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26章 重返人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回到迷仙镇众人打坐之处,老远就见“回魂台”周围仍围着大圈阴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华麟排开黑压压的人群,只见郑仕冲、杜奔雷、以及殿主皆冻得脸色发紫。整个人皆被一层厚厚的寒霜所包裹,远远看去,就像一尊尊雕像。他们虽有阵法保护,奈何此地乃是冥界,无论防御阵如何强大,但地底的阴气仍源源不断的涌入。

    华麟抢进阵内,只见殿主娇弱的身躯正在战抖不已,她的修为略高一筹,所以并未完全冻僵。此时正抬头望来,颠声道:“你……你终于回来了?呜……呜……”

    到了此时此地,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华麟身上。不经意间,自然流露出了柔弱的一面。

    华麟见众人皆已冻成冰人,心中甚为怜惜。于是催动体内的真元,掌心托起两团暖气,欲借焚星之火替他们驱寒。谁知就在这时,阵外的法王却急声道:“少侠请慢!……他们处于极寒之地甚久,你若强行替他们驱寒,将导致他们体内冷热两股气流相冲,只怕便会当场经脉断裂而亡。不如我先送你们回地面,找个阳光充裕之处疗伤,方为上道。”

    华麟想了想,也觉得法王之言有理,于是急声道:“既如此,就请您老快快送我们上去。华某他日必然重谢!”

    法王嘴角仿佛想说些什么,但望了华麟一眼,终于忍住。眼中竟有些依依不舍。当下叮嘱道:“回到地面,你们要小心上面的幽冥之城。上面的亡灵已经与我们冥界断绝关系。照你们的说法,它们就是造反了。你要好自为之!”说完,他转身走到回魂台的中央,招手道:“你们来此处坐下,我去开启阵法,送你们上去……”

    华麟仍在想,阴魂也会造反?这倒是奇了。本想问一问事情缘由,但这是他们冥界的私事,自己实在不便多问。于是一边撤掉脚下的防御阵,一边挽起殿主的娇躯,左手则提起了杜奔雷,回头看了一眼剩下的郑仕冲,却恨自己没有第三只手来招呼。于是回头,对着远处的訾刑吆喝道:“喂,我说鬼大哥,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出去吗?……这里还有一个兄弟要照顾,你既然有空,不如帮我扛一下。……对了,你千万别让他再着凉了,如果再给寒气入侵,他可就完了。”

    那訾刑一直在阵外做旁观者,此时正双手抱着长剑,神情冷漠。被华麟一吆喝,无奈道:“叫我帮忙可以,不过请你以后不要叫我什么鬼大哥了。本座是有名有姓的。你可以叫我訾刑,也可以叫我訾大哥。”

    华麟耸了耸肩,说道:“那好吧,就请訾大哥帮个忙。”

    那訾刑无奈,只好上前托起郑仕冲,跟着华麟来到“回魂台”的中央。

    此时法王已经走出阵外,随手开启了阵法,远远道:“华少侠,前路保重!”

    华麟点了点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哪知身边的地面突然亮起一幕白光,“嗖”的一声射向高空,远远看去,只见一道光柱直冲天际,仿若一根擎天之柱。华麟一声惊呼,只觉脚下有些站立不稳。反观身旁的訾刑,他却是面不改色,一手托着郑仕冲,根本不受任何影响。

    华麟稍稍有些佩服,却抬头看见天空中那个黑漆漆的大洞,正迎面扑来。此洞正是自己四人掉下来的地方,这时却逆流而上,其速度竟然不减半分。但觉耳边风声依旧,那上升的快感,竟是生平所罕见。不由心想,乘坐这“回魂台”竟是如此惬意,下次还要再来玩玩。正胡思乱想之际,华麟只觉眼前一亮,自己竟已来到了地面。

    回到地面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此处温暖了很多。虽然此地仍是黑夜,并且仍在“幽冥阵”之中,但至少再没了冥界的阴寒。环首四顾,华麟发现整个“幽冥城”又回复了平静,庞大的一座死城听不到半点声响。这也难怪,谁能想到,掉下冥界的几个活人竟然又重返了人间?华麟低头看了看殿主及杜奔雷三人,见他们仍被阴寒所困,看来还要找个阳光充足的地方才行。心想只要闯过这片“幽冥阵”,无论换任何地方,都有阳光可以享受。而现在唯一伤脑筋的地方,就是如何走出这座死城了。上次自己带着众人,就是绕了三次路,都仍然回到了原处。

    正自拿不定主意,身后的訾刑已然嘲笑道:“怎么?不知道怎么出去?”

    华麟气道:“有什么不知道的?本少爷一路杀出去就行了,我就不信它们胆敢拦我!”

    訾刑傲然道:“你要出阵当然容易,但你几位朋友要是得不到阳光的烘烤,恐怕就要真的永远留在此地了。”

    华麟闻言,又低头看了看殿主,只见她已经昏迷过去,显然寒气已经发作。如若不及时救助,只怕真的要香消玉陨。万般无奈下,只好放下自己的姿态,扭头说道:“哎……訾大哥,你就快点带路吧,他们真的吃不住了!”

    訾刑一手揽起郑仕冲僵硬的躯体,一边说道:“那就别废话了,跟我来吧!”说完腾身而起,朝死亡之城的中央奔去。

    华麟见他奔行的方向有些不妥,但此时已无选择。况且这訾刑的为人不善言笑,不像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无奈之下,只好挟着殿主以及杜奔雷紧随其后。

    两人带着伤者掠过城市上空,径直在房檐上纵跃飞行。如此招摇过市,自然引起了众多亡灵的注意。原本平静的幽冥之城,顿时像炸开了锅。无数亡魂迅速向城北聚集,意图拦住二人去路。

    訾刑此人虽不喜言笑,但举止却比华麟嚣张百倍。竟将数万亡灵不放在眼里,挟着郑仕冲一路疾行,凡遇挡路者,他竟不作闪避,直接透体而过。幸好亡灵身体飘渺,双方倒也不虞相撞。华麟得他开路,倒一路轻便,省却了不少刀剑之阻。

    两人一路北行,沿着宽阔的主道向前疾奔。华麟忽有感悟,心想要离开此城,就必须由城市中间的道路穿过,否则永远都会在城外徘徊,无怪乎走来走去都在绕圈子了。

    眼看两人就要抵达城市的边缘,再行百步,即可脱离亡灵之城。偏偏在这时,前方却突然出现了一排整齐的黑影,牢牢扼守去路。远远的,一阵难言的阴气已直逼十丈开外,其杀气竟不在华麟之下。

    訾刑只得停步,回头对华麟冷冷道:“路就在前方,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我对他们不感兴趣,懒得跟他们动手!”

    华麟暗暗叫苦,自己身上的伤势仍未痊愈,此时竟又要动手。这该死的訾刑就知道自顾身份,一点都不通人情。当下把手中的殿主和杜奔雷交到訾刑手中,说道:“既如此,那你先帮我看着她们,我来开路。不过我要提醒你,如果我朋友有什么损伤,你以后也不要出来混了!”

    訾刑眉头一扬,微微欲言又止,但随即又挥手道:“你去吧,我自有分寸!”

    华麟无奈,仗剑踏前一步,凝气待发。真气刚刚提到胸口,谁知膻中穴突然一塞,真气竟有些不继,丹田处更隐隐作痛。但此时已然做出攻击姿态,那只好盼它速战速决了。于是朝前方的挡路者喝道:“本少爷要借此道而行,识相的就给予方便。在下时间紧迫,可没空与你们瞎扯。”

    前方挡路者,正是幽冥之城的首领。此人身材巨大,面目狰狞,肤色竟呈暗灰色,一双阴桀的瞳孔散发着寒光,远远看去,让人从心底产生畏惧之感。此时他单手握着一柄巨剑,插于身前,此剑的剑身隐隐泛蓝,偏偏又不像淬了毒,一望即知不是人间兵器。在他身后,并排站着十二个黑影,个个表情阴冷,全身透着一股寒意,正是名符其实的黑骑卫。他们听到华麟的挑衅之言,脸上的表情竟丝毫没有波动,只是眼中的寒气更加浓厚,显然纪律格外森严。

    那为首的城主当下冷笑道:“借道就该写拜贴,送帛金。而你这种口气,不像是借道的,我看是来找死的。”

    华麟冷冷一笑,冷冷道:“华某一日前,就曾再三请见你们的城主。怎料他却是缩头乌龟一个,躲着不敢见本少侠。今日我已没耐心等他回复,所以就……对不起了!”话未说完,剑已出,人已动。隔着十丈距离腾空而起,人在半空,一招横扫千军,斜斜砍去,剑光直逼挡路的十余位黑影,当真是人人有份,公平对待。

    那为首的城主却也不是易与之辈,立刻举起手中蓝剑,反而迎上华麟的剑气。

    华麟见状,不由冷笑了数声,心想以你的阴魂之体,竟敢硬接我的炽热剑气,当真是找死。但这念头刚刚闪过,就立刻觉得不妥。但何处不妥,华麟又一时说不上来。待到黑影连闪,才发觉自己的剑气砍了个空,而对方竟然已然欺到了身前,只觉蓝光一闪,对方剑刃横切自己颈部。华麟立刻仗剑挑去,想架开对方兵刃,谁知对方的兵器竟然化成了虚影,飘渺无实,透剑而过。刹那间,华麟只觉一股阴寒的压力迫胸而来,那城主一声狂笑,手中兵刃突然又凝结成实体,招式不变,直切自己喉部。

    华麟自交手以来,从未遇到如此凶险的境地。也从未想过,一个人的兵器竟然可以化为无形,而后又能结成实体。值此险情,也不及细想,立刻身体后翻,左足凌空踢出,“当”的一声,正中对方的剑柄。

    只觉一幕剑光从鼻尖削过,差之毫厘,自己便会五官不全。这还是华麟修练到了清虚后期的成果,否则换成了往日,定然再劫难逃。

    且说那城主得此先机,岂会让他全身而退。见华麟人在半空,且又身体倒飞。当下揉身而上,收剑、出剑,直刺华麟头部。与此同时,另外十二名黑骑卫也攻了过来。黑影连闪,剑光纷乱,全都朝华麟罩来。

    见此危情,那訾刑竟然无动于衷,只是在旁边观摩,仿佛在参照华麟所学,看他如何化解。

    华麟虽处危难之际,心中虽然气愤,但这并未让他失去理智。当下一掌凌空劈出,“砰”的一声击中左侧一个黑影,借此力道,身体立刻向右边凌空侧翻。待到站定之时,只觉眼冒金星,胸口剧痛。知道伤势累人,但总算逃过一劫。

    那城主眼看着自己一剑便要刺中,却未想到自己的十二位手下恰时出手,反倒给了华麟可乘之机。当下顾不得责备下属,举剑再追华麟。谁知这时华麟却突然伸手道:“慢着!……冥王令在此,尔等还不跪下听令,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只见华麟左手不知何时已经取出一支晶莹剔透的玉尺。此物一出,周围的环境都被一片淡淡的绿光所笼罩。他们见状,不知不觉都停下了进攻。

    华麟也是迫于无奈,本来想凭武力速战速决。奈何对方招式离奇,且人数众多,加上自己伤势未愈,如果强攻,只怕伤上加伤。于是出此下策。

    这冥王令一出,立刻收到了些许效果。十二位黑骑卫士顿时放下兵刃,想垂手听令。谁知那城主却不吃这一套,顿时狂笑道:“哈哈哈……你随便拿个绿色的玉尺,就想让我们听令?你不是头脑发热了?……十二黑卫,立刻上去拿人。违令者斩!”

    “你敢?……是不是非要我收押你,你才服气?”华麟厉声训道。

    那十二黑卫顿时愣在那里,这冥王令他们是见过的。身为冥界的阴魂,就该受此冥王令管辖。他们虽然已经造反,但这冥界的至宝突然在此显身,却还是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

    那城主却在怀疑这东西倒底是真是假,于是哈哈哈笑道:“冥王之令乃冥界之物,岂会由一个活人拿在手里,这真是笑死人了。十二卫还不动手,莫非你们要等我出手惩戒?”

    说来也怪不得他们,一个活人怎会拥有冥界的令牌?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大了些,难怪这城主有些拿捏不准。

    那十二个黑卫顿时也开始怀疑华麟手中之物的真假,眼中立刻射出了愤怒的目光。华麟见状,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冥王令自己还没用过,真不知道能不能发挥其作用。偏偏那句口诀又未能如会贯通,究竟该怎么念的来着?这下可就糟了……

    华麟一时想不起来,于是大声拖延时间道:“亏你还是一城之主,连冥王令都没见过。待我念出口诀,你们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那城主才不会上当,大声喝道:“如果你手中的是冥王令,那我手中的便是天神令。拿命来……”说罢举剑就劈。

    有他带头,十二黑卫自然顾不得是真是假,打了再说。刹那间纷纷拔剑攻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