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286章 石室含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几乎已经绝望了,这已经是第三天,可是仙绫宫竟然没有一个人下来探望自己。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现在有人下来,也一定是焚阴宗的魔头到了。这次恐怕真的要成为他们“裂天阵”的牺牲品了。

    低头看了看左肩,“寒冰针”已经挖了出来,伤口也已经愈合。虽然有些麻木,但运功已经没有问题。就在这时,身后的石门传来“咔嗒”一声,机关被人开启。华麟为之一振,立刻跳了起来,悄悄拔出霞照剑,贴在门边静静的等候。

    石门开启,一名女子的身影迈了进来。她首先注意的是华麟布在石室中的假人,所以没发现他已在门侧。当感觉不妙时,华麟已然突然出手。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绛雪的功力虽高,但哪里避得开他的突袭?

    只听“嗯……”的一声娇 吟,娇躯立刻软软倒了下去,华麟左手抄起她的纤腰,霞照剑同时向门外格挡,以防有人跟随。

    谁知这次只有绛雪一人下来,华麟一阵狂喜,一连封住了她的十六处经脉,探头看了看走廊,发现没人,这才对绛雪阴阴笑道:“小妮子,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看我等一会不把你剥个精光,嘿嘿!”

    绛雪的眸子一阵惊慌,心想这家伙怎么挣脱了绝光阵,连寒冰针也逼出来了,难怪自己有些不安宁。只是没想到,放虎归山的人竟然就是自己,这真是阴差阳错,造化弄人了。想到这里,她幽幽合上了双眸,任他摆布,心想只要自己不说出开启地道的机关,不告诉他出入地道的暗号,他照样无法逃脱,如果按错了机扣,他一定会被当场抓住。

    华麟可没想这么多,此时逃命要紧,捧起她的粉脸吻了一下,笑着道:“本少爷现在没空,暂且放你一马。这一吻当做利息,日后再和你洞房。”说完把她扔在了地上,转身出了石室。

    外面的通道十分漫长,两边的墙壁嵌着一颗颗发光的水晶,光线还算充足。华麟发现,除了自己的囚室外,每隔十丈都有相同的囚室。看光景,这座地下城堡的年代非常悠久,可能不是仙绫宫自己建造的。华麟本来想放出其它囚徒,但转了一圈,却发现整个地牢只有自己一个犯人,真是莫大的“浪费”。

    顺着通道,华麟仗剑缓缓而行,随时防备着突如其来的变化。

    走了一顿饭工夫,漫长的通道仿佛没个尽头,一怒之下,终于提气飞奔起来。好不容易来到通道的尽头,可是一堵厚重的石壁挡在了面前。表面光滑似镜,好像没有任何机关的迹象。

    华麟沉思了片刻,心想这道暗门应该可以从里面开启才对,否则绛雪如何自由出入?主意已定,于是施展“搜神术”向外面探去,想看看对面的情况。谁知搜神术在这里竟然不灵,根本无法穿透光滑的石壁,和地牢的情况一模一样。

    用手摸在石壁上,华麟只觉冰冷刺骨,非常坚硬。心想这是什么材质?怎么搜神术都不管用?于是突然发力,手掌“砰”的一声击在石壁上,竟然稳丝不动,反而震得手腕隐隐作痛。

    华麟无奈,只能环顾四周,希望找到机关的所在。突然,他目光停在了右边的石壁上。只见上面有个淡淡的手印,心中一动,心想这应该就是机关的所在了。于是正要按下去,但突然却把手掌缩了回来,因为他发现,这只手印布满灰尘,显然长时间没人使用过。自己如果这样按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变故。

    华麟敏锐的观察力,再次救了他一命。于是扭头朝四周看去,只见四壁光滑,除了几个“发光的水晶”外,再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华麟来到其中一枚水晶前,用手指按了下去,却发现稳丝不动,心想这东西也许就是机关了。于是拔出飞剑,又是撬,又是按,又是旋转……试了无数遍,仍然无法开启。

    时间不等人,华麟急得团团乱转。如果再不开启通道,焚阴宗随时都有可能下来。而且绛雪又被自己制住,她的失踪,一定会引起仙绫宫的怀疑。

    想了想,华麟突然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骂道:“我真笨,早就应该从绛雪身上下手。向她逼供,一定要让她说出来。”想到这里,华麟立刻展开身法,沿着来路返回。

    回到囚房,只见绛雪仍然柔柔地躺在地上。华麟在她身边蹲了下来,用手戳了戳她的香背,问道:“喂!通道的机关怎么开启?”

    绛雪的眼皮动了动,仍然不理他。

    华麟暗暗焦急,大声道:“喂!我问你话呢!”

    见她仍没有反应,华麟拎起了她的衣领,直视着她道:“你再不说话,我可要脱光你的衣服了!”

    绛雪反而露出了坚定的表情,心想“仙绫宫”能不能得到梵谧心经,可能就在于自己能不能坚持住了。

    华麟很想给她一耳光,但知道这种女人一定吃软不吃硬,于是柔声道:“这样吧!你带我出去,我们一起去抢梵谧心经。只要我们联手,一定可以办到。你说呢?”

    他的思路是对了,但绛雪仍然闭目不答,华麟一怒之下,猛然扯开她的束带,真把她的衣裙撕了开来。雪白的肌肤顿时展现在他面前,此时只剩下一袭透明的裹衣,她的身子立刻战抖起来,但她却拼命咬着嘴唇,仍然不吭声。

    华麟威胁着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别逼我脱光你的衣服。”说着挑起她的裹衣,作势要撕开,嘴里喝道:“我数三声。一、二……两个半!”

    “呃!”华麟擦了擦自己的汗水,心想这女人真倔,宁死也不说,这可如何是好?

    反观绛雪,她却渐渐平静下来,好像根本不担心自己的衣服被脱光。眼见如此,华麟火冒三丈,“唰唰唰”将她的裹衣撕了个粉碎,骂道:“贱人,别以为我真的不敢下手!”

    绛雪“啊!”的一声惊叫,终于露出了一丝惊容。

    华麟见她姿色竟不在琴绾韵之下,连忙别过头去,在心里大声念道:“万恶淫为首,没溺诸禅定。障蔽解脱道,远离三界欲。火坑五欲河,当持不淫戒……君子好色,取之有道!呃,好像念错了。”

    “不淫经”果然有效,华麟勉强压下了欲 火,回头柔声道:“你如果带我出去,我就给你穿上衣物,今天的事不会向任何人提起。如何?”

    绛雪的酥胸一阵起伏,闭目娇喝道:“淫贼!你不得好死,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

    华麟又急又怒,偏偏又见她一付逆来顺受的模样,终于丧失了理智,俯身向她扑了下去……

    这几年来,他时时刻刻都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着,压抑了许久的本能,终于在这一刻崩溃。半个时辰后,他才从“焚星轮”里取出了一套衣裙,慌手慌脚地给她换上。

    这件衣裙原本是打算买给叶清的,谁知现在却穿在了她的身上,华麟黯然向她看去,只见她依然咬着嘴唇,一句话都不说。他终于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几次想向她道歉,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半晌后终于站了起来,悄悄地返回到了通道中,复又摸索起开门的方法。

    绛雪见他走后,无力从地上支起了娇躯,愕然发现身上的经脉早已被解开。她一阵慌乱,根本不知道是何时解开的,若是在被他侵犯之前就已解开,那就真是没脸见人了。想到这里,粉脸立刻飘起了一片红霞……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