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85章 天意难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绛雪走后,华麟感到一阵失落。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痛定思痛,想了一想后,决定再次凝聚体内的真元,先把 “寒冰针”逼到肩井穴再说。

    只是没想到,就停了那么片刻,这该死的寒冰针又退回到了胸口的部位,让他感到一阵阵绝望。心想再来一次,又要承受那该死的漫长剧痛,简直是磨练人的意志。

    但他如今没有选择,只好默默地运起了体内的真气,没想到这次的痛楚比之刚才更厉害了几分。他只好咬紧了牙关,一边逼针,一边咬牙切齿地骂道:“绛雪……等我出来,本少爷一定要剥光你的衣服!”

    发狠这招还真管用,半个时辰后他又把寒冰针逼到了左边的肩井穴。于是立刻封住了穴道,使其无法动弹。功成后,他顿时感到一阵阵晕眩,竟有一种脱力之感。左边的身体更是一阵僵硬,剧痛的后遗症仍在继续。

    他无力地躺到了地上,望着头顶的石板,喃喃道:“你们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们双倍奉还!”

    说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疼痛的感觉已经减轻了一些。于是运起体内的真元,发现已经可以运功,这肩井穴不是经脉的必经之处,所以不会触动那寒冰针。打起精神后,他回头看了看周围的九道光环,心想怎样才能突破这九重防御呢?

    忽然间灵机一动,他打开了焚星轮,从里面取出了“炼魂鼎”,只见鼎内还残留着一层“蚀骨血”的冰碴。由于上次救宁纤雪时自己泼了一半出去,后来又被靳云魔尊打翻了“炼魂鼎”,剩下的则被凝固了起来。

    华麟用银针挑起一块**的蚀骨血,想把它放在第一重光环上,却发现蚀骨血已经失去了作用。于是狠心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炼魂鼎”中,心想只要能混合一点点效果,自己脱困就有望了。

    非常走运,炼魂鼎竟然真的“咕噜咕噜”冒起了泡泡。华麟一阵惊喜,低头看去,凝固的“蚀骨血”已经开始融化,它就像煮热了的开水,反应竟是越来越强烈。到最后,蚀骨血终于变成了液体状,真是上天见怜。

    华麟连忙用银针挑起一滴鲜艳的蚀骨血,并把它滴在了光墙上。

    这里的“九星绝光阵”虽然厉害,但哪里比得上禁锢宁纤雪的仙钟?华麟只滴了一滴上去,光墙立刻就被烧出了一个窟窿,而且越来越大,终于可容一人通过。华麟笨手笨脚地爬了出去,又开始破解第二重光墙……

    不一刻,“九星绝光阵”就被他轻松破去。心里暗暗得意,心想凭你小小的仙绫宫也想困得住本少侠?本少侠可是天下第一的逃跑天才呢。

    但他高兴得太早,当他来到囚室门口时,却发现厚重的石门非金非石,且机关都是从外面开启,一剑下去,连个痕迹均无。于是改为“焚星轮”烧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眨眼忙了半天时间,始终都无法劈开这道石门,加上左边的身体根本用不上力,当下只好做罢。正郁闷之间,他忽然灵机一动,决定来个守株待兔,心想藏在石门背后,如果有人进来就突然出手,制住来人,再想办法逃走。

    打定了主意后,华麟换下自己的衣服,在石室中央布置成自己睡觉的模样,然后藏在了石门的旁边,专心等待敌人的出现。

    他现在只希望仙绫宫的弟子快些进来,否则焚星宗一到,那就什么都迟了。

    靠在门边,他感到百般无聊,又修练起了宁纤雪的“天机九转心法”,心想乘这机会倒可以好好提高一下自己的修为。

    等待,那绝对是一种折磨,他时时刻刻都感到提心吊胆,唯恐下来的人不是仙绫宫的弟子,而是焚阴宗的魔头。

    一天,两天……

    眨眼几天时间过去,竟然再没有人下来看他,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心想这回真是完了,恐怕自己要面对的是焚阴宗的人了。他所不知道的是,此时的修真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在他被擒的前一天,宁纤雪终于启动了复仇计划,她剑挑星疾宗,杀其掌门,夺其“御空剑”,杀伤弟子无数。仙鸢星系的六大圣门甚至来不及支援,宁纤雪便已失去了踪影,以至于星疾宗的弟子根本不知道为何祸从天降?

    其实宁纤雪的目标很简单,她遵守着华麟的约定,只杀了星疾宗的掌门。至于御空剑,它被列为“十大仙剑”之六,宁纤雪顺手牵羊,以她仙子般的实力,手执“御空剑”,想去任何地方都可以瞬息而至。

    且说这边,绛雪已把活捉华麟的消息,利用特殊的传送阵,一一禀报了仙绫宫的宫主。这一刻,仙绫宫的实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

    这一日,绛雪默默地坐在大殿上,听着众姐妹讨论着宁纤雪的事迹,她向来不爱说话,所以并没有加入到她们的阵营中。人家谈得兴高采烈,她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她虽然不信华麟的鬼话,但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旁边的八妹见她脸色有些不对,于是问道:“绛雪姐,你是怎么了?难道哪里不舒服?”

    绛雪抬起玉脸,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在想……怎么五妹和三妹去焚星宗这么久了,为何还没有消息回来,我担心事情有变!”

    八妹向来非常崇拜绛雪,对她的预感深信不疑,闻言大吃一惊道:“你是说焚星宗会的人会对她们产生不轨的想法?”

    她早就听人说过,焚星宗的弟子好像并不禁止男女之事。

    绛雪见状,摇头道:“不是,我担心的是我们抓回来的那个家伙,他……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话刚说完,就听门外有人欢呼道:“哎呀,五姐姐回来啦,五姐姐回来啦!大家快来迎接。”

    一名背负长剑的少女从门外步了进来,一身风尘仆仆,想必中途未敢休息片刻。

    此女正是绛雪派出去连络“焚星宗”的弟子之一。绛雪见她一人回来,立刻豁的一声站了起来,急声问道:“三……三妹呢?”

    五妹一阵感动,见她如此担心自己二人安危,连梵谧心经的事情都暂且放在一边,于是上前道:“姐姐不用担心,三姐没事,她还在和焚星宗的人接洽。她要我回来先通报一声。”

    绛雪闻言,这才放下心来,问道:“那……那么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难道他们不肯交换?”

    五妹摇了摇头,微笑道:“那倒不是……”

    绛雪见她面带笑容,不懂她为何如此开心,于是问道:“那怎么不见他们过来交换人质?”

    五妹的眸子闪过一阵异彩,兴奋道:“呵呵呵!是这么回事,听说三个月前,‘七大圣门’的高手前往飘缈河抵御魔道的入侵,谁知他们扑了个空,于是突然改变计划,决定顺路去进攻‘焚阴宗’,这回有戏唱了,圣门要对焚星宗开战。”

    在场的少女全都“哗”的一声站了起来,惊呼道:“什么?他们之间又要开战?”

    年纪最小的紫铃拍手笑道:“哇!太好了,这回有热闹瞧了!”

    绛雪也站了起来道:“看来老天都在帮着我们仙绫宫。对了,那他们还要不要交换人质?梵谧心经的事情他们总该有个答复吧?”

    五妹点头道:“他们当然要交换!焚星轮在我们手中,他们岂敢有不交换的道理?除非他们放弃了裂天大阵。只可惜我们去得不是时候,他们的首座轩以承不在派中,这件事恐怕要他回来后才能处理。”

    绛雪突然娇躯一震,好像想起了什么,失望地坐了下来,喃喃道:“这可糟了!关键时候这些魔头怎么都不在家中呢?难道……难道这就是仙绫宫的命?”

    众少女都沉浸在欢笑之中,见她突然心事重重,全都吃了一惊,不明白她为何变得如此低落。要知道“七大圣门”和“焚星宗”开战,这对仙绫宫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就像上次交战那样,仙绫宫就借机壮大了许多实力,绛雪为什么会不开心呢?

    众女都不明所以,就见绛雪已然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先留意一下总部的消息,看看上面会有什么指示。我去地牢看看那囚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众女都是一愣,心想被“九星绝光阵”镇住的犯人,哪能逃得出来?而且后院的禁地戒备森严,那个地牢又深入地底数十丈,除了大军来攻,否则实在没什么可担心的。

    绛雪虽然也知道这一点,但她就是有种不安的预感。心想仙绫宫对梵谧心经的渴求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眼看就要拿到这第二部,谁知却还要再等几天,这莫非都是天意?

    绛雪来到后院,只见四周非常平静,只有几名值班的弟子坐在凉亭里闲聊,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妥。

    于是她来到左侧的书房,和守阵的弟子打了个招呼,然后打开机关,露出了一条密道,提起裙纱,抬步走了下去……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