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51章 夺美奇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且说“惊神弓”和“裂天剑”原本是仙魔大战时震惊修真界的两大利器,它们有着撕裂空间的力量,可以劈开“魔界”和“修真界”的通道。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传闻仙魔大战后,“裂天剑”被圣清院收藏,并插在“玄冰天”以镇守魔龙。而“惊神弓”则被剑罡宗夺得,挂在“疾风顶”以威慑群魔。故而这两件利器并没有收入他们的总部,仿佛其中另有隐情……

    在失去惊神弓后,“七大圣门”立刻紧张起来,一致认为魔界将会大举入侵,并迅速召集了各大门派的高手商讨对策。一时间,仙鸢圣地一片山雨欲来的架势……

    ……

    而在遥远的事发地点,“天郡星”也是一片风起云涌。

    当然华麟并没有直接卷入这场风波。——因为他还在“东原城”外的百草轩,正在替易连城医治寒毒……

    这两天来,他又帮易连城运行了两次“焚骨疗伤”之术。

    可怜的易大侠虽然体内的寒毒减弱了很多,但却被华麟灼热的真元烧得惨无人形。短短两天时间,他就足足瘦了二十多斤,满头乌发转眼成了灰白之色,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三十几年。可见华麟的烈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天,天气极为晴朗,外面的阳光十分明媚。

    华麟把易连城“折磨”完后,从病房中踱了出来。正准备透一口气,谁知对面的花廓走来一人,正是“朱神医”的弟子沈明风。

    只听他远远讽刺道:“龙大夫!……我师父要我来看看易大侠的病情,等会他要过来亲自替易大侠把脉,不知方便与否?”

    华麟伸了个懒腰道:“这个……现在还不方便,我看等他复原了再说吧。”

    但沈明风却脸色一正,沉声道:“照理来说,易大侠进入了百草轩,那就是我们百草轩的病人。……可你却好,不仅喧兵夺主,还闭门施术,让我师父很是担心。故要我前来看看!”

    华麟见他把事情说得如此严重,只好侧身让出一条道,说到:“本来呢!我没替他治好病之前,那是一率不接待来访的。但既然是朱神医要你来的,那就请你进去帮易大侠把把脉好了!”

    沈明风自恃医术了得,于是不再客气,大步迈进了易连城的病房。

    只见易敏慧、高正峰和少军三人立于床前,密切关注着易连城的病情。

    易敏慧见华麟进来,立刻上前紧张地问道:“龙大哥!……我爹爹为何苍老了这么多,他……他不会有事吧?”

    这也是,谁见到自己的父母一夜间变得白发苍苍,谁都会有她这种表情。华麟当然明白她的心理,于是安慰道:“没事,等他挨过了这一劫,就一切都会复原了。”

    沈明风从他们身边走过,来到床前坐下,一看见易连城的脸色就大惊失色道:“啊?你们把他怎么了?哪有这样治病的道理?”

    他托起易连城的手腕号了一下脉,只觉他的脉搏极为虚弱,隐隐有虚火上升之迹象。这种脉搏十分矛盾,于是他豁地一下站了起来,责备道:“龙公子……这回你要害死人了!你是不是给他吃了极阳酷炎的药物?要不然易大侠怎会加快衰老?……不行,我看易大侠挺不下去了,快给他开一剂降火清热的方子!”

    华麟一愣,不由挠了挠后脑勺,点头道:“这倒也是……我给他治得太猛了,可能是该开几剂降火清热的药方才行。”

    众人见他治病就如儿戏,不由骇然变色。

    沈明风见他自己也承认了失误,于是更加得理不饶人,大声说道:“我早就奉劝阁下不要乱来!……这回可好,寒热侵袭,我看易大侠很难熬过明日,我这就回去禀报师父,让他老人家亲自前来医治。”说完转身就走。

    华麟也不拦着他,心想沈明风说得也有道理,多开几付清热降火的药方,说不定可以减缓易连城的痛苦。如果能有麻醉之类的药方,那就很好下手了……

    只见沈明风气冲冲的出了门,嘴里还叽叽咕咕说了些什么,大家也没在意。

    而易敏慧早已紧张地抓住华麟,急切道:“你……你……,你把我爹怎样了?”

    华麟笑道:“你放心吧!你爹爹只是虚脱昏迷而已,况且他是习武之人,体魄异于常人,下午应该就能缓过气来。……你忘啦?他昨天还不是全身无力,但一到下午,他就很精神了嘛!”

    易敏慧想了想,果然昨日爹爹有说有笑,仿佛并不碍事,于是微微放下心来。一旁的高正峰也劝道:“敏慧放心吧!……虽然我不懂医术,但昨日师父清醒时的表情十分愉悦,我想龙少侠的方法一定没有问题。”

    易敏慧扭头望着床上的父亲,嘟着嘴道:“谁知道呢?”她正拿不定主意之际,却见床上的易连城缓缓睁开了眼睛,挣扎着要起床,吓得易敏慧立刻扑上去道:“爹爹!……你先躺着,别乱动啊!”

    易连城虚弱地说道:“我……我想去……想去晒晒太阳。快……快扶我起来!”

    华麟顿时舒了口气,立刻把脸一正,指挥着易敏慧三人道:“高大哥!你去端莲子羹来,准备给你师父进食。……少军!你去搬一张太师椅放在院内,让你师父晒太阳。敏慧!你准备扶你爹出去。嘿嘿!”

    隔壁的庄元卜父子也走了进来,哈哈笑道:“易老弟的脸色看来不错嘛,老哥哥我可就放心了……”

    易连城朝他点了点头,却无力回答。

    大家七手八脚把易连城架到了外面,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谈天说地,众人心里都充满了喜悦之情。

    别看易连城现在病得全身无力,但要知道,华麟治病的方法并不是下药,而是真元疗伤。故而并没有伤及易连城的机理,所以只需待他缓过这口气,自然就可以下床走路了。

    ……

    且说“百草轩”的沈明风却不明白这个道理,急匆匆来到前厅,正准备把所见之事禀报给师父朱神医。但他刚刚跨入大门,却见大厅里多了一人。

    一名背负长剑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地站于厅内,而朱神医却在专心致致的煎药观火,一边还命令旁边的药童加柴添薪。

    只听那中年男子说道:“师父!……师门有难,难道我们真的不闻不问?”

    沈明风前脚跨入大厅,就听到大师兄说什么“师门”二字,顿觉奇怪。心想:我们百草居难道还有师门不成?

    可朱神医却仿佛没有听见大师兄的话,反而扭头朝自己看来,说道:“明风回来啦?……易大侠的病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沈明风看了看师父,又看了看大师兄,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却听大师兄又向师尊哀求道:“师父!……师门的惊神弓被人盗走,整个疾风殿都乱了套。徒儿特意从西域返回,只想略尽绵力,望师父首肯。”

    当朱神医听到“惊神弓”被盗时,他果然全身一颤,眸子也是一丝慌乱。虽然他已经不是剑罡宗的人了,但这件关系到师门清誉的“镇派之宝”被人盗走,却还是让他感到心情激荡。

    虽然很激动,但他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继续观察着煎药的火候。

    沈明风可沉不住气了,骇然道:“大,大师兄!……惊神弓好像是剑罡宗的东西啊?难道我们也是剑罡宗的弟子?”

    大师兄正想回答,却听朱神医突然怒道:“明风闭嘴!我们不是剑罡宗的人,你不要乱猜!……对了,易连城怎样了?你现在带我去看看他!”说完,他又转身对加柴的药童说道:“……真儿注意火候,我去看看病人!”

    “唔!”那小孩儿立刻应到。

    沈明风忍住心里的好奇,只好带着师父,一起向后院的病房走去。回头一看,却发现大师兄默默地跟在后头,仿佛在等待师父的回应。沈明风不敢多问,只得向师父说起了易连城的病情。

    朱神医皱了皱眉,不由加快了脚步。三人一齐来到了后院……

    却见葡萄架下,华麟等人围着易连城正在晒太阳,七人有说有笑,好像忘记了病情。

    朱神医大为惊讶,回头瞪了沈明风一眼,怪他刚才胡乱禀报。于是上前两步,仔细观察易连城的脸色。

    却见易连城此时须发皆白,全身虚弱地躺在太师椅上,仿佛老了整整三十岁,就像已经到了垂死挣扎的地步。朱神医恍然大悟,心想难怪徒儿刚才说易连城没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华麟和庄元卜等人见朱神医到来,全都行礼道:“见过朱前辈!”

    而华麟眼尖,却盯着后面那位背负长剑的中年人。心想这位剑客好像已经突破到元神期了,其修为只怕还在易连城和庄元卜之上。

    果然,旁边的庄元卜一见到那中年人,立刻就拱手道:“隐风剑洛大侠回来了,庄某实在幸会幸会!”

    原来,朱神医门下的三名弟子全都大有来头。

    大弟子洛家封,精修剑道,二十年前就名震武林。二弟子名叫慕飞,专修奇门灭妖之术,人称飞云术士。三弟子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名叫薄弱文,医术却非常了得。……至于沈清风,他以前只是一个药童,现在才刚刚拜入师门,故而外界没人知道他的名号。

    洛家封显然与庄元卜有过一面之缘,当下还礼道:“原来铁胆神候也在此,洛某实在失敬失敬。”

    他们正在客套不已,朱神医却已经开始替易连城把脉了。

    华麟一边留意着朱神医的举动,一边又侧耳倾听庄元卜和洛家封的谈话。

    他突然发现,原来洛家封竟然是朱神医的弟子,于是大吃一惊。心想:他们师徒真是奇怪,两人都练到了元神初结的境界。师徒间,已经分不出高下了。——这真是有趣!

    华麟所不知道的是,像这种事情在修真界非常常见。比方说他自己,以现在的实力恐怕就要比师尊“乔追风”厉害很多很多。

    他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旁边的沈明风突然向华麟责备道:“龙公子!我都叫你不要乱用药了。……你看这回可好,现在连我师父都感到非常棘手。”

    “呃……是吗?”华麟朝朱神医看去,只见他一手捏着易连城的左腕,双眉紧楚,果然露出了一付凝重的模样。于是开口问道:“朱前辈!……您看要不要给易大哥开一付清热降火的方子?”

    此话一出,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朱神医的身上了。

    沈明风更是冷哼道:“你现在才想补救,是不是太晚了点?”

    却听朱神医喝道:“明风不得无理,他的方法非常有效!”

    “啊?”沈明风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却见朱神医缓缓站了起来,对华麟摇头道:“依我看,你也不用再开清热的药方给他。……我只是奇怪,他的寒毒为何突然弱了八成左右,难道你给他吃了什么奇药不成?”

    华麟耸了耸肩道:“我都说了,他的病不一定要用药来医治。不过他的寒毒还没有完全驱除,可能还要进行四次治疗才能拔尽。……但现在的关健是,他目前的身体极为虚弱,我担心他无法支撑下去。但现在就停止医治,又怕他的病情会反复发作,那样一来就更棘手了。……所以你看看,我们要不要给他开剂降火的药?让我一次性帮他治好?”

    朱神医突然对华麟肃然起敬,笑道:“他本来就是寒毒入体,所以才四处求医。……而你此时却想给他开一剂降火的药,这算什么?这不是矛盾重重吗?”

    华麟郁闷道:“但是!……如果要完全清除他体内的寒毒,那就必须等他缓过这口气,才能继续下去。这样反反复复,我看还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行。但我现在有要事在身,实在时间紧迫。你看有没有麻醉的药方,让他直接昏死过去,我就好大胆的帮他医治了。”

    他治病的方法实在离谱,把朱神医都惊得连连摇头,说道:“麻沸散的毒性非常大,你只能用一次而已。如若用了两次,恐怕他再也醒不过来了。……而且用过一次麻沸散后,他也必须等三天才能完全康复。所以很是不妥。……对了,你有何事如此心急,可不可以叫别人去代 办?”

    华麟此时的心情他们哪能理解?——首先,自己要去“龙辰星”救宁纤雪,过后还要去飘缈河寻找上官灵。这光去“龙辰星”就不知道要花去多长时间。更何况现在又把寻找上官灵的事情一拖再拖,这如何不让他心急?再者仙绫宫的琴绾韵还要自己帮她送一封信给雷天域,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现在自己实在有点忙不过来了! 于是说道:“这个……我有一点私事要去一趟剑罡宗,不能叫别人代劳……”

    “啊?”朱神医明显吃了一惊。

    而他身后的大弟子洛家封更是急道:“你去剑罡宗有何贵干?”

    华麟见他们的反应如此强烈,不由愣道:“这是干嘛?我去剑罡宗怎么了?”

    朱神医立刻变得沉默不语,而洛家封却犹豫了片刻,终于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剑罡宗发生了变故吗?”

    华麟奇怪道:“剑罡宗发生了什么变故?”心里却想到:他们发生变故与我何干?听你们的口气,仿佛要算到我头上似的?

    只见洛家封苦着脸,说道:“我们剑罡宗的镇派之宝,惊神弓被人盗了。……你现在前去,只怕非常不妥!”

    华麟郁闷道:“我只是用用他们的传送阵而已,这应该不成问题吧?至于惊神弓被盗,这又不关我的事。……啊?惊神弓被盗?”华麟突然吃了一惊,心想“惊神弓”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呢,于是拼命思索起来。

    朱神医和洛家封见他发出一声惊呼,于是更是奇怪道:“你是不是知道一点惊神弓的事情?”

    华麟摇头道:“真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所以有点惊讶!……对了,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敢对剑罡宗动手?”

    洛家封冷哼道:“好像是暗影之门!……这些家伙早有预谋,听说他们可以化为影子,偷偷潜入疾风殿。怎么?你知道一些什么情况吗?”

    “暗影之门?”华麟喃喃念了一句。但他突然一拍大腿道:“哎呀,不好!……我明白了!”

    洛家封见他如此紧张,急声问道:“你明白什么了?……是不是魔界就要发动进攻?”

    所有人,包括圣清院。他们都认为暗影之门盗走“惊神弓”,全是为了打通魔界的道路。只有华麟的见解不同。

    他因为机缘巧合,知道“惊神弓”还有另外一个用处,那就是可以破坏封神碑的禁制,把宁纤雪救出来。——这一切,都是宁纤雪亲口告诉自己的。

    而且宁纤雪还隐隐向自己透露过,就算自己和路亚飞不去救她,她照样可以逃出“封神碑”。因为,这些瞄头都可以从她的语气中看出来。

    所以华麟估计,她应该还有后路才对。

    而现在“惊神弓”被暗影之门盗走,虽然他们不一定是为了救宁纤雪才动手,但这个可能性却不能排除。

    如果宁纤雪被“暗影之门”救了出来,那么她可能会答应魔界的条件,甚至直接加入暗影之门,这个结果实在难以想象。

    于是,华麟的脑海浮起了宁纤雪那妩媚的笑容,突然想起她曾经对自己说过:“只要你救我出来,我可以任你指使十二个时辰,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时至今日,华麟想起这句话都还觉得全身燥热。由此可见,她的吸引力简直惊天动地。不知道暗影之门是不是和她有了什么默契呢?华麟全身一震,接着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黑芒星”的传送阵无故被人开启,而“蚀骨龙”就住在黑芒星,不知道“暗影之门”是不是曾经打算收集蚀骨血呢?

    如此多的信息集合在一起,华麟不由信了几分。所以才会一拍大腿,大惊失色……

    当然,华麟会如此激动,有三个可能:

    或者,他因为舍不得宁纤雪,所以不愿意看见她投入别人的怀抱。又或者说,他的性格太过善良,不想让宁纤雪堕入魔界。更或者是,华麟的正义感非常浓厚,不愿看到生灵涂炭,这才着急。——反正不管怎样,他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他决定立刻起程,务必要抢先一步救出宁纤雪,绝不能让她和暗影之门扯上任何关系……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