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53章 暗藏杀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两人相视了片刻,燕秋水嫣然笑道:“你准备上哪?”

    华麟眼睛一转,淡淡地说道:“我打算去剑罡宗,你呢?”一边说着,一边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想从她的反应上捕捉一点蛛丝马迹。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却见燕秋水拍手笑道:“好耶!……我也正打算去剑罡宗,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华麟暗暗忖道:看她表情如此兴奋,显然并不惧怕剑罡宗,那么她应该是无极宗的弟子才对!于是将计就计,说道:“嘿嘿……不瞒您说,我现在还不知道疾风顶在哪里,不如你带我去吧?”

    燕秋水的眸子为之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点头道:“那好!我们走……”

    说完,两人腾空而起,直往北方掠去……

    但他们刚走不久,却见两条黑影从茂密的竹林里钻了出来,其中一人说道:“快通知首座,她要去剑罡宗了!”

    另一黑衣人却不多言,只是左手一挥,一道蓝光射向天空。其手法非常奇特,此等传讯方式,实在闻所未闻。

    ……

    且说华麟随着燕秋水直奔北方的疾风顶,俩人才刚刚飞过一座山脉,就听燕秋水惊呼道:“哎呀!要下雨了,我们还是下去躲躲吧……”

    原来大雨将至,此时空中已经是乌云密布,低压的云层摭住了整个天空,一阵狂风吹来,真有风云变色之感。

    燕秋水的话音刚落,就见远处一道闪电划过,“轰”地一声震得他们耳鼓嗡嗡作响,华麟兴奋地骂道:“奶奶的!……这回舒坦了!”

    但燕秋水却吓得粉脸苍白,带着哭腔道:“呜!……燕儿不玩了,我要下去!”说完掉转飞剑,朝不远处的山脉降落。

    华麟一愣,郁闷的大声嚷道:“怕什么?……有我在呢!”

    可燕秋水早已下降了数十丈之遥,哪里还能听见他的话音?华麟无奈,看了看她的身影,又看了看周围漆黑的乌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处于汪洋中的孤帆,让他既兴奋,又害怕。

    当然,华麟并不惧怕闪电和风暴,因为他自己就可以模拟这种场景。但其他修真者哪有此等天赋?一遇到雷雨天气,大多数人都不敢御剑飞行。……而燕秋水当然也不例外。

    眨眼之间,大雨倾盆而下,华麟只好叹了口气,转身落向了地面。

    只见燕秋水正在一块岩石上朝自己挥手,娇躯顶着一层淡淡地光幕,那密集的雨水打在上面,竟然四散飞溅,乍然看去,实在美丽非凡。

    而华麟却不同,他因为不敢动用“狮王盾”去抵挡雨水,所以只好任由雨水冲刷着自己。不一会,他就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落汤鸡。

    却听燕秋水抿嘴笑道:“喂!你为什么不运功抵挡啊?……真笨!”

    华麟用手抹了抹满脸的雨水,说道:“没办法!我功力太差,只好在这里凉快凉快了!”

    燕秋水白了他一眼,俏生生道:“从没见过比你更笨的人了,明明有一件空间法宝,却不知道收一柄雨伞来备用。……哼!真是笨死了!”

    华麟咧嘴笑了笑,却见燕秋水玉手一扬,已经帮他撑起了一柄淡绿色的雨伞,柔声说道:“我看今天这场雨要下很久,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去躲躲雨吧?”

    华麟心中一荡,见她右手肌肤如雪滑 嫩,而且给自己打伞的动作极为亲昵,差点忍不住想把她揽入怀中。还好自己心有所属,而且她的身份不明,否则后果实在难料。

    燕秋水见他发愣,立刻顿足道:“喂!……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啊?”

    华麟一震,连忙应道:“啊?好好……那就找个地方躲雨吧?”

    燕秋水:“真是个木瓜……”

    ……

    华麟从她手里接过雨伞,这才发现这把伞哪里是雨伞?却原来是女孩子专用的花伞,小巧玲珑,上面还绣有一朵精致的牡丹。华麟顿感脸上有些发热,还好此地位于山脉之中,否则被人看见,他只好扔下雨伞了。

    两人踏剑而行,贴着地面缓缓寻找避雨之处,燕秋水的美目朝华麟打量了一下,扑哧一声,脸上尽是笑意。

    华麟见状,气愤道:“笑什么笑?”

    “嗯?我发现,你很像我妹妹……嘻嘻嘻!”

    华麟立刻收起雨伞,郁闷道:“算了,我不想避雨了,我还有急事要办!……不如这样吧?我们贴着山道继续向疾风顶 进发,只要飞低一点,应该不会引来雷击。……你说呢?”

    燕秋水立刻撅起了小嘴,扭头朝四周看去,只见处处水雾迷漫,大雨之中更见迷茫,在这荒野之中哪里分得清东南西北?于是不依道:“你没听过‘欲速则不达’吗?现在雨下得这么大,百米之外就看不清了,我才不想迷路呢……”

    华麟却指着四周反驳道:“谁说的看不清?……你看对面山顶的那棵树,咦?”

    “怎么了?”燕秋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华麟低声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几个人影,但一晃就不见了!”

    燕秋水立刻笑道:“其实啊,我早就发现你身后有个白衣人在跟踪。……你难道没发现吗?”

    华麟摇头道:“可是我刚才看见的却是几个黑影!”

    只听燕秋水随口说道:“那肯定是他同伙来了!”

    华麟摇了摇头,却见空中突然划过一道白色人影,一名英姿飒飒的少年迅速从天而降,燕秋水指着他道:“就是这家伙!嘻嘻嘻……”

    华麟定睛一看,顿时心中大乐,原来是印心追来了。正想上前打个招呼,却听印心急促道:“快走!你们被暗影之门包围了。……快走!”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周围突然冒出了十三条黑影,当先一人阴阴笑道:“想走?……已经太迟了!”

    三人一齐望去,只见这些人全身黑衣打扮,并且带着黑色斗篷,全都蒙着脸,看上去既相同又诡异。显然正是不久前在“双龙关”遇到的魔头。

    但这次稍稍有些不同。为首的黑衣人虽然还是那名提着双手剑的家伙,但他手下的三位得力助手却只有一人跟来。其中手执“弯月银钩”的黑衣人,和提着“流星锤”的家伙并没有出现,只有一个拿着“穿云戟”的部下仍然跟于其后。除此之外,另外十个黑衣人并不值得让人害怕。

    燕秋水笑道:“喂!我说暗血侍卫!……你手下的三名赤血魔卫怎么只剩一名了?他们是不是都被剑罡宗杀了?嘻嘻嘻……” 为首的黑衣人竟然丝毫不动气,反而无比自豪地说道:“我们虽然损失了很多人,但我们的目的却已经达到。……诸位放心,对付你们三个小娃娃,只需本座一人出手就足矣。……来人啊,列阵!给我困住他们!”

    原来他已经上过一次当,所以这次仅仅叫手下们“列阵”困敌,并没有围攻的意思。

    至于华麟和燕秋水、印心三人,当然也没把‘暗影之门’放在眼里。因为暗影之门只剩下两名高手在场,其它喽罗们不足为惧。所以华麟并没有逃走的意思。

    但燕秋水和印心实在太低估“暗血侍卫”的力量了,就像他们低估了华麟的实力一样。

    只听那为首的黑衣人突然一阵“桀桀桀”怪笑,黑影一晃,突然凭空失去了踪影。刹那间,两股狂风迅速凝结成一条黑龙,夹着漫天的雨水,狂暴地冲向华麟三人。

    天地为之变色,凌厉的劲风刮得大家的脸庞隐隐作痛。燕秋水立刻踏前一步,玉手凌空向“黑龙”拂去,娇声喝道:“万木沉壁……!”

    华麟好像隐隐看见她扔了一根坳黑的树枝出去,然后从地面突然冒出无数木桩,明显把黑龙的势头稍稍挡了一下。那强大的狂风顿时弱了几分,而燕秋水却不敢停歇,娇声又喝道:“凤凰诀……”

    “轰”的一下,所有木桩全都燃烧起来,映得天空都红了半边。虽然现在还下着大雨,但由于这招“凤凰诀”的招式全系法力催动,所以火势并没有被浇灭,仅仅是弱了几成而已。

    但为首的黑衣人明显技高一筹,黑龙还是摧枯拉朽般冲了过来。只见火星四溅,断木横飞,燕秋水一看情形不对,立刻右掌凭空击出,娇喝道:“……定!”

    她的控物心法果然有效,那倒卷而回的火焰顿时停在了半空,黑龙的冲击也减弱了一大半。但即便如此,华麟三人还是被残留的狂风吹得向后退了几步,三人一阵暗暗吃惊。

    一上手,双方就以炫丽的法术进行攻击,这强烈震憾着华麟的视觉感观。他这才知道,“修真界”的高手过招,一般都会先用法术来压制对方,然后乘胜追击,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但是,如果只用法术来交战,不仅太耗精神力,而且招式慢了几分,很难杀死对手。所以黑衣人的身影突然出现,他右手仗剑横扫,周围立刻暗了下来,空中的雨水迅速凝成一波非常壮观的水纹,并且夹着千军万马的黑影奔腾压到。那强大的杀气,让华麟感到有种窒息的感觉。

    印心也终于出手,长剑金光暴涨,一柄三丈长的剑光直劈对面的黑影,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强大的劲气激起千层浪花,空中的雨水四处飞溅,直射四面八方。

    但就这么一招,印心却感到胸口如遭重击,蹬蹬蹬退了三步有余。对方的实力太过恐怖。好在燕秋水适时出手,短剑由下而上,斜斜带起一片银光,迅速将袭来的浪潮劈成了两瓣。集他们两人的联手出招,总算将黑衣人的招式完全抵消,心中却是一阵骇然……

    眨眼之间,为首的黑衣人已经攻到了两丈开外,燕秋水只好和印心并肩作战,共同抵挡着黑衣人的进攻。十几招转眼就过,但见刀光剑影,雨水激射,三人的身影不断翻飞,短时间之内却也势均力敌。

    而华麟则悠闲地退后了几步,他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潇洒地甩了甩,站在一边远远地观望,仿佛在看一场好戏。扭头又朝四周看去,只见黑影幢幢,周围早被黑衣人包围,其中一名手执“穿云戟”的黑衣人却死死地盯着自己,眼中透着一股森森地寒意,仿佛自己欠了他一百万两银子似的。

    华麟又抹了抹脸上的雨水,伸出食指,朝那名空闲的黑衣人勾了勾手指头,仿佛在说:上来啊!你怕什么?

    那黑衣人果然受激,拖着沉重的长戟朝华麟走来。那磅沱大雨“砸”在他身上,全被他纷纷弹开,显然功力也是高绝。华麟手中的霞照微微一震,正准备动手,却听正在激战中的黑衣首领怒喝道:“黑狼!你给我掠阵,这里有本座一人就够了……”

    那手执“穿云戟”的黑狼一震,立刻躬身道:“属下遵命!”说完又退了回去。

    华麟无奈,嘴角只能轻蔑的一笑,扭头朝燕秋水望去,只见他们三人果然隐隐分出了高下。

    黑衣首领与他们隔了两丈的距离,双方凭空过招,中间的剑气交错纵横,根本分不清刀光和剑影。稍有不慎,立刻就会中招毙命。

    那黑衣首领的身形更如鬼魅,任由燕秋水和印心联手,他却仍然从容不迫,丝毫不显乱象。……反观之,燕秋水及印心的身影却在空中不断翻飞,虽然攻守兼备,但身法却渐渐迟缓,显然再过百招一定坚持不住。

    华麟见状,左手悄悄捏了一个手诀,身后突然多了两柄飞剑,准备随时出手援助。

    他的举动全被远处戒备的黑狼所见,但很奇怪,那黑狼眼中却露出了兴奋之色。原来他发现,华麟那两柄飞剑整齐地悬在半空,它们竟可以逼开磅沱大雨,任由风狂雨啸,却始终静静地悬在空中。观其锐意,甚至比它的主人更甚一筹。

    这种奇特现象,也只有从华麟身上才能看到……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