特别是在任为面前。明白吗?”

    叶清疑惑道:“为什么?”

    若渊笑道:“因为任为是戊星卫的首座,专责守护‘玄冰天’的犯人。明白吗?你家那个华麟,就从他手中逃脱了三次。哈哈哈……这小子果然机灵!”

    叶清见他如此和善,不由放松了一些,于是问道:“你为何要帮我?”

    若渊苦笑道:“我当然有我的理由,但现在不能说。再者,你和华麟也算我的半个弟子了,做师父的岂能眼睁睁看着你们送死……”

    叶清狐疑地看着他,心想他的话究竟有几成可信?

    却见若渊望着她脚下的诛魔剑,说道:“我发现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你可知道?圣清院一共分为十八个分院,其中排行第三就是我们诛魔院了。而你脚下的诛魔剑,它不仅是圣清院的东西,而且还是我们诛魔院第十七代首座的宝剑。哈哈哈哈……也就是说,它本来就是我们祖师爷的东西。所以我就奇怪了,它怎么会在你手中?”

    叶清更加迷惘了,说道:“可是这把剑是我家的,不管怎么说,反正它是我家公子拼了性命才送给我的!所以现在它是我的!”

    若渊哈哈笑道:“你这女娃娃真小气,我又没说要你交出来,真是的!……不过这样也好,你现在更可以‘名正言顺’的加入我们圣清院,将来说不定还可以救你公子一命呢。……好了,话已至此,请记住我刚才说的话,进了圣清院后,你要尽量隐匿身份,明白吗?”

    叶清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于是大胆地问道:“若……若渊前辈!我刚才听你们说,剑罡宗发生了一件大事,不知道是什么事?难道路上的那具尸体牵涉极广?”

    若渊点了点头道:“说来也巧,我们诛魔院的主要职责就是追拿魔道中人。我听任为的禀报,他说你亲眼看见了两名黑衣人杀了剑罡宗的弟子?……对了,你是怎么知道其中一人名叫‘三柱香’的?”

    叶清一愣,只好说道:“我听其中一人喊出了对方的姓名,并且要他分一半脏物给他。怎么了?”

    若渊点头道:“原来如此!……这件事既然被我诛魔院得知,少不得又要一阵奔波了。”

    叶清疑惑道:“难道死去的那名剑罡宗弟子带了什么巨宝不成?为何剑罡宗如此看重?”

    若渊摇头道:“你有所不知!……那死去的剑罡宗弟子仅仅是一名信使而已。据说剑罡宗设在‘天郡星’的分部,无缘无故和‘暗影之门’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谁知暗地里,暗影之门却乘乱盗走了剑罡宗的镇派之宝——惊神弓!……如今大家正在猜测它们拿走惊神弓要干什么勾当,或许会重新打通魔界的通道吧?这件事非同小同!……现在我先送你去圣清院的总部,等一会我就去剑罡宗问个清楚。”

    叶清根本不知道“惊神弓”是什么东西,心想暗影之门和剑罡宗的纷争,应该和华麟无关呀。但为什么寒镇离的卜相上却说,自己公子会卷入其中呢?……看来,其中还有很多自己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抓紧时间调查清楚。否则公子可能会和自己失之交臂!

    于是,叶清在若渊的刻意安排下,莫名其妙地“加”入了圣清院。

    她带着“诛魔剑”投奔圣清院而来,大家不由对她刮目相看。还以为她是前辈们不小心遗落在凡间的后裔子弟呢……

    至此,华麟的两个红颜知已,一个加入了“圣清院”,一个却陷入了“焚阴宗”。仿佛这是老天的故意安排,非要整得他焦头烂额……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