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84章 交易内幕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眼见不妙,华麟连声呼道:“等一等,我是华麟,和你们宁纤雪……嗯!”

    为首的女子又制住了他的三处经脉,使他不能出声。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然后抽出三支银针,并全都插进华麟体内,这才对他怀中的少女说道:“小师妹,你可以放开他了。”回头又对身后的所有姐妹说道:“用麻袋把他装起来,我们回宫!”

    华麟还是第一次被人用麻袋装起来,差点气得吐血。心里发狠道:“等我逃出来,看我不掀了你们的仙绫宫?”

    气愤中,感觉自己被人拎着飞上了天。过了很久,众女终于从空中落了下去。华麟虽然不能视物,但耳朵还算灵敏,感觉她们好像回到了仙绫宫的分殿,远处一个女子声音传来到:“哎呀,绛雪姐姐好厉害哦,你真的把他逮住啦?”

    为首的女子笑道:“他不是我抓住的,全是紫玲师妹的功劳。好了,我们进去详谈……”

    华麟感觉她们走进了一座大殿,因为说话声音稍大一些,远处就有回音传来。只听名叫绛雪的女子说道:“三妹和五妹!……麻烦你们走一趟焚星宗,就说我们抓到他们所要的人,要他们立刻把东西带过来。记住口气要硬一些,就说过时不候!……七妹和紫玲妹妹,你们去把这家伙关在九星绝光阵,要记得用寒冰针封住他的经脉,还要把防御阵全都开启,防止任何人接近!”

    两名少女连忙称“是!”上前拎着华麟就走。感觉走出了大殿,七拐八弯绕了好几个圈子,仿佛来到了后院。最后开启了一道暗门,又开启重重机关,提着华麟进了一条深邃的地道。

    漫长的通道仿佛没个尽头,两女有说有笑,名为紫铃的少女问道:“对了明娟姐姐,我们要拿这个人跟焚星宗交换什么东西呀?”

    被称为七姐的女子说道:“我也是听绛雪姐姐说的,要拿他跟焚星宗交换第二部梵谧心经。如果能成功,我们仙绫宫的实力一定可以超越圣清院。届时你和我也许都可以修练上面的仙术。”

    “啊……真的?”名为紫铃的小姑娘立刻雀跃道:“那……那我们岂不是可以纵横整个修真界了?”

    “那当然,所以他非常重要,必须启用绝光阵来防备。”

    紫铃想了想,突然又问道:“咦?但是明娟姐姐。梵谧心经这么重要,用他一个人就可以换得来吗?难道焚星宗会听我们的摆布?”

    明娟笑道:“如果是别人,当然不可以。不过焚星宗的裂天大阵只差三个人就可以施展了,而我们手里的这个家伙,就是最最关键的一个人。我认为他的价值应该可以换整部梵谧心经,但绛雪姐姐太保守了,只想要其中的第二部而且。真是便宜了焚星宗。”

    “……”

    华麟却听得头皮发麻,心想竟然要拿本少爷去交换什么梵谧心经,如果真的落到了“焚星宗”手里,恐怕自己立刻就要尸骨无存了。这可怎么办才好?想不到仙绫宫全是这样的人,真是让人失望。

    正想着,两名少女已经打开了一扇石门,把华麟提了进去。

    黑暗中,明娟随手把华麟的麻袋解了开来。而紫铃则迅速开启了所有防御阵法。白光一闪,一个写满咒语的光环在四周亮了起来,把华麟围在了中央。

    华麟终于恢复了视觉,但口不能言,感觉非常难受。

    明娟见他竟然睁着双眼,差点被吓了一跳,说道:“咦?他怎么还醒着?”

    紫铃甜甜地笑道:“这家伙可厉害了,绛雪姐姐明明封住了他的经脉,但还是差点让他跑了。嘻嘻……”说完,她玉手突然夹起一根纤细的寒冰针,说道:“哼哼!不过有寒冰针封住,料他无法挣脱。”说完轻轻在华麟背上拍去,那寒冰针立刻钻入华麟体内,并迅速融化,骇然是种霸道的封印利器。

    华麟对她恨得咬牙切齿,心里骂道:你这个小狐狸精,外表装得清纯可爱,却没想到内心竟如此阴险。

    明娟见华麟面色十分痛苦,逐于心不忍,于是伸手拔掉他身上的另外几支银针,又帮他解开了哑穴。柔声说道:“先委屈你几日,再过三天就没事了。”

    谁知华麟立刻吼道:“快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认识你们的宁纤雪,她都是我亲手救出来的,如果不放了我,我看你们如何向她交待!”

    明娟果然吃了一惊,瞠舌问道:“你真的认识宁纤雪?”

    紫铃却打岔道:“别上他的当。雪儿姐姐才刚刚回来,凭他这付德性,哪里会识得雪儿姐?一定是道听途说来的,就是想骗我们放了他。哼……我才不上当呢!”说完牵着明娟,一齐出了暗室,任由华麟大呼小叫,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们走后,厚重的石门“砰”的一声合了起来,周围立刻安静了许多,只剩一圈圈耀眼的光环陪伴着华麟。这让他立刻恢复了神智,心里想到:“不行,焚阴宗一到,那自己就死定了,一定要尽快想办法逃出去。”

    他正要运功,但胸口却一阵剧痛,体内那根“寒冰针”果然厉害,只要稍稍提起一丝真元,就仿佛受到万箭穿心。

    无奈,华麟挣扎着爬了起来,来到耀眼的光环面前,伸手向外侧缓缓探去。只见白光一闪,一幕光盾陡然出现在面前,手掌摸在上面,就像摸到一层铜墙铁壁一样,给人冰凉刺骨的感觉。

    华麟向远处看去,骇然发现地上每隔二尺,就有一圈同样的光环。数了数,大圆套小圆,竟然有九重之多。心想有没有弄错?竟然用九层防御来阻挡一个武功全失的废人,这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点?

    华麟颓废地坐到了地上,脑海却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

    自己的行踪向来飘忽不定,而且连“圣清院”和“焚星宗”都无法跟上自己的脚步,这个仙绫宫又凭什么抓住了自己的呢?——难道这都是宁纤雪的意思?

    华麟激伶伶打了个冷颤,好像只有这个解释。于是忽然对宁纤雪感到失望至极。

    躺在地上,华麟的脑中全是她的倩影。只觉胸口压了一块巨石,让他耿耿于怀,半晌都无法冷静下来。而宁纤雪的一颦一笑偏偏又在脑中挥之不去,让他心如绞割,觉得自己被最亲近的人给卖了。

    这一刻,宁纤雪给他的伤害,使他忘记了叶清,更忘掉了上官灵。真不明白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故意让她来折磨自己。

    怀着痛苦的心情,华麟终于沉沉睡去。但这一觉却恶梦连连,连醒来都是被恶梦惊醒的。他真希望,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场春秋大梦,醒来后自己可以回到温暖的家乡,天天陪着叶清上街听曲,那时的生活多么美好啊!

    但现实的残酷让他迅速恢复了清醒。心想自己再不逃走就真的要迟了。于是坐了起来,正要思索破解“寒冰针”的方法,但宁纤雪的事情却让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华麟一咬牙,于是为自己解释道:“……她可能是无辜的,她可能不知道自己被仙绫宫抓住了。对,一定是这样!”

    为了证明她的清白,华麟又为她编造了很多理由,最后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大声说道:“这一定不是宁纤雪的意思。因为她不仅把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清虚期,甚至还教了自己一套‘天极九转神功’。要知道,这可是‘宁家’的不传之秘,她不可能轻易把此心法传授给其他人。如果她真的要对自己下手,她没有必要还把‘天极九转心法’传授给自己。”

    想到这里,华麟为之一振,肯定的点头道:“不错!她一定不知道自己被仙绫宫抓住了,如果她知道内情,定会亲自来救自己出去。”

    华麟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并且立刻恢复了神智。

    为了逃命,他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强行把体内的“寒冰针”逼到肩井穴,然后强行封住。这样虽然会导致半身不遂,但只要能逃出去,应该可以想办法重新打通。于是他强行催动“焚星轮”的火焰,推动着体内的金针,把它缓缓逼向左肩……

    体内有一根金针在穿行,可想而知,那痛楚是如何之巨。

    只运行了半个时辰不到,华麟已经痛得大汗淋淋,眼看寒冰针就要被逼到肩膀的附近,谁知就在这时,门外“咣啷”一声,一个娥娜多姿的身影走了进来。

    华麟一惊,立刻收功擦了擦汗,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冷艳的女子解开了九重光盾,缓缓向自己走来。她那淡青色的衣裙紧紧绷着腹部,衬托出她那完美的体态,柔滑的裙摆则垂在地面,每每抬起莲足,都会露出优美的轮廓。再观她的容貌,可谓倾国倾城,虽然表情有些寒冷,但让人更有一种征服她的**。

    她在华麟面前缓缓坐下,一双清澈的眸子冷冷直视着华麟道:“这次实在有些得罪,我谨代表仙绫宫向你道歉。”说完,她发现华麟正满头大汗,正要询问。

    华麟反应极快,连忙岔开话题道:“等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呢!”

    青衣女子一愣,问道:“是吗?你倒说说看,你在哪里见过我?”

    华麟直视着她的粉脸道:“你还记得神剑山庄吗?我和你们九名弟子曾经斗过雷电术,你好像就站在琴绾韵的身边观望。我说得对不对?”

    青衣女子微微有些慌乱,点头道:“果然厉害,你难道对所有见过一次面的人都可以过目不忘?”

    华麟摇头道:“那倒不是。其实是……你长得太漂亮了,以琴绾韵的姿色,竟然都摭不住你的光彩。我当时就感觉眼里只有你一人,所以记得非常清楚。只可惜不知道你的芳名,你可以告诉我吗?”

    他说谎的水平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其实他早已发现仙绫宫的女子全是翠绿色衣裙,只有这名少女例外。她淡青色的衣裙虽然和绿色相近,但哪能瞒过华麟的双眼?而这次,华麟说谎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怕她看出自己在运功的事实。否则她再给自己打上一针,那就真的要死人了。

    青衣女子没想到华麟说话如此直接,虽然有些唐突,但听了却十分受用。于是粉脸一红,说道:“别人都叫我绛雪,希望你以后不要记恨于我……”

    华麟心想不记恨你才怪,等老子出去后,一定要脱光你的衣服,以泄泄自己的火气。口中却说道:“绛雪者,冰冷红花是也。有诗为证:满树绿叶欲滴翠,花瓣飘落似绛雪。所以又有粉红雪花之意。这可是人间难见的奇景,姑娘的名字果然是清雅脱俗……咳咳咳!”

    绛雪又是一愣,她向来冰冷孤独,哪曾听过有人用诗句来赞美自己的。于是问道:“这诗词是谁写的,我怎么没有听过呢?”

    华麟心想,这是本少爷自己编出来的,你当然没有听过了。口中却郑重其色地说道:“这是我们家乡一位著名诗人所著,你又没去过我们家,当然不知道了。”

    绛雪见他额头仍然留着几滴冷汗,于是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忍了下去,继续说道:“不说这些了,其实这次行事,我也是受命而为,希望你能谅解。依我推断,你再过两天就可以离开了,希望日后不要记恨我们仙绫宫。而且你也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有点渊源的,你徒弟(秋婉璃)在神剑山庄过得还算不错,有空你可以去看看她。好吗?”

    华麟气道:“还说什么日后,等焚阴宗一来,我早就死了,说这些又有何用?”

    绛雪奇道:“为什么?你和焚星宗之间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华麟没好气道:“你还问我?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见她装傻,华麟赶紧改了一个话题,直视着她道:“你也知道我叫华麟,对吗?那你应该知道,宁纤雪就是我救出来的。如果她真是你们仙绫宫的人,那我就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你却把她的恩人拿去和该死的焚星宗交易,你不怕她日后怪罪下来吗?”

    绛雪疑惑道:“纤雪姐姐是你救出来的?我不信!”

    华麟郁闷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会不知道呢?”

    他哪里知道,自己马不停蹄地来到此处,仙绫宫的消息也是刚刚传过来而已,诸多细节都无法尽述。此时又听见她把宁纤雪叫为姐姐,顿时感到一阵泄气道:“你叫她什么?姐姐?哎,这回真是完了!”心想宁纤雪在仙绫宫怎么没点地位呢。

    正郁闷间,却听绛雪解释道:“除了宫主外,我们都以姐妹相称,这有什么不对吗?”

    华麟气道:“可是据我所知,宁纤雪应该是你们仙绫宫的创始人才对。”

    绛雪冷冷道:“没错,纤雪姐确实是我们仙绫宫的创始人之一,而且听说宫主正要让位于她。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更没有听她提起过你,所以单凭这几句谎话,就以为我会放了你,那可大错特错了。”

    华麟急道:“那你现在就去问问她啊,否则等焚阴宗一到,那就一切都晚了。”

    绛雪寒着脸道:“我这次前来,原本是想取得你的谅解的,谁知你却三番四次的用宁纤雪来骗我,看来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了。”说完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华麟怒道:“你不问会后悔的!”

    绛雪只是停了停,头也不回道:“是吗?我偏要试试……”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