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09章 决裂一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虽然觉得还有些疲惫,但见众人已经收拾好一切,于是没有提出休息的要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毕竟救人如救火,自己不能拖慢他们的脚步。好在这一路走来,华麟感觉体内的真元已经恢复了正常,各处经脉也得到了舒展。虽然行动仍然有些吃力,但应该可以继续赶路。

    也就在这时,殿主主动走了过来,看着华麟道:“华少侠,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多休息一下?”

    华麟摇头道:“不用了,我脸色一直这么差,还不是一样走到了这里?”

    莫护法亲眼见到殿主对华麟嘘寒问暖,顿时感到心里堵得慌。真希望这家伙立刻倒下,自己就能马上把他赶回“迷仙镇”了。这时他见华麟满脸倦意,心中暗暗得意,心想再过六个仙阵,我就不信你还能撑得下去。

    华麟其实对殿主并没有什么岂图,所以不知道莫护法为什么总是针对自己。

    众人走走停停,又穿过了七八个仙阵,按时间来算,大约已经走了两天左右。这时,仙阵的杀意越来越浓,遇到的危险也越来越难以应付。别人都在一心一意的抵抗外界阵法,可是莫护法却时刻关注着华麟。他见华麟明明就要撑不住了,可偏偏就是没有倒下去。这让莫护法百思不得其解。

    他根本不知,华麟真正的实力要比迷仙镇的人高出一大截。虽然现在疲惫不堪,可是体内的经脉已经畅通无阻,所以才能勉强跟上。但莫护法却一厢情愿的认为,华麟最多只能再坚持六个仙阵,到时候一定会倒地不起。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台词,只要华麟倒下,他就立刻要让华麟滚回迷仙镇去。

    但是,他又再次失望了。不知不觉中,大家又穿过了十二个仙阵,可是华麟始终没有倒下。莫护法这才知道,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休息时,华麟也在休息!

    这一天,殿主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突然止步道:“好了,大家就地扎营!这四天以来,大家都非常辛苦。前面再过两个仙阵就到了‘尘风阵’,但是下面这个仙阵却非常凶险,如果体力不足,只怕难以应付。所以今天在这里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以备明日一战。”

    大家都舒了口气,华麟更是一阵欢呼,立刻倒在了地上,片刻就呼呼大睡起来。他实在太累了,这四天拼命赶路,中途只休息了几个时辰,自己早已感觉支撑不住。

    殿主见他睡下,郁闷道:“喂!华少侠,我还有一事和你商谈呢!喂?”

    华麟躺在地上半天没有回应。朱浩弯腰查看了一下,摇头道:“启禀殿主。华少侠疲劳过度,此时已经昏迷。我看还是让他休息一下吧?”

    莫护法实在看不下去了,插嘴道:“这家伙早就支撑不住了,我看还是让他在这里休养比较安全。否则明天上路,一定会拖住我们的后腿。”

    殿主隐隐知道莫护法对华麟有成见。所以她假装没听见,转而大声对所有人道:“其他人注意了,下一个仙阵名叫‘水镜之阵’,我先说一下它的特点:此阵光滑如镜,湖面上浮着许多透明的冰块,走在上面,就感觉自己在踏水而行。但如果走错了一步,就会立刻掉入水中。而在水下,正游荡着无数食人鱼,它们的速度快如闪电,瞬间就能把所有人吃掉。如果我们反抗,动静太大的话,甚至还会引来更为凶猛的水灵兽……”

    李梦兰从未到过水镜之阵,听殿主这么一说,立刻惊呼道:“水里竟然还有怪兽?那我们绕道岂不是更好?”

    殿主摇头道:“不行!如果绕道,我们就要多走三座更为凶险的仙阵。而这‘水镜之阵’平时并不怎么凶险。只要我们绕过中心地带,就不会引起水灵兽的注意。所以这里大家就要注意了,万一我们真的不小心引来了水灵兽的追捕,那就必须自顾自的逃命,绝对不可以停下来。大家都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应是。除了李梦兰外,其他人心里都在想着:这“水镜之阵”竟然可以踏水而行,其景色一定非常秀美,真想现在就见识一下。至于凶不凶险的问题?只要缓缓而行,应该不会这么好运气遇到水灵兽罢?

    大家商妥完毕,都感觉非常的疲惫,于是全都席地而眠。

    头顶的太阳依然挂在正空,仿佛永远不会疲惫。

    一行十二人,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只有一人坐在巨石上,轮流警戒着周围的一切。

    八个时辰后,华麟最先醒来,他伸了个懒腰,缓缓睁开双眼。这一觉,他感觉非常的充实,醒来后感到神清气爽,身上的疲劳一扫而光。于是,他轻轻拍去身上的灰尘,缓缓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只见大家仍在呼呼大睡。只有杜奔雷坐在远处的一块岩石上,警惕地四处张望。

    杜奔雷见华麟醒来,于是低声唤道:“还有两个时辰上路,华少侠为何不多休息片刻?”

    华麟向他走了过去,懒洋洋地道:“我已经睡饱了!而且,我从来就没有感到今天这么精神过。杜大哥你也去睡吧,我替你放哨。”

    杜奔雷却摇头道:“不行!俺不累,俺还可以坚持下去,你再去睡一会吧!”

    华麟见他眼圈凹陷,明明已经十分疲惫,但仍然要苦苦硬撑。于是哈哈笑道:“去睡吧,放心好了,这里有我……”说完右手一扬,突然点住了他的昏穴,扶着他躺在了地上。

    华麟轻轻跃上巨石,盘膝坐下,望着四周的景色,喃喃自语道:“哎……此处景色如此优美,想不到却如此凶险。真是可惜!”

    正叹着气,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道:“你有所不知,我们迷仙镇足足被困了数千年这久,就算此地胜似仙境,但在我们心中它又怎能美得起来?华公子可知其中的辛酸?”

    华麟无需回头,也知道殿主醒来了,于是问道:“你怎么不睡?”

    殿主身影一晃,俏生生地飞上了巨石。站在华麟的身边道:“如果此次真能得到公子恩泽,带我们一起逃出解神阵。馨婷愿拜华公子为师,永远侍候一旁!”

    华麟一愣,苦笑道:“我发现你还是信不过我,怕我独自逃走对不对?你也太小看我了!华某做事顶天立地,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把你们全都带走。根本无需殿主如此牺牲。”

    “可是……算了!”殿主欲言又止,一双美目遥遥望着远方,仿佛在想像着仙阵的尽头,是不是自由在等着自己?

    两人一片沉默。一阵微风吹来,徐徐带起了殿主的束带,把她幽幽的体香送到了华麟鼻中。两人一站一坐,倒也形成了一幅绝美的风景。可是在华麟的心目中,却对身边的殿主没有丝毫感觉。因为他想起了叶清,而后又想起了上官灵。不一刻,他又想起了宁纤雪和秋婉璃,更有那无辜的绛雪……

    这时,华麟的眼睛突然变得有点涩涩的感觉,发觉自己从未在任何地方停留过一个月的时间。这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曾经结识的那些朋友,今生今世或许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于是暗暗决定,此生绝不能辜负叶清,更不能辜负上官灵。至于其他女子,只能把她们深深地埋在记忆之中……

    人与人之间,通常有种神奇的感应。殿主仿佛察觉到华麟的心情波动,但她并没有多问,只是默默地站着,和华麟一起眺望着“未来”。

    首先打破沉默的,却是后面醒来的莫护法。

    他见华麟和殿主一起在巨石上眺望远方,顿觉心中一片烦躁,大声喝道:“都起来,现在该上路了!”

    莫护法的身份非常特殊,他说要上路,大家都不敢有任何异议。于是,几乎所有人都慌忙站了起来,纷纷收拾好刀剑,准备随时出发。

    但在这时,却有一人还在呼呼大睡。他就是杜奔雷。

    这杜奔雷也真怨枉,他被华麟点倒在地,根本听不到外面任何动静。可是莫护法偏偏把气全都撒在了他的身上,走过去拍着他的脸颊道:“喂!你怎么还在睡?”

    华麟这时才醒悟过来,连忙跳下巨石,解开了杜奔雷的穴道,说道:“哎呀,真不好意思,他被我制住了。呵呵呵……”

    杜奔雷悠悠醒转,茫然道:“发……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睡着了?”

    莫护法厉声道:“亏你还是迷仙镇的高手,被人点住了穴道都不自知。如果真的遇上危险,我们在睡梦中岂不全都要去鬼界报到?”

    杜奔雷看了看华麟,又看了看莫护法,却什么都没有解释,宁愿自己一个人承担。

    但华麟却看不下去了,立刻顶撞道:“他是被我点住了穴道,你要骂就该骂我,你责备人家干什么?”

    莫护法冷笑道:“我哪有责备他?我只是要他提高警惕,这样都被人制住,下次我们怎敢安然入睡?”

    华麟闻言,正要反驳,但殿主已经抢先喝道:“莫护法!这次不能怪他们。华公子见杜大哥太过辛苦,所以突然出手,为的是让杜大哥休息片刻。你不该小题大作……”

    莫护法气道:“殿主,你真的变了,怎么还帮这个外人说话?这让我非常失望。如今我们迷仙镇的人口越来越少,只剩下一些残兵弱将,再也经不起任何损失。所以严格律己,我们才能活着回去!你难道全都忘了?”

    殿主一阵气苦,扭过头去,说道:“算了,我不想跟你争执。大家都收拾好兵刃,我们立刻上路!”说完,她毅然带头向前方走去。

    莫护法看着殿主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华麟,脸色更加阴沉了。

    华麟回到队伍中间,再次与朱浩并肩而行。心想:这莫护法心胸狭窄,自己还是少和他接触为妙。还好自己的计划只有少数人知晓,否则队伍岂不是现在就要分裂?

    朱浩悄声问道:“华公子,你们刚才究竟发生了何事?”

    华麟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没什么,只是你们的莫护法有些乖戾罢了。”

    一行人匆匆上路,只见前方的空间一阵波动,终于踏进了“水镜之阵”。众人抬头看去,只见无边无际的湖水,轻轻荡漾着,波光粼粼,根本看不到尽头。大家一愣,顿时停下了脚步。

    华麟低头一看,骇然发现自己站在一面清澈的湖水上。脚下深绿色的水中不时游过一群群食人鱼。它们裂着大嘴,模样儿甚是丑陋。

    莫护法突然转身命令道:“杜奔雷,你负责背着姓华的小子。他不知此处的凶险,万一掉了下去,恐怕又要坏了我们的大事。”

    华麟生气道:“我已经恢复了体力,不需要别人背我。”

    莫护法对他抱有成见,突然厉声道:“这可由不得你!杜奔雷,还不快背上他?”

    华麟还要再说,谁知杜奔雷却哀求道:“华公子,你就委屈一下吧?俺也是听命行事!”

    华麟叹了口气,只能让杜奔雷背起了自己。

    莫护法大声说道:“大伙一定要跟着我的脚印,千万不要踏错了地方。否则自己死了不要紧,如果引来水灵兽,我们统统都要丧命。”说完,他跃空而起,带头冲进了“水镜湖”,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

    一行人紧紧跟在其后,就像一条弯延的长龙,踏着清澈的湖水,向着未知的对面走去。

    水底下,一群群的食人鱼汇聚而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壮观。它们显然看见湖面上有人经过,所以在下面拼命的追逐着。可是透明的镜面挡住了它们,这让它们疯狂的撕咬着,希望能冲破这层隔膜。

    众人见水下的食人鱼黑压压一片,不禁担心自己会踩碎镜面,如果掉将下去,肯定会成为一堆白骨。

    更要命的是,走了没多远,湖面飘浮的镜面却是越来越稀疏。到了最后,每隔两丈才有一块透明的浮萍。如若不是仔细观察,真的很难看清。只要一失足,那可就万事大吉。

    华麟暗暗郁闷,心想本少爷武功盖世,现在竟然要别人背着过河,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但杜奔雷奉命在身,如果自己不答应,只怕他们又要节外生枝。这时,眼见杜奔雷每跳跃一下,脚下的浮萍就向下用力一沉,其力道甚是惊人。华麟真担心他踩翻了浮萍,那自己可就要落水喂鱼了……

    出于安全,华麟悄悄打开焚星轮,取出一枚寒冷的“玄冰髓”扣在手中。如果不小心坠落,这枚“玄冰髓”还能迅速冻住湖水,让周围的食人鱼结成冰块,以免惨遭吞噬。

    但很意外,这杜奔雷的轻功竟是十分了得。他背着自己,却仍然纵跃如飞,而且非常准确。华麟虽然舒了口气,但手中的玄冰髓却不敢收回,生怕其他人会遇到危险。

    大家连成一串,在水面上提气狂奔。然而在水底下,却有一大群黑压压的食人鱼紧紧跟随。它们就希望有人掉入水中,然后一拥而上。

    奔行了大半个时辰,杜奔雷突然问道:“我说华少侠,俺背上怎么凉嗖嗖的,简直太冷了。你在搞什么鬼?”

    华麟笑道:“为了安全起见,本少爷另有法宝,以防掉入水中。”

    杜奔雷郁闷道:“你就这么不信任俺的轻功?”

    华麟笑道:“那倒不是,我是怕别人掉进水中,所以给他们准备的。”

    杜奔雷心想:信你才怪!

    这念头刚刚转过,异象竟然真的发生的。果然被华麟不幸言中……

    在前面带路的莫护法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骇然发现,前方再也找不到落脚之处,水面的浮萍完全没了踪影。所以他只能停下。

    但他停下来不要紧,可后面的众人却止不住冲势,骇然叫道:“莫护法,快让开,你停下来干什么?”

    说时迟,嗖嗖嗖一连三人,全都撞向了前面的莫护法……

    就听“哗啦”一阵水声,李梦兰和乌从阳同时落入了水中。而莫护法和殿主的反应还算迅速,立刻拔空而起,勉强施展出轻功,定在了半空。

    他们正要找个地方落脚,却看到一大群食人鱼正疯狂地涌向水中的李梦兰和乌从阳,两人顿时惊得脸都白了。

    就在这时,华麟却突然从天而降,大声喝道:“凝!”

    众人眼睛一花,华麟手中的一块“玄冰髓”迅速投入了水中。周围五丈的湖水“咔嚓”一声,刹那间结成了冰块。那水中的食人鱼,顿时动弹不得。

    可是他仍然晚了一步,水里的乌从阳早己被啃得面目全非,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水域。李梦兰虽然好一些,但右腿也受了重创。她在惊骇之余,竟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也被华麟封在了冰里。

    湖面虽然结了冰,但水里的一切仍然看得非常清晰。华麟“嗖”的一声,已经落在了冰面上。他伸出右手,迅速插进冰块里,化开寒冰,硬生生把李梦兰和乌从阳拽了出来。

    可怜的乌从阳,他已经差不多被啃光了,全身几乎只剩下一付骨架,其惨状令人不忍卒睹。他虽然是修真者,但元身已毁,顿时一命呜呼。而李梦兰虽然活了下来,但她右脚却被咬成了骨头,吓得她惊声尖叫,顿时昏了过去。

    这食人鱼的凶残,由此可见一斑。

    华麟弯下身体,探了探乌从阳的脉搏,黯然道:“真对不起,我来太晚了!”

    其他人见湖面结成了厚厚的冰层,于是全都落了下来。殿主立刻指挥道:“朱浩,你快去救治李梦兰。”说完,她走到华麟面前道:“你……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

    华麟郁闷道:“这能怪我吗?你们的莫护法非要让杜奔雷背着我过河。这可好,杜奔雷又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前面所发生的事情我根本来不及救援。这还是我早有准备,否则连李梦兰都逃不过此劫。”

    一旁的莫护法虽然有些愧疚,但他不服气,反咬一口道:“既然你会凝冰术,就该早点通知我,为何你不说呢?”

    华麟怒道:“我会给我说的机会吗?而且你非要杜大哥背着我,我如果抗命,你岂不是又要责怪杜大哥?”

    莫护法闻言,脑羞成怒道:“我看你是心术不正,故意隐藏实力。”

    华麟气道:“请恕我直言,我认为你不适合指挥队伍。你心胸狭窄,没点度量,如果我是迷仙镇的居民,我第一个就不服你!”

    莫护法立刻悖然大怒,吼着道:“臭小子,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不欢迎你。从今天起,不许你返回迷仙镇!有多远就滚多远!”

    华麟向来说话比较委婉,但今日被惹急了,于是狂笑道:“哈哈哈哈……我还要补充一句。你不仅心胸狭窄,而且狂妄自大,自以为整个迷仙镇就你说了算。说真的,我实在替你感到脸红。本来华某根本不在乎迷仙镇的身份,可今天本少爷非要赖在迷仙镇不走了,我就要看看你又能奈我何?”

    莫护法气得浑身发抖,大声喝道:“好!既然如此,我现在就正式向你发出生死柬。输了的人立刻滚出迷仙镇,永远不许回来。你有没有胆量接战?”

    莫护法以为,只要华麟离开迷仙镇,那就绝对活不过三天。所以他想把华麟逼出去,让他在无尽的仙阵中挣扎而死。

    哪知华麟根本不在乎什么迷仙镇,只是狂声笑道:“你想和我打架?哈哈哈……早在几天前,我确实不敢接战。但是现在,你这是在找死!”

    殿主、朱浩和杜奔雷几人,全被吓了一跳。因为莫护法的法术冠绝迷仙镇,如果真要决战,只怕华麟无法抵挡。于是齐声阻止道:“不行!大家有事好好商量,何必动刀动剑?”

    可是莫护法却一意孤行,大声喝道:“你们都让开,这是我和华某人的私事!全都给我闪开!”

    华麟双手抱胸,轻蔑地一笑,淡淡的道:“实话告诉你!本少爷纵横整个修真界,就连圣清院和焚星宗都拿我没办法,凭你就想胜我?那我华某人就不要在外面混了。你们都让开,让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井底之蛙,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